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23章 成全
    “是容瑾西,他为了温驰打我!”

    夏桑榆红着眼圈,呜咽一声扑进欧亚纶的怀里:“呜呜,亚纶哥哥,我在这里呆不下去了……”

    她身上衣服湿漉漉的,上面还沾着浮萍与泥沙。

    不仅狼狈,浑身上下还散发出一股熏人的泥腥味。

    可欧亚纶丝毫也不嫌弃。

    他张开淡金色薄款流苏风衣,像是拥抱最珍贵的珍宝,直接将她拥入怀中。

    “桑桑别难过,我今天就是来接你的!”

    “真的吗?你真的要接我离开这里?”

    她抬起头,明澈的眸子流溢着毫不掩饰的惊喜:“亚纶哥哥,我现在无家可归,你真的愿意收留我吗?”

    “嗯,我愿意!我知道你这段时间特别难熬,所以我尽量缩短了行程,一下飞机就赶过来了!”

    他轻轻抚,摸她冰凉苍白的脸颊,柔声说道:“我早就说过,你的余生,我来照顾……”

    “亚纶哥哥……,你真好!”

    她伏进他的怀里,像个受尽委屈终于有人撑腰的孩子,低低的抽泣起来。

    容瑾西看见他们拥抱在一起,心里一空,顿时僵在了原地。

    直到被容淮南一记左勾拳打在了心口上,他的心房才慢慢有了痛感:“桑榆……”

    他今天回家,一进门就看破了桑榆的意图。

    昨天晚上才对她说过,要报仇,千万不要冲动!要仔细筹谋!!要从长计议!!!

    可她今日故意挑起事端,就是一刻也等不下去,迫不及待要为夏家上下八口报仇,要尽快把曜儿找回来了!

    他理解她这种被仇恨煎熬的心情,所以才愿意留下来陪她演这场苦肉计。

    然而此时,看到纤弱娇小的她伏在欧亚纶的怀里,他才意识到她的计划有多冒险,有多疯狂。

    而他的纵容,极有可能让她再也不能回到他的身边。

    他心疼如绞:“桑榆……”

    正准备上前将桑榆从欧亚纶的怀里拽回来,容淮南的右钩拳又往他的身上击来。

    喉头涌上腥甜,他一口血喷了出来:“夏桑榆你给我回来!”

    他心房揪痛得要命!

    他低估了自己对夏桑榆的感情!

    现在好后悔!

    在没有搞清楚她的真实目的之前,他今儿压根就不该陪她在这里演什么苦肉计!

    面对感情,他再一次犯了一个愚蠢的低级错误!

    他这不是作死,把自己的女人往别的男人怀里推吗?

    他望着夏桑榆,眼底旋起骇人的情绪风暴:“夏桑榆,我命令你马上给我回来!”

    夏桑榆的目光在他唇角的血渍上停留片刻,随即又淡淡移开。

    “容瑾西,我们已经离婚了,从今往后,各自珍重吧!”

    她说完,转身就往外面走。

    容瑾西急步上前想要追上去,欧亚纶却伸手将他拦住了。

    他那双惑人的桃花眼中,蕴着只有容瑾西才看得懂的敌意:“容先生,我赢了!桑桑是我的了!”

    “欧亚纶,你给我滚出去,这是我的家事!”

    容瑾西看着她远离的背影,心也像是被剜走了。

    他面色铁青,狠狠推开欧亚纶,几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追到院子里,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腕,直接将她揉进了怀里。

    他抵在她的耳边,沉声低语:“夏桑榆你听着,报仇的途径有千万条,我不准你用最冒险的这一种!”

    “瑾西……”她哽咽得厉害,不舍的往他怀里蹭了蹭:“瑾西,请你成全我吧!”

    “桑榆……”

    “曜儿还在他的手里,父亲和夏家枉死的几口都还在泉下等着我为他们讨要一个公道,我一刻也等不下去了!瑾西,成全我,好吗?”

    “桑榆,我爱你!”

    “我……”她心下一颤,不敢回应他这种时候的表白。

    他眸色炙热,捧着她冰凉的小脸,低头往她失色的唇瓣上吻去。

    她眼角余光瞥见欧亚纶从屋里走了出来,只得心一横,伸手将他猛然推开。

    “得了吧容瑾西,少在这里假惺惺的挽留了!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心里唯一爱着的人是温驰!你是为了掩饰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才和我结婚的!现在我已经帮你纠正了世人眼中gay公子的形象,你以后就算和温驰出双入对,人们也只会当你们是兄弟之情了!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你应该放我离开了!”

    “夏桑榆你够了!”

