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29章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只想睡我!(谢‘一一de麻麻’送香水啦!么么亲,感谢!!)
    “金小姐,谢谢你这段时间的关照,只可惜我厉哲文再怎么包装打扮也混不进你的圈子……,快开学了,我得安心准备我的功课去!”

    厉哲文将腕表和吊坠连同一张银行卡一并放进金宝宝的包里:“你买给我的衣服除了身上这套我都没穿,会尽快用快递的方式还给你!”

    说完又对夏桑榆轻轻颔首:“学姐,B大校园见!”

    转过身,他挺直脊背,大步走出了她们的视线。

    金宝宝想要追上去,桑榆将她拉住道:“随他去吧!他当初做牛郎是被逼无奈,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就给他留点空间吧!”

    “我真的是把他逼得太紧了吗?”

    “嗯!他有他的尊严,可能他实在不喜欢这种被包养的感觉吧!”

    “我没有包养他!我这是在和他谈恋爱!”

    “好了宝宝,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医院里面。

    温驰在长达几个小时的昏迷之后,终于慢慢醒转了过来。

    睁开眼睛,眼底还残留着昏迷前毒蜂黑压压飞扑过来的可怖景象,耳边似乎也还有嗡嗡嗡的声音。

    他心下大骇,抬手就要胡乱挥舞:“瑾西哥哥,瑾西哥哥救我……”

    “别怕,我在这里!”

    容瑾西摁住他插着输液针的手腕:“温驰,你现在没事儿了!”

    温驰转动眸光,看到无比熟悉无比依恋的瑾西哥哥就在跟前,心里所有的委屈便都涌了上来。

    “呜呜,瑾西哥哥,夏桑榆那个贱女人她用毒蜂蛰我!”

    说着,张开双臂,就要往容瑾西的怀里偎过来。

    ‘贱女人’三个字,让容瑾西那张本就缺少表情的俊脸更是冷了三分。

    他峻拔的身姿不动神色的往旁边挪了挪:“温驰,我给你订了三天后飞韩国的机票!”

    “韩国?”温驰抬起头,一脸不敢置信的语气道:“瑾西哥哥你要我回韩国?”

    “对啊,温驰你忘记了吗?韩国是你的故乡呢!”

    “可是我当初跟着你到晋城的时候,就说过永远都不会回去!”

    “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

    “瑾西哥哥你什么意思?你想赶我走?”

    温驰情绪激动起来:“就为了那个夏桑榆?瑾西哥哥,你没看见吗?她用毒蜂差点把我蛰死,你不帮着我也就算了,你居然还想把我赶回韩国去!”

    他撩起手臂,急声说道:“你看我身上的这些包,到现在都还没消下去呢……”

    “我已经惩罚过她了!”

    容瑾西看着温驰那张因为被毒蜂蛰咬而显得异常陌生的脸,轻叹一声道:“当年我母亲带着我和哥哥去韩国济州岛旅游,中途发生事故,车子坠下了山崖,如果不是你,我恐怕也早就跟着他们离开这个世界了……”

    “所以啊,当时你就答应过我,以后都要和我相依为命,不离不弃的!”

    温驰望着容瑾西,急切又道:“瑾西哥哥,你说过的话,不能不算数啊!”

    “温驰,求你了,你能不能别老用当年的承诺来要挟我?”

    容瑾西眸色深谙,双拳已经不知不觉握成了拳头:“正因为我一直记着当年的承诺,所以你和阮美玉合谋杀死我最亲爱的爷爷,我也没有将你送去警局;正因为我一直记着当年的承诺,所以你将我的妻子推下荷塘,我也不忍心追究你的过失!可是温驰,你为什么要骗我?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你怎么还敢要求我兑现当年的承诺?”

    温驰脸色慢慢发白:“欺骗?我,我怎么欺骗你了?”

    “别装了温驰!你上次喝下毒药再来找我,医生检测到你患了一种罕见的神经运动元疾病,还说你只有不到一年的寿命……”

    容瑾西逼视着温驰,压抑着怒火又道:“正因为你患了这种不治之症,我才答应你在最后的一年时光里好好陪你,为此,我甚至还与桑榆离了婚!”

    温驰扑扇着眼睫,一脸无辜的说道:“瑾西哥哥,这是医生的误诊,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没病你难道不应该为我感到高兴吗?”

    容瑾西没说话,只用锐利慑人的目光静静盯着他。

    温驰在他的注视下渐渐有些抬不起头。

    “瑾西哥哥,你,你别生气!不管我做什么,都是因为我爱你……”

    “温驰你够了!”

    容瑾西打断他,声音已经冷得快要结冰:“这些年,你利用当年的救命之恩,从我这里索要得太多了!事到如今,我自问已经对你毫无愧欠!爷爷送给你的房子我会收回,你的账户我也会尽快冻结,三日之后,我希望你能够从晋城消失!”

