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20章 我只是在逗你
    夏桑榆浑身恶寒:“变!态!”

    她气恼的推他一把,再狠狠瞪他一眼,扭身就进了屋。

    容瑾西笑意莫测,目光看向南楼阳台上挂着的两人,唇角渐渐咧开一丝阴冷的弧度。

    敢意银他的女人,看来这容淮南是不想在容家呆了!

    冷哼一声,也跟着进了屋。

    容淮南看到容瑾西的那一刻,他的兴奋里面就夹杂了一些痛苦。

    怀里的杜欣儿已经晕了过去。

    他却依旧抱着她将她一下一下往栏杆外面撞:“桑榆……,桑……榆……”

    没有人能够理解他对夏桑榆的特殊感情。

    最开始的时候,他去招惹她,去沾染她,并不是觉得她有多漂亮有多性感,而仅仅因为她是容瑾西的女人!

    但凡是容瑾西的东西,他都想要抢过来。

    容瑾西的女人,在他的身下夜夜承欢,这种感觉他只要想一想就觉得很过瘾!

    可是后来,关于夏桑榆容瑾西离婚的传言漫天飞。

    她已经不是他容瑾西的合法妻子!

    他对她的痴念却反而比任何时候都要炽烈!

    他知道她家破人亡了,知道她流产垂危了,这一周的时间里,所有人都只看到容瑾西的憔悴和消瘦,却根本没人注意到他的痛苦与煎熬。

    他也去医院看过她!

    却在医院的门口遇见了前妻金宝宝。

    金宝宝和一位十分帅气的年轻男人在一起,当着他的面,就和那男人亲昵的挽在了一起。

    他狼狈退出,根本不敢流露出是去看夏桑榆的本意。

    今天得知夏桑榆和容瑾西会回家吃晚饭,他便用潜,规则,从四方传媒随便带了这个叫杜欣儿的女人回家。

    他已经七天没有碰过女人。

    可是面对漂亮的杜欣儿他还是一点儿浴望都没有。

    只有将杜欣儿幻想成夏桑榆,他才瞬时来了兴头。

    他知道,自己肯定是病了!

    一种很严重很严重的心病,而夏桑榆,才是他唯一的解药。

    夏桑榆回到主卧,想想还是觉得气恨难消!

    她蒙头躺在床上还胡乱踢蹬了两脚:“变,态!大变,态!一家子都是变,态狂!”

    “我可不是变,态狂!我刚才只是在逗你,在和你开玩笑呢!”

    容瑾西在她的身边躺下,一抬腿就将她胡乱踢蹬的双脚夹在了两,腿之间:“别生气了!你身体还没恢复,我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要你?”

    夏桑榆挣了挣,自然是挣不开他双腿的钳制。

    干脆直接伸手往他身上摸去。

    手被烫了一下,很快就缩了回来。

    “容瑾西你这个大骗子,你还敢说你不想要?”

    “这只是我身体的自然反应,身为一个男人,和刚刚经历过生死大劫的妻子躺在一起,这点反应不过分吧?”

    “谁是你妻子?我们已经离婚了!”

    “一日是我的妻子,便终生是我的妻子!”

    容瑾西将她搂进怀里,下颌在她的秀发上亲昵的轻蹭:“桑榆,好了,别生气了!我刚才真的只是随便说说!那种不知羞耻的事情,你就算要我做,我也做不出来啊!”

    “你还知道羞耻啊?我以为你早忘了呢!”

    她像是一只被顺毛的猫,在他的怀里渐渐安静温顺下来。

    不过想起刚才在南楼看见的露骨一幕,她还是忍不住气忿的抱怨道:“容淮南真是太过分了!好好一个容家,都被他搞得乌烟瘴气了!”

    “放心,我身为容家家主,会教训他的!”

    容瑾西微不可闻的轻叹一声,吻着她的秀发道:“你身体还很虚弱,先在家里好好调养几天,容淮南我自会教训,欧亚纶的事情,你也千万不要冲动,咱们得仔细筹谋,从长计议!”

    “可是他微博上说最近两天就要回国了!我有预感,他一回国就会来找我……”

    “我不会让他踏进容氏公馆一步的!”

    “可是……”

    “睡吧,医生说你气血两虚,不能熬夜的!”

    “……,那好吧,晚安!”

    “晚安!”

    相拥互道晚安后,两人各自安睡。

    只是黑暗中,有一人的双眼始终圆睁着,诡谲莫测的眸光比天上的寒星还要湛亮。

    第二日,桑榆醒过来的时候,容瑾西已经出门去了。

    她刚刚下楼,杜欣儿穿着一条波西米亚长裙,满脸殷勤的迎了上来:“桑榆小姐,早上好啊!”

    夏桑榆勉强的牵了牵唇角:“有事儿吗?”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想问问你,那副黄金小手铐你们还用不用?”

    “干嘛?”

    “如果你和容先生不用的话,可不可以借给我们玩两天?”

