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17章 肤浅的女人不值得我爱
    金贝贝抚,摸他的俊颜,柔声说道:“亚纶,我们在一起快七年了吧?”

    “七年零三个月!”

    欧亚纶说着,褪下了她的胸,衣肩带。

    饱满的果实弹出来,晃得他欲念滚烫,急不可待就想要挤进她的身体。

    金贝贝却伸手将他往外面推了推:“亚纶,你以后有了夏桑桑,以后会不会就不爱我了?”

    “怎么会?我怎么会不爱你?”

    他雨点一般亲吻她的脸颊,颈脖,锁骨,一路向下,吻上她细腻如雪的果实:“贝贝你放心,我爱你,永远爱你,等我完成心愿,我一定和你结婚……”

    身上一阵阵酥麻,她的声音也带出了丝丝颤音:“真的吗?亚纶你真的会娶我吗?”

    “嗯!我会给你一场最盛大的婚礼,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亚纶,你真好……”

    金贝贝得到他的承诺,已经幸福得快要晕过去了:“你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帮你完成心愿……”

    两人紧紧拥缠在一起,爱,抚着,亲吻着,从沙发一直滚到了地上。

    他轻车熟路探进她的睡衣。

    下面居然也是真空的,什么,都没穿。

    他眼底涌起兽浴:“小妖精,我爱死你了!”

    正要狠狠贯穿她的身体,放在茶几上面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讨厌,这时候谁打电话啊?”

    金贝贝抱怨一声,伸手将他的手机拿了过来。

    来电显示,桑桑。

    欧亚纶急忙将手机一把夺了过来,和煦温暖的声音道:“喂,桑桑……”

    “亚纶哥哥……”

    夏桑榆的声音带着浓浓哭音:“亚纶哥哥,你这几天去哪儿了?我好想你……”

    欧亚纶深谙的眸子闪过一丝惊喜,果然是一离婚就想起他了!

    他和金贝贝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坐起身斜靠在沙发上,用一副很深情,很担忧的腔调道:“桑桑,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放心,我会尽快缩短行程,一回国就找你!”

    “亚纶哥哥你在国外啊?”

    “嗯!我在纽约参加一个品牌宣传活动……”

    欧亚纶还想要把这个谎言编圆一点,旁边的金贝贝却用柔腻的小手攥住他的坚挺,媚眼如丝的撸动起来。

    他倒抽一口气,差点在电话里面哼出声儿来。

    他急忙摁了静音键,然后用眼神瞪着金贝贝,低声警告道:“别闹……”

    金贝贝嘻嘻浅笑:“你打你的电话,我玩我自己的!”

    说完,更是得寸进尺,低头将他含在了口中。

    他浑身似有电流窜过,轻嘶一声道:“金贝贝你别乱来,你会坏了我的大事儿……”

    金贝贝抬起一双水汪汪的媚眼,嗲声说道:“她都已经是你的囊中之物了,你干嘛还这么紧张嘛……,再说了,你答应过我,今天要好好陪我的……”

    欧亚纶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打开通话键:“誒桑桑啊,我这边信号不好,听不到你说话啊……”

    嘟——!嘟——!

    不是信号不好,而是夏桑榆已经在那边挂断了电话。

    欧亚纶握着嘟嘟作响的手机笑了笑,对金贝贝道:“你瞧人家桑桑多懂事,知道我在国外忙,就不打扰我了!”

    “也许她是听出你声音里面的异样,知道你身边有女人,生气了才挂了你的电话!”

    “不会是生气,你看她这不给我发信息来了吗?”

    欧亚纶将夏桑榆发来的信息一字一句念了出来:“亚纶哥哥,我没事儿,我就是有点想你,你忙吧,我等你!”

    瞧瞧,多懂事,多体贴的姑娘啊!

    金贝贝在他的俊脸上面捏了一把,坏笑说道:“你呀,单凭这张脸就足以把夏桑桑那样的女人迷得好坏不分了!”

    欧亚纶顺势将她捞进怀里,腰身一沉直接闯入她的身体:“那种肤浅的女人我根本不感兴趣!我最爱的还是你!只有你!”

    金贝贝身心俱是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兴奋得在他的身下一阵阵痉挛起来:“亚纶,亚纶……,我爱你……啊……”

    医院内,一副金色手铐还将夏桑榆与容瑾西牢牢的拴在一起。

    桑榆挂断电话后又发了信息,脸色已经苍白得近乎透明。

    容瑾西关切道:“他怎么说?”

    “他说他在国外!”

    “你相信他的话吗?”

    “不相信!”

    桑榆将手机递给他:“你自己看吧!”

