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18章 先亲够了再说
    “噗……”

    “哈哈哈……”

    容淮南和杜欣儿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忍禁不住失声笑了起来。

    他们一个捂着肚子,一个捂着嘴巴,笑得都快要抽筋了。

    “温驰你还没睡醒吧?你一个同性,恋,谁给你的胆子如此理直气壮?”

    容淮南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

    他起身抓住温驰的胳膊,作势就要将他往外面拎。

    温驰气得哇哇大叫:“滚开!臭男人别碰我!脏死了啦……”

    “臭男人?温驰,你还真把你自己当女人了?”

    容淮南又好气又好笑,拎着温驰就要将他扔出去:“滚吧滚吧,这些年我真是看够你这种娘娘腔了!”

    杜欣儿也一脸嫌恶的笑着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小受?好极品啊!”

    三个人正乱作一团的时候,容瑾西牵着夏桑榆的手走了进来。

    容瑾西俊脸一沉,喝道:“容淮南你放开他!”

    “瑾西哥哥!”

    温驰挣开容淮南的钳制,小跑着来到容瑾西的身边,撒娇告状道:“瑾西哥哥,容淮南他欺负我,他还打我……”

    容瑾西伸手在他的肩膀上面轻轻抚拍了两下,安慰道:“好了,没事儿了!”

    “瑾西哥哥……”

    温驰还想要往他身上腻,他已经迈步走开,对不远处的佣人道:“开饭吧!”

    “是!”佣人很快将早就准备好的饭菜一一端了上来。

    五个人,容瑾西与夏桑榆坐在一侧,容淮南与杜欣儿坐在一侧,温驰一个人坐在最中间的位置。

    席间温驰不停的给容瑾西碗里夹菜:“瑾西哥哥,你尝尝这个……,你再尝尝这个……”

    “温驰,你吃你的,你的瑾西哥哥我会照顾!”

    夏桑榆直接将温驰夹菜的那只碗换掉,然后夹菜亲自喂容瑾西:“来,张嘴!”

    “嗯!真好吃!”

    容瑾西十分配合,有滋有味儿的吃着,还不忘温柔的提醒道:“桑榆你也吃,别净顾着喂我了!”

    “好吧,我也确实饿了。”

    今天晚上的熘腰片做得十分鲜嫩。

    她咬了一口,正要称赞两句,容瑾西却低下头,将她筷子上剩下的半张腰片吃进了口中:“嗯,芬姐做的熘腰片真好吃……”

    温驰看到这里,一张俊脸已经扭曲抽搐起来。

    他将筷子重重一拍:“夏桑榆,你还能不能要点脸啊?瑾西哥哥都和你离婚了,你干嘛还要这样缠着他?”

    夏桑榆抬眼看他,不冷不热的说道:“这就要问你的瑾西哥哥了,如果他现在就将手铐解开,我保证一刻不停这就走!”

    温驰委屈的看向容瑾西:“瑾西哥哥,你答应过我,要和她一刀两断的……”

    容瑾西俊脸上的神色喜怒莫测。

    他看了看腕上的手铐,无奈的说道:“暂时断不了啊!钥匙丢了,恐怕她还得和我在一起呆上一段时间!”

    “瑾西哥哥,连你也不帮我?”

    温驰眼眶发红,将面前的碗筷一推:“我不吃了!气都气饱了!”

    说完,起身就往二楼上面去了。

    容淮南看着温驰的背影,一副要搞事情的腔调道:“瑾西,前几天桑榆没回来也就罢了,现在桑榆都回来了,你还让温驰住你们的婚房啊?”

    杜欣儿瞪大一双粘着假睫毛的眼睛,惊呼道:“什么?今天晚上你们要玩三P?”

    “对呀,要不要加入?大家一起嗨啊?”

    容瑾西的话让夏桑榆差点喷出来。

    她着急的说道:“瑾西你别胡说,三什么P啊?这话可不能乱说!”

    “好好,我不说了……”

    容瑾西抬手帮她把嘴角的汤汁拭去,柔声说道:“咱们吃饭吧,你看家里面的佣人多懂事,今晚做的全是你平日里爱吃的……”

    夏桑榆也注意到了,油爆肚,小炒肉,溜腰片儿,什锦菜心,这些都是她平素里最喜欢吃的。

    而且秀雅和芬姐可能是看她脸色不好,还特意煲了一锅十分滋补的八宝鸡汤,就放在离她最近的地方。

    她心里有温暖也有感动。

    可是她也清楚,有温驰杵着,她在这个家里也呆不长。

    晚饭后,容淮南搂着杜欣儿回他们的南楼,瑾西和桑榆也回到了当初结婚的房间。

    房间里面,温驰正在生闷气。

    听见动静,他急忙过来将夏桑榆拦在门口:“不准你进!”

    夏桑榆抬了抬和容瑾西铐在一起的手:“想让你的瑾西哥哥也进不去吗?”

