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38章 想要,还想要
    “瑾西,这样会不会太狠了点儿?”

    “哪里狠了?”

    “欧亚纶出道这多年,连绯闻都没有过,现在突然和金贝贝被媒体抓了个现行,这会对他的声誉不好吧?会不会影响到他的演艺事业?他现在可是你四方传媒的人呐!”

    “我四方传媒最不缺的就是这种以容貌吸引眼球的小鲜肉!你放心,就算他一文不值了,我四方传媒也丝毫不会受到影响!”

    容瑾西说着,侧眸看了看身边的夏桑榆。

    “桑榆,你不是要替夏挚老先生报仇吗?剥光他身上斑斓的羽毛,摘掉他身上的光环,你应该觉得很解恨才对,我怎么看你好像有点儿替他担心呢?”

    “谁说我担心了?我只是在担心他如果闹出什么丑闻,我的《帝宠》男主角可就不那么光鲜了!”

    “放心,经过这么一闹,你的《帝宠》已经是未拍先红了!”

    容瑾西带着桑榆来到电梯口:“你先走吧,若被人拍见我们同进同出,只怕又会引来质疑之声!”

    “嗯!”

    桑榆看着容瑾西,正色说道:“瑾西,拜托你再帮我打听打听曜儿的下落,曜儿从出生就多灾多难,我这个当娘的……”

    眼眶慢慢红了起来。

    他心里也不好受,郑重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曜儿找回来!”

    他很想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可是现在人多眼杂,只能眼睁的看着她红了眼眶,眼睁睁看着她转身,进入电梯。

    电梯门闭合的那一刻,他觉得空荡荡的,心仿佛都被带走了。

    一楼大厅的餐位上,唐梦瑶唐又琪陆千千三人已经酒足饭饱,结账后还剩下一千二百块钱。

    唐又琪提议:“梦瑶,这钱咱们分了吧?”

    “不行!这不是咱们的钱,不能分!”

    唐梦瑶紧紧攥着手里的十二张红钞:“这是桑榆姐的钱,她请咱们吃了饭,咱们怎么还能瓜分她的钱呢?”

    唐又琪继续游说:“梦瑶你别死心眼了,夏桑榆那么有钱,会在乎这千儿八块的?”

    “在不在乎是她的事情,反正我等会儿都得把这钱还给她!”

    “梦瑶,算姐求你了,姐最近手头紧……”

    唐又琪正费尽唇舌想要将那一千二撬出来,唐梦瑶突然站起身迎了出去:“桑榆姐!”

    夏桑榆含笑道:“都吃好了吗?抱歉啊,我与曾律师谈事情谈得太久了点!”

    “吃好了吃好了,桑榆姐,这是剩下的一千二百块钱,谢谢你请我们吃这么好吃的饭菜!”

    唐梦瑶十分乖巧,将手中的钱递到了夏桑榆的面前。

    桑榆笑了笑:“这么点儿钱你就留着吧,不用给我了!”

    唐梦瑶瞪大眼睛:“桑榆姐,你真的愿意把这一千多块钱都给我?”

    “嗯!这点儿钱根本不算什么,以前乔玉笙和我做闺蜜的时候,我送了她一张银行卡,每季度都会往她的卡里面打一笔置装费……”

    她没有说假话!

    当她还是夏氏千金的时候,对乔玉笙真是好得没话说!

    每一个季度,当父亲给她卡里面打置装费的时候,她都会抽出一部分打进闺蜜乔玉笙的卡里。

    那时候觉得,人生有一个谈得来又能玩到一起的朋友不容易,除了老公不能分享之外,她愿意与乔玉笙分享这世上的任何东西。

    可后来她躺在产房任人宰割的时候才发现,乔玉笙最想要的,其实就是她的老公!

    往事如烟,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恍若隔世,是前尘之事了!

    旁边的唐又琪听说这一千二就这样白送给了唐梦瑶,顿时眼睛都绿了。

    “桑榆姐,你这是要去哪里?我送你吧!”

    “我回云之港……”

    “我陪你吧!”

    唐又琪拉着夏桑榆的胳膊,一脸期待的说道:“桑榆姐,云之港是有名的富人区,听说那里面的一块草皮都胜过市面上一套两居室,你就带我去见识见识吧!”

    桑榆唇角微弯,笑容十分灿烂。

    可惜眼底始终都是一片微凉:“好啊,正好欧亚纶今天晚上有应酬不能回家陪我,我正愁着孤单呢!”

    能将唐又琪拴在身边,容她慢慢的想出报复之法也是蛮好的!

    她又将目光看向唐梦瑶与陆千千:“你们呢?要不要去云之港玩啊?”

    唐梦瑶遗憾的说道:“我倒是很想去,可是我男朋友邱岩是个占有欲很强的男人,他不准我在外面过夜,每天晚上十二点都要查岗的!”