    容瑾西也是忍无可忍,怒声咆哮道:“我也受够了这种同床异梦的日子!从你嫁给我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你的心里痴痴念念只有这个花瓶男!你暗恋他三年,为他写《帝宠》,还哄骗我签下《帝宠》并且钦定他为男一号!夏桑榆,我今天算是彻底明白了,你根本一天都没有忘记过这个花瓶男,你爱他,远远胜过我这个名正言顺的老公……”

    “我爱他怎么了?容瑾西你这个杀人凶手我告诉你,我的亚纶哥哥你比好上无数倍,我以后都要和亚纶哥哥在一起,我再也不回来了!”

    欧亚纶听到两人的对怼叫嚷,俊逸的脸颊上顿时浮上一抹自得的笑意。

    他就说嘛,夏桑桑这种肤浅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抵挡得住他的魅力?

    他步伐优雅的走过去,伸手搂着桑榆的肩膀轻轻揉了揉,声音温暖如春日和风:“好了桑桑,咱们走吧,犯不着在这里与不相干的人斗气!”

    桑榆抹泪点头:“嗯!我们走!”

    “夫人,夫人别走啊!”

    徐管家和秀雅等人拥上来,齐声挽留:“夫人不要走啊……”

    容瑾西神色可怖,重重一拳打在旁边一株常青树上:“等她走!谁要是敢留她,我就将他一块儿赶出去!”

    满园的佣人顿时噤若寒蝉,垂首而立,不敢再出声。

    桑榆最后看了容瑾西一眼,转过身,跟着欧亚纶往不远处那辆红色保时捷卡宴走去。

    刚刚走到车旁,元宝突然挣脱了脖子上的绳索,神色凶横的飞扑过来。

    它并没有大声狂吠,而是箭一般的急掠而至,一张口就咬住欧亚纶的小腿肚。

    它疯了似的狂拖狠拽,像是要生生将他小腿上的肉撕下一块。

    血几乎是一瞬间就沁了出来。

    夏桑榆眼瞳骤缩,元宝果然是好样的,就算改变了容貌,它也能第一时间就找出真凶。

    欧亚纶又惊又痛,手忙脚乱的求助道:“桑桑,桑桑快帮我赶走它!”

    夏桑榆眼神中有极冷的寒光一闪而过。

    她并没有呵斥元宝,而是转身看向面色灰败的容瑾西:“容先生,你再不把你家的宠物好生看着,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声音冷淡疏离,全无一点儿温度!

    容瑾西心里虽然十分不舒服,可还是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唉,事已至此,他除了配合,除了成全,已经别无他法!

    “徐管家,把元宝带下去!”

    “是!”

    徐管家上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将元宝从欧亚纶的腿上取了下来。

    元宝狂躁得很,挣扎着还要往欧亚纶的身上扑咬。

    桑榆忙道:“徐管家,还不把它关起来!”

    “是是!我这就把它关起来!”

    徐管家答应着,抱着元宝就要往后远走。

    元宝却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从他的手上挣脱下来,跑到她的身边,咬着她的裙摆就使劲将她往屋里拖。

    口中发出呜呜的悲咽声,那双黑色兽瞳里面,也是盈盈然泛起了水光。

    不要走,主人不要走,不要丢下元宝……

    夏桑榆别过视线,冷声说道:“带走吧!”

    元宝被带下去了。

    隔着好远,她都还能听见元宝悲戚的呜咽声。

    她喉头凝噎,也不敢开口说话,拉开车门径直上了车。

    欧亚纶发动车子,一个漂亮的原地调头,径直驶出了容氏公馆。

    刚才还闹嚷嚷乱成一团的容氏公馆,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

    容瑾西失魂落魄,呆立在院子里,恍恍惚惚,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梦。

    他不相信桑榆就这样走了!

    可这个家里面冷得像是冰窟,她千真万确,是离开他了!

    兜里的手机一直在响。

    他摸出来看了一眼,小宋打来的。

    “容先生,温驰先生的情况不好,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病危通知书?怎么回事?肖医生怎么说?”

    “肖医生说蜂毒太多太密集,毒素浸入体内,再加上没有及时的用碱性水做初步处理,所以……”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马上过来!”

    他面色冷凝,挂断电话后就准备开车去医院看望温驰。

    刚刚走到车边,容淮南忿忿然嚷道:“容瑾西,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老婆都被别的男人抢走了,你居然还有心思去关心那个不男不女的小变,态?”

    容瑾西转身看向容淮南,想起昨夜在南楼阳台上看见的一幕,他的心中也是升起了恨意。

    “容淮南,你心里那点儿龌龊的小心思我早就看穿了!我告诉你,夏桑榆是我的女人,她的去留,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你还敢说她是你的女人?”

    容淮南挣脱两个男佣的钳制,走到容瑾西面前冷笑说道:“你为了一个小变,态鞭打她,为了一个小变,态和她离婚还将她赶了出去,你居然还敢说她是你的女人?”

    他一把揪住容瑾西的衣襟,红着眼眶又道:“她现在家破人亡了,无家可归了,你在这种时候赶她走,你他妈还算是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