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12章 永不抛弃
    厉哲文见状大惊失色:“学姐小心啊!”

    桑榆也是吓了一跳,正要慌忙躲避,定睛一看却见这只不过是一条浑身灰扑扑的狗狗。

    狗狗虽然是飞奔着扑到了她的脚边,却并没有张口就咬,而是身体伏地,用两只前爪抱住了她的脚踝。

    “元宝?”

    夏桑榆蹲下去,伸手轻轻抚,摸元宝的脑袋:“真的是元宝!元宝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元宝本来有一身非常漂亮的黑白色毛发,可是现在身上的皮毛都被烧糊烧卷,黑黑黄黄,难看得很。

    不仅如此,它的右边后腿还有一个指头大小的血窟窿,像是被子弹击穿了。

    真难为它刚才还能那么快的跑过来。

    它匍匐在夏桑榆的脚边,呜咽着,用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望着她。

    桑榆心里一直被刻意压制着的悲恸情感瞬间被触动:“元宝……”

    厉哲文见她泪如泉涌,急忙上前安慰说道:“学姐,你别太伤心了,身体要紧啊!”

    说着,体贴的将纸手帕递了过去。

    夏桑榆擦了眼泪,将脏兮兮的元宝直接抱进了怀里:“走吧!”

    “去旷世集团找容先生吗?”

    “不!先去宠物医院,元宝受伤了!”

    “宠物医院?好吧,就去宠物医院!”

    厉哲文很快就将车开了过来。

    桑榆带着元宝上车,去了附近一家名叫壹品宠客的宠物店。

    从前,当她还是原装夏桑榆的时候,就经常带着元宝到这家店来做美容呀,驱虫呀体检啥的,所以她抱着元宝一进去的时候,宠物店的店员小妹就迎了上来。

    “哟,这不是夏老先生家的元宝吗?怎么变成这样了?”

    一面说,一面就将元宝从夏桑榆的怀里接了过去。

    店员小妹也不计较元宝身上脏兮兮的灰尘和血迹,直接就用下颌在元宝的额头上轻轻蹭了蹭:“可怜的元宝,夏家被灭门,这下子成了没人管的小可怜了……”

    说完又对桑榆礼貌的笑了笑:“小姐,谢谢你送元宝过来,我这就帮它清洗疗伤!”

    “还是先给它吃点东西吧,我看它是饿坏了!”

    桑榆说着,从货架上面取出一袋骨头饼干,直接就撕开了包装。

    元宝闻见食物的香气,耷拉着的眼皮瞬时就撑了起来,黑溜溜的眼睛转动一圈,从小晨身上挣扎着就要过来桑榆这边。

    小晨将元宝放在旁边的长桌上:“小姐,你怎么知道元宝爱吃这种口味的饼干!”

    “我当然知道……”

    桑榆脱口而出的话只说到一半,猛然想起这话似有不妥,于是改口说:“我猜的,狗狗不都喜欢吃这种骨头形状的食物吗?”

    “可是小姐你选的这种骨头饼干里面添加了爱尔兰奶粉和爱尔兰豆粉,有些爱宠是吃不惯这种口味的!”

    店员小妹说着,又伸手在元宝被烧得参差不齐的毛发上面爱怜的抚了抚:“不过元宝就特别爱吃这种,这可能和它的血统有关系……”

    桑榆心情沉重,没兴趣继续探讨爱宠的食物与习性。

    等到元宝吃得差不多了,她又取了水过来喂饲。

    “元宝,呆会儿你要勇敢一点知道吗?咱们得让小晨姐姐帮着把你的腿伤清洗包扎一下,还得把你的头发重新打理一番,你待会儿可一定要听话哦!”

    元宝一面吃东西,一面不停的把身体往她的腿上蹭。

    那亲昵又不舍的样子,令人动容。

    桑榆等到它吃饱喝足,起身对店员小妹道:“小晨,我记得你们这店有个宠物医生姓母对不对?他今天在不在?就让母医生帮着元宝处理伤口吧!”

    叫小晨的店员小妹看着她,表情有些懵:“小姐,你以前来过我们店里吗?”

    “来过啊,怎么了?”

    “我怎么没印象?你不仅知道我叫小晨,还知道我们的宠物医生姓母,按理说你应该是我们这里的常客才对,可是我怎么以前没见过你?”

    “……,哈哈,可能是你记性不好吧。”

    桑榆干笑两声,催促道:“带元宝进去吧!”

    “好!”小晨带元宝进去找母医生去了。

    桑榆松了口气,在旁边的休息椅上坐了下来。

    本来想在宠物店歇一会儿,可是兜里面那枚钻戒就好像一块火炭一样烫得她坐立不安。

    斟酌一番之后,她给金宝宝打了电话。

    “宝宝,你喜欢养宠物吗?”

    “宠物?我不喜欢!我打小就对宠物毛有些过敏……,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想起问宠物来了?”