    他最后再看了温驰一眼。

    这个跟在他身边十多年的美貌男人,此时脸上全是一团一团的红色肿块。

    面目全非之下,竟给了他一种狰狞可怖之感。

    真是好可惜,十多年的兄弟之情,要以这样的方式画上句号了。

    心底轻叹一声,他起身就准备离开。

    温驰扑过来拉着他的手腕:“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别走,呜呜,我错了,我给你认错还不行吗?”

    “认错?抱歉,我耐心耗尽,你的认错来得太晚了!”

    容瑾西俊脸凝霜,使劲要将温驰的手掰开。

    温驰却翻身下床,噗通一声在他脚前跪了下来。

    “瑾西哥哥,我错了!我不该服下兑制的化学药物干扰医生的判断,我做出身患不治之症的假象都是为了能够将你留在身边……,呜呜,瑾西哥哥,你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抱着容瑾西的小腿,哭得如同雨打梨花。

    只可惜,这一次,容瑾西已经心如磐石,毫无转圜了!

    “温驰,我走了之后,会有护工照顾你这几天的生活饮食!肖医生也说了,三日后,你身体里面的蜂毒应该被清理得差不多了,到时候你用身份证去机场取你的机票……”

    他顿了顿,叹息道:“回韩国去吧,以后,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不顾温驰的拽扯,直接抽腿离开。

    温驰悲声唤道:“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回来!”

    护工从外面进来:“哎呀,温驰先生你怎么跪在地上?快起来快起来,你这还输着夜呢……”

    “滚开!你别碰我!我要瑾西哥哥,我要我的瑾西哥哥!”

    温驰将护工伸过来的手狠狠打开,望着病房门口肝肠寸断的哭喊着:“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回来啊……,呜呜,我错了,我不该骗你,我也不该那么对桑榆姐姐……,呜呜呜,你不回来,我就跪在地上不起来……”

    容瑾西一走出病房门,就看见夏桑榆神色复杂的站在门外。

    他怔了一下:“你都听见了?”

    她点了点头:“他哭得很厉害!你要不要回去看看他?”

    “不必!我与他之间,今日之后就再无瓜葛了!”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这样也好,他终于耗尽了我的耐性,耗尽了我对他的责任,耗尽了我心里的歉疚感!”

    他看向她,一字一句道:“以后,我可以全心全意爱你了!”

    桑榆苦涩道:“可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

    “离婚了我就重新再追求你!”

    “可我现在是欧亚纶的……”

    桑榆没有将‘女人’二字说出口。

    见他面色不悦,便岔开话题道:“瑾西,你是怎么查出温驰并没有得什么不治之症的?”

    “这就得多亏你扔给他的那只蜂窝了!因为事发突然,温驰没有提前服用那些乱七八糟的化学药品,所以到医院肖医生帮他做血液分析和全身检查的时候,才会发现他根本没得什么神经运动元方面的疾病……”

    容瑾西苦恼的揉了揉眉心:“好了,以后别提他的事情了!”

    “好吧,瑾西,我今天过来是想问问你那个窃听系统怎么弄?我已经将病毒植入了欧亚纶的手机,可是我接下来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跟我来吧,我教你怎么连接他的手机!”

    “哦,好!”

    她刚才已经带金宝宝看过医生,说是体内激素发生变化才会引起经期紊乱,没什么大碍,调理调理就好了。

    金宝宝听说没大碍,拿了药就着急忙慌找她的绝世好男人厉哲文去了。

    她这才有机会到温驰的病房找容瑾西。

    容瑾西带着她来到了肖医生的专用休息室。

    房门一关上,他就急不可待的抱着桑榆亲吻起来。

    而且这一次格外敏感。

    一吻上,他的身体瞬时就有了反应。

    也顾不上询问她的意愿,他手忙脚乱撩起她的裙子,直接就闯了进去:“桑榆,桑榆……”

    桑榆疼得拧紧了秀眉:“瑾西你疯了吗?这里是医院!”

    “我不管!我就是想要你!”

    像个任性又耍赖的孩子,架起她的一条腿,将她抵在墙上疯狂索要。

    “夏桑榆你给我记住,你是我容瑾西的女人,无论何时何地,你都是我的女人!”

    “嗯……”

    干涩胀痛之后,她渐入佳境。

    包里面的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起。

    “是欧亚纶!容瑾西你快停下!”

    他听话的停下,却并未退出。

    他轻吻她的后颈,灼热的气息直往她耳洞里面钻:“接吧,看看他说什么!”

    桑榆以为他真的会很听话的呆着不动。

    然而她刚刚喂了一声,一声亚纶哥哥还没叫出口,他突然疯狂的律,动起来。

    她控制不住,对着已经接通的手机,发出了不该发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