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28章 我睡你男人,你心里就没点儿想法?谢(紫滕1469425956)送巧克力哦!
    “石头?你居然说法螺天珠是石头?”

    “难道不是吗?”

    夏桑榆褪下串珠递到金贝贝面前:“你喜欢的话,拿去好了,反正我也不稀罕!”

    “你还不稀罕?”金贝贝气得小脸扭曲:“夏桑榆,你知不知道,这一颗天珠都足以换一辆豪车了……”

    “是吗?真这么贵?可惜我就是不稀罕!”

    杀父仇人送的东西,就算是座金山,在她眼里也是一堆臭气熏天的粪土。

    她将粪土往桌子上随意一扔,冷声说:“我不要了!你既然觉得这么贵重,那你拿去吧,我白送给你了!!”

    说完,看也不看粪土一眼,转身对厉哲文道:“哲文,我还有事儿先走了,你呆会儿给宝宝说一声,咱们以后有机会再约!”

    “学姐我送你吧?”

    “不用,你留在这里陪宝宝吧,我得回去了,亚纶哥哥还等着我回去烛光晚餐呢!”

    桑榆用眼光睨了金贝贝一眼,拿起手包就准备离开!

    金贝贝忙道:“夏桑榆你给我站住!”

    桑榆凉凉笑道:“贝贝小姐还有事儿?”

    “夏桑榆,你行啊,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金贝贝将那串天珠拿起来,走到她面前恨声说道:“我真没想到,你刚刚被容瑾西扫地出门,这么快就勾搭上了欧亚纶,还从他的手里将这么贵重的东西骗了过来!”

    “这不是我骗的!是他心甘情愿给我的!”

    夏桑榆笑意清浅,语气却隐约带了些挑衅的味道:“亚纶哥哥对我可好了!他说以后云之港就是我的家,他还说他会一辈子守护我不让我受到伤害,哦对了,他还告诉我,他已经玩腻你,和正式你分手了,他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

    “你胡说,他不会这样对我的!”

    金贝贝情急之下面色发白,摸出手机就要给欧亚纶打电话。

    刚刚打开拨号页面,眼角余光却瞥见夏桑榆的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

    真该死,差点中了这个夏桑榆的激将法!

    这时候如果打电话给欧亚纶,只会让欧亚纶觉得烦躁,觉得她是一个拎不清轻重的女人!

    她将手机重新放回手袋,眉梢一挑笑了起来:“他说得没错,我和他早就已经结束了!那你想不想知道我的下一个目标是谁?”

    “没兴趣!”

    “呵呵,你应该会有兴趣的!!”

    金贝贝围着她慢慢踱步一圈,在她的耳边徐徐说道:“我的下个目标是你的前夫,容瑾西!”

    夏桑榆神色微动:“关我什么事儿?我和他已经离婚了!”

    “真的不关你的事儿?我睡你的男人,你心里就没点儿什么想法?”

    “无聊!我懒得和你在这里瞎掰扯!”

    桑榆翻了个白眼,抬步就要离开。

    金贝贝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在她耳边低低笑了起来。

    “干嘛急着走?夏桑榆,你没发现这挺有意思的吗?他们之间互换了女人,咱们之间互换了男人,将来如果有机会的话,咱们四个人可以在一起……”

    “龌龊!”

    桑榆的脑子里面,居然跟随着金贝贝的描述,出现了四个人衣不遮体滚在一起的画面!

    如此不堪的想法,也真是没谁了!

    她狠狠瞪了金贝贝一眼,挣开她的揪扯,大步就要往咖啡馆的外面走去。

    “夏桑榆你站住!”

    金贝贝岂肯就这样放过她?

    “夏桑榆我警告你,你别得意得太早,当我成为容夫人的时候,我看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嚣张!!”

    “是吗?那我祝你早日得偿所愿!”

    桑榆冷冷说完,掰开她的手大步离开。

    金贝贝还想要追上去,厉哲文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

    “贝贝小姐请留步!我学姐她好像和你没什么要说的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你也敢拦本小姐?”

    金贝贝声色厉荏:“让开!”

    “我不让!”李哲文被她眼神中的轻视和鄙夷刺伤,神色也是冷戾起来。

    金贝贝扬手一巴掌正要扇下去,金宝宝厉声喝道:“贝贝你住手,他是我的男人!”

    “你的男人?你什么时候口味变得这么差了?这种路边货你也下得去口?”

    金贝贝打量着厉哲文,虽然年轻,虽然长得也很英俊,虽然浑身上下也有那么几件值钱的东西,可是在她的火眼金睛之下,他骨子里的寒酸和低微还是无所遁形!

