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10章 快把自己逼死了
    就在她迟疑不定的这短暂空隙,温驰那充满依赖的声音传来:“瑾西哥哥,我心口好疼,你再帮我揉揉吧……”

    “好!”

    容瑾西答应一声,挂断了这个打通了又不说话的,莫名其妙的电话。

    夏桑榆听到温驰软软的声音传来的那一刻,便已经是万念俱灰。

    他果然一直都陪在温驰的身边!

    她流产了,还失血过多差点醒不过来,然而他根本就连看也不曾来看她一眼,从头到尾,他都只守在温驰的身边!

    在他的心里,果然没人能比温驰更重要!

    哪怕温驰杀死了他的爷爷,他也一样宽恕了温驰,并且再次接纳了温驰!

    在他们这样深厚的感情面前,她夏桑榆的生死,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大悲大恸之后,又对容瑾西失望透顶,整个人便有些愣怔木讷,脑子一片空白,半天恢复不了意识。

    厉哲文见她面色如雪,眼神空洞,顿时吓得不轻:“学姐,学姐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呀?”

    接连着唤了好几声,她都木然呆愣毫无反应。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明显的温度差异让他急忙摁了床头的电子呼叫仪:“医生医生,我学姐发烧了!”

    医生带着护士很快就赶来了。

    一进门,医生就紧张的说道:“怎么回事?她血型特殊,好不容易找到血源,如果再出现排异情况那她就真的没救了!”

    说话间,便有护士动作麻利的给夏桑榆测体温,量血压,测心率。

    然后很快就又有护士去取了药,将针剂注入她的输液袋中。

    厉哲文看着医生护士围着夏桑榆忙成一团,突然就想起女友病逝那一日的场景。

    也是这么混乱,也是这么紧张。

    可她最终还是闭上眼睛,再也没有醒过来了。

    巨大的恐惧和愧疚从他的心底升了起来。

    他抓住医生的胳膊,双腿一软居然就跪了下去:“医生,医生求你一定要救救她……”

    医生叹了口气,在他跪下去之前,便伸手将他扶住了。

    “厉先生你放心吧,我们会尽力的!不过她连续四十多个小时处于失血过多的状态,虽然后来找到了血源,可她的身体还是虚耗过度,现在一醒过来就发烧,只怕情况不容乐观啊!”

    “医生,医生我求求你了,你一定要救救她!”

    厉哲文急得声音都变了:“如果还需要血源的话,你告诉我一声,我这就去将那位供血者请过来!”

    “不!如果她的身体出现排异,再多的供血者也于事无补!”

    医生又叹了口气,伸手在他的肩膀上面轻轻拍了拍:“尽人事听天命吧!厉先生你也别太难过,如果她能在天黑之前退烧的话,就没什么大碍了!”

    “医生……”

    “好了,我还有别的病人,厉先生你也好好休息会儿吧!”

    厉哲文自从在餐厅将夏桑榆抱进医院之后,三天三夜就一直都没有合过眼。

    他那憔悴不堪的样子,连医生都看不下去了。

    可是学姐还没有脱离危险,他怎么可能安心的休息?

    等到医生和护士都走了,他才慢慢来到夏桑榆的病床旁边。

    夏桑榆面白如纸,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灵魂,只有这一具躯壳还留在病床上。

    医生说她心率血压都有异常,几乎是晕过去没有意识了。

    可她还是睁着一双雾沉沉的眼睛,始终不肯让自己彻底的晕厥过去。

    她在等杨力,等杨力来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清楚!

    她也在等容瑾西。

    等容瑾西想起他还有她这么一个明媒正娶的妻子。

    等他能来看她一眼,哪怕就一眼也好。

    她凄楚哀然又倔强强撑的样子,让厉哲文心疼不已!

    他在她身边坐下来,试探着将她冰冷的小手握在掌心。

    “学姐,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可是医生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你的身体虚耗过度,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你听我的话,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好不好?”

    他说了很多很多话,可是这些饱含着担忧与关心的话,一个字都没有被她听进去。

    她始终都是呆愣木然的样子,连眼睫毛都不曾眨动一下。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玻璃罩子,将她笼罩其中,隔绝了她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厉哲文心疼莫名,鼓起勇气轻轻将她揽入怀中:“学姐,你别害怕,以后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一直保护你……”

    怀里的她全身僵直,每一个细胞每一根神经都被绷到了极致。

    而她的上下牙齿,更是因为过度紧咬而发出了咯咕咯咕的声响。

    大约是恨极,怨极,悲极,怒极,她这是要把自己逼死的节奏了!

