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21章 来自天堂的礼物
    “你要摘蜂窝?”

    桑榆有些担心的说道:“陈叔,马蜂也能蛰死人的!我看还是打电话报警吧?我记得晋城每年春天都有那种专门的摘蜂小队……”

    “不用不用,区区一个马蜂窝,我爬上去摘下来就行了!”

    老陈根本没把一个马蜂窝当回事。

    他一面穿防蜂服还一面笑着说:“夫人你先在这院子里面转转,等我摘下蜂窝,给你掏最正宗的枣花蜜!”

    “陈叔,那你可得当心点!”

    防蜂服其实设计得挺好的,从头到脚都裹得十分严实,无论怎样的蜜蜂,根本蛰不到。

    桑榆见他装备还不错,便也放下心来:“陈叔,那我去看爷爷了!”

    “夫人稍等!我让小筑陪你过去!”

    陈叔说着,就对着北墙根的下人房吆喝道:“小筑,小筑你快出来!”

    “誒,来啦!”一个十多岁的半大孩子快步跑了出来:“陈叔,你叫我?”

    老陈对他招了招手:“小筑你过来,见过夫人!”

    “夫人?”小筑看向夏桑榆的眼神当中充满了敬畏,迟疑着走过来,怯怯见礼:“夫人好!”

    桑榆点了点头算是应答。

    又见那孩子最多不过十三四岁,不由得拧眉问道:“陈叔,容家什么时候用这么小的佣人了?”

    “夫人你有所不知,这小筑是容老爷子十多年前从外面捡回来的,自小就养在身边,跑跑腿什么的,也算不上是佣人。”

    “爷爷捡回来的?”

    桑榆打量这个叫小筑的孩子,五官眉眼倒也还算体面,就是太瘦了。

    小筑被她来回看了两眼,突然双膝一软跪了下去:“夫人,夫人你行行好,你别赶我走,求求你别赶我走!”

    她连忙道:“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我几时说过要赶你走了?”

    “夫人,你的意思,是同意我留下来了?”

    小筑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面,盛满了欣喜。

    桑榆将他从地上扶起:“你是爷爷领回来的人,容先生都没有让你离开,我又怎么会赶你走?”

    “谢谢夫人!谢谢夫人!”

    小筑连声道谢,态度甚是谦卑。

    老陈在防蜂服里面看着,含笑说道:“小筑,夫人要去祭拜容老先生,你帮着照顾一下,我得去后院摘蜂窝去了!”

    “好!夫人请跟我来!”

    小筑带着夏桑榆穿过一道月洞跨门,绕过那片荷莲已经开过的荷塘,径直来到了主屋。

    主屋一共上下三层,是容老爷子生前居住的地方。

    容老爷子去世后,上面两层一直保持着他生前的样子,最下面的大厅却设置成了缅怀他的灵堂。

    灵堂的正中间,摆放着爷爷的黑白遗像。

    和蔼含笑的眼睛,慈祥可亲的面容,让桑榆的眼眶瞬间就湿润起来。

    “爷爷!爷爷我来看你了!”

    小筑动作熟练的帮她点燃了三支香,恭恭敬敬递到她的手中。

    她静心虔诚,执香默祷。

    爷爷,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我和瑾西恐怕得暂时分开一段时间,不过你放心,只是暂时的分开,不会太久!

    爷爷,请你相信我和瑾西,不管发生怎样的事情,不管遇到怎样的难关,我和他都能携手渡过的!

    素香袅袅,想起爷爷的音容笑貌,桑榆的眼泪几乎就要夺眶而出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作揖行礼,将三支香恭敬的插在青玉香笼里。

    又跪在蒲团上烧了纸钱,整个祭拜过程才算完成。

    站起身,她看向一直默默站在旁边的小筑:“你每天都在祭拜爷爷吗?”

    小筑连忙摇头:“没有!”

    “没有?那这香笼里面这多残香,还有火盆里面这么多草灰是怎么回事儿?”

    “这些是容先生祭拜了容爷爷留下的!”

    “容先生?他经常到这里祭拜爷爷?”

    “嗯!他每天早上出门之前,每天晚上回家之后,都会到这里给容爷爷上香,有时候他心情不好,还会在这里坐上好一会儿,口里喃喃自语,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

    桑榆没想到容瑾西居然每日早晚都会过来看爷爷。

    爷爷过世之后,他这么快就原谅了温驰,她还以为爷爷在他心里的份量远远比不过一个温驰呢。

    现在看来,他并未忘记爷爷对他二十多年的呵护与宠爱,只不过他陷在情义与忠孝之间不能做出一个明确的决断而已!

    叹了口气,她从主屋退了出来:“小筑,你去忙吧,不用跟着了!”

    “是!”小筑很懂规矩,答应一声,便往后院去看老陈摘马蜂窝去了。

    桑榆在东跨院各处转了转,情不自禁,便来到了当初爷爷被杀的那片荷塘旁边。

    想起那日惨状,她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攥成了拳头。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她头也不回的冷声说道:“还以为你不敢到这里来呢!”