    “夏桑榆,你少拿这手铐当借口!!我已经打电话请了最高级的开锁匠,十分钟之后,你们手上的手铐就能解开了!”

    温驰早有准备,说完带着一种邀宠的味道看向一旁的容瑾西:“瑾西哥哥,你马上就能彻底摆脱这个女人了,你是不是和我一样开心?”

    容瑾西俊脸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温驰,回你的房间休息去!我和你桑榆姐有话说!”

    “可是瑾西哥哥……”

    温驰还想要说什么,容瑾西已经搂着夏桑榆径直往里面走去。

    两人进了主卧,砰一声将房门锁上了。

    咔嗒,居然还反锁了!!

    温驰气得冲过去捶门:“瑾西哥哥,瑾西哥哥你把门打开,你今天晚上得陪我睡……”

    房间里面,夏桑榆的秀眉紧紧拧了起来。

    “瑾西,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每天晚上都陪着温驰睡?”

    “嗯!”他居然承认了!

    夏桑榆心里咯噔了一下:“你……”

    容瑾西看她脸色就知道她是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在他身边睡,他睡不着的时候,我和他一起回忆一下这十多年经历过的事情……,没你们想的那么龌龊!”

    夏桑榆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不是她想的龌龊,是温驰这个人心底本来就不干净!

    不过,瑾西说过,温驰得了很严重的病,迁就和包容他一下也是应该的,毕竟他们十多年的兄弟情……

    她正想着,突然觉得手腕上一松,那副沉甸甸的金色小手铐竟是被解开了。

    她惊讶的看向容瑾西:“瑾西你……,你的钥匙没扔?”

    容瑾西把自己手腕上的手铐也打开,金色的小手铐哐当一声扔在了桌子上。

    “钥匙千真万确是扔了,不过我早就留了一把备用!”

    他说着还嘀咕了一句:“谁会那么傻把自己锁死啊?”

    失去了手铐的牵扯,居然还有些不习惯。

    桑榆揉着手腕道:“那我现在可以走了?”

    “你就这么想走?一分钟也不愿意多呆?”

    “你不是要陪你的温驰吗?我在这里多碍眼啊……”

    她的唇瓣因为委屈而微微撅起,像是最诱人的果子,等待着他的采撷。

    他心念一动,低头就吻了下去。

    她急忙侧身避开:“容瑾西你别闹!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东西要给我看吗?”

    “先亲够了再说!”

    他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再次吻了过来。

    这一次她避无可避,两人的唇片很快就粘合在了一起。

    他狂肆霸道,根本不给她躲避的机会,直接就长驱直入,卷着她的小舌疯狂吮砸。

    沉寂的浴望瞬间就被唤醒了!

    桑榆面色酡红,软在他的怀里任他予取予夺。

    她沉醉其中,飘飘然不知身在何处,他却骤然停下了所有动作。

    “不行!你刚刚流产不久……,不能做……”

    他俊脸涨红,低喃了一句,转身往书房走去。

    她撑在桌子上喘,息了好大一会儿,体内涌动着的浴望这才慢慢平复下来。

    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和衣裳,她也跟着进了书房。

    容瑾西从抽屉里面取出那只乌黑的左轮。

    在她讶异的注视下,他动作熟练的将左轮一一拆开。

    枪管,弹匣,复进簧,握把护板,击针定位片……

    却唯独没有子弹!

    那弹匣是空的!

    桑榆疑惑道:“你说有重要的东西要给我看,就是这个?枪里面的子弹呢?”

    “子弹在这里!”

    容瑾西又从抽屉里面取出一扎五颗子弹。

    子弹没开封。

    五颗金色的子弹用透明的强树胶牢牢的密封着,看上去更像是一件另类的艺术品。

    桑榆还是不解:“容瑾西,你到底想给我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我的左轮里面从来就没有上过子弹!”

    他开始将散落在桌上的零件一样一样组装起来:“这左轮是我哥哥留下的!他去世那年正好十八岁,好说歹说,求我的父亲从国外给他搞了这么一支高仿……,只可惜左轮送到容氏公馆的时候,他人已经在火葬场了……”

    提到去世的哥哥,他醇厚的声音就沉浊起来:“我将左轮带在身边,是为了缅怀用生命保护了我的哥哥!这枪膛里面从来没有上过子弹……,所以,我更不可能用这左轮去枪杀夏老先生和夏家上下……”

    桑榆恍然开悟,终于明白过来了。

    “瑾西,别说了,我相信你!是我错怪你了!”

    “是完全的相信吗?桑榆,我不希望你的心里还有一丝一毫的疑惑……”

    他深邃的墨瞳一瞬不瞬的锁着她的视线,神色认真的继续说道:“其实当我在书房里面看见欧亚纶的时候,我心里也十分震惊!我想不出,他有什么样的理由要残害夏老先生全家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