    手机的通话页面已经退出,此时出现在屏幕上的,是一片网状的晋城地图。

    地图的中心有一个小红点,正是欧亚纶的位置。

    容瑾西挑眉低嘲:“哟,在云之港啊!”

    桑榆叹了口气:“他在撒谎!说什么身在纽约,说什么在参加一个重要的品牌活动,其实都是在骗我!”

    “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要骗你?”

    “瑾西,你不用再暗示我了!我相信你,相信在夏氏别墅发生的一切与你无关!”

    桑榆刚刚说完,容瑾西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天呐,我终于是沉冤得雪了!”

    桑榆却半分欢喜的神色也没有。

    她低垂着眼眸,攥紧双拳道:“既然是他杀死了我的父亲,那么我的曜儿一定也还在他的手中……”

    曜儿从一生下来就与她母子分离,几经周折,到现在依旧是下落不明。

    若不是她心性坚韧,单是这份对孩子的牵挂和思念就足以将一位母亲摧垮了!

    容瑾西握住她的小手:“桑榆,你别太难过!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把曜儿找回来!我也一定帮你报了这杀父之仇!”

    她喉头凝噎:“瑾西……”

    房门突然传来敲门声。

    容瑾西轻抚她的面颊示意她不要伤心,然后才看向门口:“谁啊?”

    “是我!肖鹏!”

    “肖鹏?你进病房还用得着敲门吗?”

    “我进别人的病人自然不用敲门,不过你的病房不一样!”

    肖医生走进来,含笑说道:“你和容夫人这么恩爱,万一我惊扰到你们可就不好了!”

    容瑾西也笑了起来:“算你懂事!”

    桑榆连忙将心底的情绪敛藏,急声询问道:“肖医生,瑾西的伤势没什么大碍吧?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们一声,外面的记者和那位温驰先生已经被打发走了,你们随时都可以离开医院!”

    “真的吗?我们现在可以回家了?瑾西的伤没事吧?”

    桑榆一激动,直接就站了起来。

    容瑾西是坐着的。

    他们之间的手铐尽管有丝巾的遮掩,还是落入了肖医生的眼中。

    肖医生愣了愣,看向容瑾西道:“瑾西,你不能这样对人家桑榆小姐……”

    容瑾西一脸无辜:“我也不想啊,不过我被她气得把钥匙扔鱼池里了,现在想解也解不开了!”

    他站起身,搂着桑榆的腰道:“不过你们都别太担心,等我回家了,让佣人将鱼池翻个底朝天,一定能够将钥匙找出来的!”

    从鱼池找钥匙,桑榆根本不抱希望:“鱼池下面有淤泥,怎么可能从淤泥里面把钥匙找出来?”

    肖鹏一脸真诚的说道:“要不要我帮忙想想办法?”

    “不用不用!今天已经够麻烦你的了!”

    容瑾西说着,拿起床头的外套,带着夏桑榆就往外面走。

    走得那么着急,明明就是还不想将金色小手铐解开嘛!

    肖鹏哑然失笑,正要跟上,容瑾西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他。

    “肖鹏,我上次说的那私人医院的事情正在筹划当中,你别着急哈!”

    “嗨!我当是什么事儿呢!你安心忙你的吧,我那事儿不急!”

    肖医生亲自送两人离开医院,上了车。

    车门关上之前,肖医生问:“瑾西,阮美玉那边,你需不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阮美玉?”瑾西不解的问道:“阮美玉不是变成植物人了吗?没什么需要做的了吧?”

    肖医生笑了笑:“当初你出车祸的时候,阮美玉曾经给我十万块,让我放弃对你的治疗……,我就想着她现在跟个死人相比,也不过就是多了一口气而已,如果家属愿意的话,我们医院可以对她实施安乐死……”

    “不不!就把她那一口气吊着吧!”

    容瑾西想起十五年前坠下悬崖的车子,想起血肉模糊的母亲和哥哥,眸色骤然暗了下去:“就这样吊着,让她生不能生,死不能死,也挺好的!”

    夏桑榆正在用空出来的一只手轻抚身边的元宝,并未察觉到他神色当中的阴狠。

    暮色降临的时候,小宋开车,将他们接回了容氏公馆。

    容氏公馆内,容淮南自夏云姿之后,身边又另外换了一个名叫杜欣儿的靓丽女人。

    两人也不管大厅里面进进出出的佣人,直接就在沙发上亲亲摸摸起来。

    温驰从楼上下来,看见这一幕忍不住就皱起了眉头:“哟!我说这楼下的空气怎么有一股子騒味儿呢,原来是有人要在这里发晴交,配啊!”

    容淮南从杜欣儿的胸上抬起头,一脸嫌恶的看着温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容家的地盘,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了?”

    温驰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做了下来,理直气壮的说道:“我是瑾西哥哥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