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16章 味道,美极了
    他刚刚经历过一场全程清醒的外伤手术,脸色虽然有些发白,可是那种坚毅笃定的神色却丝毫不减。

    桑榆见他如此,心里的慌乱也消退了些:“好!我知道了!”

    记者围堵着他们,还在不断抛出各种看似关心,实则尖锐的问题。

    夏桑榆打定了主意闭口不答,沉着脸在护士和医院安保人员的帮助下,护送着容瑾西回到了病房。

    温驰也想要跟上来。

    夏桑榆却伸手将他拦在了门口:“不准进去!”

    “为什么?瑾西哥哥生病了,我为什么不能守在他的身边?”

    温驰昂首挺胸,撞开桑榆的手,阔步就往病房里面走来。

    元宝飞快窜出,对着温驰就猛扑过来。

    温驰惊呼一声,急忙往后面退去:“夏桑榆你搞什么啊?医院里面怎么能把宠物带进来?”

    “因为你听不懂人话,我就只有让元宝和你好好交流!”

    桑榆冷声又道:“温驰,你的瑾西哥哥我会好好照顾!你还是想想怎么打接下来的官司吧!”

    温驰一脸茫然:“官司,什么官司?”

    “你未经过我和瑾西的同意,将我们的离婚协议书大肆散播,你该不会以为你这样的行为是合法的吧?”

    桑榆神色冷凝,继续说道:“你的瑾西哥哥或许会原谅你,可我夏桑榆早就忍你很久了,这一次,一定要给你一点儿教训!”

    “你,你凭什么教训我?我发出去的消息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既然你们已经离婚,为什么我就不能把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知道?”

    温驰虽然慌乱,却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桑榆也懒得给他解释,只淡潮道:“温驰,看在容瑾西的面子上,我把前几天才收到的一句忠告转送给你!”

    “什么?”

    “这世界不是你一个人的!出来混,有些债迟早是要还的!”

    “夏桑榆你什么意思?”

    “自己慢慢琢磨去!”

    桑榆说完,砰一声将房门关上了。

    手铐的另外一端,容瑾西一直颇有兴味儿的看着她教训温驰。

    当病房里面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他沉沉道:“我打听过了,害你流产的人叫唐又琪,她……”

    “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桑榆神色淡然,语气却十分的自信坚定:“我连乔玉笙和陆泽这样的渣男贱女都有办法收拾,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唐又琪?”

    她扶着他去病床躺下,无奈的看了看把他们紧紧连在一起的手铐,叹息道:“解开吧,我保证不会乱跑!”

    他平静道:“解不开,钥匙扔鱼池了!”

    “总不能一辈子都这样锁在一起吧?容瑾西,咱们都是成年人了,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她心里烦躁,使劲的想要将手腕从手铐里面挣脱出来。

    他握着她的小手,直接将她扯到了身边。

    “你说我幼稚也好,愚蠢也罢,我只知道我不能让你从我的身边离开,我受够了担心你却又找不到你的滋味儿!”

    他说着,居然还直接带着她的小手伸到了被子下面,邪魅道:“还有它,它一直都很想你!”

    “混蛋!你能不能正经点?”

    桑榆气得脸色爆红,猛然将手收了回来:“容瑾西,我现在家破人亡,没心情陪你玩这些!”

    话出口,眼泪也就滚落了下来。

    她的眼泪,让容瑾西的心情也跟着郁湿起来。

    他望着她,讷讷然如同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桑榆,对不起……”

    “别跟我说对不起!我只想知道到底是谁杀了我的父亲,我只想见到曜儿!”

    “桑榆……”他的神色凝重了些:“桑榆,曜儿真的不在我身边!我以我余生的幸福发誓,如果我骗了你,就让我孤……”

    “闭嘴!谁让你发誓了?”

    她心里确实很急,很气,可是一对上他无措的眼神,莫名就又有些心软。

    她一屁股在他身边坐了下来:“说吧,那天晚上,在我父亲的书房里,你到底看见谁了?”

    容瑾西伸手:“先把戒指还给我!”

    “都已经离婚了,还要戒指干什么?”

    “离婚只是为了安抚温驰……”

    “安抚温驰?”

    桑榆冷然一笑:“看来温驰在你心中的分量还真是不能低估啊!你居然为了讨他欢心,牺牲我们的婚姻!”

    “温驰生病了!”容瑾西的眸色沉了下去:“是很严重的病!”

    很严重的病?

    温驰那么骚包,怎么看也不像是生了重病的样子啊!

