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24章 千人一面的芭比娃娃
    他为桑榆不平,为桑榆动怒,为了桑榆的委屈而与容瑾西叫板。

    这种种行为,每一种都是容瑾西绝对不能容忍的!

    尤其是昨天晚上在南楼阳台看见容淮南与杜欣儿那露骨的一幕之后,容瑾西更是成心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他用力一个反手,咚一声将容淮南压在了车门上。

    “容淮南,凭你也敢惦记我的女人?”

    右手攥成拳头,对着容淮南的脸上就要狠狠揍下。

    夏桑榆的声音突然传来;“容瑾西你住手!”

    容瑾西几乎要怀疑自己是在盛怒之下出现了幻听。

    他回头看过去,只见夏桑榆正从公馆大门往这边快步走来。

    她眸色冷冽:“容瑾西你放开他!”

    “桑榆,桑榆你回来了?”

    容瑾西心下一喜:“桑榆你能回来真的是太好了,我答应你,我一定想办法帮你报……”

    “我只是回来拿婚纱!”

    夏桑榆容色清冷,说完也不看他们两人,径直上了西楼。

    婚纱是欧亚纶第一次来容家作客的时候,送给她的礼物。

    她刚刚把那只精美的婚纱盒子抱在怀里,容瑾西大步进来,砰一声将门关上了!

    他头发凌乱浑身怒火,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雄狮。

    一伸手,直接将婚纱盒子从她怀里夺了过去。

    “桑榆你听着,我是绝对不会看着你羊入虎口的!”

    “容瑾西你别闹,你快把婚纱还给我……”

    夏桑榆追着他来到窗户边,正要伸手去抢他手中的婚纱盒子,他却直接一扬手,将盒子扔了出去。

    那袭华美无比的婚纱在空中就散了开来

    漂亮的精致蕾,丝,层层叠叠的裙摆随风漾开,腰际和领口的钻石在阳光下发出璀璨耀目的光芒。

    桑榆本能的伸手去捞,容瑾西却趁势将她拽过来狠狠摁进了怀里。

    “桑榆,桑榆我错了!我不能让你离开,他是杀人狂魔,你不能和他在一起!”

    他呼吸灼热,语气急促,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让她鼻头发酸。

    “瑾西……,曜儿还在他的手里……”

    “我来想办法!你放心,我一定把曜儿找回来……”

    “不!我等不及了!我必须尽快找到曜儿……”

    桑榆戚然苦笑:“瑾西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不会让自己受到伤害!等我找到曜儿,等我亲手为夏家上下报了仇,我会完好无损的回到你的身边!”

    “完好无损?这怎么可能?他是杀人不眨眼的狂徒,你落在他手里怎么可能完好无损?我……”

    话没说话,唇片便被她柔嫩的唇瓣吻,住了。

    她的唇像是这世上最滑嫩的果冻,最柔软的花瓣,最芬芳的甘泉。

    他贪婪的吮,吸,砸取,吞咽。

    拥抱着她,恨不得将她揉入自己的血肉当中。

    两人很快就陷入了不能自控的情浴当中。

    他将她抵在窗后的墙壁上:“桑榆,我爱你!别离开我……”

    “瑾西……”她慢慢红了眼眶:“瑾西,好想和你再做一次,可是现在没时间了!”

    他滚烫的坚挺让她意乱情迷,恨不得用自己的湿润柔情紧紧包裹他,安抚他。

    然而,真的是没时间了!

    她用细软微凉的小手缓缓抚过他宛如精雕细刻的俊朗面颊,眉目五官,一点一点,像是要将他的样子摹刻进心里。

    他却急不可待,夹起她的一条腿,站着就想要满足她。

    门缝外有光影晃动,像是有人正在靠近。

    她心下一沉,急忙一把将他推开:“有人来了!”

    容瑾西浑身血液如同最滚烫的岩浆,在体内奔流不休,急切的需要得到最彻底的释放。

    他才不管有没有人来呢!

    这是他与桑榆的婚房,桑榆是他的妻子,他们就算要做暧这也很正常。

    谁也没有权利指责,谁也没有权利干涉!

    他伸手想要将她再次拥入怀中。

    她却小脸一冷,抬手一个巴掌往他的脸上掴来:“容瑾西你够了!不管你说什么,我爱的人都是亚纶哥哥,不是你!”

    几乎同时,房门被打开,玉树临风的欧亚纶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一巴掌欧亚纶看得真切!

    夏桑榆的话他也听得真真切切,她爱的人是他欧亚纶,不是容瑾西!

    欧亚纶心里升起一种难以言说的满足之感。

    他唇角染笑,柔声说道:“桑桑你没事儿吧?”

    “亚纶哥哥?你怎么来了?”

    桑榆故意做出一副现在才看到欧亚纶的样子,委屈的说道:“容瑾西这个坏人,他把你送我的婚纱给扔了!”

