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46章 在床上扯闲篇的嗜好
    “你不?既然你不愿意帮我生孩子,那你为什么要做糕点给我吃啊?”

    “我哪知道你那么重口,连便便都吃得下去!”

    桑榆辩驳一句之后,紧接着又道:“宫少玺,我是你请到庄园的客人,不是你的代孕女仆,你没有权利要求我做这些!”

    “那怎么办?我以为你很愿意为我生孩子……”

    宫少玺与夏桑榆一来一回说话的功夫,薛紫涵已经将他身上的长毛睡衣脱下来了。

    男人的胸膛,性感得要命。

    薛紫涵面颊酡红,一低头就吻上了他胸前茱萸:“唔……,宫少,我爱你……”

    夏桑榆却架不住困意,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好了宫少,你们玩吧,我回去睡觉了,明天还要去熊太家里呢!”

    转过身正要走,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宫少的手臂上,那青黑色的刺青图腾与梦境中那个魁伟男人双臂上的图腾一模一样。

    她怔了一下,神色变得有些恍惚。

    宫少已经伸手将薛紫涵拉进了怀里,冰冷苍白的手掌滑进她的睡衣,肆意的揉,捏。

    见她说了要走却不肯挪步,不由得轻嗤一声笑了起来。

    “桑榆小姐改变主意了吗?过来吧,说不定你就是那个能怀上我儿子的人!”

    “你这刺青是什么意思?”

    桑榆当真走到了那张颠簸着的大床旁边,认真的看着他手臂上的图腾:“有什么特别的寓意吗?”

    宫少玺挑眉邪笑:“想知道?”

    她点头:“嗯!我以前见过一模一样的图腾!”

    他神色一凛:“你以前见过?在什么地方见到的?”

    她恍惚道:“梦里!”

    “梦里?”他明显松懈下来。

    她郑重的点头:“七八岁还是十来岁的时候,我有一段时间,总是会梦见一个健壮的男人,他骑着高头大马,粗壮的手臂上这些图腾诡异妖冶,像是要活过来一般!”

    她在说话的时候,薛紫涵看向她的目光中已经充满了憎恶与不耐烦。

    “夏桑榆,你到底要不要和我一起服侍宫少?”

    不是故作清高要走吗?

    干嘛不走?

    站在那里和宫少扯什么图腾,扯什么刺青,摆明了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引起宫少的主意嘛!

    哼,她还真的没有看出来,这夏桑榆是如此有心机的一个女人。

    薛紫涵今晚好不容易有机会与宫少在一起,可不希望宫少的心思都被另外一个女人勾走。

    “宫少,你累不累?我帮你放松放松好不好?”

    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在宫少玺的腰际流连片刻,慢慢往他小腹下面移去。

    她已经陪过宫少玺几次,对他的身体,她十分了解。

    宫少玺倒吸了一口凉气,呼吸很快就急促起来。

    欧式大床上,一派香艳旖旎。

    桑榆虽然没有这方面的心思,可是看着这样的画面,还是有些面颊发烫。

    正想要背转身,手腕上一紧,被宫少玺直接拽到了床上。

    “上来陪我!我会告诉你图腾的意义,也会带你去熊太那里见你的儿子……”

    晋城繁华的都市当中。

    容瑾西已经快要急疯了。

    他去喜来登酒店挨个查了个遍,根本没有夏桑榆的踪迹。

    给宫少玺打电话,宫少玺直接不接听。

    给夏桑榆打电话,居然不在服务区。

    他意识到被宫少玺给骗了。

    重新折回紫荆酒店,他马上就让人调出了各个楼层的监控。

    他看到欧亚纶居心叵测的递给夏桑榆一杯红酒,也看到夏桑榆迟疑着一直不肯将红酒喝进口中。

    后来更是清楚的看到夏桑榆动作麻利的从侍者手中调换了一杯干净的红酒,也看到她将两三颗药丸融入欧亚纶的酒杯当中。

    可那个自以为是的欧亚纶,居然毫无所查。

    容瑾西看到这里,俊朗的脸上浮起一丝舒心的笑意。

    他容瑾西的女人,岂是别人能够轻易拿捏得住的?

    不过,当他看到她装晕,看到她跟着欧亚纶一起进入7011的房间,整个人就不淡定了。

    连后面的监控都来不及看,直接就往7011冲去。

    房门一打开,他敏感的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情浴过后的膻腥味儿。

    甚至,还有血腥味儿。

    他紧张得心都快要迸出嗓子眼了:“桑榆!”

    还没走进卧室,便听到了欧亚纶低沉如兽的沉闷喘息,还有身体与身体碰撞发出的啪啪声。

    他气得快要爆炸!

    一脚将门踹开!

