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42章 害我可以,但是请别侮辱我的智商
    夏桑榆心里暗叹,欧亚纶啊欧亚纶,夏桑桑就算再单纯再没心机,也不可能是白痴吧!

    你这样急切的下药,稍稍长了脑子的人都应该能够看得出你居心叵测啊!

    根据上次吃了糕点就全身燥热的经验来看,欧亚纶这杯红酒里面就算加了东西,也只会是那种让她意乱情迷,浑身发软的东西。

    可见欧亚纶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睡她!

    而且是很急切的想要睡她!

    他如果肯花些心思,以他的男神魅力,一定也能睡到夏桑桑。

    可是他好像很急,完全没这个耐性!

    他想睡她,这就是他的目的!

    “桑桑,喝吧,喝了它,我们就把一切不愉快都忘记!然后咱们重新开始!”

    “……”

    桑榆握着红酒左右为难。

    喝了吧,这太侮辱她的智商了!

    她夏桑榆就算智商再怎么不在线,也不至于蠢笨成这样啊!

    不喝吧,欧亚纶明显已经生疑了,再不喝,就该怀疑她接近他的目的和动机了!

    她不想因为一杯红酒就打草惊蛇,让欧亚纶生起警觉,就更难把曜儿找回来了!

    其实,她包里面也有那种药。

    还是上次在良辰夜总会买的,一共七颗,现在还剩下六颗。

    那一颗,她放在了乔玉笙的血腥玛丽里。

    乔玉笙喝下之后,除了那方面有强烈的需求之外,整个人就处于一种断片的混沌状态,被人各种花样的折腾都毫无察觉,直到几个小时后,被陆泽的大耳刮子猛抽,这才醒过来!

    她握着红酒杯左右为难心绪不宁的时候,欧亚纶又在催她了:“桑桑,你知道吗?我看见你这样,我心里真的好难受!”

    她讷讷问:“难受?你难受什么?”

    “我难受的是你始终还是不肯相信我……,我和金贝贝我们之间真的是连手都没有牵过的普通朋友,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呢?我们……”

    欧亚纶正还要解释,宫少玺缓步往这边走了过来:“欧先生!”

    欧亚纶急忙回头看了过去:“宫少!”

    宫少玺苍白的脸上飘着些不可捉摸的笑意:“欧先生,这位夏桑榆小姐,真的是你的女朋友?”

    “是的!桑桑是我的女朋友!”

    “欧先生,你昨天晚上才和金贝贝闹出那样的事情,今天又带着桑榆小姐来参加酒会,还说她是你的女朋友,我以前可没发现你原来是这么花心的人!”

    “宫少你误会我了!我从来都不是花心的人,我心里爱的只有桑桑一个!”

    欧亚纶搂过夏桑榆的肩膀,正色说道:“昨天晚上的事情,不管你们相不相信,我都得再解释一遍,我们是被人设计了……”

    “亚纶哥哥,你别解释了,我相信你,无条件的相信你!”

    桑榆柔柔软软的声音,让欧亚纶紧蹙的眉梢舒然绽开:“桑桑,那你愿意陪我喝一杯了?”

    “当然!”

    夏桑榆的态度,比刚才爽快了许多。

    她与欧亚纶碰杯之后,又举起酒杯对宫少玺示意了一下,然后仰起头,将杯中浓艳的酒汁徐徐灌进口中。

    欧亚纶眼底闪过惊喜的神色:“桑桑,谢谢你!”

    一扬脖子,他也将杯中红酒一口饮尽。

    不知道是不是太高兴了,这酒的口感好像有些怪异。

    他眉头微微皱了皱,自语了一句:“这红酒的尾子怎么有些苦?”

    “苦吗?我不觉得啊,挺好喝的!”

    桑榆说着,将手中空了的酒杯递给欧亚纶。

    “亚纶哥哥,我现在可以上洗手间了吧?”

    “当然可以!在左侧的走廊尽头。”

    “好,我知道了!”

    夏桑榆往左侧的方向走。

    她走得很慢,目光从对面玻璃反光里面偷偷窥视欧亚纶的表情。

    欧亚纶正与宫少玺说着什么,一双眼睛却一瞬不瞬,直直看着她的背影。

    那么急切的目光,透着某种期盼。

    她又走了两步,哎呀一声轻呼,伸手揉了揉并不昏胀的太阳穴,身形摇晃着往地上软去。

    “桑桑,桑桑你怎么了?”

    欧亚纶第一时间就冲了上来,适时的伸手扶住了她的后腰。

    桑榆半眯着眼睛,低喃说道:“我好晕,我还好热……”

    “对不起,我忘记你是沾酒酒醉的身体了!”

    欧亚纶十分抱歉的样子,搀扶着她往电梯的方向走去:“这样吧,我扶你去房间休息一下!”

