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07章 容家的男人,太欺负人了
    “啊?”厉哲文回过神来,想起刚才电话里面温驰不善的言语,他实在不忍心直言说出来刺激她。

    话在嗓子眼打了个转,他改口说道:“没打通!容先生可能是在忙吧!”

    “没打通啊?”

    她失望的收回视线,叹了口气又缓缓合上了眼睫。

    急救车发出滴呜滴呜的刺耳声响,带着血流不止的她往医院赶去。

    命运待她还算不薄,惨死之后还给了她重生的机会,让她有时间亲手将陷害她的渣男贱女一个个全都收拾掉!

    而且现在曜儿也回到了父亲的身边。

    她真的算得上心愿得偿,再无遗憾了!

    只是,一想到这一去就极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她心底还是慢慢涌上了不舍。

    瑾西,我好想你!

    好想在最后的时间里,再看看你啊!

    厉哲文见她神色失望,正想要安慰她几句,旁边的护士突然紧张说:“不好了,病人血压和心率怎么降得这么快?”

    “快!紧急抢救!”

    护士和医生乱成了一团。

    厉哲文在旁边也是紧张得变了脸色。

    为了不给医生护士添乱,他并不敢多问!

    为了让学姐醒过来就能见到容先生,他还只能继续给容先生打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切换成了嘟嘟嘟忙音。

    接连着打了好几遍,都是这种被拉黑的节奏。

    联想到刚才温驰在电话里面无礼的叫嚣,他大概也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了。

    厉哲文正犹豫要不要继续给容先生打电话,他自己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备注,金宝宝?

    上次他在良辰夜总会做牛郎,第一晚就被夏桑榆学姐包下来,让他好好服侍这位金宝宝。

    当然,进入房间后,他们连前戏都还没开始,就有一帮人闯进来,将金宝宝直接给带走了。

    也就是说,这笔生意并没有做成。

    他准备离开夜总会房间的时候,隐约听到隔壁有夏桑榆学姐的呼救声,顺势就将学姐从四个歹人的手中救了下来。

    这事儿之后,他以为应该就这样算完了。

    却不知道这个金宝宝从哪里找来他的电话号码,几乎每天早中晚都会打电话给他。

    开始的时候他还会礼貌的接听,可是后来他发现金宝宝找他也没什么正事儿,不是约他上街吃饭,就是约他看电影逛公园。

    他渐渐也琢磨过味儿来,便找各种理由婉拒。

    再到后来,他一看见她的来电,连接都不想接了。

    不过今天金宝宝的这通电话,打来的还真是时候。

    他看了看小脸惨白的夏桑榆,接听电话道:“金小姐你好!”

    金宝宝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激动起来:“哲文,你终于肯接我电话啦?我还以为你嫌我烦,不理我了呢!”

    “金小姐啊,是这样的……”

    “哲文,你现在在哪里?我们见个面吧?巴黎时装周新出了两款男装,我觉得挺适合你,所以就买下来了,如果你有空的话,咱们见个面我把衣服拿给你!”

    “金小姐,我有衣服穿……”

    厉哲文正想要拒绝,突然想起更为重要的事情:“金小姐,我正在前往医院的途中,如果你方便的话,就到医院来找我吧!”

    “医院?哲文你去医院干什么?你生病了吗?”

    “不是我生病了,是我的学姐夏桑榆流产了……”

    “什么?桑榆流产了?”

    金宝宝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什么时候的事情?好好的怎么就流产了呢?”

    她对夏桑榆这种毫不作假发自肺腑的关心,让厉哲文的心稍稍放宽了些。

    他往夏桑榆的方向看了一眼,沉声说道:“她在餐厅里面被人欺负得很惨,孩子可能保不住了……”

    “她被人欺负?还欺负得很惨?”

    金宝宝激忿填膺的咆哮起来:“是谁?谁敢欺负她?”

    “一个女人,好像是叫唐又琪!”

    “唐又琪?”金宝宝再次失声惊呼。

    她自然记得唐又琪。

    那日在富太俱乐部的造型屋,她曾经帮着夏桑榆狂虐唐又琪。

    当时只觉得出气解恨,却没想到会埋下祸端,害得桑榆丢掉了孩子。

    这事儿说起来,她也是有责任的!

    更何况,夏桑榆是她这辈子认定了的好姐妹,她不能不管!

    当下问明情况,急忙就开车往医院赶来。

    半个小时后,金宝宝在医院急救室外面看见了焦急不安来回踱步的厉哲文。

    他身上的牛仔裤已经洗得起了毛边,T恤也是那种几十块钱一件的廉价货,脚上的球鞋虽然洗得很干净,可是前面却有一处脱胶的地方,尴尬的露出了一个豁口!

    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所有的行头加起来都超不过两百块。

    可他是如此的年轻英俊,就算披条麻袋在身上,也能帅得令人血脉喷张!

