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19章 变成女人,我还会回来的
    桑榆被‘欧亚纶’三个字刺了一下!

    清丽的小脸上,出现了一种清醒到极致反而有些恍惚的神色。

    她看向容瑾西,不安的说道:“瑾西,我曾经无意中听到过欧亚纶与金贝贝的谈话,他好像一开始就是在利用我,利用我去完成他的心愿……”

    容瑾西俊眉微蹙:“什么心愿?”

    “什么心愿我还不清楚!不过我只要知道他对夏桑桑毫无感情,只是利用就足够了!”

    夏桑桑是这具身体的原主。

    她重生后,夏桑桑对欧亚纶的痴恋或多或少都对她有一些影响。

    甚至在容瑾西惹她生气的时候,她还瞬间分,裂出副人格,欢天喜地的扑进欧亚纶的怀里!

    然而现在看来,欧亚纶对她的接近,从一开始就是居心叵测。

    欧亚纶在皇家赌城见到过容瑾西身上的这柄左轮,所以也去搞了一柄真正的左轮,用同样口径的左轮枪杀了夏家上下。

    他还故意将容瑾西手指上的戒指脱下来,留在现场作为行凶的证据!

    杀人的罪名,他想要栽赃给容瑾西。

    只可惜欧亚纶并不知道,容瑾西的左轮是十多年前的高仿,并且子弹从未开过封,也正是因为如此,容瑾西去警局走了一趟,又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而欧亚纶为了栽赃陷害容瑾西,为了让他们夫妻彻底反目,搞来的这柄同样口型的左轮,却是最新型的真正左轮手枪,可以一次性装上十二颗子弹!

    他为了撇清嫌疑,还对所有人宣称到纽约参加一个重要的品牌活动去了。

    甚至他发出来的微博,显示的地址也是在纽约某个著名的会馆里。

    他人不在国内,自然没人会将夏家血案与他联系在一起。

    只可惜,这种种天衣无缝的刻意安排,在桑榆与瑾西在互相信任的细致推敲下,破绽百出,原形毕露!

    两人唯一想不通的是,欧亚纶为什么会做出这样残忍血腥的事情?

    为了夏桑桑与容瑾西争风吃醋?

    不不,若只是单纯的争风吃醋,牺牲掉夏家八条人命,这代价未免也太大了点儿!

    而且,这种事情搞不好就会引火烧身,影响到他的星途前程!

    若不是为了某个重要的目的,他欧亚纶犯不着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他们两人在书房里面闭门细谈的时候,温驰在外面已经快要抓狂了!

    他使劲拍门,扬声说道:“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开门,开锁匠来了……”

    容瑾西将房门打开一条缝,探身对他道:“温驰听话,我和你桑榆姐说点重要的事情,一会儿就好……”

    “重要的事情?”

    温驰的目光落在他的嘴唇上。

    他那性感好看的唇片上,明明沾着夏桑榆那个贱女人的唇蜜啊!

    他们所谓的重要事情,就是在书房里面颠鸾倒凤吧?

    温驰心疼如绞,颤声提醒道:“瑾西哥哥,你身上有伤……”

    “我知道!这点小伤不算什么,过几天自己就好了!”

    容瑾西并不知道温驰的脑子里面在想什么。

    他还记挂着知道这一切真相的夏桑榆此时会很伤心,很难过,所以……他准备关上房门了!

    温驰忙伸手抵住,急声道:“瑾西哥哥,开锁匠来了。”

    “开锁匠?不用了!”

    瑾西将右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表情轻松的说道:“你看,已经解下来了!”

    温驰黯然道:“已经解下来了?”

    “对呀!”容瑾西好言好语,像哄小孩子那样诱哄道:“好了温驰,你听话,先一个人玩会儿好不好?我忙过了再陪你……,乖,别再敲门咯!”

    房门轻轻关上。

    紧接着咔哒一声,从里面反锁上了。

    温驰站在门口,心凉如水。

    瑾西哥哥,你所谓的忙,就是为了陪夏桑榆吧?

    这个贱女人有什么好的?

    你不顾身上有伤,也要让她得到满足,那我在你的心里算什么?

    温驰越想越想不通,,越想越委屈。

    他眼里含着泪,转身走到酒架旁边,取了一瓶最烈性的洋酒,连杯子也不用,仰头就猛灌起来。

    十多分钟后,夏桑榆侧耳听了听,疑惑道:“我怎么听到温驰在哭?”

    “有吗?”

    容瑾西也凝神听了听,外面果然有温驰又哭又闹的声音。

    他俊脸一沉,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温驰,你在干什么?”

    温驰已经醉得一塌糊涂,一张俊秀的脸颊红得几乎要渗出血来。

    他拎着酒瓶子,摇摇晃晃往容瑾西走来:“瑾西哥哥,你终于忙完了?你……终于想起我了?”

