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33章 抱住她的金大腿
    “好啊好啊,我堂姐如果知道我有你这么有钱的朋友,肯定得羡慕死!”

    唐梦瑶将她的胳膊挽得更紧,生怕她跑了似的!

    能傍上一这么有钱的朋友,不容易啊!

    她和堂姐唐又琪之间的关系算不上好。

    若不是因为她交了一个还算拿得出手的男朋友,估计她的堂姐也不会主动联系她,更不会掏钱为她组局接风。

    若堂姐知道她的同窗兼好友是容瑾西的旧爱,同时又是欧亚纶的新欢,肯定会羡慕得不得了吧!

    哈哈,好想快点看到堂姐那张惊讶的脸!

    她挽着夏桑榆,满脸兴奋的说道:“桑桑,改天你有时间的话,把我们介绍给容先生或者是欧男神认识认识吧?”

    陆千千也连连点头:“对啊对啊,我们刚刚通过《帝宠》女主角全民海选的初选阶段,如果这期间容先生或者是欧男神能帮我们说一句话,我们直接就可以进入决赛也说不定哦!”

    唐梦瑶期待的说道:“桑桑你会帮我们的对不对?我们不敢奢望女主角,只要进入全国十二强,我们也算是露脸了啊……”

    夏桑榆笑容浅淡:“你们叫我桑榆吧,我早就改名字,现在听这桑桑这名字,心里瘆得慌。”

    “桑榆?好好,我们以后就叫你桑榆了!”

    只要她能帮她们顺利进入决赛,不要说叫‘桑榆’,就算让她们叫‘奶奶’她们也愿意叫。

    桑榆好久没享受到这种被人奉承被人追捧的感觉了!

    这种前呼后拥的滋味儿,让她想起了一去不回的从前,想起了身为夏氏继承人,身为夏挚爱女的美好时光。

    她正与她们一边儿闲扯一边儿往里面走,旁边的陆千千突然说:“桑榆姐,你的手机是不是在震动啊?”

    “是吗?音乐太大声,我都没听见呢!”

    桑榆将手机摸出来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

    本来想不接的,可是唐梦瑶和陆千千在旁边一脸期待的一直问:“谁啊谁啊?不会是容先生吧?哦我知道了,是欧男神对不对?”

    “桑榆姐,你开免提吧,我们好想听到欧男神和容先生的声音!”

    “不是他们,这号码我从未见过!”

    话虽然是这样说,桑榆还是将电话免提接通了。

    “喂?谁呀?”

    “夏桑榆小姐你好,我是夏氏集团的首席律师曾有信,也是夏挚老先生生前最信任的人!”

    “曾,曾律师?”

    她一听到父亲的名字,心绪忍不住就剧烈起伏起来。

    她正准备明天去警局一趟,看能不能以义女的身份,将父亲的尸体从殡仪馆冷柜里面取出来,为父亲举办一场像样的葬礼,然后再根据父亲生前的意愿,将他葬在母亲的墓地旁边。

    没想到这时候,父亲生前的御用律师就将电话打到她手机上了。

    她急忙走到稍微安静一些的地方,问道:“曾律师,你找我有事儿吗?”

    “桑榆小姐,你有时间吗?咱们见个面吧!”

    “见面?什么时候?”

    “你现在有时间吗?”

    “现在?现在我恐怕抽不出时间来见您呢!”

    桑榆看了一眼身边跟得紧的唐梦瑶与陆千千,又说道:“曾律师,有什么事你方便在电话里面先告诉我一声吗?我会尽快抽时间去见你!”

    “哦,是这样的,夏挚老先生在半个月立下了一份遗嘱,将名下所有动产不动产全部留给了你!”

    “什么?我父亲把所有财物都留给我了?”

    “对!这份遗嘱里面写得清楚,他所拥有的一切,在他亡故之后,无条件的由你继承!”

    “由我继承?”

    夏桑榆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眼眶突然就红了。

    父亲终于彻底的相信她是他的亲生女儿夏桑榆了!

    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以何种面目出现在他的面前,她都是他从小宠到大的宝贝女儿!

    现在他被恶人所害,尸体还躺在冰冷的冰棺里。

    她身为唯一的女儿,不仅得替他报仇,更有责任将整个夏氏集团一肩担起来。

    深吸一口气,她尽量用平静的声音道:“曾律师,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我还没吃晚饭,桑榆小姐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到凤凰酒楼来找我吗?”

    “凤凰酒楼?”

    那不就是容瑾西宴请欧亚纶的地方吗?

    金贝贝此时也应该已经赶到了吧!

    看样子,今天晚上绕来绕去,她最后都还是得去一趟凤凰酒楼了。

    “好吧曾律师,我半个小时能到!”

    “行!那我等你!”

    “嗯!曾律师再见!”

    桑榆挂断电话,转身对唐梦瑶陆千千道:“抱歉啊两位,我临时有事,就不陪你们进去了!”

