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15章 真爱有理,出柜无罪
    我相信你!

    这四个字让容瑾西冷凝的神色仿若寒冰遇暖,骤然化开。

    他那双比夜还暗沉的墨瞳深处,更是有一种比焰火还绚烂的华彩轰然乍现。

    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揽入怀中:“桑榆,有你这句话,我就算背负全世界的指责也无怨无悔!”

    话音未落,便一低头吻上了她娇,嫩的唇,瓣。

    经历过生死的亲吻,更是灼热缠绵,旖旎入骨。

    两人吻得无比痴迷,难舍难分。

    温驰坐在旁边,俊脸阴沉得像是能拧出水来。

    他们两个吻得这么火热,是把他温驰当透明人了吗?

    哼!夏桑榆,我今天就让你尝尝从天堂到地狱的滋味儿。

    他摸出手机,直接就拨打了报警电话:“喂,幺幺零吗?这里有人故意伤人……”

    刚刚开了个头,手机就被容瑾西一把夺了过去。

    “温驰你干什么呢?”容瑾西眼底升腾起难言的怒火:“我和夏桑榆之间的事情,你能不能别管?”

    温驰委屈的瘪嘴:“瑾西哥哥,你干嘛这么凶?她伤了你,就应该付出代价!”

    “温驰,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一刀是我欠她的,就算她刺中了我的心脏让我当场毙命我也不会怪她!”

    容瑾西面含薄怒,沉声又道:“温驰,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不会失言,可是我也希望你不要干涉我和桑榆之间的事情!”

    温驰含着泪花花,满心不甘的说道:“可你们已经离婚了!”

    “离婚了我再重新追求她成不成?”

    容瑾西说完看向夏桑榆:“你会给我这个机会的,对不对?”

    夏桑榆被他吻得晕晕乎乎,脑子里面却始终还记挂着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容瑾西,你和温驰之间的事情别扯上我!我只想知道,你在书房里面看见的那人到底是谁?”

    “他就是……”

    容瑾西猛然想起了什么,后半截话被生生掐断。

    “他就是谁啊?”桑榆着急道:“瑾西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有权利知道是谁杀死了我的父亲!”

    他更加犹豫:“桑榆,这个人……,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桑榆急坏了,抓着他的胳膊就摇晃起来:“瑾西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杀死了我父亲?我夏家从来不与人结怨,我想知道到底是谁杀了我父亲,灭了我夏家满门!”

    一番摇晃拉扯之下,他竟是眼神涣散,往她的肩膀上倾倒过来。

    晕过去了?

    她急忙唤道:“容瑾西,瑾西?”

    容瑾西毫无反应,靠在她的肩膀上,像是熟睡了。

    她心里慌得厉害:“小宋,开快点!容先生晕过去了!”

    “好!”小宋把车开得快要飘起来了。

    温驰一听说瑾西哥哥晕倒了,俊脸瞬时阴狠起来:“钥匙呢?”

    夏桑榆睨他一眼:“什么钥匙?”

    “当然是手铐的钥匙啊,难道你想要一辈子赖在我瑾西哥哥的身边?”

    “抱歉,钥匙被扔掉了!”

    “扔掉了?夏桑榆,我见过不要脸的女人,可没有见过像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温驰嚷嚷着,伸手就要揪扯夏桑榆的头发:“贱,女人!瑾西哥哥都和你离婚了,你干嘛还要缠着他?”

    桑榆正要反抗,元宝突然从座椅下面窜出来,抬起前腿,呲牙咧嘴直接就往温驰的身上扑去。

    “妈呀!”

    温驰吓得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这丑狗怎么也跟着上车了?快,快把它弄下去!”

    夏桑榆刚才一直担心着容瑾西,只记得让厉哲文回去休息了,却忘记了身边还有元宝。

    元宝见温驰对主人大呼小叫颇有敌意,自然是第一时间就要冲出来护主了。

    不过这温驰还真是柔弱得过分了,元宝一吼,他就面色如土,直接摔地上了。

    桑榆见他狼狈成这样,心里的气也消了些:“好了元宝,别紧张,没事的!”

    元宝又对着温驰示威的低吼两声,退回到桑榆的座椅下乖乖呆着去了。

    桑榆也慢慢陷入了沉思。

    还记得她在夏桑桑的身体里面重生之后,她第一次回夏家,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其实就是夏桑榆。

    唯有元宝在看见她的第一眼,就认出她是它的主人。

    它抱着她的足踝好一通撒娇卖萌,一定要她陪它玩飞盘游戏。

    也就说,在识人辨人的方面,她相信元宝,胜过相信杨力!