    再加上金宝宝知道他为了绝症女友卖身筹款的那一段往事,对他的看法又更是不同。

    总之,金宝宝认定了厉哲文是男人中的瑰宝,是她唯一的真命天子。

    她是绝对不会错过他的!

    她快步走过去:“哲文!”

    厉哲文一看见她,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金小姐你来得正好,你也是知道的,我一个男人家,陪在学姐身边会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

    金宝宝四下看了看:“容瑾西呢?桑榆都流产了,怎么没看见容瑾西的影子?”

    “他……”厉哲文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把真实的情况一一告诉了金宝宝。

    末了他又说道:“容先生不仅不接学姐的电话,还把学姐的号码拉入了黑名单,我无论如何都打不过去!”

    金宝宝气得胸脯剧烈的起伏,握拳恨道:“容家的男人太欺负人了!还以为容瑾西与他的渣二哥会有所不同,还以为他对桑榆有那么几分真心,没想到他比容淮南也好不到哪里去!”

    厉哲文问:“那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他容瑾西不是还跟那温驰腻乎着,不管咱们桑榆吗?行!咱们正好借此机会让桑榆看清楚他的真面目,等到桑榆一出院,我就让桑榆跟容瑾西离婚,让他跟着那个小受男过一辈子去!”

    两人正说着,一个护士小姐满面焦急的小跑了过来:“病人家属呢?谁是病人家属?”

    金宝宝只迟疑了一瞬间,便将这家属关系认了下来:“我是她姐姐!护士小姐,我妹妹她怎么样了?”

    护士说:“孩子是流掉了,最关键的是病人失血过多,有生命危险!”

    金宝宝忙道:“失血过多那就给她输血呀,钱不是问题,再多钱我也付得起!”

    厉哲文则直接挽起了衣袖:“输我的吧,我是O型血!”

    “O型血也不行!病人是罕见血型!”

    “罕见血型?”

    厉哲文和金宝宝同时傻眼了。

    护士小姐道:“这种血型的红细胞上,没有A抗原,B抗原和H抗原,但在血清中却同时存在A、B和H三种抗体,十分罕见!如果不能找到合适的血源,病人只怕会抢救无效……”

    “别呀,别说什么抢救无效啊!”

    金宝宝急得声音都变了:“护士小姐,请你告诉里面的医生,一定要尽力抢救我的妹妹,她若能平安度过这场劫难,我给你们每个人封个大红包!”

    “小姐你放心,我们珍重每一个生命,但凡有一丝希望我们都不会放弃的!”

    护士小姐说着,又将一张化验单子递给她道:“同家族的成员因为血缘关系,血型相同的机率会很大!小姐你不是病人的姐姐吗?拿着这个单子去验血室赶快化验一下,病人情况危机,急需大量血源!”

    “哦哦,好!”

    金宝宝拿着化验单子,心里却暗暗叫苦。

    她是AB血型,再化验也不可能会是夏桑榆的罕见血型。

    厉哲文在旁边提醒说道:“金小姐,我记得学姐有个姐姐叫夏云姿,不如你打电话给这个夏云姿……”

    “没用的!桑榆和夏云姿没有血缘关系,她是被收养的!”

    金宝宝情急之下也没了主张:“现在该怎么办?桑榆会不会死啊?哲文,你快点帮着想想办法嘛!”

    “要不这样吧,你留在这里守着学姐,我去医院血库查一查,看能不能找到相同血型的人员信息和资料,如果能找到,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血源送到医院来!”

    厉哲文年轻的脸庞浮上一层势在必得的坚毅神色,整个人多了些轩昂阳刚的味道!

    金宝宝听了他的话,也是豁然开朗:“对!可以去血库里面查……”

    “那我先去了!学姐这边就拜托你多加照顾了!”

    “誒,你等一下!”

    金宝宝将一张金卡递给他:“这卡你拿着,找到血型相同的人,无论花多少钱,也要把人给我带回来!”

    “好!”厉哲文也不推辞,拿着金卡快步进了电梯。

    金宝宝心神不宁,总觉得要出什么大事!

    情急之下,她还是给夏云姿打了一个电话:“夏云姿,我是金宝宝!”

    “哟!金宝宝,富太俱乐部的金总,有何指教啊?”

    “夏云姿,我问你,夏桑榆到底和你有没有血缘关系?”

    金宝宝没功夫计较夏云姿阴阳怪气的腔调,直接就奔入主题。

    夏云姿在电话里哈哈哈笑了起来:“怎么想起问这个?是金总有事求我,还是夏桑桑有事求我?”

    “桑榆流产了,现在急需输血……”

    “流产了?夏桑桑流产了?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我太高兴了!告诉我是谁干的?谁让夏桑桑流产了?我这就准备一份儿大礼谢谢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