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32章 小富婆,求罩(谢‘萧芳1464343803’ 送巧克力哦!)
    害得她的孩子流产,还差点丢掉性命,这样的恶人,她怎么会忘?

    她脸色沉了沉:“当然记得,怎么了?”

    “她今天晚上约了她堂妹等人在热浪酒吧聚会,你打算怎么收拾她,我帮你出这口气!”

    厉哲文的声音,有着同仇敌忾的冷硬。

    桑榆反倒觉得奇怪了:“哲文,你怎么知道她在热浪酒吧?这段时间你都在调查她?”

    “嗯!她害得你没了孩子,我知道你不会放过她,所以这段时间我都在帮你留意着她的动向!”

    厉哲文十分坦然,可桑榆的秀眉渐渐拧了起来。

    这不对啊!

    厉哲文对她的关心,已经超过了一个朋友该有关心程度了吧?

    “哲文,我的仇人我自己会收拾,你不是说快开学了要安心准备功课吗?就别为我的事情费心了!”

    “学姐,你别跟我客气!你就直接告诉我,你希望她落得怎样的下场吧,毁容肯定不够对不对?那毁容加失身呢?失身好像也不怎么够,像唐又琪那样的女人,早就把贞洁视为无物……”

    厉哲文还在分析,夏桑榆已经急了起来:“哲文你别乱来,你一个不慎,会把你自己也搭进去的!”

    “没关系,只要能帮学姐出这口恶气,我就算蹲局子也值了!”

    厉哲文语气坚决,像是早有注意。

    桑榆对着手机连喂几声,听到嘟嘟嘟的声音心里莫名不安起来。

    实在不放心,急忙换上衣服也准备出门去热浪酒吧。

    可是走到门口一拉,纹丝不动!

    再拉,还是打不开!

    这欧亚纶,不会是将她反锁在家里了吧?

    她给欧亚纶打电话:“亚纶哥哥,这房门我怎么打不开啊?”

    “打不开吗?你再试试!”

    “试过好几次了!亚纶哥哥你是不是把我反锁在家里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欧亚纶一本正经的否认之后,突然又做出恍然大悟的腔调:“瞧我这记性,我居然给忘记了!”

    “你忘记什么了?”

    “桑桑啊,那门锁是有指纹记忆的,我还没来得及将你的指纹保存在门锁芯片里,所以你现在是打不开的!”

    “啊?那怎么办?我现在要出门!”

    “桑桑你别急哈,我去应酬一下,很快就回来陪你!”

    陪?谁稀罕你陪啊?

    桑榆心里狂翻白眼,却也无可奈何。

    指纹控锁,可真够变,态的!

    她在房间各处看了看,一百多平的复式豪宅,到处都整洁有序,半点儿也没有婴孩儿生活过的痕迹!

    曜儿很显然不在这别墅里!

    他该不会像乔玉笙那样,将曜儿另外藏在了别的地方吧?

    以他连杀八口的残忍手段,曜儿说不定已经……

    心房揪痛之际,手机在兜里振动起来。

    她急忙接听:“瑾西!”

    容瑾西听到她声音里面的惊喜,唇角不由得微微向上扬了扬:“嗯,我没别的事儿,就是给你说一声儿,欧亚纶被我支走了,天亮之前我都不会放他回来,你可以睡个安心觉!”

    “好好,你把他困住也好!可是瑾西啊,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儿?你遇上什么难处了?”

    “我被欧亚纶家里面的指纹锁给关在家里了,我现在出不去!”

    “出不去就好好在家休息吧!”

    “不行啊,我听说唐又琪在热浪酒吧……”

    “唐又琪?上次害你流产那个?”

    “嗯!我必须得去一趟!”

    她若不过去的话,万一厉哲文为了替她出头闹出什么事情来,连累厉哲文是一方面,还有另外一方面是金宝宝势必也会知道厉哲文对她的这种关心太过分了!

    虽然没什么,可是金宝宝心里肯定会不舒服!

    她不想失去金宝宝这个朋友!

    任何有损于两人情谊的事情,她都必须提前扼杀在摇篮当中。

    缠着容瑾西磨了好一会儿,他才答应让人过来看看,看能不能帮她解开指纹锁放她出去。

    在等待开锁匠的途中,她窃听到一个欧亚纶打给金贝贝的电话。

    “贝贝,幼稚男容瑾西在凤凰楼为我设宴,你不是要接近他吗?这可是个机会,别说我没告诉你啊!”

    “真的吗?可我已经吃过晚饭了!”

    “吃过晚饭又怎样?我还吃了一肚子糕点呢……,还不照样得去?反正呢,我觉得这是个机会,来不来随你吧!”

    “那好吧,我换身衣服马上就过来与你们偶遇……”

    桑榆将手机从耳边移开,脸色比刚才还要清冷了些!

    一边是凤凰酒楼,金贝贝正在想方设法接近她的男人容瑾西。

    另外一边是热浪酒吧,厉哲文要为她出头,害得她流产的贱,人也还等着她去收拾!