    如果那天晚上真的是容瑾西行凶伤人,元宝在看到容瑾西的时候,不可能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这般一想,容瑾西的嫌疑似乎小了些。

    而且容瑾西刚才也解释过戒指掉在书房的事情,他还说亲眼看到了凶手!

    那个凶手,到底会是谁呢?

    她在心中左右思量的时候,小宋已经将车开到了医院的门口。

    肖鹏早就接到徐管家打来的电话,带着两个护士正在医院门口等着他们。

    那柄金色的手铐牢牢的将两人拴在一起,没办法,肖医生只得让夏桑榆也换上无菌服,跟着进了手术室。

    肖医生检查了伤口,凝重道:“谁和瑾西有这么大的仇?这一刀下得可真够狠的!”

    桑榆在旁边白着脸说:“是,是我……”

    “是你?”肖医生不敢置信。

    桑榆点头,低声催促道:“肖医生,你先别问,还是先帮瑾西把伤口处理一下吧,这么多血,我担心他会失血过多醒不过来……”

    说到后来,声音已经浸满了担忧和惶恐。

    肖鹏叹了口气,对身边两个护士道:“准备一下,先拔刀吧!”

    拔刀的时候,容瑾西闷哼一声,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桑榆……”

    “我在这里!”

    桑榆抖得厉害。

    她看到沾血的刀从他身体里面拔出,看到血像泉水一般涌出来,整个人已经紧张得快要撑不住了。

    “瑾西你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疼?你告诉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好过点儿?”

    “别担心,我不疼。”

    他伸手将她揽过来,让她轻轻伏在自己的右边胸膛上:“怕的话,就闭上眼睛吧!”

    说着,体贴的用大手捂上了她的眼睛。

    夏桑榆还是很害怕,因为她听到了手术器械碰撞的叮当声,也听到了缝合针线穿过他皮肉的声音。

    她紧张得冷汗涔涔,又悔又愧的说道:“瑾西,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他无声低笑:“没事儿,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说着,低头在她柔软的头发上吻了一下。

    然后他抬头看向旁边的肖鹏:“你发什么愣?继续啊!”

    肖医生无奈苦笑:“瑾西我真是服了你了,手术室你居然还有心思秀恩爱。”

    “少废话,难道你想看到我血尽身亡吗?”

    整个手术过程,夏桑榆既紧张又害怕。

    容瑾西反而从头到尾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还不时的安慰她,让她别担心,别害怕,很快就没事儿了。

    手术室外面。

    温驰坐在长椅上摆弄着手机。

    那份有双方当事人签字的离婚协议书他早就备份在了手机里,这时候有空,正好发到网上去。

    委托给律师行的离婚事宜电子授权书他手机里面也有备份,索性一并发到了网上。

    哈哈!夏桑榆与他的瑾西哥哥,终于离!婚!了!

    他想了想,觉得这样还不够。

    干脆又声情并茂的写了一份告白书,发在了微博里!

    告白书里面,他坦陈这十多年对瑾西哥哥的感情,早就超越了兄弟之情朋友之义,他爱瑾西哥哥,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祝福。

    整个互联媒体被他这样一番拨弄,瞬时风起云涌,沸腾起来。

    他的微博下面,有人唾骂他伤风败德不知廉耻,也有人声援他真爱无罪,出柜有理!

    网友互掐,他的粉丝数噌噌上涨。

    上涨的势头,直逼网络红人。

    半个小时不到,各路媒体就根据他留下的定位图标赶到了医院。

    “温驰先生,你选择在他们离婚的时候向容先生表白,请问这是不是表示他们的婚姻破裂和你有关系?”

    “温驰先生,我们得到消息,说你前几天住院是因为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疾病,你今天勇敢出柜示爱,是不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

    温驰的脸色变了变:“胡说八道!什么叫命不久矣?我告诉你我身体好得很,我还要和瑾西哥哥天长地久呢!”

    正说着,手术室的门开了!

    脸色惨白的夏桑榆在护士的帮助下,推着担架床上的容瑾西走了出来。

    记者哄拥而上。

    “容夫人,请问你和容先生真的已经离婚了吗?”

    “容夫人,方便透露一下离婚的原因吗?是因为温驰先生的插足吗?”

    “容夫人,容先生是受伤了还是生病了?他前段时间在医院里面衣不解带的照顾温驰先生请问你知道吗?”

    “容夫人,你是介意他们交往才和容先生离婚的吗?”

    “容夫人,温驰先生对容先生的告白书你看了吗?你对他们之间的感情怎么看?”

    好几只话筒,直接就戳到了夏桑榆的面前。

    桑榆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猛然看见这么多记者,立马有些慌乱:“瑾西……”

    容瑾西握了握她的手:“什么都别说,回病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