    厉哲文见她如此,一颗心瞬时也是乱到了极点,痛到了极点。

    他握着她怎么也捂不暖的小手,哽咽说道:“学姐,求求你了,你放过你自己吧!我厉哲文今日发誓,以后一定好好守着你,不让那些恶人再有伤害你的机会!”

    情之所至,好长时间以来不曾落泪的他,竟是眼眶一阵刺痛,落下大颗的泪来。

    那泪像是具有无比灼人的温度,落在夏桑榆的手上,瞬时烫得她一个哆嗦。

    她僵直许久的目光终于有了些涟漪:“厉哲文……,你怎么哭了?”

    “我,我没哭!是眼泪自己出来的!”

    厉哲文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攒起一个温柔的微笑,诱哄说道:“学姐你困不困?要不你先睡一会儿吧?等你醒过来,你就会发现这些其实都只不过是一场噩梦……”

    她讷讷低语:“真的只是噩梦吗?”

    “嗯!都是噩梦!睡一觉醒过来就没事儿了!”

    厉哲文的声音更加柔和:“你的孩子还在,你的父亲也还活着,容先生听说你生病了,正在赶来的路上……”

    夏桑榆明明知道他说的都是假的,可是意识还是忍不住顺着他的话幻想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孩子还在她温暖的子宫里;父亲也还在家里张罗着饭菜;容瑾西听说她生病了,不顾温驰的纠缠就开车往她这边赶来,他很担心她,很害怕失去她……

    想着想着,紧绷的心神便慢慢放松下来。

    三五分钟之后,她睡着了。

    厉哲文等到她睡踏实了,轻手轻脚从病房里面退了出来。

    他在走廊上来回踱步,为夏桑榆的病情担心,也为夏桑榆的将来担心。

    身后传来金宝宝的声音:“哲文!”

    “金小姐?你怎么来了?不是告诉你学姐已经醒过来了,让你安心在家好好歇着吗?”

    “歇什么啊歇,桑榆家里面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她没醒过来我担心她永远也醒不过来,她醒过来了,我又担心她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金宝宝说着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他:“吃点吧,我顺路买给你的!”

    “谢谢金小姐!”

    厉哲文客气的道谢,伸手就要去接那袋子。

    金宝宝却将手一收,不满的说道:“哲文,你能不能别这么金小姐金小姐的叫我?”

    厉哲文微囧:“那我叫你什么?”

    “叫我宝宝啊!我身边的朋友都这么叫我!”

    “我,我也可以算是你的朋友吗?”

    在良辰夜总会,他们可是牛郎与金主的关系呢。

    一下子就要跃升到朋友,他有些诚惶诚恐。

    金宝宝爽快的说道:“我们当然是朋友了,而且还是很好的那种朋友!”

    这几天相处下来,金宝宝也算是看出来了,对厉哲文这样的男人不能操之过急。

    太过猛烈的追求反而会吓坏他!

    那天她把在巴黎时装周上面买下来的两套男装送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第一句话居然是:“金小姐,很抱歉啊,我已经不在良辰夜总会干了!”

    见她没反应过来,他又更加直白的补充了一句:“我现在不卖身了!”

    就是这句话,让金宝宝决定放缓追求的节奏,先从朋友做起吧。

    她将装有食盒的袋子递给厉哲文,然后陪他在病房外面的长椅上面坐了下来:“桑榆的情况怎么样?我能进去看她吗?”

    “她……”厉哲文眼神黯了黯,叹息道:“她发烧了!医生说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是她的危险期,如果天黑之前不能退烧的话,就凶多吉少了!”

    “怎么会这样?你不是为她找到了匹配的特殊血型了吗?”

    “排异!医生说有可能是她的个体差异引起的排异现象!”

    “排异?又没有做器官移植,排个什么异啊……”

    “我也不清楚,反正医生就是这样给我说的。”

    厉哲文想起夏桑榆努力撑着不肯晕厥过去的可怜模样,莫名的有些鼻头发酸。

    他低下头,用吃饭的动作掩藏心底起伏的情绪。

    还好金宝宝并未发现他情绪当中的异样,沉默片刻后,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哲文,那位供血者到底是谁?怎么从头到尾都不让我这个病人‘家属’看一眼?我还想着当面向他致谢呢!”

    厉哲文拿着勺子的手不易察觉的抖了一下,眼底更是有不明的情绪飞快掠过。

    金宝宝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