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06章 好爽,根本停不下来
    那样子,要多狼狈就又多狼狈。

    唐又琪更是得意:“夏桑榆,那日在发型屋,你毁我头发,害我挨一场黑打的时候,可想过你也会有今日?”

    夏桑榆一摔下去,身上的血就流得更是厉害了些。

    她满目都是猩红,突然就想起了前世临死前在产房里面血染产床的场景。

    恐惧像是藤蔓,将她层层密密的包裹起来。

    她双唇颤抖,哆哆嗦嗦说不出一个字来。

    刚才那两位年轻女孩结账之后不放心她,又折转身回来看她。

    见她被一个餐厅服务员如此欺负,两人急忙就将餐厅经理找了过来。

    餐厅经理是个三十多岁的干练女人,在这餐厅里面干了五六年了,从来只听说顾客欺负服务员,还没见过服务员敢对顾客不敬的。

    当下便跟着两个年轻女孩儿往这边跑了过来。

    远远的,餐厅经理就看见跌坐在血泊中的年轻女子有些眼熟,仔细一看,不正是鼎鼎大名旷世集团的容夫人么?

    餐厅经理吓得面容失色,人还没走近,先就厉声呵斥道:“唐又琪,你在干什么?还不赶快把容夫人扶起来?”

    “扶她起来?”

    唐又琪轻嗤道:“我巴不得将她踩进泥地里,怎么还可能将她扶起来?”

    “唐又琪,你还想不想干了?你忘了进店第一天我就告诉过你顾客就是上帝吗?”

    “呵呵,本姑娘还正好不想干了!”

    唐又琪摘下工牌一把拍在旁边的桌子上,随后又从兜里掏出一把大钞:“我现在不是你们餐厅的员工,我是在这餐厅里面消费的客人!你们没权利干涉我做任何事情!”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她伸手拎起旁边一只装满开水的水壶,对着夏桑榆的脑袋就要淋下去。

    “不要啊!”

    餐厅经理和两个年轻女孩儿一起发出了惊呼声。

    这么滚烫的开水淋下去,夏桑榆这张脸只怕也不能要了。

    然而唐又琪太享受这种复仇的过程了。

    她根本就停不下来!

    “夏桑榆,你瞧你,血淋淋的多脏啊,来,我帮你洗洗!”

    唐又琪狰狞冷笑,右手抬高,滚烫的开水就往夏桑榆的头上淋去。

    电光火石之间,突然从后面伸来一只大手,直接将唐又琪手中的开水壶打飞了出去。

    砰一声巨响,开水壶在远处落地,炸裂开来。

    紧接着,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年轻男子快步上前,一掌推开唐又琪,径直来到夏桑榆的面前:“学姐,学姐你怎么了?”

    夏桑榆最后这几分钟的意识已经逐渐模糊。

    她一直在强撑,努力不让自己晕倒。

    直到这时候听见年轻男子的询问,她定定凝视着男子片刻,浑身紧绷的神经这才骤然松懈下来。

    “厉哲文?送,送我去医院……”

    简单几个字,耗光了她最后一点儿力气。

    等不到厉哲文的回答,她就已经脑袋一偏,晕了过去。

    厉哲文急忙抽了旁边一张玫红色丝绒桌布,将她严严实实裹起来,然后抱起她大步往外面走去。

    刚刚到餐厅门口,急救车正好赶到。

    随车的医护人员很快就对夏桑榆做了检查:“病人流产了,先生你是病人家属吗?”

    “不!我是她……朋友!”

    厉哲文看着面色苍白的夏桑榆,担心道:“医生,她不会有事儿吧?”

    “流产说大很大,说小很小,先生,我看你还是尽快通知病人家属吧!”

    “哦哦,好!我这就打电话!”

    厉哲文摸出手机,却不知道应该将这个电话打给谁。

    正是踌躇的时候,昏迷中的夏桑榆稍稍清醒了些。

    她将手机递给厉哲文,虚弱道:“给,给容瑾西打电话……”

    “好好,我这就给容先生打电话,学姐你别害怕,容先生很快就会过来陪你!”

    厉哲文用夏桑榆的手机拨打了容瑾西的电话。

    电话一直没人接。

    他继续打,还是一直没人接。

    桑榆想起容瑾西现在应该还陪在温驰的身边。

    温驰洗胃很遭罪,所以他得陪着。

    温驰服下的药物还没有查清楚,所以他也得陪着。

    可是就算陪着,接个电话的功夫总应该有吧?

    她流产又被人虐,真的好希望得到他的陪伴和安抚,哪怕只是接通电话,简单的问候一句也行啊!

    可是,电话一直都没人接听!

    她失望的闭上眼睛,紧接着就有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出来。

    厉哲文见她流泪,心都乱了:“学姐你别着急啊,我继续给容先生打电话,应该很快就能打通的……”

    说着,他又拨通了容瑾西的电话。

    这一次,居然被接听了!

