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47章 出师表
    这么粗鄙的话,宫少玺居然也能说得出口。

    桑榆心里狂翻白眼,冷嗤说道:“宫少玺,你别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如果你真的没病,怎么可能睡了这么多女人,连一个受孕者都没有?”

    宫少玺大言不惭:“那是她们没用!”

    两人说话的时候,一旁的薛紫涵已经忍无可忍了。

    今天晚上真是哔了狗了。

    她费尽了心力,在排卵期击败了其他代孕女仆,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一个侍候宫少的机会。

    原本以为今晚定会和宫少度过一个难忘又美妙的夜晚。

    没想到从一开始到现在,这个夏桑榆都在旁边捣乱,三言两语,直接将宫少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

    她能忍到现在,已经突破极限了。

    她大着胆子走过去,主动吻上了他的嘴唇。

    宫少玺为了孩子,自然不会拒绝。

    满室旖旎。

    连屋外的月亮都羞得躲进了云层里。

    夏桑榆抱着双臂蜷缩在角落里,为了不停那些难听的声音,她开始默背《出师表》: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背着背着,居然睡着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

    宫少玺来到她的身边,看着她沉睡的样子,绯红如血的嘴唇微微扬了起来。

    这丫头,神经到底是有多大条,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睡得着?

    薛紫涵面色潮红的走过来,见宫少玺对着夏桑榆露出一抹惑人心神的笑意,心中不由得醋意翻涌。

    她侍候了宫少玺这么多次,无论用了怎样的讨好手段,他从来都不曾对她露出过一丝笑意。

    就算是在他最快意的时候,他那张缺少血色的俊美脸上,也始终找不到一丁点儿笑模样。

    而现在,他竟对着睡着的夏桑榆,露出了那样的笑容!

    薛紫涵走过去,将一袭睡衣披在他的身上:“宫少,别凉着!”

    宫少玺并没有正眼看她,只用极淡的声音说道:“帮她把足链解开吧!”

    “是!”

    薛紫涵恭敬的答应一声,同样不敢去看俊美得宛如神祗的宫少玺。

    她去床头小柜中取出钥匙,走过去,将夏桑榆足踝上的黑色锁链啪嗒一声解开了。

    夏桑榆听见响动,揉着眼睛醒了过来:“你们做完了?”

    薛紫涵心里憋着气,抽足链的时候忍不住就用了重力。

    哗啦啦一声,冰冷的黑铁锁链从她白皙细嫩的足踝狠狠摩擦而过,一道血红的印子赫然出现。

    桑榆并未呼痛。

    可是这道血印子还是落入了宫少玺的眼中。

    宫少玺也不知道哪来的邪火,走过去抬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薛紫涵的脸上。

    薛紫涵被这一巴掌抽得倒在了地上。

    她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委屈道:“宫少,紫涵做错了什么?”

    他冷哼一声:“错在你有眼无珠不知轻重!”

    说完,便已经在桑榆的身边蹲了下来。

    他俊脸凝霜,伸手托起她被勒出了血印子的足踝:“疼不疼?”

    声音里面,满是紧张与疼惜。

    桑榆心房一窒:“宫少……,我没事!”

    他微凉的指肚慢慢摩挲过她如玉的足踝,像是抚,摸着最无价的珍宝。

    桑榆被他眼神中异样的感情给吓到了。

    她慌忙挣开他,站起身往后面倒退了两步:“宫少,我可以走了吧?”

    问完也不等宫少玺的回答,直接就往寝殿的门口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对薛紫涵道:“我有个办法,或许可以帮你怀上宫少的孩子!”

    “什么办法?”

    薛紫涵和宫少玺两人几乎是同时出声。

    两人都望着她,一脸期盼的神色。

    孩子对于他们两人来说,太重要了。

    他们如此满怀希翼,桑榆反而有些没底了。

    她斟酌片刻,迟疑道:“我有个朋友,结婚两年一直都没有孩子,后来听了一个老中医的法子,每次做完那事儿之后,女的都会在床上倒立半个小时……,后来就真的怀上了!”

    她口中的朋友,其实就是她自己。

    当初和陆泽结婚了两年,肚子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家里的老佣人王婶儿就把这个偏方土法告诉了她。

    她坚持了两三个月,练就了一身事后倒立的好功夫,果然就顺利的怀孕了。

    只可惜,她好不容易生下的孩子,到现在还流落在外,下落不明。

    她从宫少的房间退出去之后,宫少玺马上就让薛紫涵贴墙倒立。

    他太需要一个孩子了!

    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他必须要为宫氏留下骨血。

    不然的话,他哪有脸去见宫氏列祖列宗?

