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09章 这一夜,他尝遍了恐惧的滋味
    容瑾西心里一抽,手中的充电器啪一声掉在了地上:“你说什么?”

    “容先生你还不知道吗?夏老先生被人灭门了,包括佣人在内,家里面七八口全部被杀了……”

    护士小姐还没说完,容瑾西已经面色剧变:“桑榆!”

    他掉转身,飞奔着离开医院,风驰电掣开车前往夏氏别墅。

    一路上,他脑子里面都是那护士的声音:夏老先生被人灭门了,夏老先生被人灭门了!

    灭门!无一活口那才叫灭门吧!

    而他的桑榆今天晚上恰好就在夏氏别墅陪夏挚老先生共用晚餐。

    他心里惶恐极了,桑榆,求求你,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只要你好好活着,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夏氏别墅的门口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看热闹的行人一直堵到了街口。

    车子开不进去。

    他从车上下来,惶恐不安的往里面走。

    身边有人在啧啧议论:“好惨喔!夏老先生为人和善,怎么就被人给屠了满门啊?”

    “是啊!也不知道是哪个丧心病狂的家伙,下手居然这么狠,连家里面的佣人都没放过!”

    “据说是被枪杀的?”

    “这夏家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道,先是夏家千金夏桑榆难产身亡,紧接着夏老先生也被杀了……,唉,可惜了这么大一份儿家业,后继无人了!”

    “他们家不是还有一个满月不久的孩子吗?我那天见夏老先生抱着那孩子出门晒太阳,长得可爱极了……”

    “对对,那孩子我也见过,是挺招人稀罕的!”

    “不知道那孩子有没有躲过今天这场劫难,唉,太可怜了!”

    “好造孽哦,好好一家人,就这么没了!”

    容瑾西越往里面走,身上就越是发冷。

    可是他始终不愿意承认他的桑榆,他的曜儿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除非他亲眼看到他们的尸体,不然的话,他绝不相信。

    他绕过看护现场的几名警员,直接从后墙翻了进去。

    院子里面花木葱笼,夏日和风的轻拂下,花香馥郁,令人陶醉。

    然而绕过院子一进入主楼,随处可见的血迹却让人胆战心惊。

    地上有勘测警员用白粉笔画出被枪杀之人躺过的痕迹,有人趴着,有人侧着,有人仰着,血迹一滩一滩,怵目惊心。

    他慢慢走过,认真观察那些白粉笔人形图。

    这个太胖,不是他的桑榆。

    这个太高,不是他的桑榆。

    这个太矮,也不是他的桑榆。

    一路从客厅来到书房。

    书房里面的粉笔人形图显示夏挚老先生当时正在书房里面把玩那方色彩斑斓流光溢彩的云丝砚,结果被人一枪毙命。

    他倒在地上,手中的云丝砚也摔得粉碎。

    容瑾西想起了他让夏桑榆带给夏挚老先生的《兰亭序》!

    他四下看了看,并未发现那只装有《兰亭序》的南香木精致长盒。

    他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丝希望。

    夏挚老先生酷爱书法,如果桑榆将《兰亭序》带到了他的面前,他临死前把玩的就不应该是这方云丝砚,而是那副王羲之的《兰亭序》!

    如此说来,灭门血案发生的时候,桑榆极有可能并不在现场!

    这个想法让他如坠冰窟的身体稍稍回暖了些。

    他又在书房各处看了看,确定《兰亭序》并不在这里。

    正准备从房间里面退出去,突然看见书架后面有一双男人的黑头皮鞋。

    他心一紧,厉声喝道:“谁?”

    书架后传来一声轻笑,俊美得宛如画中人的男子缓步走了出来:“容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容瑾西惊诧极了!

    目光从男子那张俊逸非凡的脸颊缓缓下移,看到他衬衣领口处那星星点点呈喷溅状的血迹,心中顿时涌起巨大的惊疑:“是你杀了夏挚老先生?”

    “呵呵,你猜呢?”

    男子那张足以魅惑众生的脸上,笑意妖娆。

    容瑾西怒道:“猜?我根本不用猜!就凭你身上的血迹,我就知道你是凶……”

    一个‘手’字尚未说出口,后脑勺突然被人重重一击。

    钝痛直入脑海,他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那俊美男子缓缓一笑,手中的金色打火机啪一声响,点燃了书架上的书。

    而那名敲晕容瑾西的随从也是心领神会,将早就浸过燃油的窗帘点燃了。

    不消几分钟的时间,夏氏别墅没入了一片汪洋火海。

    三日后,夏桑榆终于醒了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让人心慌的惨白之色。

    她睁着空茫的双眸,努力回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了晕倒之前的事情。

    那日在旷世集团附近的餐厅里面,唐又琪在她的黄焖鸡米饭和鲫鱼汤里面下了堕胎药,这份仇这份恨,她会牢牢记着的!

