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41章 床伴与女伴的区别
    唐又琪听了这话,这才慢慢又恢复了一些自信:“没错!这裙子这么贵,她们肯定是嫉妒我了!”

    桑榆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唇角。

    先让唐又琪臭美两天,等到护照和机票办下来,直接就送她到渡边次郎身边去。

    当下的重点,还是先稳住欧亚纶,然后再想办法从熊太的手中把曜儿找到吧!

    熊太身为八喜影视的股东之一,宫少玺的酒会,她自然也是要参加的!

    她穿着一袭华贵的暗夜蔷,薇晚礼裙,涂着红蔻丹的手指捻着一只镶钻的手包,整个人气势雍容,华贵大气。

    正与几个阔太闲聊,干女儿方黛茉一脸不高兴走了过来:“妈!”

    熊太含笑问道:“怎么了?谁惹我家黛茉不高兴了?”

    方黛茉噘着红艳艳的小嘴:“妈,我买给你的这款晚礼服你喜欢吗?”

    “喜欢!当然喜欢!刚才黄太陈太她们还夸我这晚礼服漂亮呢!”

    “可是今晚的酒会上,有人与你撞衫了!”

    “撞衫?谁啊?”

    名流圈,最怕的就是撞衫。

    熊太对于撞衫更是忌讳。

    今年上半年春,她订制了一身带花朵的高级旗袍,本来想找个机会穿出去在朋友圈风光风光,可是后来她听说容家主母阮美玉也订制了一身和她一模一样的旗袍。

    没办法,她只得将旗袍送给了家里的佣人。

    为了这身旗袍,她还在家里举办了一个小型聚会,阮美玉也在受邀之列。

    阮美玉穿着那身华美的花朵旗袍前来赴会,正被众人夸赞得飘飘然的时候,熊太淡淡吩咐一声:“上茶!”

    于是,她家的佣人就穿着那身高级订制的花朵旗袍来上茶了!

    与佣人撞衫了!

    阮美玉当场就气得脸色惨白,没坐几分钟,就提前告辞了。

    这事儿被当成笑谈,在名流圈传了好久。

    现在想起阮美玉当时又囧又恼的表情,熊太都还是觉得心里畅快。

    今儿她穿着干女儿方黛茉给买的暗夜蔷,薇,正在众位阔太面前得意炫耀,居然又冒出一个身穿暗夜蔷,薇的女人,这口气,她如何咽得下去?

    她倒要看看,在八喜的地面上,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敢和她撞衫。

    跟着干女儿来到酒会正厅,果然远远就看见一个身材瘦小,皮肤又黑又黄,头发挑染成五颜六色的女人。

    身上穿着的,赫然正是暗夜蔷,薇!

    她鼻孔里面冷哼一声,走上前道:“哟,这是谁啊?看着好面生,不是咱们八喜的人吧?”

    唐又琪一抬眼,也发现了熊太,和熊太身上的暗夜蔷,薇。

    两人之间相差二十多岁,却穿着同一款晚礼裙。

    而且很明显,这套晚礼裙在熊太的身上,更加雍容得体。

    唐又琪终于有些明白了,这套极其昂贵的晚礼裙,其实更适合像熊太这样的成熟贵妇!

    面对熊太的询问,唐又琪毫无底气的回道:“我,我不是八喜的人,我是跟着我朋友夏桑榆小姐进来的!”

    “夏桑榆?晋城最有名的弃妇?容先生的前妻?”

    熊太的目光全场一扫,很快就看到了一身火红色掐腰小礼物的夏桑榆。

    她微微挑眉,举步走了过去。

    “桑榆小姐,好久不见啊!”

    “熊太?”

    夏桑榆一看见熊太,脑子里面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曜儿还在她的手里!

    然后才注意到,熊太身上身上的暗夜蔷,薇,与唐又琪身上的晚礼裙一模一样。

    她薄施粉黛的小脸上,慢慢凝起一抹微笑:“熊太,你好!”

    熊太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你怎么来了?这是八喜为欧亚纶先生举办的欢送酒会,宫少应该没有邀请你吧?”

    “是欧亚纶邀请我过来的!我是他今天晚上的女伴!”

    “女伴?你?”

    熊太心里顿时就不舒服了。

    “欧先生的女伴不是金贝贝吗?怎么可能是你?”

    “金贝贝是欧先生的床伴,我是欧先生的女伴,床伴与女伴之间还是有差别的!”

    桑榆含笑纠正,话锋一转又道:“熊太,外界有传言,说你才是欧亚纶背后的女人,还说你前不久刚刚为他生了一个孩?”

    “屁话!这是谁在造谣呢?”

    熊太一下子就不淡定了,扯着嗓子道:“我和欧先生清清白白,怎么可能像外界谣传的那么龌龊?”

    “可人们都说你身边多了一个两个多月的孩子?”

    “我确实从欧亚纶的手中领养了一个孩子,可是这孩子和我,和欧亚纶都没有血缘关系,他是……”

    熊太情急之下,差一点就要将这个孩子的来历脱口说出。

    可是她转念一想,如果夏桑榆知道这孩子是当日夏家灭门血案中的幸存者,肯定会将凶手锁定在她和欧亚纶的身上。

    她自然不想惹出这样的麻烦,硬生生将后半截话咽了回去。

    桑榆正还要追问,旁边有人低呼道:“宫少来了!”