    “我想和我的瑾西哥哥在一起,所以龙潭虎穴我也敢闯一闯!”

    温驰强撑着,不让自己显得太慌乱:“夏桑榆,说吧,叫我过来干什么?”

    桑榆转身看向他,冰冷的眸光直直盯着他道:“温驰,还记得这地方吗?还记得当日坐在这长椅上的老人吗?”

    温驰心虚的往她旁边的长椅看了一眼:“怎么?想为那老东西讨回公道?”

    “他是我们的爷爷!”

    桑榆气极,抬手就是一个巴掌往温驰那张冷漠的俊脸上甩去:“你这个冷血鬼!你为了一己之私杀了爷爷,到现在你居然还敢出言不逊!”

    温驰的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他捂着火辣辣脸颊,漂亮眼瞳也燃起了怒火。

    “我杀他怎么了?谁让他阻拦我和瑾西哥哥在一起?若不是他一再逼迫,瑾西哥哥会冷落我吗?若不是他把我软禁在这东跨院,瑾西哥哥会娶你这个贱女人吗?”

    “你杀人还有理了?”

    桑榆忍无可忍,抬手又甩了一个巴掌过去:“我今天就替容瑾西好好教训教训你!”

    温驰连挨两个巴掌,性格中的暴戾因子也是很快激发了起来。

    “贱女人,你凭什么打我?凭什么?你抢走了瑾西哥哥的爱,我没动手打你你居然还敢动手打我?”

    他上前抓着桑榆的胳膊就是一阵推搡。

    桑榆则直接用手往他那张保养得比女人还娇嫩的脸上抓去:“我今天不仅要打你,我还要你跪在爷爷的灵前磕头忏悔!”

    “休想!”

    温驰眼看着桑榆的手就要抓破自己最在意的脸颊,顿时爆发了大力,猛然往桑榆的身上推去。

    桑榆站立不稳,整个人往后面仰跌下去。

    噗通一声,直接掉进了身后的荷塘。

    “救命啊……”

    她冒出头刚刚喊了一声,温驰却捡起旁边一只用来捞浮萍的竹叉,直接往她的身上戳了过来。

    “贱女人,死去吧!”

    “温驰你,你想害死我啊?”

    “我就是要害死你!贱女人,凭你也想和我的瑾西哥哥在一起?你做梦去吧!”

    “你……,咳咳……”

    桑榆刚刚吐出一个字,就又被温驰的竹叉给摁进了水里。

    她本来就不擅长游泳。

    这荷塘下面又长着茂密的水草,缠在脚上让她根本连蹬腿都困难。

    再加上温驰从水上用竹叉使劲戳她,她很快就连露出水面喘气的机会都没有了。

    她不甘心的挣扎着:“救命,救……”

    温驰神色阴鸷:“想为那老东西出头?哼,也不看看你自己有几斤几两!”

    他使劲的戳她,咬牙切齿的恨声说道:“死去吧!你死了,我和瑾西哥哥之间就再也没有障碍了!”

    凶相毕露,恨不得直接就将夏桑榆溺死在荷塘里!

    他能杀了容老爷子,自然也能狠心杀了夏桑榆!

    除掉这两个最大的障碍,这天底下还有谁能阻挡他和瑾西哥哥在一起?

    眼看着水中的夏桑榆没了挣扎的力气,他的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夏桑榆,明年今日,我一定和瑾西哥哥到你坟前上香!”

    旁边突然老陈的声音:“温驰先生,你在干什么?”

    温驰心里一惊,扔掉竹叉,拔腿就往外面跑去。

    老陈和小筑发现夏桑榆溺水,连忙齐心协力将她从荷塘里面拽了上来。

    “夫人,夫人你怎么被温驰推到水里了?”

    老陈一面关切的询问,一面对身边的小筑道:“快去把干净的毛巾拿过来,别让夫人受凉了!”

    桑榆趴在长椅上呕出大口大口的清水,脸色很难看,表情很痛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神当中似有若无的透着一些兴奋。

    她看向不远处那只罩着黑布的匣子:“陈叔……”

    “誒,夫人,我扶你回主楼那边吧?”

    “不用!我歇一会儿就没事儿了!”

    她盯着那匣子继续问道:“马蜂窝,摘下来了?”

    “摘下来了,就在这匣子里面呢……”

    “那好!你把它送给我吧!”

    “送给你?夫人,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你不需要明白我的意思!你只需要把它给我就行了!”

    桑榆歇了一会儿,感觉体力恢复了些,便站起身,拖着湿漉漉的身体,拎着那只装着马蜂窝的匣子,一步步往主楼这边走去。

    温驰正在房间里面打电话给瑾西哥哥诉苦告状,看见她开门进来,正要讥诮的挖苦几句,却见她冷笑一声:“温驰,爷爷让我送份儿礼物给你!”

    说完,手中的黑匣子往温驰怀里扔去。

    温驰本能的抱住,感觉到黑匣子嗡嗡振动,心中顿时升起不好的预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