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22章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谢‘妖艳的月亮5’赏巧克力!)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桑榆唇角抿着一丝坏笑,在温驰揭开那黑布的瞬间,飞快关上房门。

    呵呵,温驰,就让这些马蜂代替爷爷惩罚惩罚你吧!

    匣子里面的马蜂本来就受到了惊吓,此时黑布一揭开,顿时疯了一般往温驰的身上席卷而来。

    温驰吓得魂飞魄散。

    几秒钟的时间,他整个人都被乌压压的马蜂给包裹住了。

    “瑾西哥哥,瑾西哥哥救我……”

    桑榆在门外听到他的惨叫,唇角一扬,返身往楼下走去。

    楼梯口遇到一脸焦急和担忧的老陈:“夫人,夫人你快别闹了,那马蜂是能蛰死人的!”

    “蛰死了正好,我也算是亲手为爷爷报仇了!”

    夏桑榆小脸上神色冷狠:“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在容先生回来之前,任何人都不准靠近温驰的房间!”

    “是!我们知道了!”

    佣人们都很听话,答应一声便各自忙去了。

    至于温驰那撕心裂肺的惨叫,抱歉,他们耳朵背,一个个都听不见。

    十多分钟后,容瑾西驾驶着他的黑色迈巴赫吱一声停在了院子里。

    他面色阴沉,一下车就吼道:“夏桑榆呢?叫夏桑榆给我出来!”

    夏桑榆拿着衣服正准备去南楼沐浴梳洗,听见他的怒吼便冷笑着走了过来:“哟!这么快就赶回来了?温驰给你打电话啦?”

    容瑾西神色阴鸷,浑身戾气。

    “夏桑榆,你太过分了!温驰会被你害死的!”

    “他刚才也差点把我害死,你难道看不见吗?”

    桑榆从头发上捋下一绺绿色的海藻:“你看,今儿若不是我命大,我现在就已经在水底喂鱼了!”

    她漫不经心,像是根本没将容瑾西的愤怒和温驰的生死放在眼里。

    容瑾西也是这时候才看见她湿漉漉的衣服和沾满海藻与淤泥的头发。

    他眼神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心疼:“你,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你还知道问我怎么了?”

    桑榆将手里的海藻狠狠扔在地上,神色挑衅的瞪着容瑾西。

    “容瑾西,我想问问你怎么了?你还要惯温驰到什么时候?他害死了爷爷,到现在他有过一点悔意和愧意吗?我今天不过就是让他在爷爷的灵前磕头认错,他出言不逊也就罢了,居然还将我推下水塘,还用竹叉戳我要将我溺死在水里……”

    “温驰不是那样的人!”

    容瑾西替温驰辩解了一句,抬步就要往楼上走。

    桑榆紧走两步正要拦着他,老陈抱着已经一动不动的温驰从楼上快步走了下来。

    “快!快送温驰去医院,他没有呼吸了!”

    温驰满头满脸都是一个个红肿的大包,那张俊脸早就被蛰得面目全非,比平时肿大了好几倍。

    不仅如此,他的全身各处都被蛰得到处是包,衣服被肿胀的身体撑得圆鼓鼓的,整个人像是发酵的馒头,看上去十分恐怖。

    容瑾西脸色大变:“温驰,温驰!”

    温驰软哒哒的,没有半点儿反应。

    容瑾西唤了两声,急忙转身对呆在在门口的小宋道:“快!快开车送他去医院!”

    “是!”

    佣人们乱成一团,七手八脚的帮着把温驰送上了车。

    小宋在发动车子前问容瑾西:“容先生,你不去吗?”

    “你先送温驰去找肖医生,我晚点再过来!”

    容瑾西说完,转身看向一脸冷漠的夏桑榆:“跪下!”

    “跪下?凭什么?”

    “凭你在我容家的地盘行凶伤人!”

    “我行凶伤人?”

    桑榆气极反笑:“温驰在你容家的地盘杀死爷爷,在你容家的地盘推我溺水,这些都不算什么对吗?我不过对他略施惩戒,你就要我下跪?”

    容瑾西俊脸凝霜:“温驰本就重病在身,你还用马蜂蛰他……”

    “呵呵,他重病在身?抱歉我没看出来!我只看到他在推我下水并且想要将我溺死的时候力气大得不得了!”

    “夏桑榆,你做错了事情还不知道悔改!”他深邃的墨瞳中怒火熊熊,瞪着她道:“你今天跪不跪?”

    她挺直脊背:“不跪!”

    他冷声喝道:“徐管家,把家法请出来!”

    徐管家一脸惶恐:“容先生息怒,夫人她其实……”

    “我让你请家法你没听见吗?”

    容瑾西骤然暴躁,伸手就将旁边的紫檀花架掀翻在地:“今天谁要是敢为夏桑榆求情,我就将他赶出去!”