    容瑾西连忙伸手将他扶住:“温驰,你喝醉了!”

    “我没醉!我心里清楚着呢!”

    “这么重的酒气还说没醉!”容瑾西将他手中的酒瓶子夺了过来,责怪道:“酒量浅就别喝!”

    温驰靠在容瑾西的怀里,舌头打结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忙完了……,我知道只要有夏桑榆这个贱女人在,瑾西哥哥你根本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

    容瑾西皱眉,耐着性子纠正道:“温驰,以后你得叫她桑榆姐!”

    “我不!”温驰任性道:“她就是贱女人!我就要叫她贱女人!”

    容瑾西脸色不悦:“你再这样叫她,我可就要生气了!”

    “凭什么?她抢走了你对我的爱,我凭什么还要叫她姐?”

    温驰大哭大闹。

    他不服。

    他抓着容瑾西的衣襟,悲声泣道:“瑾西哥哥,你告诉我,她到底哪里好?如果仅仅因为她是个女人,我不介意为你去做一场变性手术……”

    “温驰你胡说什么呢?”

    容瑾西将他手里的酒瓶夺了过来,沉着脸说道:“我给你说过一千次一万次了,我们之间只有兄弟之情!你若再说这样的话,我就真的不管你了!”

    夏桑榆听到变性手术也是暗暗咂舌:“瑾西,温驰喝醉了,他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还是快送他回房间休息吧!”

    “好!”容瑾西带着温驰就往客卧走。

    温驰一面走,还一面回头叫嚣:“夏桑榆你别得意,等我变成真正的女人,看你还有什么资格与我抢瑾西哥哥……”

    夏桑榆无语苦笑,疯了,这个温驰还真是疯了!

    回到主卧,她沐浴后换上睡衣,躺到了熟悉的大床上。

    卧室的门并没锁。

    她在等着容瑾西回来。

    然而等到很晚,容瑾西都没有要过来的迹象。

    难道他今晚要在温驰的房间过夜?

    一想到两个男人同处一室,她心里就有些别扭。

    好想爬起来去看看他们在房间里面做什么!

    可是容瑾西说过,他和温驰之间没什么,就算睡在一起,也紧紧是睡在一起而已,从没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

    她相信他!

    所以,还是别去看了吧!

    翻了个身,脑子里面又想起夏家上下八口的性命,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欧亚纶那张足以魅惑众生的俊逸面庞……

    心烦意乱,辗转不能入眠。

    过了不知道多久,寂静的夜晚,突然不知道从哪个房间传出女人哼哼唧唧的声音。

    魔音绕耳,她更是别想睡了!

    从床上坐起,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从主卧走了出去。

    开门的一瞬间,她脑子里面闪过一丝邪恶的想法,不知道女人的销魂声,是不是温驰捏着嗓子发出来的?

    如果容瑾西真的让温驰发出了这样的声音,那她一定头也不回的转身就消失在他们面前。

    然而客卧那边静谧一片,并没有异样的动静。

    从虚掩的房门看进去,柔和的壁灯光晕下,容瑾西斜靠在床头已经睡着了。

    温驰也安静的依偎在他的身侧,身体紧紧蜷缩成一团不说,还用手死死抓住了容瑾西的一只胳膊!

    他们一个阳刚俊朗,一个阴柔秀美,画面说不出的和谐融洽。

    从两人的睡姿就可以看出,容瑾西一直以来都像是朋友一样保护着温驰,而温驰对容瑾西的依恋也是刻入了骨髓。

    可也仅此而已!

    如果他们有超越了兄弟之情的关系,那温驰的腿就不应该是紧紧蜷缩着,而应该是搭在容瑾西的身上……

    夏桑榆站在门口,凭借窥见的画面将他们两人的关系捋了捋,心里莫名舒服了些。

    可是那讨厌的女人叫声依旧还在。

    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她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一走出房门,她不仅更加清楚的听到了女子叫声,甚至还听到了更加奇,怪的声音。

    循声看去,只见侧面的南楼阳台上,容淮南和那个叫杜欣儿的女人,正在大肆做着最羞耻的事情。

    夏桑榆恶心得想吐。

    真希望那栏杆突然断掉,让那两个不知道羞耻的家伙从上面摔下去。

    对着南楼翻了个白眼,夏桑榆转身就要进屋。

    容瑾西却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后,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揽入怀中:“这对人渣在挑衅咱们呢!桑榆,要不我们也回敬他们一下?”

    桑榆满头黑线:“怎么回敬?”

    “咱们也可以在这里上演一个更……戏码啊!”

    容瑾西说着,低头吻她的后颈:“有没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