    然而不等他开口说话,电话里面就传来了一个语气不善的男人声音。

    “夏桑榆,我说你贱不贱啊?瑾西哥哥根本就不喜欢你不爱你,你干嘛还要给他打这夺命连环电话?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瑾西哥哥再离开我!”

    厉哲文拿着电话不敢出声儿。

    他也听说过容先生与一个叫温驰的男人十分亲近。

    都说那个叫温驰的男人性格温顺柔和,却没想到他对学姐会如此嚣张无礼!

    他表情僵硬,不知道如何应话。

    温驰在电话里面又说道:“夏桑榆,别再缠着我的瑾西哥哥了!瑾西哥哥已经答应我,会尽快和你解除这段契约婚姻,如果你还要这最后的尊严,就别再打他的电话,别再骚扰他!”

    温驰说完,冷哼一声,毫不迟疑的挂断了电话!

    他刚才被洗胃,一直都处于昏迷状态,是硬生生被夏桑榆这无数个来电铃声给唤醒过来的。

    瑾西哥哥被医生叫去办公室,却无意中将手机放在了病床旁边的小柜上。

    他这才有机会接听了来自夏桑榆的电话。

    他相信,但凡夏桑榆还有一点儿自知之明,都不应该再打电话骚扰他的瑾西哥哥了。

    他将通话记录和夏桑榆的未接电话一一删除,又将夏桑榆的号码拉黑。

    刚刚将手机放回原处,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容瑾西俊脸阴郁,神情凝重,往他的病床边走了过来。

    他有些心虚:“瑾西哥哥,你,你没事儿吧?”

    容瑾西唇角牵起苦笑:“我没事儿。”

    “医生怎么说?我现在就能出院了吗?”

    “还不能……”

    “为什么不能?我都已经洗胃了,还要怎样啊?”

    温驰抓住容瑾西的手,柔软的声音哀求道:“瑾西哥哥,带我回家吧,我想回家,回容氏公馆,我想和你在一起!”

    “温驰……”艰涩的声音,带着不安的颤音。

    容瑾西看着温驰俊美苍白的面颊,想起刚才在办公室医生说的那些话,只觉得一颗心正在往深不见底的谷底沉去。

    温驰从他的神色当中察觉到了异样:“瑾西哥哥,医生给你说什么了?我得什么病了?”

    “没有没有,你没有得病!”

    容瑾西连忙否认,急声说道:“温驰你别乱想!是因为医生还没查出你服用了什么药物,所以不放心让你就这么出院了!”

    “就因为这个不让我出院啊?”

    温驰表情轻松的笑了起来:“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他们,我服用的是我自己兑制的二甲基溶液和二氯二吡啶溶液,剂量我都精确的计算过,只会有中毒症状,不会有性命危险,所以瑾西哥哥你也不用担心!”

    “你自己兑制的?”容瑾西失声怒道:“温驰你脑子有病吧?哪有给自己兑制化学药品的?”

    “我这不是为了能够回到你的身边吗?”

    温驰的声音异常温柔:“瑾西哥哥,我是为了你才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如果你不要我,我有一万种方法离开这个世界!”

    “……”

    容瑾西又想起刚才医生说的那些话,心里像被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压着,说不出的沉重与压抑。

    将手机拿过来看了看,这么长时间,桑榆既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发信息。

    她向来懂事,定是知道他在忙着照顾温驰,所以就没有打扰他。

    不过,看温驰现在这个状况,今天晚上只怕抽不开身,不能陪她回家吃晚饭了。

    正准备给夏桑榆打电话说明一下这边的情况,温驰突然痛苦的哼哼起来:“瑾西哥哥,我心口好疼……”

    他连忙放下手机:“我去叫医生!”

    “不!你帮我揉揉,揉揉就好了!”

    温驰拉住他的衣角,一脸祈求的望着他。

    他迟疑一下:“好吧!”

    他修长的手掌伸到温驰的心口,轻轻摁揉起来:“好点儿了吗?”

    尽管是隔着衣服,温驰还是舒服得哼吟起来:“嗯……,好多了……”

    容瑾西俊眉微蹙,却并没有将手收回来:“温驰,以后我不会将你从我身边赶走了,不过你得答应我,不许再自虐!”

    “嗯嗯!只要能在你的身边,我一定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没有你的允许,我连头发丝儿都不会伤到一根!”

    又能回到从前相依相偎的幸福时光了,真的好开心啊!

    急救车内,夏桑榆一闭上眼睛就想起前世在产房里面血崩不止,最后死在产房的场景。

    对血的恐惧,对死亡的恐惧,早就深入骨髓。

    而今天的情况,与那天何其相似!

    她甚至有预感,一进入手术室,她今天只怕就再也出不来了!

    她睁开眼睛,问握着嘟嘟作响的手机正在发愣的厉哲文道:“打通了吗?他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