    下意识的将手抚向平坦空瘪的小腹,她心中的恨意更强烈了些。

    这个孩子,她本来是想要生下来,以此寻找出强爆夏桑桑的那个混蛋。

    而现在,孩子没了!

    她要找出强爆之人,更是难如登天!

    厉哲文只不过转身上了个洗手间,一回来便看见她睁着一双乌黑澄澈的眼睛醒了过来。

    他心下一喜,急忙上前道:“学姐,你醒啦!”

    夏桑榆一脸愕然的看向他:“厉哲文?”

    “是我是我!学姐你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我得给金小姐打个电话,她在你身边整整守了两天,一直到今天早上实在体力不支,这才回去休息了!”

    厉哲文说着,当真就摸出手机给金宝宝打了电话。

    夏桑榆听来听去也听不到容瑾西三个字,心中不由得惴惴起来。

    等到厉哲文打完电话,她问道:“厉哲文,为什么是你和金宝宝陪在我身边?容瑾西呢?”

    “他……,他现在应该还在那个叫温驰的男人身边吧!”

    “温驰?哦,我记起来了,温驰服毒自杀,容瑾西送他去医院洗胃……”

    桑榆喃喃说着,眼底的失望之色藏也藏不住。

    厉哲文将她扶起来一些,然后兑了营养粉就要用小勺子喂她。

    她伸手接过:“我自己来吧!”

    流产不是什么大事,虽然伤元气,却也还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吃饭喝水这些事情她还是能够自己做的。

    吃了两口,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看向厉哲文道:“厉哲文,我手机呢?”

    “你手机?”厉哲文迟疑了一下,还是将手机递给了她:“在这里呢!”

    “谢谢!我得给我父亲打个电话,我答应过要陪他吃晚饭的……”

    她放下小碗,伸手就要来拿手机。

    厉哲文却神色微变,将手机收了回去:“学姐,你,你还是先好好休息吧,别急着打电话……”

    夏桑榆盯着厉哲文:“怎么了?我给我爸打个电话怎么了?”

    “没,没怎么,就是想着你刚刚醒,身体还很虚弱……”

    “厉哲文!”桑榆的神色冷了下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厉哲文忙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那你快点把手机给我!”

    “学姐……”

    “给我!”

    “那……好吧!”

    厉哲文架不住她沉下脸时的冷凝,只得将手机还给了她。

    她开始给父亲打电话!

    打了两三遍之后,她拧着秀眉疑惑道:“怎么搞的?电话怎么打不通?”

    算了,还是给杨力打吧!

    杨力的声音很快传来,一开口却是哭腔:“桑榆小姐……”

    她心一揪:“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桑榆小姐,这几天你去哪儿了?”

    “我……,我生病了在医院呢!”

    桑榆心里不安,急忙又问道:“我爸呢?他电话怎么打不通?”

    “夏老先生他,他被人杀死了!”

    “你说什么?”

    气血上涌,夏桑榆几乎立即就又要晕过去。

    而手机里面,杨力悲愤难忍的声音还在继续说道:“三天前,夏老先生让王婶儿准备了好多你喜欢吃的菜肴,他很高兴,说你会回来陪他吃晚饭,没想到等来等去,没有等到你,却等来了容瑾西……”

    “容瑾西?”桑榆哆嗦得厉害:“杨力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桑榆小姐,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可是我还是要亲口告诉你,那天晚上,是容瑾西杀了夏老先生……”

    “杨力……”桑榆眼前发黑,艰涩无比的说道:“杨力,你现在在哪里?你到第一妇产医院来吧,我要当面听你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好!我马上就过来!”

    杨力挂断电话后,夏桑榆还愣愣坐在床上半天回不过神来。

    厉哲文将纸巾盒子递到她的面前,柔声说:“学姐,别太伤心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他不会安慰人,除了在她流泪的时候递上纸巾之外,他不知道还应该做些别的什么。

    夏桑榆并没有让自己悲伤太久。

    她抽了纸巾胡乱擦了擦,拿起手机就继续给容瑾西打电话。

    容瑾西已经将她拉成黑名单了吗?

    她为什么一直都打不通?

    “厉哲文,借用一下你的手机!”

    “好!”厉哲文二话不说,急忙将手机双手奉上。

    容瑾西的号码她早就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一拨打过去,居然通了。

    “喂,哪位?”

    他的声音黯哑异常,透着心力交瘁之感。

    桑榆本来想好了质问之词,可是在听见他声音的时候又瞬间语塞,不知道怎么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