    “哦,没事儿,我就顺便问问!”

    桑榆尽量平静的说道:“好了先就这样,宝宝你好好休息吧,挂了哈!”

    厉哲文见她有些失望,便问道:“学姐怎么了?”

    桑榆道:“我想找个地方把元宝寄养一段时间。”

    “寄养?”

    “对呀,你看我现在住在医院里,医院里面是不能养宠物的对吧?夏家现在被烧得都快成废墟了,自然不能继续让元宝呆在夏家!”

    桑榆继续分析说道:“瑞景苑那边,夏云姿一家人已经将我扫地出门,他们根本不可能会帮我照看元宝,而容氏公馆……”

    她顿了顿,苦笑说道:“容氏公馆连我都不管了,又怎么会帮着照顾元宝?”

    短短几日,她和元宝都无家可归了。

    左思右想,她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安顿元宝。

    一个小时后,小晨带着元宝里面出来了。

    它身上被烤得又糊又卷的毛发已经被剃掉,一件卡通宠物T恤穿在它的身上,有些滑稽,却比刚才看上去精神多了。

    后腿上的伤被细致的包扎过,看它也能一瘸一拐的走路,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

    元宝走到桑榆的身边,用身子紧紧挨蹭桑榆的腿,仰头望着她,喉咙里发出不舍又不安的呜呜声。

    桑榆叹了口气,对小晨说:“小晨,我可不可以把元宝先寄养在你这里几天?等我安排好再过来接它。”

    “可以,不过寄养是要收费的!”

    “没关系,钱不是问题,不过你一定要多抽时间陪陪元宝,它刚刚失去主人,我担心……”

    “小姐不必担心,安抚爱宠的情绪是我最擅长的。”

    “那好,那就拜托你了!”

    桑榆办了手续,缴了费。

    整个过程,一直都是她走一步,元宝就跟一步。

    好像是预感到将要被遗弃,元宝一直都在发出低低的,令人揪心的悲呜声。

    桑榆心里也不忍。

    可是她现在的状况,实在不方便带着受伤的元宝。

    小晨是个对宠物极有爱心的姑娘,她一定会好好照顾元宝的。

    从壹品宠客出来,桑榆让厉哲文开车回容氏公馆。

    车子刚刚拐出一条街道,桑榆突然从后视镜里面看到元宝正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往她的方向追了出来。

    它直接在车流中飞奔穿行,惹得马路上刺耳的紧急刹车声响成一片。

    “哲文,靠边把车停下!”

    桑榆刚刚从车上下来,元宝就已经飞奔而至,抱着她的脚踝扑在地上就不肯起来了。

    “元宝,你怎么跑出来了?”

    她刚想要将元宝的两只前爪掰开,却看见元宝两只黑溜溜的眼睛慢慢渗出湿湿的泪来。

    她骤然心软:“好了元宝,我不会将你抛下的,从今往后,我们两个就相依为命吧!”

    元宝是血统纯正的边境牧羊犬。

    虽然才只有三岁,可是智商已经足以秒杀一切犬类。

    不过,元宝再聪明,她也只把它当做是一只能为父亲派遣寂寞的宠物而已,从没想过元宝也是有感情的!

    它刚刚出生没多久,就被送到了夏氏别墅。

    整整三年时间,它和她一样,熟悉了别墅里面的所有人与物。

    一场灭门血案,一场蹊跷大火,废掉的不仅是她的家,也是它的家。

    她的寄养,在元宝看来其实就是抛弃。

    她叹了口气:“走吧元宝,以后我都不会离开你了!”

    她带着元宝直接回了容氏公馆。

    守门的佣人一看见她,顿时露出怪异的表情:“容,容夫人!”

    夏桑榆点了点头:“容瑾西在吗?”

    佣人态度依然恭敬:“容先生出门办事去了!”

    “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个我不清楚呢,容先生的行程,我一个守门的哪儿敢过问啊!”

    “那我现在还可以进去吗?”

    桑榆下颌微微抬起,清冷又强势的气息不由自主流露出来。

    佣人迟疑了一下:“可以是可以,不过……”

    桑榆听到‘可以’二字,直接就带着厉哲文和元宝进去了。

    她径直往西楼走,今日无论如何也要等到容瑾西回来,当面与他把话说清楚。

    东西南北四座主楼是合围在一起的。

    她进去的时候,女佣秀雅和芬姐正在大厅里面擦灰打扫。

    看见她回来,两个女佣俱是先惊后喜:“容夫人,你回来了!”

    她牵了牵唇角:“我回来了!”

    芬姐关切道:“夫人你脸色好难看,怎么一点儿血色都没有?”

    秀雅也说:“夫人这段时间在外面肯定吃苦了,我这就给夫人炖燕窝去。”

    她忙道:“不用,我见到容先生,说几句话就走。”

    一主二仆正说着话,身边的元宝突然像是发疯了一般,四蹄快得像是要飞起来,径直往楼上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