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31章 头有些晕,身体有些热
    “是啊,好热……”

    桑榆说着,下意识就将领口往下面拉了拉。

    如玉的肌,肤泛着粉润的光泽,若有似无的体香让欧亚纶心摇神曳。

    他用指肚慢慢摩挲她的面颊,然后一点一点下滑,轻轻抚过她细软的颈脖,停留片刻后滑向了她的香肩。

    本就拉开了些的衣襟,顺着他的手慢慢下滑。

    桑榆呼吸急促,脑子里面却前所未有的清明。

    这个欧亚纶,终于要露出他的狐狸尾巴了?

    他的目的,该不会仅仅是为了睡她吧?

    她摁住他越来越放肆的大手,仰起头,用一副半痴半嗔的表情望着他:“亚纶哥哥,我今天遇到金贝贝小姐了!”

    欧亚纶眼瞳骤缩:“她?她给你说什么了?”

    “她把你送给我的天珠抢走了!”

    桑榆扬了扬空落落的手臂:“她说那天珠是十分贵重的东西,我不陪佩戴,直接就抢走了!”

    欧亚纶漂亮的桃花眼升上薄怒,这个金贝贝,真是太不懂事了!

    不是给她说好了吗,让她暂时离开一段时间,等他搞定这个傻丫头,再与她重归于好。

    这才第一天,她怎么就跳出来捣乱了?

    桑榆噘着唇形极好的小嘴,继续告状道:“亚纶哥哥,金贝贝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他说你只是在利用我,还说你利用完了我,就会将我像一块抹布那样扔掉……,她还说你心里只爱他一个人,你利用完我之后就会回去找她,和她重修旧好!”

    “金贝贝,实在太过分了!”

    欧亚纶真的生气了!

    看桑桑这模样这神情,半点儿也不像是在撒谎。

    而且他利用夏桑桑这事儿,就只有他和金贝贝两人知道。

    若不是金贝贝告诉了夏桑桑,夏桑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金贝贝啊金贝贝,你让我以后还怎么相信你?

    他心下思量的功夫,夏桑榆一直用一种既委屈又呆萌的眼神望着他:“亚纶哥哥,她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只是在利用我吗?”

    “怎么会?我怎么会利用你?我是真的爱你!”

    他连忙否认,眼底那抹心虚却还是没有逃过夏桑榆的眼睛。

    桑榆虽然早就知道是这么回事,可是亲眼看见他这样的反应后,心里还是有些为身体的原主夏桑桑感到难过。

    三年暗恋,就恋了这个么人?

    也真是太没眼光的了!

    她撑着桌子站起身,头有些晕,身体有些燥热,心房更是噗通噗通跳得厉害。

    最敏感的部位,奇异的酥痒酸麻。

    她用手使劲拍了拍脸颊,尽量让自己清醒一些。

    “亚纶哥哥,我先去洗个澡。”

    “好!”

    他早就看出,她在两块糕点的作用下,此时已经是春情荡漾情难自控了。

    洗澡?

    洗得香喷喷的,正好可以与他尽情欢爱一场。

    这屋子里面到处都是针孔摄像头,他只要拿到与夏桑榆亲热的视频,计划也就成功了一半。

    听着浴室里面的水声,他薄唇勾起一个冷酷的弧度,今天晚上,就让这丫头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男人。

    想了想,他退回客厅,拨通了金贝贝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金贝贝焦急的声音就急切传来:“亚纶,我被我爸爸软禁起来了,你快想办法救我出去啊……”

    “软禁?”

    “嗯!我爸爸不让我出门,还说要为我选一门好亲事……”

    “哦?他打算把你许配给谁?”

    “亚纶,我是你的女人!”

    “我知道!”

    “那我怎么听你声音一点儿也不为我担心?”

    “谁说我不担心了?我这不正在关心你,问你的父亲要把你许配给谁吗?”

    欧亚纶耐着性子安慰道:“贝贝,咱们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应该对咱们之间的感情有信心!”

    “那你爱我吗?”

    “爱!非常爱!”

    “亚纶你可别忘了,你答应过我,将来要给我一场盛世婚礼……”

    “我没忘!咱们这不才分开一天吗?你金贝贝小姐怎么就这么没自信了?”

    欧亚纶一面安抚金贝贝,一面坐在夏桑榆刚刚坐过的位置,捻起一块糕点,想也不想,便轻轻咬下一口。

    “好了贝贝,你还是先告诉我你父亲要将你许配给谁吧!”

    “是……,是旷世集团的容瑾西,容先生!”

    “什么?咳咳……”

    欧亚纶激动之下,被糕点的碎屑呛住了。

    片刻后,他尽量稳定心绪:“你父亲真的要将你许配给容先生?”

    “嗯!我爸是这样给我说的,他说容先生已经和夏桑榆离婚,现在是身价最高的钻石男人,全晋城乃至大半个Z国,再也找不到比容瑾西更适合我的男人了!”