    “没关系!我再找设计师帮你做更美,更好的婚纱!”

    欧亚纶神色宠溺,含笑说道:“走吧,咱们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她走过去挽着他的胳膊,小脸上满是信赖与憧憬:“嗯!以后我就跟着亚纶哥哥,亚纶哥哥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乖,我会保护你的!”

    欧亚纶以一种胜利者的姿势看向容瑾西:“容先生,不管你在商场如何呼风唤雨,但是在爱情面前,你永远都是一个失败者!”

    容瑾西俊脸紧绷,双瞳已经被怒火烧得一片赤红。

    若不是考虑到桑榆的计划,他现在就要将这个花瓶男揍趴在地,好让他看清楚谁才是真正的失败者!

    然而投鼠忌器,他什么都不能做!

    只能忍着心疼,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女人被花瓶男带走!

    房门一关上,他就急忙给阿宇打了电话:“给我盯着夏桑榆那边的动静,时时把她的行踪汇报到我这里!”

    得到阿宇肯定的答复后,他像一头浑身是伤的巨兽,踉跄两步走到窗边,目送着她往那辆保时捷卡宴走去。

    楼下院子里,容淮南还等在那里。

    见桑榆出来,他连忙上前:“桑榆……”

    “淮南先生,你流血了!”

    桑榆打断他的话,尽量用平静的语调说道:“你还是快点去南楼,让杜小姐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桑榆……”

    “哦对了,今天的事情,我应该给你说一声谢谢的!”

    桑榆平静得近乎冷淡的声音道:“若不是你,我今天只怕就被容瑾西打死了!”

    容淮南还要说什么,她已经对他微微颔首之后,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故意等在这里,明明是有千言万语要说给她听的!

    可是一见到她,一对上她那双清澈冷冽的眸子,他除了叫她两声桑榆之外,竟是再也说不出别的了!

    心情有些郁郁然。

    目送着桑榆上了那辆骚包的红色保时捷卡宴,他叹息一声,回到了南楼。

    杜欣儿穿着薄如无物的性感睡衣走了上来:“淮南先生,你可算回来了。”

    声音嗲嗲的,听得人心头生腻。

    容淮南剑眉微蹙,眼底有不耐烦的神色划过:“家里面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就没出去看看?”

    “我去看了啊,容先生教训自己的女人嘛,我这个外人也不好说什么!”

    “看见夏桑榆被打了?”

    “看见了啊!听说她在东跨院那边先被温驰推进了荷花池,若不是家里面的佣人帮她,她只怕早就被溺毙了!不过这夏桑榆也是蛮有脾性的,从荷塘里爬起来后,就将一只刚刚摘下的马蜂窝扔温驰的怀里了……,那容先生向来就把温驰当块宝,她这样整温驰,容先生不教训她才怪呢!”

    杜欣儿将今天这事儿的起因和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然后蹲在他的脚边,像个女仆一般帮他换上舒适的拖鞋。

    她双臂微微夹着,故意要将胸前的雪峰完美的展现给他看。

    然而他身体后仰,双目微闭,从进门到现在,根本没有往她的身上脸上看一眼。

    那张英俊邪肆的脸上,喜怒莫辩。

    杜欣儿想了想,乖巧的过去,轻轻帮他按揉肩颈。

    柔柔嗲嗲的声音,甜得胜过蜜糖:“淮南先生,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昨天晚上的滋味儿,我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很销,魂呢……”

    容淮南终于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她的脸,被精细描画过。

    的确,很美!

    无论是眉毛眼睛,还是唇形脸形,都被高超的化妆术描绘得近乎完美。

    可是这样的女人,与橱窗里面千人一面的芭比娃娃有什么分别?

    就算上过床,他一转眼依旧不会记得她是谁!

    叹了口气,他兴趣缺缺的闭上了眼睛。

    杜欣儿眼中闪过失落的神色。

    为了这个完美的妆容,她花费了将近两个小时呢。

    满以为他见到她就会升起强烈情浴,直接将她扑倒,吃掉……

    没想到他只看了一眼,真的是只看了一眼,就闭上了眼睛。

    她心有不甘,一面按摩他的肩颈,一面在心里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容淮南却轻啧一声,指了指自己的胳膊:“这里!”

    “哦,好的!”

    她乖顺的答应,半跪在沙发上,手法娴熟的帮他揉,捏因为打架而酸胀不堪的双臂。

    捏着捏着,不知怎地就捏到他的双腿上去了。

    再捏着捏着,那双灵活的小手不知不觉就往他的腿心处轻揉抚去。

    容淮南眉梢微蹙,似有不悦。

    然而他并没有拒绝。

    他心情不好,也需要宣泄和放松。

    索性,就随她去吧。

    几分钟后,他在杜欣儿口手交替的抚弄下渐渐来了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