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45章 播种机
    “一个都没有!”方管家恭谨回道:“已经全部检查过,十二位代孕女仆,都没有怀孕的症状!”

    宫少玺脸上阴霾密布:“我还有多长时间?”

    “还,还有三个月到半年时间!”

    “这么快?”

    “是的!宫少,你的时间不多了!”

    方管家满脸忧色,叹息道:“我已经从晋城和帝都暗地里又挑选了十二名代孕女仆,不如……”

    “还找?你把我当什么了?人形播种机吗?”

    宫少玺勃然大怒,抬手一拳重重打在了水面上,水花四溅。

    方管家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宫少请息怒,为了宫氏一族的香火,还请你一定要尽量配合,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你给宫氏留条根啊!”

    留条根!留条根!

    自从宫少玺成年之后,这三个字就像是魔咒一般紧紧的缠绕着他。

    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愿意与陌生女人做那样的亲密运动。

    可是随着寿命越来越短,从最开始的十年,到五年,到三年,再到如今余下的这三个月到半年寿命……

    他日日都生活在惶恐之中。

    家族使命感让他必须要为宫氏留下一条根。

    可他体质特殊,金子一离开身体就会快速死亡,不得已,他默许了方管家的做法,开始在庄园里面饲养一批又一批的代孕妈妈。

    到这一批,已经是第八还是第九批了。

    一批十二个到二十个不等。

    每一个都是精挑细选,无论是样貌还是性情抑或者是才情,都是极其出挑极其拔尖的。

    每天晚上,正值排卵期的女人会为他准备各种糕点。

    他吃了谁的糕点,谁就会有幸成为当夜陪他睡觉的人。

    他也不记得自己睡过多少个女人。

    却没能让任何一个女人怀孕。

    无数次他都想要放弃。

    可是宫氏到现在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如果不能在最后的生命里留下一点骨血,那宫氏一族就真的完了。

    他俊脸阴沉,呼啦一声从温泉池中站了起来。

    堪比男模的完美身材让刚刚进来的薛紫涵一下子涨红了脸:“宫少!”

    宫少玺眼皮都没有撩一下,目不斜视,寸缕不挂,就那么大步往屋内走去。

    方管家连滚带爬的跟上去:“宫少,宫少你等等,你别生气……,不管怎样,你都得为宫氏的血脉想一想吧!”

    薛紫涵捧着长长的托盘,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过了足足十多分钟,宫少玺脸色清寒,穿着雪白的长毛睡衣走了出来。

    方管家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在这十多分钟的时间里说动了他。

    今天晚上,他还得继续做人形播种机。

    以前的每一晚都是这样,有时候是一个女人,有时候是两个女人。

    他如果兴致好的话,也有可能是三个女人一起陪他!

    不需要记住这些女人的名字和样貌,只需要尽全力,广撒种,让她们怀上他的孩子就万事大吉了。

    他看向薛紫涵手中捧着的精美糕点,一堆灰褐色的排泄物显得特别扎眼。

    这么恶心的东西,居然也敢送到他的面前来!

    他皱起眉头,大步走了过去。

    薛紫涵感觉到他身上的冷戾气场,急忙将刚刚抬起的眼睫又垂了下去:“宫少!”

    宫少玺走到她的面前,神色更加阴鸷了些。

    就因为这一坨黑褐色的便便,他今天晚上谁的糕点也不想吃了。

    便便上还掺杂着未及消化的颗粒谷物,一只绿头大苍蝇正在提前享用美味。

    方管家也在旁边将这堆便便看得真切,见宫少脸色难看得紧,便板着脸训道:“薛紫涵,你怎么把这么恶心的东西端到宫少面前?还不快撤下去!”

    薛紫涵正要应是,略一思忖,满含期待的说道:“宫少,这只草莓味的糕点是我做的!”

    她是晋城连锁大亨的女儿,原本也是衣食不愁的富家千金。

    四五个月之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晋城最神秘的家族宫氏一族的宫少玺。

    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始,她便春心荡漾,情不能已。

    她对家里人说自己出国游学去了,暗地里却悄悄参加了宫少玺代孕女仆的筛选活动。

    来到墨尔庄园的第一个晚上,她做的草莓味夹心糕点就得到了宫少玺的喜欢。

    第一夜那么疼,她还是满心欢喜的把自己全部交付给了他。

    如愿以偿成为他的女人后,她对他更加痴迷起来。

    别的代孕女仆,都是为财而来。

    而她,是为情而来。

    代孕女仆换了一拨又一拨,只有她留了下来,成为代孕女仆的为首之人。

    今天晚上这草莓味夹心点心,她做得极其用心,她有信心得到宫少的青睐。

    更何况,她还特意将她的草莓味点心放在了夏桑榆便便点心的旁边。

    夏桑榆说得没错,一美一丑两款糕点放在一起,丑的更恶心,美的更诱人。

    眼看着宫少玺缓缓抬手伸向她做的草莓味点心,她整颗心都被一种强烈的欢喜激荡着。

    然而,宫少玺那双修长苍白的大手,慢慢从她的草莓点心上偏移,直直指向了那堆便便蛋糕:“这是谁做的?”

