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27章 那种药,被另外一个女人吃下去了(谢‘aoshiyan’赏巧克力,么么哒!)
    “亚纶哥哥,稍等一下,我马上出来!”

    声音却是从衣帽间的方向传出来的。

    夏桑榆从各色当季流行衣服中选了一套藕粉色裙装穿上,搭配了一条浅蜜色丝巾,半干的秀发用浅色系发带束起。

    清新自然,淡雅可人。

    她从衣帽间出来,才发现欧亚纶正站在门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她怔了一下“怎么了亚纶哥哥?”

    欧亚纶表情微显僵硬“你要出门?”

    “嗯!我朋友听说我被容瑾西家暴,约我出去见个面,问问是怎么回事儿!”

    “你今天在容氏公馆受了惊吓,还是好好在家休息,不要乱跑了吧!”

    “没关系,我都和她约好了,她不见我一面不放心!”

    桑榆说着,从琳琅满目的各种鞋子中随意选了一双,穿上就准备离开。

    欧亚纶脱口问了一句:“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叫金宝宝。”

    “金宝宝?金贝贝的姐姐?”

    “嗯,好像是吧。”

    桑榆并不在意金宝宝和金贝贝之间的关系。

    反正经历这种种事情之后,她是认定了金宝宝这个朋友,不管她有怎样的身份背景和人脉关系,她只认她金宝宝这个人!

    活了两世,到现在为止,她身边好像也就只有金宝宝这么一个朋友。

    所以,她倍加珍惜。

    和欧亚纶打过招呼之后,她便出门赴约去了。

    至于欧亚纶身体上的异样反应,她压根没注意!

    自从上次在皇家赌城亲耳听到欧亚纶与金贝贝之间关于利用她的对话之后,她对这个男人就已经彻底死心。

    她能强压下心中的仇恨,一口一声‘亚纶哥哥亚纶哥哥’的叫他,就已经是到她的极限了。

    若没有那个必要,她甚至连眼风都懒得往他的身上扫。

    欧亚纶并未察觉到她的态度有何不同。

    他只是有些苦恼,就这么放她走了,他这昂藏着的浴望怎么办?

    不能叫金贝贝过来,外面那些女人他又觉得不干净,算了算了,看来只能用手了!

    彼岸咖啡馆。

    金宝宝和厉哲文早就等在那里了。

    看见夏桑榆进来,两人几乎同时站起了身。

    “桑榆,你的脸是怎么回事?是容瑾西打的?”

    金宝宝迎上来,看着她脸上的血痕心疼道:“容瑾西真不是个东西,居然对你家暴!”

    “宝宝你别怪他,他今天也是被我气极了!”

    桑榆轻描淡写的态度,让金宝宝更是气不过:“他一个男人,再怎么也不能打女人吧?哼,我以前看他对你也还算宠爱有加,没想到你们这才刚刚离婚,他就将你打成了这样!”

    厉哲文帮她拉开椅子,关心的问道:“学姐,你身上还有没有别的地方有伤?要不要我们陪你去医院?”

    桑榆感激的说道:“不用了!我没事儿!哲文,谢谢你和宝宝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将来如果有用得着我夏桑榆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学姐你说这些就太客气了!”

    厉哲文休养了这两天,气色已经恢复如常。

    再加上金宝宝的悉心照顾和打理,整个人神采奕奕,气度不凡。

    桑榆留意了一下他身上的衣物和腕上的手表,在心中估算了一下价格,心下已经了然。

    侧过头,她对金宝宝挤了挤眉眼:得手啦?

    金宝宝哑然苦笑:没有,人家还端着呢!

    她抿唇轻笑:你也有搞不定的男人?

    金宝宝挑眉:谁说我搞不定了?……

    厉哲文在旁边见两人挤眉弄眼的,心里其实也有些明白,不用想,也知道她们是在用无声的语言谈论他!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不舒服。

    他招手:“服务员!”

    “先生你好,请问需要点什么?”

    服务小妹态度恭敬,礼貌的将点餐单递到他的面前。

    他顺手递到夏桑榆的面前:“学姐,你看看你喜欢喝什么?”

    “哦好!我先看看!”

    桑榆接过点餐单,一页页翻过。

    还记得第一次来这家彼岸咖啡馆,是受欧亚纶的邀请。

    那时候欧亚纶在她的眼里还自带男神光晕。

    她对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幻想的。

    然而现在,他是屠杀她夏家八口的凶手,是蓄意栽赃嫁祸给容瑾西的小人,是试图利用她来达到目的的伪君子!

    她对他,除了恨,还是恨!

    “小姐,请问你想好要点儿什么了吗?”

    “啊?给我一杯卡布奇诺,再给我一份儿黑森林蛋糕吧!”

    “好的,小姐请稍等!”