    “那不是用来玩的!而且那也不是黄金的!”

    桑榆对这位杜欣儿并无好感,回答之后侧身就要离开。

    杜欣儿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带着讨好的笑容道:“桑榆小姐,别这样嘛,咱们都是女人,伺候的又都是容家的男人,以后说不定还会成为妯娌呢……,你就把金手铐借给我和淮南先生玩两天呗,别这么小气嘛……”

    “你想得太多了!”

    明明只是一时床伴,居然还想成为容淮南名正言顺的妻子!

    夏桑榆觉得这位杜欣儿小姐肯定是还没睡醒!

    她看向杜欣儿抓在她胳膊上的手:“杜小姐,请放手,我不喜欢和人拉拉扯扯!”

    因为距离很近,便无可避免的看见杜欣儿颈脖上,锁骨上,还有胸,脯上那些深深浅浅的青紫齿痕。

    容淮南是禽,兽吗?

    居然把人家杜欣儿咬成这样?

    杜欣儿见她的动作停缓下来,连忙说道:“桑榆小姐,你改变主意了?愿意把金手铐借给我了?”

    桑榆心念一转,含笑说道:“借给你也可以,不过后果我可不负责哦!”

    “放心吧放心吧,不会让你负责的!”

    那么小的金手铐,一看就是情,趣玩具,只会增情添趣,不会闹出麻烦的!

    而且杜欣儿昨天晚上和容淮南在一起的时候,就明显的感觉到他有一些施,虐倾向。

    这副金手铐,一定会让他更加兴奋的。

    桑榆回卧室将金手铐拿给杜欣儿:“祝你好运!”

    “哇,好漂亮的金手铐喔!桑榆小姐你人真的很好耶,实在是太谢谢你了……”

    杜欣儿还想要奉承几句,夏桑榆已经大步走开,下楼吃早饭去了。

    金丝血燕是芬姐一大早就起来炖好的。

    味道虽然有些偏淡,但是胜在口感柔滑细腻,倒也不难吃。

    杜欣儿走过来往她碗里看了一眼,啧啧叹道:“唉,我吃鸡蛋羹你吃金丝血燕,都是容家的女人,待遇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满脸怨气,一看就是一个极物质,极虚荣又极其肤浅的女人。

    夏桑榆瞬时就看透了她的斤两,连眼皮也懒得撩一下,只淡淡问一旁站着的芬姐:“容先生有说今天什么时候回来吗?”

    “容先生出门之前让我转告你,他今天要去医院换药,然后还要去旷世集团处理一些事情,可能要晚一点才能回家!”

    芬姐神色恭敬,继续说道:“容先生还说,你身体虚弱,让我们好好侍候着你,不能让你着凉,也不能让你受累,更不能让你动气!”

    芬姐说到这里,眼光有意无意看了杜欣儿一眼,声音拔高了些:“容先生还说,在这个家里面,谁要是敢惹你不高兴,就将那人赶出容家去!”

    杜欣儿脸上有些挂不住,一撇嘴,低声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嘛?我又没惹她不高兴!”

    她口里虽然这样说,可到底还是有些心虚。

    “算了算了,我惹不起我总躲得起吧……,哼,我看我的欧男神去,他今天就要从纽约飞回来了……”

    杜欣儿去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拿起手机,开始上网搜索欧亚纶回国的消息。

    夏桑榆听到欧亚纶三个字,心神一乱,手中的银勺子哐当一声落在了桌子上。

    秀气的小脸上,神色阴郁莫测。

    芬姐连忙上前:“夫人你怎么了?”

    “啊?没事儿……”夏桑榆正了正心神,尽量平静的声音道:“温驰呢?怎么没看见他人?”

    “温驰先生可能在院子里面散步吧,我刚才还看见他来着……”

    “好!我知道了!”

    桑榆站起身,想了想又对芬姐道:“我到东跨院去一趟,如果你看见温驰,转告他一声,就说我在东跨院等他,如果他想和他的瑾西哥哥在一起,务必要来东跨院一趟!”

    “是!”芬姐虽然不懂主人之间的事情,不过她还是恭敬的答应了下来:“夫人放心,我一定会亲自转告温驰先生!”

    “嗯!”

    桑榆走出主楼,穿过花草馥郁的院子,又绕过一道长长的回廊,一路往东跨院行去。

    自容老爷子去世之后,东跨院就冷清了许多。

    才只是夏末之际,入目却满是萧瑟荒凉的深秋意味。

    佣人老陈正准备套上防蜂服,夏桑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陈叔。”

    “夫人?夫人你怎么来了?”

    老陈连忙迎上去,有些感慨的说道:“昨天听说夫人回来了,我这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呢!”

    桑榆笑笑,看向他手中样式奇怪的衣服:“陈叔你这是准备干什么?这是防蜂服吗?”

    “后院枣树上有一只马蜂窝,徐管家害怕里面的马蜂飞到主楼那边蜇到你们,所以让我穿着防蜂服把蜂窝给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