    “这……”薛紫涵压下失望之色,恭敬回道:“这是夏桑榆做的!”

    夏桑榆?

    那个有心机有手段的小女人,他都差点把她忘记了!

    他眸色微漾,唇角溢出一个久违的微笑:“这东西能吃吗?”

    薛紫涵迟疑了一下,低声回道:“她,她说能吃……,不过,这么恶心的东西,不要说吃了,就连看一眼也会觉得恶心,宫少,我帮你把它扔垃圾桶吧?”

    “扔垃圾桶做什么?”

    宫少玺饶有兴味的样子:“既然能吃,那你和方管家就把它吃了吧,别浪费了!”

    “我们吃?”

    薛紫涵和方管家几乎一起叫了起来。

    这么恶心的东西,怎么可能吃得下去?

    一坨翔,根本下不去口啊!

    两人都用哀求的目光看向宫少。

    宫少面无波澜:“吃吧,吃了告诉我味道好不好!”

    薛紫涵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宫少,我可不可以不吃啊?”

    “可以!你现在就可以回家,方管家明天一早会将你这段时间的酬劳汇入你的账户。”

    “不要啊!”

    她不想离开墨尔庄园,更不想离开宫少玺。

    拿起银叉,将便便糕点一分为二。

    那只绿头苍蝇,她故意分给了方管家。

    然后她大口大口,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儿硬塞进嘴巴里。

    根本不敢咀嚼,直接吞咽下去。

    宫少见两人先后都吃了下去,深不见底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捉弄后的欢喜:“味道怎么样?”

    薛紫涵使劲摇头:“好难吃的!”

    方管家却中肯的说道:“味道其实还不错!从口感上判断,应该是采用了荞麦和牛奶和面,加了巧克力碎屑和花生粒,另外好像还有一些全麦谷物……,吃起来,倒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儿!”

    “行!今天晚上就她了!”

    “宫少……”

    “怎么了?”

    宫少玺那张苍白的脸上,神色已然不耐:“让夏桑榆来我房间吧!”

    薛紫涵忙道:“宫少,夏桑榆我会送到你的房间,可是你每天晚上都会吃一些甜点的!”

    她又将那只长条形的托盘捧起,将剩下的十二道糕点送到了他的面前。

    为了开枝散叶,这些糕点里面,都添加了生育粉。

    生育粉是从国外采买回来的,据说能让金子格外活跃,受孕的几率也会有所增加。

    宫少玺自然知道这其中的窍决。

    沉吟片刻,伸手将那只漂亮的草莓味夹心糕点拿起来,放在口边咬了一口:“时间不早了,休息吧!”

    “是!”薛紫涵兴奋得眼眶都湿润了。

    她这个月结束生理期之后,就一直在盼着排卵期的到来。

    因为只有排卵期到了,才有资格做糕点。

    机会真的太难得了!

    她回到女仆休息区,将已经睡着的夏桑榆拽了起来:“快点沐浴梳洗,跟我一起去宫少那里!”

    桑榆迷迷糊糊,听见这话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大半夜的,沐什么浴啊?”

    “沐浴是为了服侍宫少,别说我没提醒你啊,宫少最讨厌我们身上有别的乱七八糟的味道了!”

    “你说什么?我服侍宫少玺?”

    夏桑榆从床上呼一下坐了起来:“我的便便点心,他吃了?”

    “别提你那恶心的点心了!”

    薛紫涵狠狠瞪她一眼:“总之,你跟我走就是了!”

    宽大奢华的寝殿内,宫少玺已经在床上躺下了。

    安静尊贵,神色中透着些凉凉的厌倦。

    薛紫涵精心的装扮过,一袭水蓝色的纱质睡裙衬得她的身姿曼妙成熟,透着无比诱人的韵味。

    身后跟着的夏桑榆却显得太随便了。

    一套过膝棉质睡裙,十分保守十分老土不说,她居然还边走边打呵欠。

    那张可人的小脸上,满满都是不情不愿的神色。

    宫少玺绯红的唇角微微上扬:“过来!”

    “是!”

    薛紫涵软绵绵的答应一声,直接走到床边,行礼后就像只乖巧的小宠物怕到了他的身边:“宫少,你今天累了吧,让紫涵服侍你好吗?”

    说话间,柔若无骨的小手已经轻轻按摩起来。

    夏桑榆站在距离大床两三米的地方,不肯再往前面挪动一步。

    宫少冲她勾了勾手指:“过来!”

    “我不!”噘嘴的样子,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