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26章 二手女人,是感兴趣呢?还是感兴趣呢?
    他心情极好,摸出手机给金贝贝发了信息:宝贝儿,我这边一切顺利。

    金贝贝很快就回道:亲爱的,你如果寂寞难耐,找夏桑桑玩玩我没意见,可你如果敢对她动真感情,我就一定不会饶了你!

    他不屑轻笑:你放心,我对二手货不感兴趣!

    他和金贝贝聊天正开心,夏桑榆放在外面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是容瑾西打来的。

    漂亮的桃花眼闪过一丝得意:“容先生,桑桑在洗澡,你找她有事儿吗?”

    “……”‘洗澡’二字让容瑾西结结实实噎了一下。

    “怎么了容先生?怎么不说话?”

    欧亚纶轻飘飘的笑了笑,又道:“容先生你是不是还有点儿搞不清楚状况啊?我的桑桑和你已经离婚了,你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骚扰她好吗?”

    容瑾西颓然的挂断了电话!

    昔日矜贵狂傲的男人,此时变得沮丧无助。

    拥有夏桑榆的时候,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如此决绝的离开。

    那时候他觉得自己富足得像是拥有全世界的国王。

    而现在她走了,他觉得自己是一无所有的乞丐。

    被她抛弃,就是被整个世界抛弃。

    如同伤痕累累的巨兽,他撑着墙壁喘息良久,才慢慢恢复了一些理智。

    他给阿宇打电话:“天黑之前,想办法把那药让夫人服下……”

    阿宇像个无所不能的机器人,今天接二连三接到他的指令电话,此时已经有些手足无措了:“药?哪种药?”

    “哪种药?还要我来教你吗?”

    容瑾西再次暴跳如雷:“总之,是那种不能让欧亚纶碰她的药!”

    阿宇似懂非懂连连称是:“好好,我,我好像知道该怎么办了!”

    “记住,天黑之前,务必要让她服下去!”

    “是!容先生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好吧,看你的了!”

    容瑾西挂断电话,这才看到手机上面已经有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小宋打来的。

    他一直担心着夏桑榆,担心她的妩媚和姣好被别的男人窥见,心急如焚,居然忘记了被毒蜂蛰得生命垂危的温驰还躺在医院里。

    他心中暗咒一声,拿起外套,急匆匆往医院赶去。

    云之港。

    夏桑榆将头发放下来,脱下身上所有的衣服,站在花洒莲蓬下面淋浴。

    旁边有个巨大的按摩浴缸,按理说,躺在那里面泡澡应该更舒服。

    可是一想到那浴缸是欧亚纶用过的,她便从心底里觉得厌恶,连碰都不想去碰一下。

    甚至,她害怕这浴室里面有摄像头,害怕没穿衣服的样子被欧亚纶窥探,她连灯都不敢打开。

    就这么摸黑洗。

    从踏进云之港的那一刻,她就在盘算着如何复仇,如何把曜儿找到并且带走。

    可脑子里面总是乱糟糟的,想来想去都是容瑾西那受伤又不舍的样子。

    他那双深邃墨瞳里面蕴藏着的悲伤情绪,只有她能看懂!

    她的身边,耳边,也总还萦绕着他灼热滚烫的体息:“桑榆,桑榆别走……,桑榆我爱你……”

    “瑾西……”

    她喃喃叫着瑾西的名字,小手无意识的在身上来回游弋。

    就好像此时他就在身边,用那双微带薄茧的粗砺手掌抚过她身体的每一寸……

    “桑桑,桑桑你好了吗?”

    欧亚纶的声音突然从浴室外面传来。

    他敲门,唤道:“桑桑,你怎么不开灯啊?是没找到开关吗?”

    “亚纶哥哥,我没事儿,我就习惯摸黑洗澡了!”

    桑榆不敢再耽搁,彻底的将头发上的泥沙和浮萍洗掉后,又用沐浴液搓洗了一遍全身,便用干毛巾沾干身上的水分,穿上浴袍从里面走了出来。

    外面光线明亮,让她忍不住抬手挡了一下:“好刺眼啊!”

    欧亚纶连忙帮着把大灯关掉,只留下墙壁上几盏造型优美光线迷离的壁灯。

    “这下呢?应该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

    夏桑榆尽量做出一副傻白甜的样子,冲他粲然笑道:“谢谢亚纶哥哥!”

    她的样貌算不上绝色惊艳,可是自有一股子清丽脱俗的味道。

    刚刚沐浴过,肤色更显莹润粉嫩,一双明眸黑葡萄般,水汪汪的惑人心神。

    沐浴后的体香更是说不出的清新醉人……

    欧亚纶有些怔然,真没想到,这个傻丫头居然也有几分动人之色。

    夏桑榆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亚纶哥哥?亚纶哥哥你怎么了?”

