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11章 神秘供血者
    厉哲文有些慌乱的回答说道:“我,我没事儿,就是想起了那位供血者!”

    “他是谁?”

    “对不起啊宝宝,我答应过他,绝不将他的信息透露给任何人!”

    厉哲文说着,又低下头大口吃饭。

    金宝宝宽容的笑了笑:“好了哲文,你不想说,我不问便是了!”

    “嗯,谢谢!”

    厉哲文含糊应了一声,继续低头吃饭。

    他也真是饿坏了。

    这三天,他都不记得自己吃过什么热乎东西。

    金宝宝看着他吃饭的样子,唇角微扬,爱意从眸底情不自禁流露了出来。

    不愧是她中意的男人,横看竖看都是极好的,比起那些虚有其表的花花公子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夏桑榆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浮浮沉沉,恍若几生几死。

    醒过来的时候,斜阳西沉,空白的病房被落地窗外的夕阳余晖晕染上了一层淡淡金色,梦幻迷离,极不真实。

    她张口想要唤瑾西的名字。

    可是眸光一动,看见的却是一脸关切之色的厉哲文与金宝宝。

    她愣了愣,低声问:“我这是怎么了?”

    金宝宝见她终于开口说话,一时喜极而泣:“桑榆,你吓死我了……”

    厉哲文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学姐,你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

    桑榆勉强牵了牵唇角:“别担心,我命大着呢,不会这么容易就死了!”

    说到这个‘死’字,她的声音更是沙哑了下去:“杨力呢?他还没来吗?”

    “来了!在外面呢!”

    厉哲文犹豫的看向夏桑榆:“学姐,要不你还是缓个一两天再见他吧,我担心……”

    “不!我现在就要见他,你让他进来吧!”

    桑榆说着,就要撑着床沿坐起来。

    金宝宝忙过来扶她,语气却比刚才要强硬了些:“桑榆,从现在开始,你得听我和哲文的!要见杨力也可以,不过你得先喝一碗营养粉下去!”

    “对对!先吃点东西!”

    厉哲文动作麻利,很快就兑了一碗营养粉过来:“这营养粉是根据你的身体状况特意配制的,你先吃点,等你身体恢复些,我们再给你炖鸡汤!”

    桑榆其实是很懂事的!

    她知道这身体一晕再晕,已经是虚得不行了。

    身边若有爱人陪伴照料,她说不定还会纵容自己,偶尔矫情的撒个娇或者使个小性子,这不好吃那不想吃的作上一作!

    可现在容瑾西根本不管她!

    厉哲文和金宝宝身为朋友为她付出的已经够多了,她不能再让他们担心!

    营养粉口感并不好,可她还是一口一口吃了下去。

    将空碗递给厉哲文:“谢谢!”

    厉哲文将餐巾纸递给她,劝道:“学姐,不管杨力等会儿给你说什么,你都要坚强一点,勇敢一点,无论发生怎样天崩地陷的事情,我和宝宝都会在你的身边陪着你!不离不弃!”

    金宝宝也连忙点头:“嗯!桑榆你别怕,我和哲文以后会照顾你的!”

    “谢谢你们!”

    桑榆勉强撑笑,目光看向门口道:“我想单独见见杨力!宝宝,你和厉哲文先回去休息吧!你们放心,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金宝宝湿着眼眶拥抱了她:“桑榆……”

    “好了好了,我没事儿的!”

    桑榆看向一旁的厉哲文:“带她回去好好休息吧!你看你们都瘦了一大圈!”

    “只要你没事儿,我们就是再瘦一圈也没关系!”

    两人安抚了她几句,从病房退了出来。

    杨力一直等在病房门外,看见金宝宝和厉哲文出来,连忙上前问道:“怎么样?我可以进去见桑榆小姐了吗?”

    厉哲文道:“杨力,她的身体很虚弱,我希望你不要刺激她!”

    杨力沉默片刻后长长叹了口气:“我尽量吧!”

    推门走入病房,一抬眼就被夏桑榆苍白纤弱的模样给震住了。

    在他的印象当中,桑榆小姐虽然外表很年轻很瘦弱,可她的骨子里一直都有一股韧劲,让人觉得再大的灾难也压不垮她。

    可是现在,她坐在病床上,给人的感觉就是随时都有可能崩溃掉。

    杨力下意识的连呼吸都放轻了些:“桑榆小姐。”

    桑榆牵了牵唇角,目光看向他吊着绷带的手臂:“是那天晚上受的伤吗?”

    “嗯!一共九个人,我是唯一的幸存者!”

    “那曜儿呢?我的曜儿呢?”

    曜儿两个字戳中了她心中最疼的地方,眼眶赤红,却流不出泪来。

    杨力几乎不敢看她,垂着目光站在那里道:“桑榆小姐你别激动!九个人当中,并不包括曜儿!”

    “不包括曜儿?杨力你把话说清楚一点儿!”