    全场数十人,齐刷刷把目光看向入口。

    只见一个皮肤白皙如雪,神色病娇,唇瓣血红的男人在一众黑衣保镖的簇拥下,稳步走了进来。

    一袭三角形立领龟裂纹薄款风衣,一条哥特风骷髅银链,让他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吸血鬼般的邪恶狷狂。

    这个叫宫少玺的男人,就连头发丝儿都流溢着致命的诱惑与危险!

    全场女人,在他出现的那一刻,就情不自禁发出了一连串的低呼。

    “天呐,宫少好迷人啊!”

    “我在八喜三年,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宫少本尊呢!”

    “真是好帅啊……”

    一众女人,在宫少玺走进来的时候,集体发起了花痴。

    就连夏桑榆,也在看见宫少玺的那一刻,心房莫名的窒息了一下。

    唐又琪更是在她的身边激动的低声说道:“好帅啊!桑榆,天底下真的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吗?天呐天呐,太迷人了……”

    熊太在边上不屑的冷嗤一声:“快收起你们的哈喇子吧!人家宫少的家里面有一个十二位美女组成的后宫团,每晚侍寝都要翻牌子的!”

    正说着,宫少的目光突然往她们这边看了过来。

    熊太急忙闭嘴,换上恭敬的笑容:“宫少您好!好久不见!”

    宫少的眸光邪魅冰冷,毫无一丝温度。

    他的眸光从熊太身上扫过,直接越过夏又琪,落在了夏桑榆的身上:“容夫人?”

    “不不,我和容瑾西已经离婚了,我现在是欧亚纶先生的女朋友!”

    “欧亚纶?”宫少玺鲜红如血的嘴唇微微一掀:“那可惜了!”

    可惜?有什么好可惜的?

    夏桑榆还没有品出这句话里面的味道,宫少玺已经在雷鸣般的掌声中,走到礼台上致欢迎词去了。

    他在台上说话的时候,一直有意无意把玩着手指上一枚银色指托。

    那指托顶端是一朵绽放盛开的血红色玫瑰。

    玫瑰的花蕊中间,是一枚黑曜石雕刻而成的骷髅头。

    这个男人,骨子里都有着妖异与危险。

    他有意无意看向夏桑榆的目光当中,更似透着莫测的深意。

    自助酒会正式开始了。

    欧亚纶身穿白色西装走过来,笑意盈盈将小半杯红酒递给桑榆:“桑桑,你今天很美!”

    “谢谢!”

    嫩葱般的手指勾着红酒杯,优雅的轻轻晃动之际,目光已经越过人群,看向了不远处的宫少玺。

    刚才与宫少玺对视的短暂瞬间,她明显的感觉到宫少玺看向她的眼神很奇怪。

    不是她自作多情!

    她是真的觉得这个叫做宫少玺的男人,对她有一种别样的兴趣!

    叮一声,手中的红酒杯被欧亚纶轻轻碰了一下。

    “桑桑,我今天叫你过来,是想给你解释一下昨天晚上在凤凰酒楼和金贝贝之间的事情,其实我和她真的什么都没发生,我们被人迷晕了,醒过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就不见了!”

    “亚纶哥哥,你不用给我解释!”

    傻白甜的风格,她运用得越来越娴熟了。

    “我相信你和金贝贝是被人陷害的!如果你和她之间真的有什么,昨天她的鼻子被螃蟹夹住,你应该第一时间冲上去帮她才对!”

    “桑桑,谢谢你的信任!”

    欧亚纶举了举手中剔透漂亮的红酒杯:“如果你真的不怪我了,那咱们就干了这一杯吧!”

    “好啊!”

    既然是酒会,便少不了要喝酒。

    幸好她在来之前就已经提前吃下了解酒的药物,区区几杯红酒,不在话下。

    她将红酒杯放到口边,微微仰头正要喝下,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欧亚纶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中,似有凌厉的狠意一闪而过。

    心神一凛,红酒润到唇舌之前,她急忙将杯子拿开了。

    欧亚纶忙问:“怎么了?”

    “亚纶哥哥,我肚子突然有些不舒服,想先去一下洗手间!”

    桑榆说着,将红酒杯递还给欧亚纶。

    她只是有些生疑,只是想要试探他一下。

    他的俊脸却很快阴沉了几分。

    “桑桑,你还是不肯相信我?”

    “我相信啊,我怎么不相信了?”

    “如果你真的相信我,就把这杯酒喝了吧!”

    鲜艳如血汁的红酒,再次递到了她的面前。

    桑榆见他一脸坚持,很自然的就想起了那些一吃下去就浑身燥热,浴望难耐的糕点。

    这个欧亚纶搞什么啊搞?

    难道非要和她睡一觉才能利用她吗?

    她接过这杯可疑的红酒,放在唇边抿了一口。

    欧亚纶眸色中尽是期待之色:“喝光它!如果你还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就喝光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