    陆千千也为难的说道:“我爸妈把我管得紧,上次我在梦瑶家睡了一晚,回去之后差不多半个月没让我出门!”

    “那你们就乖乖回家吧!又琪,咱们走!”

    桑榆语气轻松,甚至还有些亲昵,像是完全不计较当日的流产之事了!

    唐又琪的年纪其实比夏桑榆还要大上三四岁,她自认为目光老辣,心思缜密。

    而夏桑榆嘛,只不过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小姑娘,被她几句话一吹捧,她恐怕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

    还有一晚上的时间,她相信凭借自己这讨好人的本事,从夏桑榆的手里拿个几万块钱来花,应该不是难事。

    桑榆的心里却在盘算着,应该如何,才能将身边这个女人送到渡边次郎的手中去。

    两个女人各怀心事,回到了云之港。

    桑榆一开门,夏又琪就连连称赞起来:“哇,桑榆姐,这就是你和欧先生住的地方吗?好豪华,好梦幻啊……”

    “又琪,你比我还大几岁吧,以后别叫我桑榆姐,直接叫我桑榆吧!”

    桑榆率先进去,大方道:“随便看吧,那边是衣帽间,你可以去里面选一套喜欢的衣物,就当我送给你的礼物好了!”

    唐又琪面对琳琅满目的各类衣服和鞋包,心中升起了满满的羡慕和嫉妒。

    这些衣服的牌子都是她做梦都想拥有,却拼死拼活也买不起的!

    款式也都是最新潮最当季的!

    她很快就看中了一条黑色的蕾,丝裙,拿在身上比划来比划去:“真好看!我的肤色和气质是最适合这条黑裙的!”

    桑榆从搁架上取下一只普拉达手包:“这包也送给你吧,配你手上的这条裙子正好!”

    “谢谢谢谢!桑榆姐你真豪爽……”

    “叫我桑榆,别姐啊姐的,我听着不习惯!”

    “好吧,桑榆,谢谢你!”

    唐又琪说着,又将目光看向七八层高的鞋架。

    好美,好美的鞋啊!

    这双我想要,还有这双我也想要!

    夏桑榆见她满脸贪婪之色,不由得清浅一笑:“去挑一双吧,我送你!”

    “嗯嗯,桑榆,你真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了!”

    从头到脚得了一身奢侈品,唐又琪高兴得眼眶都湿润了。

    第二日,夏桑榆早早就来到了洪福街口。

    她记得清楚,手上的婚戒,昨天就是被欧亚纶扔在了第三个路灯下面的小叶灌木后面。

    她蹲在灌木后面,用手扒拉着细密的草丛,目光一寸一寸搜过。

    那婚戒上面的钻石克拉很大,就算在草丛中也应该很闪才对。

    可她找了将近半个小时,一无所获。

    她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看来还得把搜寻的目标扩大才行,反正她今天无论如何也得将婚戒找到。

    她的注意力都在草丛中,全然没有留意到不远处停着的一辆红色保时捷卡宴里面,一双阴冷的眼睛正蛇一般紧紧盯着她!

    几分钟后,她终于惊喜的低呼一声,从草丛中找到了那枚丢失的婚戒。

    “总算找到了!”

    对着阳光仔细看了看,失而复得的喜悦让她清丽的小脸生动无比。

    将戒指重新戴上,她还低下头亲吻了一下。

    然后她走到路口,拦下一辆出租车,往夏氏集团赶去。

    她走了之后,红色保时捷车窗摇下,欧亚纶那张阴鸷的俊脸已经冷得快要结冰了。

    夏桑榆毫无所查,径直来到夏氏集团。

    曾律师神色忧虑,早早就等在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口。

    见她过来,连忙小快步迎了上来,压低声音说道,“桑榆小姐,你可要想好啊,一旦你确认了继承人的身份,就意味着将要背负上亿的巨债,还有夏氏这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我根本不用想,这一切本来就是我应该承担的!”

    桑榆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曾律师,请吧!”

    花了将近三个小时,才把一切的手续办理完毕。

    送走曾律师后,她把父亲生前最器重的五位高层请到办公室,简单的开了个碰头会。

    其中有三人向她递交了辞呈。

    夏氏集团这艘大船要沉了,他们这时候要提前下船另谋生路,她不怪他们。

    刷刷签上‘同意’二字,她平静道:“好了,你们可以去财务室结账走人了!”

    三人用充满同情的眼光看了她一眼,其中一人叹道:“桑榆小姐,你在这种时候接管夏氏集团,我们都很佩服你的勇气和担当,可是要想掌管整个夏氏集团,只有勇气和担当是不够的!”

    桑榆自信笑道:“我当然知道还不够!我这不还有吴总和黄总这样的左膀右臂帮衬着吗?”

    话刚刚出口,黄总就将一份早就准备好的请假申请递到了她的面前:“桑榆小姐,我攒了三年的假期,一共是一个月十七天,想趁这段时间一次性休了!还请桑榆小姐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