    “是这样的,事发当晚,家里面的佣人带着曜儿正在客厅里面玩耍,佣人被杀死了,警方却并没有发现曜儿的踪迹!”

    “什,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曜儿有可能还在容瑾西的手里!”

    “容瑾西?”

    “对!毕竟曜儿在回到夏老先生身边之前,就一直都在容瑾西的身边!容瑾西心狠手辣就算杀了所有人,可他应该也不忍心对一个那么可爱的孩子下手,所以我推测,曜儿现在还在容瑾西的手里!”

    杨力说完又悲戚的感叹了一句:“真没想到,容先生会是这样的人!”

    夏桑榆紧紧揪着面前的被褥,强撑着不让情绪崩溃。

    “杨力,你真的确定,那天晚上是容瑾西……”

    “当然是他!我当时刚刚进书房,亲眼看见他用一柄乌黑的左轮击中了夏老先生的脑袋,他转过身想要射杀我,辛亏我反应快才躲过一劫!”

    “杨力!”夏桑榆定定的看向他,一字一句恨声说道:“如果你敢对我撒谎,我一定不会轻饶你!”

    “桑榆小姐,人命关天我岂敢撒谎?”

    杨力情急之下,直接就跪了下去:“我当时看见容先生开枪杀了夏老先生,心里也是震惊得不行!就算我逃出去了,我也始终还是不敢相信那人就是容先生!可是案发两个小时后,有人亲眼看见他从别墅后墙翻进去,没过多久,别墅里面就起了大火……”

    “容瑾西?真的是他?”

    夏桑榆颓然往后面倒去,看着空白的天花板,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天旋地转。

    “桑榆小姐,桑榆小姐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

    两日后,夏桑榆的身体恢复了些。

    午饭后,她在厉哲文的陪同下回到了夏氏别墅。

    这里是她生活过二十多年的地方,里面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她都曾经无比熟悉。

    可今日再踏进别墅大门,温馨的家已经成了血案和火灾的案发现场,一片狼藉,满目疮痍。。

    院中的青石地板上还有干涸的血迹,地上还有警员勘测现场之后留下的白色粉笔人形图。

    厉哲文看了看她的脸色,有些担忧的说道:“学姐,要不咱们别进去了,在外面看看就行了吧?”

    她好像没有听见一般,脚步不停的继续往里面走。

    里面被烧得厉害,墙壁上门框上到处都是火蛇舔舐过的痕迹。

    书房里面父亲珍藏的各种书籍和名人字画被烧得一件不剩。

    到处都是黑黢黢的一层黑灰,空气中似乎也还残留着余烬的呛人气味儿。

    她站在书房当中,想起杨力的指控。

    杨力说他就是在这房间里面,亲眼看见容瑾西枪杀了她的父亲!

    言之凿凿,不由得她不行!

    而且她活了两世,深知杨力是父亲生前最为信任之人,他的话,她必须得信!

    可是,容瑾西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对容瑾西虽然挺失望的,可是她也摸着自己的良心无数次问过自己,容瑾西是那样丧心病狂杀人不眨眼的人吗?

    她的回答是NO!

    打死她,她也不愿意相信容瑾西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厉哲文在身边催促道:“好了学姐,咱们走吧,这里都被烧光了,没什么可看的!”

    “好!走吧!”

    桑榆叹息一声,转身就要走出这间被烧得空无一物的书房。

    右脚却被什么东西咯了一下。

    她垂下目光,赫然看见在一层黑色灰烬之中,一枚钻戒正散发出闪亮耀目的光彩。

    弯腰将钻戒捡起,只看了一眼,她便认出这正是容瑾西的婚戒。

    这婚戒还是她亲自去珠宝店挑选的,款式大气,钻石硕大又纯净。

    容瑾西刚结婚的那头两天还戴不习惯,老是忘。

    在她的提醒下,他后来也戴习惯了,连睡觉都不会摘的!

    他的婚戒怎么会在父亲被枪杀的现场?

    难道真如杨力所说,是他开枪杀死了父亲?

    而且,容瑾西的身上确实有一柄黑色的左轮!

    他酿下血案离开之后发现手上的戒指丢了,所以才会在两个小时之后又折转回来,翻墙进入别墅。

    他没有找到这枚戒指,便放火烧了别墅,想要毁灭一切证据。

    对,一定是这样!

    就算她再怎么不相信,可是这前前后后的线索联系在一起,人证物证俱在,由不得她不信了。

    桑榆握紧钻戒:“容瑾西,你得给我一个说法!”

    转过身,她大步往外面走去。

    厉哲文跟在后面问:“学姐,咱们是回医院吗?”

    “不!去旷世集团,我要见容瑾西!”

    她要问问容瑾西,为什么要对她的父亲和家里面的佣人下这样的狠手?

    若容瑾西不能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她不介意与他同归于尽!

    她脚步很急,恨不得马上就站在容瑾西的面前!

    从院子里面经过的时候,突然从旁边飞窜出一条黑影,径直往她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