    小妹恭敬又礼貌,不多大一会儿,她的咖啡和蛋糕都端了上来。

    巧克力浇淋过的黑森林蛋糕自然是浓香扑鼻,引人垂涎。

    那杯卡布奇诺也十分漂亮,上面用奶油泡沫画出了一颗饱满的心形。

    卡布奇诺暗喻是指一个人的苦恋,我喜欢你,我爱你,可我不能告诉你!

    这是夏桑桑喜欢的咖啡,不是她夏桑榆喜欢的!

    她看着这杯卡布奇诺,突然就没了胃口。

    “宝宝,咱们换一杯吧,你喝我的卡布奇诺,我喝你的焦糖拿铁!”

    说着也不管金宝宝同意不同意,直接就将两杯咖啡做了调换:“宝宝你不会介意的对吧?”

    “我当然不介意!你心情不好,你要怎样我都可以将就着你!”

    金宝宝十分宽容。

    为了显示自己真的不介意,她还端起卡布奇诺就喝了一口。

    白色奶泡沾在唇角,她的整张脸都多了几分俏皮,几分诱惑。

    桑榆用眼神示意了厉哲文一下,然后假装没看见似的,别开了视线。

    厉哲文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帮金宝宝把嘴角的奶沫轻轻擦去:“你瞧你……”

    温柔的动作,微含嗔怪的眼神,让金宝宝心房狂跳,一张脸也跟着泛起了红晕。

    卡布奇诺的味道,好像很不错呢!

    小勺子舀起上面的奶沫,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医院里面,容瑾西接到了阿宇的电话:“容先生,对不起……”

    容瑾西本就焦躁的心情顿时又要炸了:“什么对不起?你把什么事情搞砸了?”

    阿宇小心翼翼的说道:“容先生,按照你的吩咐,我一直让人盯着容夫人的行踪,她从云之港出来之后去了彼岸咖啡馆……”

    他吼了起来:“捡重点的说!”

    “是!”阿宇加快语速:“那药可以让容夫人七天之内不能与人发生关系,我让人混在她的咖啡里,谁知道被她身边的另外一个女人吃了……”

    “你说什么?”

    容瑾西狂躁道:“这么点小事你都办不好,我还敢指望你做什么?”

    “容先生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不管,你继续给我想办法,天黑之前一定要让她服下这种药……”

    “容先生!”阿宇的声音十分为难:“我尽力吧!”

    容瑾西脾气暴躁的骂了两句,挂断电话后心情更是烦躁不安,几欲抓狂。

    他的女人今天晚上要在别的男人家里过夜,这事儿想想就够他头疼的了!

    满以为阿宇能找到机会把那药让她服下,那他解下来的一周也能稍稍喘口气,不用担心她会被花瓶男的美色迷惑,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可是现在,药居然被别人吃了!

    他预想越不放心,实在不行,就只能在花瓶男的身上动手脚了!

    总之,他容瑾西是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染指的!

    正准备再给阿宇打个电话,护士急匆匆跑过来:“容先生,不好了,温驰先生不行了……”

    他大惊失色,急忙将手机揣进兜里,跟着护士往急诊室跑去。

    彼岸咖啡馆这边,金宝宝并未觉得这杯卡布奇诺有任何问题。

    厉哲文在这期间又帮她擦了两次唇角的奶沫。

    虽然他每一次都是在夏桑榆的提醒下才帮她擦奶沫,虽然他的动作和眼神已经越来越不耐烦,可这并不妨碍金宝宝越来越深的沉浸在爱情的幻想里。

    厉哲文扔掉手中的餐巾纸,转身看向有些走神的夏桑榆:“学姐,再过十来天就是开学的时间了,你还会回到B大,完成你的学业吗?”

    桑榆轻叹一声:“回学校?没兴趣了……”

    “你怎么就没兴趣了呢?”

    厉哲文正要劝说,一道嚣张不善的声音突然传来:“哟,这不是刚刚被容瑾西扫地出门的前容夫人吗?”

    桑榆秀眉微蹙:“金贝贝?”

    正在喝咖啡的金宝宝也是惊讶失声:“贝贝?贝贝你什么时候回国的?爸妈一直都很想你,都在盼着你回去……”

    “呵呵,我的好姐姐也在啊!”

    金贝贝美丽娇艳的脸上尽是嘲讽之色:“你回去告诉他们,不用给我打电话,不用给我发邮件,不用满世界找我,等他们葬礼的时候,我自然会出现!”

    “你……”金宝宝被呛得脸色都变了。

    这个妹妹自小就娇纵轻狂,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没想到她在外面漂泊了这么久,居然还是这副脾性!

    金宝宝想了想,转身到旁边去给父亲打电话去了。

    金贝贝冰冷的目光却落在了夏桑榆白皙的手腕上,神色愈发森冷起来。

    “法螺天珠?这么贵重的东西,欧亚纶送给你了?”

    “你说这珠子吗?”

    夏桑榆漫不经心的拨弄着手腕上的串珠:“能有多贵重?我看这不过就是几块冷冰冰的石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