    她左右两边都相顾,却明显有些顾不过来了!

    开锁匠很快就来了。

    是一个长相秀气,鼻梁上架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的年轻小伙子。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十多分钟后,门锁被打开了!

    她感激的连声说道:“谢谢你谢谢你,小师傅你真是太厉害了……”

    小师傅态度恭敬:“容夫人不必客气,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小师傅,我纠正一下哈,我和容先生已经离婚了,你再这样叫我容夫人,就不怎么合适了!”

    “没事儿,反正在我的眼里,你就是容夫人!”

    小师傅将工具收入随身的包里,又礼貌的问道:“容夫人是要急着出门吗?去哪里?说不定我顺路正好可以载你一程!”

    “我要去……”她迟疑了一下,才又说道:“我要去热浪酒吧……”

    “正好顺路呢!容夫人,我送你过去吧!”

    小师傅热情起来,含笑望着她。

    “好啊,那麻烦你了!”

    他是容瑾西叫过来的人,自然是值得信任!

    跟着小师傅坐电梯下楼,看着那辆黑色的高配奥迪,她顿时有些傻眼:“这车是你的?”

    “嗯!我的!”小师傅帮她拉开车门:“容夫人请吧!”

    “谢谢!”桑榆坐进车里:“行啊小师傅,这么年轻就开上奥迪了!”

    “这车是容先生送给我的新年福利!”

    “新年福利?”

    容瑾西这出手也太阔绰了吧?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得出,这位小师傅深得容瑾西的喜欢与器重。

    明眸转了转,她问道:“你是阿宇吧?老听瑾西提起你……”

    “不!阿宇是我师父,我叫石磊,四块石头的阿磊。”

    “是块石头的阿磊?”

    “嗯!容夫人叫我阿磊就好了!”

    阿磊熟练的开车,不多时,便将她带到了热浪酒吧的门口。

    她道谢后与阿磊作别,然后打电话给厉哲文。

    “哲文,我现在在酒吧门口,你在哪儿啊?”

    “学姐你怎么来了?这事儿我一个人完全能应付啊!”

    听厉哲文的语气,还有些不情愿。

    她的声音也强硬起来:“厉哲文,你直接告诉我唐又琪在哪儿吧?”

    “学姐,你真的没必要……”

    “少废话,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不需要你插手!”

    “学姐,抱歉啊,我能为你做的也就这么点儿事情,所以我不打算告诉你我们在哪儿,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这不是你一个女孩子该来的地方!”

    厉哲文说完,便掐断了电话。

    桑榆握着手机干着急!

    想直接闯进去,可是这酒吧里面这么多人,她上哪儿去找一个叫唐又琪的啊?

    而且她也还没想好要怎么对付唐又琪!

    可如果不进去的话,厉哲文万一闹出点什么事情来,可就大事不妙了!

    正是左右为难之际,远处走来两个打扮靓丽的年轻女孩儿,远远的便冲她挥手:“嗨,夏桑桑,好久不见啊!”

    她迅速的在脑海里面搜索了一番,迟疑的叫出两个陌生的名字:“唐梦瑶?陆千千?你们这是?”

    唐梦瑶圆脸短发,看上去娇俏可爱:“我昨天刚刚从香港回来,我堂姐唐又琪为我接风,在酒吧里为我组了个局!”

    唐又琪居然是唐梦瑶的表姐?

    桑榆将嗓子眼的那声惊呼生生压了下去:“是吗?我被人放鸽子了,正准备回去呢……”

    “回去干什么啊?一起玩呗,多数都是咱们B大同学,你都认识的!”

    唐梦瑶热情的挽住她的胳膊,带着她就往里面走:“不过夏桑桑啊,你可真不够意思,嫁给百富榜上最年轻的富豪,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都瞒着我们!”

    “我也是提前两三天才知道的!”

    桑榆苦笑着说道:“好了,这事儿别提了,我和容瑾西已经离婚了!”

    “那你分了多少家产?”

    唐梦瑶和陆千千都用一种艳羡又期待的眼神望着她。

    她在心里思忖了一下,含笑说道:“股份,豪宅,游艇,存款,各种杂七杂八的项目加在一起,够我挥霍几辈子了吧!”

    “哇!真好!”

    唐梦瑶兴奋的搂着她的脖子亲了一口:“小富婆,以后你可得罩着我们!”

    陆千千是个长发的文静女孩,闻言也是笑嘻嘻的说道:“对啊!桑桑这次可发达了,容瑾西拔根汗毛给她,她的身价也不得了哇!”

    桑榆扬眉轻笑:“好啦,改天我请你们去云之港玩!”

    “云之港?听说那是欧男神的住所?”

    “对啊,就是欧亚纶住的地方!我从容瑾西那里搬出来,直接就去了云之港!”

    桑榆轻描淡写,两个女孩儿却对着她更是啧啧啧奉承起来:“桑桑,桑桑你太厉害了!你快告诉我们,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将容瑾西和欧男神这两个最优质的男人收入裙下?”

    “这些我晚点再告诉你,我们先去见你堂姐吧,别让她等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