    入目所见,欧亚纶正架起一个女人的腿,疯狂的做着最原始最本能的运动。

    那女人浑身脏污,有血,也有污物。

    而她的下面,更是被撕裂得鲜血淋漓。

    不知道是昏过去了,还是已经死了,一动不动,像个马上就要散架的布偶娃娃。

    容瑾西心房炸裂一般,疼得他眼前一阵一阵发黑。

    他冲过去,一记重拳将欧亚纶打翻在地。

    然后他扑过去:“桑榆,桑榆你醒醒,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他想要伸手去扶她。

    手指在碰到她之前,他突然发现这个女人并不是他的桑榆。

    他的桑榆,不是这样的体形,不是这样的头发,不是这样的肤色,不是这样的轮廓。

    不用看脸!

    这根本就不是他的桑榆!

    欧亚纶眼底血红,哼哧哼哧已经完全丧失了意识。

    身体的本能驱使着他,让他从地上爬起来,再次扑向了床上生死不明的女人。

    容瑾西从房间里面退出去。

    脚步虚浮,心里说不出是悲是喜。

    夏桑榆没有和欧亚纶在一起,那她去了哪里?

    打她的电话,为什么会是不在服务区?

    她难道不知道联系不上她,他会被急疯吗?

    每次遇上夏桑榆的事情,他总是会显得特别笨拙,特别可笑,特别愚蠢。

    他只得回到监控室,继续从监控镜头当中寻找她的去向。

    他这才发现,她只在7011呆了十来分钟,另外一个身穿暗夜蔷,薇晚礼裙的女人进去之后没多久,她就从里面全身而退了。

    可是,她为什么要和宫少玺在走廊上站着说那么久的话?

    她和他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有什么好聊的要聊这么长时间?

    而且,监控显示,她最后还跟着宫少玺走了。

    容瑾西再次方寸大乱。

    开着那辆黑色迈巴赫便出了城,穿过那边辽阔海域,径直往广袤的丛林中冲去。

    他只知道宫少玺住在这片丛林当中,可到底在哪个方向,他根本不清楚。

    迈巴赫自带的指南功能一进入丛林就受到磁场干扰,失灵了。

    四周黑黢黢的,所有树木好像都长得一模一样。

    找不到参照物,他很快就迷路了。

    墨尔庄园内。

    夏桑榆被宫少玺一把拽到了宽大柔软的床上。

    她吓得大叫:“宫少玺,你说过你不想睡我的!”

    “我还说过我能长命百岁呢!”

    可他只有三个月到六个月的寿命了!

    宫氏一族,像是一个受到了恶毒诅咒的家族。

    家族中的每一个人,都患有罕见的家族性遗传怪病,拥有极其特殊的体质与血型。

    每一位家族成员都死于壮年。

    男人的最高寿命是二十六岁零七个月,女人的最高寿命仅为二十二岁零四个月。

    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却骤然凋零。

    他望着夏桑榆惊惶不安的小脸,心底里涌起一种莫名的悲怆:“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一,怎么了?”

    桑榆一面回答,一面不易察觉的往远处挪了挪。

    她不明白宫少玺为什么突然对她的年龄有了兴趣。

    不过,讨论年龄可比讨论床事安全多了。

    宫少玺用一种极其悲悯的眼神看着她:“二十一岁?零几个月了?”

    “二十一岁半!”

    她又往远处挪了挪。

    宫少玺还要再问,薛紫涵已经是忍无可忍了。

    她侍候宫少这么久,从未发现他居然有这种在床上扯闲篇的嗜好。

    她本来是满腔热情,现在被磨得黄花菜都快凉了。

    她冷冷剜了夏桑榆一眼,然后嘤咛一声,像根儿绞绞糖一样偎进了宫少玺怀里。

    一双小手,更是大胆的攥住了他。

    宫少玺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不再看夏桑榆一眼,低吼一声,直接将薛紫涵压在了身下。

    夏桑榆瞪大双眼:“喂,你们,你们这就开始啦?……,你们都不知道羞耻吗?都不顾及我的感受吗?”

    宫少玺和薛紫涵用实际行动表示,他们真的不知道羞耻,也不想顾忌她的感受。

    夏桑榆看不下去了。

    见他们二人十分投入,便悄无声息的往床边溜去。

    脚踝上突然一凉,一根黑色链子将她锁在了床头。

    “不准走!”

    宫少玺说完,继续投入了酣战当中。

    夏桑榆捂着眼睛不想看,可是他们的声音实在太浪了,直往她耳朵里面钻。

    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她开始没法找话说。

    “宫少玺,你为什么要养这么多代孕女仆在家里?”

    “为了孩子!我需要一个孩子!”

    “那你现在有孩子了吗?”

    “没有!一个都没有!”

    宫少玺一面和薛紫涵做运动,一面与夏桑榆聊天,居然还能两不耽搁:“无论是谁,只要能为我宫少玺生下孩子,都能得到几辈子用之不竭的财富……”

    桑榆暗暗瘪嘴:“养这么多女仆都怀不上一个孩子,宫少玺,该不会是你有不孕不育的毛病吧?”

    “我只有毛,没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