    花架哐当倒地,一地狼藉。

    徐管家再也不敢多说半个字,很快就取了从细到粗的各种刑具过来。

    夏桑榆看着那些只出现在电视里面的刑具,眼中闪过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就是家法?容瑾西,你还真把自己当封建家庭的家主?我告诉你,现在是二十一新世纪,你没有权利……”

    “让她给我跪下!”

    容瑾西一声厉喝,立即就有两个男佣上前,抓着她的胳膊用力一掰,直接将她摁得跪在了地上。

    她大怒,拼命挣扎道:“容瑾西你混蛋!你没有权利这样对我!”

    “别急!我很快就会让你知道我有没有这个权利!”

    容瑾西从一排家法当中挑选了一根极有韧性的雕龙藤条。

    抬手一扬,雕龙藤条在空中发出咻一声破空之音,重重抽在了夏桑榆的身上。

    桑榆疼得失声惨叫:“啊——!容瑾西你这个黑魔王,啊——!”

    又是一鞭子,往她身上抽过来。

    刚才那一鞭子好像有些太重,所以这一鞭子,容瑾西刻意放缓了力道。

    然而藤条的尾端却在空中颤了一下,然后啪一声,抽在了她那张清冷桀骜的脸上。

    她细嫩的脸颊蓦然出现了一道狰狞的血痕。

    他心里一阵揪痛,握着藤条的手也抖了起来:“桑榆……”

    她看到了他眼神中的心疼和退缩。

    然而现在,不可以停!

    她秀眉一拧,冷冷的叫嚣道:“容瑾西,你打死我吧!你今天不把我打死,我早晚还得弄死你那个变,态的心肝宝贝,我要替爷爷报仇,我要替我自己出气……”

    “你……”他气得再次扬起了手中藤条。

    但是看着她脸颊上的血痕,看着她眼底那种不管不顾的疯狂执拗,他扬起的手便迟迟落不下去了。

    “夏桑榆,你现在认错我或许还能放过你……”

    “认错?休想!”

    她突然像只小母兽一般,站起身就去夺他手中的藤条:“容瑾西你这个孬种,有本事你今天就打死我好了!”

    容瑾西将她重重一推:“好!今天我就打死你,然后把你葬在爷爷的身边!”

    桑榆被他一推,直接就仰跌在地。

    不等她翻身坐起,藤条携带着凌厉的劲道狠狠抽来。

    她吓得惊叫一声,死死闭上了眼睛。

    然而预想中那种被鞭打的疼痛并未落在她的身上。

    她疑惑的睁开眼睛,居然看见容淮南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抬手握住了那根凌空抽来的藤条:“瑾西你干什么?”

    “容淮南你让开!这不关你的事儿!”

    容瑾西神色阴鸷,猛然将藤条抽回,侧走一步,对着地上的夏桑榆再次抽去。

    容淮南急忙扑过去替她挨了一鞭子:“桑榆你没事儿吧?”

    夏桑榆一脸茫然:“你怎么回来了?”

    “杜欣儿说得了一件好东西,我就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回来看看……”

    容淮南搀扶着狼狈不堪的她从地上站起,怜惜道:“你受伤了,跟我走吧,我去帮你上药……”

    她点头:“好!”

    一个‘好’字刚刚出口,容瑾西突然扑过来,重重一拳便打在了容淮南的脸上。

    本就混乱的场面更是乱成了一锅粥。

    佣人们已经彻底懵掉了!

    今天这事儿,太奇怪太反常了!

    按理说温驰先生被马蜂蛰得像个人形大馒头,容先生应该跟去医院照顾才是,可是容先生偏偏要留下来惩罚夫人。

    惩罚夫人也就罢了,打了两鞭子他居然又好像有些不忍心。

    而那容夫人更是奇怪,整个过程都是她在挑事儿,像是故意要激怒容先生,故意要与容先生撕破脸。

    还有这淮南先生今天也很反常啊!

    淮南先生的母亲阮美玉被容先生逼得自杀,后来变成植物人躺在医院了,这事儿这么大,他都能忍下来,平日和容先生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是尊敬礼让,从不敢与容先生发生正面的顶撞和冲突。

    然而今天,他居然为了夫人,和容先生干上了。

    他挨了容先生两记重拳之后,居然还还手了!

    他还手了誒!

    几个男佣再也不敢旁观下去,冒着挨黑拳的危险,上前去将两位先生分开。

    而秀雅和芬姐等女佣则是围着夏桑榆关切的询问。

    “夫人,你受伤了,我们帮你上药吧?”

    “夫人,我扶你回房间歇歇吧……”

    桑榆神色恍惚,似乎并未听见这些女佣在身边说些什么。

    直到眼角的余光瞥见那辆火红色的保时捷卡宴停进院子,她才瘪了瘪嘴唇,哇一声哭了起来:“呜呜,容瑾西你这个魔鬼!我受够你了,我要离家出走!”

    说着,推开秀雅等人,大步往外面冲去。

    刚刚走到门口,与进来的欧亚纶撞了个满怀。

    欧亚纶一把将她扶住:“桑桑?桑桑你怎么这么狼狈?你受伤了?谁打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