    唐梦瑶和陆千千听到了电话的全部内容:在晋城扛鼎半壁江山的夏挚老先生,把全部产业都交给了夏桑榆!

    天呐,夏桑榆的身价,这是在成倍的往上翻啊!

    两女孩儿兴奋得不行!

    陆千千拉着她的手腕道:“别丢下我们啊!桑榆姐你答应过以后要罩着我们的!”

    唐梦瑶也激动的说道:“桑榆姐你要去凤凰酒楼吗?我们陪你一块儿去吧?”

    桑榆忙道:“不用不用,你堂姐不还等着你们吗?”

    “别管她!她从小就爱与我争长论短,若不是因为我交了一个还算拿得出手的男朋友,她也不可能会掏钱请我……”

    “那你男朋友呢?怎么没带来?”

    “我才不带来呢,那么好的男朋友,万一被我堂姐撬走了怎么办?”

    唐梦瑶亲热的挽着夏桑榆的胳膊,说到这里忍不住又笑着补充了一句:“不过她现在形象俱毁,头发都被剪成了发茬子,只怕短时间之内,都不会有哪个男人会看上她!”

    夏桑榆抿唇轻笑,拆唐又琪的台,她很乐意:“那好吧,既然你们愿意跟着那就一起吧!我请你们吃……”

    她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突然传来唐又琪的声音:“梦瑶,你怎么还杵在这里?我们都等你好久了!”

    唐又琪今天戴着一头挑染成五颜六色的假发,穿着金色带亮片的抹胸和齐腿根儿的超短裤,风格与热浪酒吧十分吻合。

    她大步过来,连声责问:“怎么回事儿啊?不是约的八点吗?怎么现在才到?哦对了,你那男朋友邱岩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唐梦瑶笑嘻嘻的说道:“堂姐,不好意思啊!我和千千在这里遇到了我们最好最好的朋友夏桑榆,所以决定跟着桑榆姐去凤凰酒楼吃晚饭,就没办法赴你的约了哦!”

    “夏,夏桑榆?”

    唐又琪刚才远远看见这个女人,就觉得身形侧脸都有些眼熟,没想到,她居然就是生死对头夏桑榆!

    夏桑榆转脸对她冷然一笑:“唐又琪,咱们又见面了!”

    她眸光森寒,只一眼,就让那个唐又琪的心底升起了寒意。

    “夏桑榆?你,你怎么会和我堂妹认识?”

    “我们是同学,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桑榆语气凉淡至极。

    她心里记挂着和曾律师的约定,本来没功夫与她们在这里磨叽。

    可是看到唐又琪的时候,她不由得就想起在这酒吧的某个包厢内,厉哲文说不定正憋着什么坏主意要帮她收拾这个唐又琪呢!

    厉哲文身为朋友,对她有这份儿心,她很感激!

    可是她夏桑榆要报仇,势必要亲自动手才叫痛快!

    所以,今天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将这个唐又琪带走……

    心下一番权衡之后,她那张神色总是清冷的脸上,硬生生被挤出了一个还算可亲的笑容。

    “唐又琪,上次在富太俱乐部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道歉?把我搞成这个样子,你一句轻飘飘的道歉就算完了?”

    那日在富太俱乐部的发型屋她被剪光头发,还被那个莫名其妙的王太暴打了一顿,这事儿她现在一想起都还气得心口发疼!

    一句道歉,绝对不行!

    唐又琪瞪着夏桑榆,磨牙恨道:“夏桑榆,我一直都想不明白,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

    “乔玉笙你一定认识吧?”

    “乔玉笙?你认识乔玉笙?”

    “嗯!乔玉笙曾经是我最好的闺蜜!她告诉我,说你唐又琪抢了她的孩子,勒索她的钱财,还要把孩子卖掉,有没有这么回事儿?”

    “算,算是有吧……”

    “那就没错了!乔玉笙哭着跪着,求我一定要帮她出这口气!”

    桑榆叹了口气,颇为无奈的说道:“你们是不了解我夏桑榆的为人,我这人吧,特别仗义又特别够朋友,再加上她跪在我脚前哭得涕泪横流的实在可怜,我便答应她,找了你的晦气……”

    “堂姐,你就别怪桑榆姐了,这都是误会,桑榆姐也是为了帮朋友出头嘛!”

    唐梦瑶反正是打定了主意,要抱住夏桑榆这根儿金大腿。

    她努力从夏桑榆的脸上揣摩她心里的想法。

    自以为明白夏桑榆的意思后,便在边儿上劝说道:“堂姐,我们桑榆姐的时间紧着呢,她之所以愿意在这里给你解释这么多,是因为她打心眼里想要交你这个朋友,你如果再这么端着的话,可就没意思了啊!”

    唐又琪听了夏桑榆的解释,心里其实也有些犯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