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37章 辣眼睛的画面
    声音出现得太突然,吓得桑榆的手机差点直接就摔在地上。

    她手忙脚乱将手机关成静音。

    可是那画面依旧在动。

    这个渡边次郎是有病吧,居然直接就将乔玉笙的视频发过来了,而且还是这么露骨的这种。

    她急忙暂停,然后拨打了渡边次郎的电话。

    “渡边先生,你干嘛把这种东西发给我啊?”

    “桑榆小姐,你不是想要知道乔小姐在我这边的情况吗?这是她最新拍出来的片子,市场反应很好,我准备把她打造成宅男女神……”

    “渡边先生,你想怎么打造她都是你的事情,你不用告诉我这些!”

    “哦,桑榆小姐原来不感兴趣啊?那是我太唐突了!抱歉抱歉哈!”

    “以后别发这些东西过来了,我懒得删!”

    桑榆说完就要挂断电话,渡边次郎又道:“桑榆小姐,你刚才说还要送一个女人过来,这事儿……”

    “这事儿你别催我!”

    桑榆已经有些不耐烦起来了。

    她做什么事情,都喜欢自情自愿,最讨厌被人催着,被人逼着。

    渡边次郎也听出了她语气当中的不耐,连忙打着干哈哈笑道:“抱歉啊桑榆小姐,我不是在催你,我是因为听说你还要送一个女人过来,所以想要给你看看我的职业规划,这些女人跟着我,将来也是能够大有前途的!”

    拍个毛,片还想着大有前途,这个渡边次郎,自我感觉是太好吧?

    桑榆随便敷衍了两句,挂断了电话。

    手机页面又跳转到了暂停的视频上。

    许久未见的乔玉笙,经过渡边次郎的调教,已经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搔首弄姿,尺度露骨,那张漂亮的脸蛋上,丝毫也没有羞惭之色。

    看来,她在日本过得还不错!

    桑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将乔玉笙送去日本,是想要她被千人骑,被万人压,过那种生不如死的地狱生活。

    可是看乔玉笙在镜头前的表现,她早就已经将尊严面子什么的抛在了脑后,没了道德的束缚,她居然自得其乐,十分享受现在这种被万千宅男跪,舔的生活!

    如此一来,桑榆的复仇,就显得不痛不痒了!

    不过,桑榆早在她送乔玉笙上飞机的那一刻起,就决定放下她们之间的恩怨了。

    过去种种,既往不咎。

    只要乔玉笙不回晋城,不再来招惹她,她也不想再计较从前的事情了!

    桑榆叹了口气,关掉视频,正要站起身去看看容瑾西还要多久才能来,突然就听见隔壁休息室的房门咚一声打开了。

    紧接着,欧亚纶那潺潺如流泉的动听声音传来:“贝贝,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时间不早了,桑桑还在楼下等着我带她回家呢!”

    “桑桑桑桑,你眼里除了夏桑桑就再也看不见我了吗?”

    金贝贝的声音里面满是埋怨和委屈:“亚纶,我今天差点被螃蟹钳掉鼻子,你怎么连问都不问一下?”

    “我是桑桑的男朋友,关心你算怎么回事儿?”

    “亚纶……”

    金贝贝更加着急起来:“亚纶,咱们说好了,分手是假的,只是为了方便你利用夏桑桑而已!你答应过我,会给我最盛大的婚礼,会让我做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好了贝贝!”欧亚纶凉凉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一个磨人的人?你抢走桑桑的天珠也就罢,你现在居然还这么拎不清,要与她争宠是吗?”

    “天珠?你还好意思跟我提天珠?我和你在一起七年,你连摸都不让我摸一下的法螺天珠,你居然第一时间就送给了夏桑桑?”

    “我送给她怎么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

    “欧亚纶你别解释了!我今天算是看明白了,你根本就是天底下最薄情寡义的男人,你的眼里除了你的计划和你的目的,根本就没有我的存在!我这七年一直都是被你利用的工具!”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不过金贝贝我警告你,如果你再这么继续胡搅蛮缠下去,咱们的假分手很快就会变成真正的分手!”

    “分手?分手就分手!你以为天底下的好男人就只有你一个啊?”

    “那好吧,你去找你的好男人去!我就不留你了!咱们好聚好散吧!”

    “欧亚纶,你,你别逼我!”

    “……”

    休息室与休息室之间只隔着一道并不隔音的压木板雕花墙。

    欧亚纶与金贝贝刚才进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一片休息区根本没人。

    他们随意进入一间休息室,根本没想到隔壁房间内,夏桑榆将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桑榆听他们两人言辞激烈,像是马上就要翻脸分手了。

    可是过了几分钟,隔壁间传来的却是哼哧哼哧的呼吸声和急促的啪啪声。

    这动静,与刚才视频里面传来的动静极为相似。

    她心下好奇,这两个人,搞什么啊?