    她鼻孔里面冷哼一声:“嘁!这种廉价男人,给本小姐舔脚都没资格!”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我当然不会管你!不管你是开那个什么丢人现眼的富太俱乐部,还是钓上这样的穷酸货,都和我金贝贝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金贝贝翻了个大白眼给她的亲姐姐,转身就要往外面走。

    屋外却突然进来几个身穿午夜黑衣的彪形大汉,冲她恭敬行礼道:“贝贝小姐,请跟我们回去吧,金先生在家等着你呢!”

    “金先生?什么金先生?我不认识!”

    “贝贝小姐,得罪了!”

    彪形大汉说完,直接就将她左右胳膊夹起,不顾她的挣扎和抗拒,拎小鸡一般直接将她拎上了外面那辆豪车。

    金宝宝叹了口气,走到厉哲文跟前安慰道:“哲文,我妹妹打小就娇纵任性,说话也是有口无心,你可千万别在意啊!”

    “她说得没错,我本来就配不上你!”

    “哲文你别这样啊,咱们两情相悦,哪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说法?”

    金宝宝最怕他露出这种自卑又不自信的神色,正还想要安慰他几句,突然感到下腹一阵绞痛,紧接着一股温热的液体从下面流了出来。

    打湿了小裤,很快就又润湿了裙子。

    只是不知道是白带还是经血。

    不管是哪一种,这么猛,很显然都是不正常的!

    好尴尬,心里好慌。

    “哲文,你,你先等一下,我去一趟洗手间……”

    她捂着小腹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厉哲文瞟了一眼她的背影,神色微变。

    他快步跟上来,二话不说,直接脱下外套围在她的腰上。

    两只袖子一抄,在她腰上打了一个结。

    她茫然:“怎么了?”

    “你裙子后面红了!”

    “啊?”是经血!

    可是她大姨妈才刚刚走了五天不到啊!

    这怎么又来了?

    而且,她包里面并没带姨妈巾!

    这可怎么办啊?

    厉哲文见她脸色忽红忽白,稍一思量,也就窥破了她的心思:“宝宝,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你,你可以帮我去前面超市买一包姨妈巾吗?”

    “姨妈巾?”

    “嗯,要长的,超吸的,至少也得290cm以上的,哦对了,你恐怕还得帮我买一条内,裤和一条裙子……”

    宝宝从包里面拿出一张卡递给他:“随便刷!”

    “不用,我身上有钱!”

    厉哲文从咖啡馆出来,站在大街上才想起事情有些棘手,女式裙子他可以帮着买没问题。

    可是那超长超吸的姨妈巾是个什么鬼?

    还有那女式内,裤应该怎么去买?

    买这些东西,别人该不会认为他是大变,态吧!

    可如果不去买这些东西,宝宝那边又没法交代。

    正是踌躇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眼风突然瞥见不远处一颗茂密的景观树后面,夏桑榆正背靠着树干打电话。

    他见到了救星,急忙就快步跑了过去:“学姐,幸好你还没走!”

    桑榆回头看了他一眼,压低声音对电话那边的人道:“好了瑾西,先就这样吧,我晚点去医院看你!你再教我弄!”

    挂断电话,转身含笑看向厉哲文:“哲文你怎么出来了?宝宝呢?”

    “宝宝的生理期好像突然来了,让我出来给她买姨妈巾和内,裤还有裙子!”

    厉哲文求救的看向夏桑榆:“学姐你可以帮我吗?”

    “当然!必须帮啊!”

    桑榆跟着厉哲文回到了咖啡馆。

    她包里正好还有半包用剩下的姨妈巾。

    上次流产后有几天恶露期,所以她包里一直都备着这个。

    不过现在她已经干净了,用不上了。

    安抚了金宝宝之后,她又去帮她买了纯棉内,裤和一条深色系裙子。

    洗手间内,金宝宝收拾停当后苦着脸对她说:“桑榆,陪我去趟医院吧。”

    “去医院?宝宝你还有哪里不舒服?”

    “我这经期都乱得不像样子了,周一刚刚结束,这才周六,又来了……”

    “嗯,那是应该去医院好好瞧瞧!”

    两人在洗手间清洗换衣的时候,厉哲文正双手插兜,面朝落地窗,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景出神。

    他俊美非凡,身材一流,站在那里堪比橱窗里面的男模,惹得过往行人纷纷往这边侧目。

    可他表情木然,眼神放空,繁华街景一丝一毫也没有落入他的眼中。

    直到桑榆在身后唤他,他才回过神来:“学姐,金小姐她没事儿吧?”

    他眼神中还来不及掩藏的寂寞和失落让她心下一颤,说话的声音也失去了流畅:“哲,哲文,我要陪宝宝去一趟医院,你和我们一起过去吧?”

    “不了!金小姐有你照顾就行了!”

    厉哲文说着,将手腕上那块价值不菲的腕表褪下来,将脖子上那块老玉吊坠也取了下来。

    金宝宝心里有些慌:“哲文,你这是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