    桑榆回到代孕女仆休息的超大房间。

    女仆们都用嫉妒和防范的眼神看着她,她也懒得和这些人打招呼,洗漱后便在自己的床位上歇下了。

    刚刚躺下,女仆林心念就摸到了她的身边。

    “夏桑榆,你怎么这么早就被赶回来了?宫少不喜欢你吗?”

    “嗯!他不喜欢我!”

    桑榆翻了个身,将后背对着林心念,含糊道:“你们放心,天一亮我就会离开的,不会和你们抢宫少的种子!”

    林心念在这帮代孕女仆中,算得上是极其拔尖的。

    只可惜她一直被薛紫涵压制着,到庄园这么久,根本还没有几乎和宫少亲近。

    一个薛紫涵就让她与宫少隔着一座珠峰的距离。

    若再加上一个夏桑榆,她想要怀上宫少的孩子只怕就更难了。

    这时候听夏桑榆说天一亮就要走,心里的忧虑这才消减了些。

    见桑榆已经入睡,她也摸回自己的床铺。

    第二天早上,桑榆还没睡醒,就又被林心念给摇醒了。

    她揉着发晕发胀的太阳穴,苦着脸说道:“林心念,你干嘛啊?我都说过,不会和你们抢宫少的种子,你怎么还不放过我啊?”

    “夏桑榆你醒醒,别睡了,宫少叫你马上过去呢!”

    林心念一面说,一面将一条华美的裙子和一套奢华首饰捧了过来:“快点起来吧,去晚了宫少会生气的!”

    桑榆揉着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天亮了?”

    “都快八点了!”

    “八点?”

    这么晚了?

    今天说好要去熊太家作客的!

    一想到曜儿,她就再也躺不住了。

    在林心念的帮助下,换好了衣服,盘好了头发,戴好了首饰,出门穿过一根根巨大的白色罗马柱围砌的长廊,往宫少玺的住所走去。

    须发花白的方管家看见她们过来,连忙说道:“两位小姐请留步,宫少有令,只让桑榆小姐一人进去!”

    林心念失望的看了夏桑榆一眼:“夏桑榆,你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放心,我今天会离开的!”

    桑榆心里记挂着曜儿,回答了林心念一句,就跟着方管家继续往里面走。

    宫少玺穿着午夜黑龟裂纹薄款风衣,正坐在雕兽圈椅上接待客人。

    桑榆刚走到屏风后面,就将那客人的样貌看得一清二楚。

    俊逸绝伦的面容,不是欧亚纶是谁?

    只不过,他那双总是蕴着汤汤春水的桃花眼,此时盛满了寒冰。

    一整个晚上的情事,让他看上去有些憔悴。

    宫少玺缓缓摩挲着手指上的黑骷髅戒指,漫不经心道:“欧先生,听闻你昨晚在紫荆酒店7011风流快活了一整晚?”

    “没错!我昨天晚上和夏桑桑在7011确实玩得有些过火!不过,我和她本来就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我们就算在酒店住了一晚上,就算发生了什么关系,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吧!”

    欧亚纶只记得在昨天晚上的酒会上,他成功的将加了眼儿媚的红酒哄骗桑桑全部喝下了。

    他带着桑桑进入7011的情形他也记得。

    可是进入房间之后没多久,他的意识便陷入了混沌之中。

    后面发生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了。

    今早醒过来,他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一大早,他就开车来到摩尔庄园,要求见宫少玺。

    宫少玺见他还是一副蒙在鼓里的样子,不由得好笑:“欧亚纶,你真的以为昨晚和你在一起的人,是夏桑榆?”

    “当然,不是她还能是谁?”

    欧亚纶从兜里摸出一只小型的录音笔:“这是我们昨天晚上在一起的证据!”

    录音笔的开关推上去,各种不堪的声音传来。

    录音笔收录的音效很好。

    听得出,整个过程很激烈。

    可是,里面的女人叫,床声,很明显不是他以为的夏桑桑。

    欧亚纶俊脸灰败:“怎么会这样?这个女人……是谁?”

    夏桑榆在屏风后面听到这里,忍不住就想要抬步走过去。

    方管家急忙对她摆手使眼色,示意她先不要出去。

    桑榆只得耐着性子,继续站在兽皮屏风后面,一眨不眨的看着客厅里面的两人。

    欧亚纶已经完全慌了。

    他煞费苦心睡的人,居然不是夏桑桑!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昨晚睡的不是夏桑桑,那这音频就毫无价值了!

    他眼神凶戾,关掉录音笔,抬手就要往地上狠狠摔去。

    “等一下!”

    宫少玺不疾不徐,淡笑说道:“欧先生,不如你先告诉我,如果这个女人是夏桑榆,你打算用这份音频从我这里交换些什么?”

    欧亚纶颓然道:“宫少,我的目的,你应该很清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