    金贝贝的声音有些苦恼,继续说道:“亚纶,现在我该怎么办啊?我讨厌这种被人安排被人操控的感觉!”

    欧亚纶眼瞳中溢动着兴奋的异彩:“贝贝你听我说!你如果有机会做容瑾西的女人,就一定不要放过,你想想,那么大一个容氏商业帝国,将来如果落入你的手中……”

    “可我金贝贝是财阀之女,再多的钱财我也从来没放在眼里!”

    “贝贝,你眼光能不能放长远一点儿?咱们以后要想站在权利和财富的顶端,就必须为咱们的将来和咱们孩子的将来做打算……”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先就这样吧,佣人叫我出去吃饭了……”

    金贝贝说着,就想要挂断电话。

    欧亚纶忙道:“贝贝你等一下!”

    “怎么了?亚纶你还有事儿吗?”

    “我想问问,我给夏桑桑的那串天珠现在在你的手里吗?”

    “对啊,是在我手里!”

    金贝贝理直气壮的说道“今天下午在咖啡馆遇到夏桑桑,她说这天珠不值钱,随手就给扔了!我是不忍心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落入他人之手,所以才帮你保管着!”

    欧亚纶的声音凉了几分:“贝贝,以后你别找桑桑的麻烦!你在中间这样捣乱,我会很难做你知道吗?”

    “我捣乱?我怎么捣乱了?”

    “好了贝贝,咱们这段时间先暂时不要联系了,你尽全力去拿下容瑾西吧!”

    欧亚纶挂断电话,这才发现面前一盘子糕点,已经被他吃得只剩下一块了!

    这些糕点,是他做给夏桑桑吃的。

    每一块,都被他特意添加过那种东西。

    现在,居然被他吃了大半!

    不过吃了也没关系,反正今天晚上有夏桑桑这个傻丫头供他玩乐,倒也不打紧的!

    似乎是心理作用,想到这里,他马上就有了那方面的冲动。

    他站起身,来到浴室门口。

    “桑桑,桑桑你好了吗?”

    “还,还早呢……”

    夏桑榆被凉水冷得直哆嗦,说话的时候上下牙齿还不停的打颤。

    她也隐约猜到了刚才的糕点有问题。

    可是现在这种状况,既不能主动投怀送抱,也不能与欧亚纶翻脸。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冰凉的冷水,将身体里面的燥热逼退。

    欧亚纶在外面等了几分钟,正还要催她,兜里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没好气的接听道:“陆昂,我说过了,今天别来打扰我!”

    “欧先生,是这样的,我刚才接到四方传媒负责人的电话,说是请你马上过去一趟!”

    “四方传媒?不去!”

    “欧先生你先别挂电话!”

    陆昂在那边十分为难的说道:“欧先生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在皇家赌城,你和容先生之间的赌局?”

    那场一败涂地的赌局,他当然不会忘。

    “记得,怎么了?”

    “你已经把你自己输给了容先生,未来十年,你将会无条件服从四方传媒的安排……”

    “陆昂你什么意思?”欧亚纶怒道:“你成心找我的不痛快是吧?”

    “不是不是!是因为四方传媒那边听说你今天回国了,在凤凰酒楼为你设下了接风宴,不去恐怕不好啊!”

    “接风宴?你特么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对不起啊容先生,我也是刚刚才接到电话,据说旷世集团的容先生也会亲自到场为你接风!”

    陆昂的意思很明显:这个接风宴,他必须得去!

    欧亚纶低头看了看高挺的某个部位,俊脸黑得胜过锅底!

    这个鬼样子,怎么去赴宴?

    四方传媒也是有病,都快八点了才通知有接风宴!

    等等……,这该不会是容瑾西担心他的女人在他身边会吃亏,故意设宴将他支开吧?

    欧亚纶思及此处,脸上露出不可捉摸的冷笑:容瑾西啊容瑾西,你怎么还是这么幼稚?夏桑桑已经在我的手中,你以为我还会急在这一个晚上?

    想起容瑾西从前种种幼稚又愚蠢的行为,他更是生出一种难以名状的优越感!

    也好,去看看那个幼稚鬼,看他还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欧亚纶换上一袭下摆宽大的休闲薄款风衣,走到浴室门前轻轻叩了叩门:“桑桑,我有个应酬得出去一趟,你洗完澡早点休息哦!”

    “你要出去?”

    压在她心头的大石瞬间落地。

    她急忙调换成热水,提高音量说道:“亚纶哥哥,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那好,我先走了!”

    “嗯嗯!”快走快走,赶快走。

    桑榆在浴室里面侧耳听了听,确定他真的已经出门了,这才彻底放松下来。

    几分钟后,她从浴室里面出来,包里面的手机正响个不停。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厉哲文?

    “哲文,怎么了?”

    “学姐,你还记得害你流产的那个唐又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