    桑榆在发愣的时候,容瑾西已经从她的兜里找到了那枚婚戒。

    将婚戒套在无名指上后,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心满意足道:“这下好了,你和戒指都回来了!”

    桑榆催促道:“戒指也还给你了,这下你该告诉我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真想知道?”

    “废话!”

    “那好吧!我就全都告诉你!”

    容瑾西将她拉到身边,俯在她的耳边低低耳语起来。

    病房外面的走廊上,温驰正对着一帮记者大倒苦水。

    “我和瑾西哥哥真心相爱,我们没有错,错的只是我们的性别!”

    “为什么你们要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我们?”

    “瑾西哥哥和夏桑榆之间只是契约婚姻,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爱情!”

    “夏桑榆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嫁给瑾西哥哥之后,还和欧亚纶勾搭不清!瑾西哥哥发现她的真面目后,和她签了离婚协议,可是她一转眼就用刀刺杀了瑾西哥哥,你们说,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值得爱的?”

    “和夏桑榆比起来,我对瑾西哥哥钟情又专一,为了瑾西哥哥,我连性命都可以奉献出去!”

    “我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祝福!我也希望同性相恋能够合法化……”

    他的话,每一段都可以截出来做劲爆的新闻标题。

    记者们兴奋极了,一个个忙着低头采录。

    其中一个记者又问道:“温驰先生,有传言说容先生前段时间衣不解带的照顾你,是因为你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疾病,你方便在这里谈一下你的病情吗?”

    温驰俊俏的脸上神色一寒:“我得了很严重的疾病?笑话,我身体好得很,怎么可能得病?”

    记者还要再问,一道冷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确实是生病了,而且是无可救药的病!”

    众人回头看去,却见肖鹏肖医生带着几名护士和五六个安保人员往这边大步走来。

    温驰气得扭腰跺脚:“肖医生,你穿着神圣的医生服,说出来的话可得负责!”

    “我当然会为我的话负责!”

    肖医生走到他的面前,用一种悲悯的语气道:“温驰先生,你的病在心里!你喜欢男人这不是病,你喜欢容先生这也不是罪过!可是你将你的这份喜欢当做噱头,到处博人同情,吸人眼球,这就是一种心理疾病!而你故意中伤容夫人,离间他们夫妻二人的感情,这就说明你的心理疾病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温驰气得脸色铁青,掐腰嗔道:“我,我刚才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瑾西哥哥身上那一刀难道不是夏桑榆那个贱女人捅进去的吗?”

    肖医生镇定道:“身为容先生的主治医生,我在这里很负责任的替容先生说一句,他与容夫人之间的感情,远比你们看到的想到的还要浓烈许多!”

    说完也不解释,对身边的安保人员道:“把温驰先生和这些记者朋友都请出去吧!这里是医院,不是他们肆意喧哗的地方!”

    “是!”几个安保人员个个膀大腰圆,往温驰等人面前一站,直接就是一道不可撼动的人墙。

    温驰虽然不甘心,可是一来是奈何不了面前的安保人员,二来是惧怕病房门口守着的元宝,没办法,只得痒痒回到容氏公馆,等瑾西哥哥伤好回家。

    云之港,某个奢华至极的房间内。

    欧亚纶身穿舒适的家居服,正饶有兴致的浏览着网上关于夏桑榆与容瑾西之间的消息。

    金贝贝像只慵懒又高贵的波斯猫,披散着一头秀发斜靠在他的怀里:“五天,他们终于离婚了!”

    “离不离婚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他们反目成仇!”

    欧亚纶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滑动超轻薄笔记本电脑上面的页面,俊逸无双的脸颊浮着淡淡冷意:“唯有如此,夏桑桑才会对容瑾西彻底死心!”

    金贝贝将一枚剔透的红色果子递到他的嘴边:“这下,你的机会来了!”

    欧亚纶张口将果子含住,唇齿一番挤压,果子在他的口腔迸溅出甘美的果汁。

    味道,真是好极了。

    将手中的平板放在一旁,低下头就吻上了比果子更加甘美的金贝贝的唇。

    他接吻技巧极为高超。

    几番逗弄之下,金贝贝很快就面色潮红情动不已:“亚纶……,我爱你!”

    欧亚纶低头吻她:“贝贝,我也爱你!”

    金贝贝小手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圈,嗔怨道:“今日之后,你就要将所有精力都放在夏桑桑的身上了?”

    他缓缓点头:“没错,我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