    “哦,没事儿……”欧亚纶掩饰道:“我刚才就是在想,你这么柔弱这么单纯,应该被人好好保护!”

    说着,伸手轻轻抚上她花瓣一般的面颊。

    目光落在她被藤条抽出来的那道血痕上,心疼道:“容瑾西真是太过分了,他怎么能对你下这样的狠手……”

    夏桑榆眸色动了动,低声说道:“亚纶哥哥,别提那个男人好吗?”

    “好好!不提不提!我去拿药箱帮你上药吧?”

    “不用!这点小伤不碍事儿的!”

    桑榆看了他一眼,有些羞怯的说道:“亚纶哥哥,你要不要也去洗个澡?”

    说完,红着脸低下了头。

    娇羞动人的样子,让欧亚纶更感兴趣了。

    反正金贝贝也说过,实在空虚寂寞,可以和这个傻丫头发生关系。

    金贝贝都同意了,他身为男人自然没必要再端着!

    况且,想要让夏桑桑这个傻丫头死心塌地的为他所用,他还真的得让她成为他的女人才行!

    洗澡之后的节目,他很期待!

    这样想着,欧亚纶便连声答应着,往浴室走去。

    “亚纶哥哥!”

    “怎么了?”

    “亚纶哥哥,手机就放在外面吧,浴室里面容易进水。”

    “没事儿,我这手机是防水的。”

    “亚纶哥哥,你是不相信我吗?”

    她小脸上神色委屈,扑扇着澄澈双眸,低低说道:“亚纶哥哥是害怕我翻看你的手机吗?你放心,就算金小姐打电话过来,我也保证不接的……”

    “桑桑,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

    欧亚纶说着,将手机递给她:“那你先帮我保管着吧!”

    反正他手机设置的是指纹密码,就算交给她,她也打不开!

    夏桑榆走到浴室门口,透过磨砂雕花门,见他模糊的身影脱,光了衣服,跨进了浴缸里。

    她急忙退到客厅,将壁灯都关掉。

    昏暗模糊的光线下,她从包里拿出那只银色小优盘,插进了欧亚纶的手机端口。

    一切都很顺利,十秒左右,微小得如同尘埃的红灯变成了绿色。

    她将优盘拔出,放进了包里。

    然后若无其事打开了客厅的灯。

    欧亚纶舒舒服服泡在浴缸里,并不知道在刚刚过去的这十多秒时间里,他的手机已经被植入了最高端的监控窃听病毒。

    他微微闭上眼睛,玫瑰花和精油让他每一根神经都惬意到了极致。

    浴室里面似乎还残留着她的体香,让他心猿意马,马上就想要与她共赴云雨。

    二手女人,他从来都不屑于沾染。

    可夏桑桑,很明显是个例外。

    她看上去总是那么清纯干净,明明是被容瑾西睡过的女人,可是浑身上下居然还是有一种谜一样的处子气息。

    特别是刚才她从浴室出来,干净得像是从未被污染过的云巅之雪,一瞬间就勾起了他的占有欲与保护欲!

    欧亚纶想着想着,被热水包裹着的身体就有了反应!

    他心里藏着一个沉重的秘密,成年之后,对男欢女爱的事情,向来就看得很淡。

    这些年接拍了各种各样的电视剧和电影,与圈内出色的女人都有过亲吻甚至是床戏,可不管是怎样的亲密接触,他的身体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从未出现过尴尬的身体反应!

    就连金贝贝,也必须要在他心情极好,前戏做足的情况下才能有一场酣畅的欢爱。

    而今天,他才只不过想了想夏桑桑的样子,身体居然就有些急不可待了。

    他好看的眉梢微微皱起,努力想要将这种反应压下去。

    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他肿胀得难受!

    血液也都像是着了火,一呼一吸之间,像是有火星子要喷出来了。

    还真是很反常呢,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傻丫头,居然让他有了这样的反应!

    他哗啦一声从浴缸站起,站在莲蓬下简单冲洗了一下,穿上睡袍就从浴室走了出来。

    过厅和客厅空荡荡的,并不见她的身影。

    手机规规矩矩放在茶几上。

    他指纹解锁,察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桑桑?桑桑你在哪里?”

    身体急需得到释放。

    他放下手机,便去找那个惹火的傻丫头。

    阳台和书房都没有她的影子。

    难道在卧室?

    她暗恋了他这么多年,现在终于恢复了自由身,一定是急不可待想要成为他的女人!

    这时候说不定都已经在卧室那张大床,上面摆好姿势了!

    这样想着,欧亚纶的浴望变得更加难以忍耐。

    “桑桑,我进来了啊!”

    推开主卧室的门,床,上空荡荡的,根本不见她的影子。

    主卧室配套的厨房浴室和书房各处都一一找过,还是不见她的人影。

    这丫头,跑哪里去了?

    他没了耐心,扬声吼了起来:“夏桑桑,你给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