    “嗯,好……”

    桑榆软软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好像是嫌热,伸手还将齐胸小礼服往下面拽了拽。

    欧亚纶看着她姣好的身体,呼一下就觉得血液翻涌,神奇的都往一个地方涌去。

    这个二手女人,身上总是有一种令人着迷的魅力,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简直是分分钟土崩瓦解。

    不过没关系,今天晚上,他就会让她正式成为他的女人!

    宫少玺还站在原地,俊美得邪气的脸上浮起莫测的笑意。

    这个女人,到底要玩什么?

    摸出手机,他给容瑾西打了一个电话:“容先生,我是宫少玺!”

    “宫少玺是谁?不认识!”

    “你不认识我没关系,那你总应该认识夏桑榆吧?”

    “她怎么了?”

    容瑾西漫不经心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急切起来:“宫少玺,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你!”

    “呵呵,她鬼精鬼精的,你以为有谁能动得了她?”

    “宫少玺你什么意思?”

    他容瑾西的女人虽然很聪明,有时候也有些诡谲的手段,可是她绝对不是宫少玺这种男人的对手。

    宫少玺这三个字,就代表着邪气和危险。

    晋城上下随便打听打听,都能听到各种关于宫少玺的传闻,什么一夜御数女啊,美女后宫团啊!

    活脱脱就是一个大种,马!播种机啊!

    夏桑榆全身上下敏感点那么多,若被宫少玺一调教,那岂不得……

    容瑾西不敢再想下去,在电话那边急躁的吼道:“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

    “紫荆酒店!房间号我等会儿发给你!”

    宫少玺不冷不热,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容瑾西却从接到电话的这一刻起,整个人都被架在了热锅上炙烤一般。

    他还在为三日后夏挚老先生葬礼的事情费心安排,他的女人却在紫荆酒店被别的男人惦记上了!

    不行,他要马上去紫荆酒店,将他的女人带回家,好好藏起来。

    紫荆酒店内,桑榆已经被欧亚纶带到了第七层。

    欧亚纶用早就准备好的房卡刷开了房门:“好了桑桑,这下你可以休息了……”

    “嗯,我好热,我要先去洗澡!”

    桑榆挣开欧亚纶,跌跌撞撞往浴室走去。

    欧亚纶看着她的背影,薄唇掀起一抹得逞的冷笑。

    却全然没有注意到,他的眸底,正在泛起骇人的赤红。

    桑榆把浴室门关上,包里面摸出手机,给唐又琪打了电话。

    “又琪,你在哪儿?”

    “我在一楼宴会厅啊,刘雅琪她们都在问我身上的晚礼裙从哪里买的呢!”

    唐又琪的声音听上去很开心。

    她不介意与人撞衫。

    不管怎么说,今天晚上,她反正也算是吸引了全场眼球了。

    夏桑榆打断她,低声说道:“又琪,你十分钟之后,到七层的7011号房间找我!”

    “7011?桑榆你在酒店房间做什么?”

    “我喝多了,在这里休息一会儿,你十分钟进来找我吧!”

    十分钟后,欧亚纶的意识一定已经断片了。

    唐又琪答应之后,又借机说道:“桑榆,她们都说我身上这套晚礼裙虽然很好看,可是会有些显老,不如你再另外送我一套吧?”

    “好!没问题!我过两天给你一张副卡,你想买什么就去买,不用再向我开口!”

    “哇,桑榆你真是太仗义了!”

    唐又琪欢天喜地:“你放心吧,我十分钟后一定上来找你!”

    夏桑榆刚刚挂断电话,便听见欧亚纶在外面拍门:“桑桑,桑桑你好了吗?”

    夏桑榆没有回答,却从里面将浴室门反锁上了。

    十分钟,对于欧亚纶来说,简直是无尽的煎熬。

    脑子里面已经成了浆糊。

    眼底赤红一片。

    体内浴望如兽,奔腾呼啸。

    衣服都已经脱得差不多了,现在,他要女人!

    他要一个女人!

    房间门突然叮咚一声,有人摁门铃了。

    他哼哧哼哧喘着粗气,走过去呼一下拉开了房门:“谁啊?”

    门外站着一个女人,相貌什么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饱满的胸部十分夺目。

    他的脑子根本没功夫思考一下,直接便已经伸手将人给拽了进来。

    一双大手直接揉上了女人的胸:“宝贝儿,快来吧,我都等发疼了!”

    唐又琪有些懵:“欧先生,你,你做什么啊?”

    回答她的,是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昂贵的暗夜蔷,薇,在欧亚纶的手底下变成了碎布。

    唐又琪下面一阵涩痛,被强行闯入。

    她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欧先生,欧先生你先别急,你给我点时间准备一下……”

    欧亚纶才没时间给她准备呢,将她抵在墙上,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高频率的打桩运动。

    夏桑榆听到外面已经开始了,这才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

    欧亚纶已经失去了理智,只有兽,性的本能在驱使着他,做着最疯狂最原始的运动。

    可唐又琪是清醒的啊!

    夏桑榆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时候,唐又琪居然对她笑了笑:“桑榆,谢谢你,你对我真的太好了,我如果能做欧先生的女朋友,我,我一定好好的报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