    雕花木墙上面正好有些细小的镂空缝隙,她悄悄靠近,趴在缝隙处隔壁看了过去。

    刚才还闹着要分手的两人,此时正脱下了身上所有的衣服,正用一种极其辣眼睛的姿势紧紧纠缠在一起。

    她在心里鄙夷的‘嘁’了一声。

    不是说要分手吗?

    居然还就这么做上了。

    走到哪里身上都自带男神光环的欧亚纶,此时已是丑态毕露,动作急切的正与金贝贝做着连体运动。

    金贝贝发出满足的哼哼声:“亚纶,你还要和我分手吗?”

    “别说话,投入点儿!”

    欧亚纶清润的声音混合了情浴,格外低魅醉人。

    金贝贝两眼迷离,看着他俊逸非凡的面容,颤声又道:“亚纶,我怎么觉得,你比以往,更,更棒一些?”

    “我不小心,吃了些眼儿媚……”

    眼儿媚是一种粉红色细末,圈子内的人,最喜欢用它来添情助兴。

    欧亚纶吃下去那么多,能忍到现在才开始做,也算得上是耐力惊人了。

    金贝贝还想要问,他一巴掌抽在她的臀尖上:“别废话了,专注点儿!”

    于是,两人之间的动作更加放纵!

    桑榆正要收回视线,突然发现他们那边的门缝里伸进来一只简易铁钩。

    铁钩极为灵活,准确钩住欧亚纶扔在地上的薄款风衣,拖到门边,一只手伸进来,将风衣拽了出去。

    紧接着,铁钩又将他们的内衣裙子等等衣物一一全部钩走。

    前后不过五六分钟时间,欧亚纶与金贝贝的衣物,一件不剩,都被人偷偷取走了。

    可怜两人身陷爱河,对于身边的异动毫无所查。

    桑榆的唇角不知不觉勾起,是谁在作弄欧亚纶与金贝贝?

    真是太解气了!

    收回视线正要转身,腰上一紧,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了。

    不等她惊呼出声,身后传来无比熟悉的低醇声音:“小偷窥狂,看过瘾了吗?”

    她转身看向他,低声问道:“是你让人钩走了他们的衣服?”

    “嗯!我说过,要困他一晚上!”

    容瑾西将她拥进怀中,温暖大掌一下一下爱,抚她的后背:“桑榆,对不起,我刚才失去理智了……”

    “没关系!我刚才骂你的那些话,也很过分!”

    两人相视一笑,刚才的郁闷委屈全部都释怀了!

    若论演戏,他们两个绝对比影帝欧亚纶要演得逼真得多。

    今天晚上他们两个恶言相向,互相之间谁也没有放过谁,相信所有人都会对两人之间已经离婚再无瓜葛的关系深信不疑了。

    可他们内心深处,对对方的爱一刻也没有消减过。

    不仅没有消减,反而还越来越浓了些。

    桑榆从他怀里抬起头:“瑾西,你有曜儿的消息了?”

    容瑾西点了点头:“经过上次乔玉笙藏孩子的事情,这一次我就将欧亚纶身边的人都排查了一遍,发现八喜影视股东之一的熊太最近有些异常!”

    “熊太?哪个熊太?”

    该不会是上次在富太俱乐部,与她抢厉哲文的那个熊太吧?

    “熊太是八喜影视的股东,先后三嫁豪门,却因为不能生孩子而被丈夫离婚,前几天,她身边突然有了一个男婴……”

    “是曜儿!一定是我的曜儿!”

    桑榆脱口叫了起来。

    她敢肯定,熊太身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婴,一定就是她聚少离多的曜儿。

    容瑾西也缓缓点头:“嗯,欧亚纶与熊太走得近,在八喜影视这几年,也多亏了熊太明里暗里的帮扶,他在演艺圈才能有今日地位!我也觉得,熊太身边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一定是咱们的曜儿!”

    ‘咱们的曜儿’,这几个字,让桑榆温暖异常。

    两人在休息室交头耳语了好一阵,离开的时候,听到隔壁传来欧亚纶的惊呼声:“衣物呢?谁吧咱们的衣服偷走了?”

    金贝贝慌张之下哭了起来:“呜呜,怎么办,我们这样子好丑,会被人耻笑的……,呜呜呜,我爸爸会把我打死的……”

    “别哭了!你他妈想要所有人都知道咱们被困在这里了吗?”

    向来温暖如和煦春风的欧亚纶,也暴躁的低吼起来。

    容瑾西与夏桑榆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神,两人离开休息区之后没多久,便有大量的记者往这边涌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