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04章 你可以抱抱我吗
    这确实像是容瑾西的风格!

    桑榆点了点头:“好,带我去吧!”

    “容夫人这边请!”

    梁栋带着她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一路上还在解释说道:“容先生在某些方面是有点儿小洁癖!那办公室其实也是春节才刚刚装修过的,无论是风格还是摆设都是按照容先生的喜好设计的!可就因为淮南先生在里面呆了两三天的时间,容先生觉得那里面的空气味儿都不对了!这不,下令让人重新装修,他自己暂时就在原来的总裁会客厅里面办公!”

    桑榆只管含笑听着,并不多做言语。

    几分钟后,梁栋停下脚步,恭敬道:“容夫人,容先生就在前面,你先稍等,我进去通报一声!”

    “不用,我自己过去就好了!”

    桑榆对梁栋礼貌颔首,抬步往前面会客厅走去。

    格调优雅的会客厅里面,容瑾西正被温驰缠得不能脱身。

    几日不见,温驰眼窝深陷,下巴尖尖,瘦得几乎脱了形。

    他那双漂亮的眼睛神采黯淡,望着容瑾西凄然道:“瑾西哥哥,那日在医院,当你选择夏桑榆留下来陪你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难过吗?这些天,我每晚都在做噩梦!我梦见我失去你了!”

    “温驰,咱们两个大男人,说这样的话不合适!”

    容瑾西看了看手上的腕表:“时间不早了,温驰你还没吃饭吧?走,我陪你去餐厅”

    “我不是来吃饭的!”

    温驰的声音一下子拔高,激动道:“我今天来看你,就是想要告诉你,我爱你!如果你不能接受我的爱,我就死给你看!”

    容瑾西墨眸沉了沉:“温驰,你是知道的,我最恨被人威胁!”

    “我这不是在威胁你!我这是在告诉你事实!”

    温驰说着,伸手便直接将袖子撸了起来:“你看,我真的可以为你去死!那天肖医生面对媒体说你活不过二十四小时,我就已经做好了殉情的准备!”

    白皙的手腕上,扭曲外翻的伤口看上去十分血腥可怖。

    容瑾西眸底腾起怒火:“温驰你疯了吗?上次你割腕的伤口都还没愈合,你居然又割?”

    温驰定定望着他,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震惊,看到了愤怒,看到了怜悯,唯独没有看到心疼!

    他凄怆一笑:“瑾西哥哥,你变了!我们之间十多年的感情,被夏桑榆给抹掉了!”

    容瑾西不悦的皱眉:“你又扯她干什么?温驰我实话告诉你吧,从头到尾,我都一直拿你当最好也是唯一的兄弟,甚至是亲人!可是你一而再的以死相逼,想要我回报给你超出友情之外的感情,抱歉,我做不到!”

    “你做不到?”温驰的眼泪流了下来:“你既然做不到,为什么要在这十多年里无数次的承诺,说会一辈子照顾我爱护我?现在就因为一个夏桑榆……”

    刚说到夏桑榆,夏桑榆的声音就在身后传来:“哟!温驰也在呐!”

    温驰急忙回头,正看到夏桑榆笑意盈盈的走来。

    他心里气不顺,开口便没有好听的:“贱女人,你来干什么?”

    容瑾西被‘贱女人’这三个字搞得心头不快,沉声喝道:“温驰!请注意你的言辞!桑榆她是我的妻子,是我的爱人,你若再这样言语攻击羞辱她,我以后便只能尽量减少和你见面的时间!”

    他说着,走到夏桑榆的身边,搂着她的肩膀温柔道:“别介意!”

    “他不懂事,我不会介意他说的话!”

    桑榆淡淡扫了温驰一眼,看向容瑾西道:“我爸让王婶儿准备了饭菜,让我等你下班后和你一起过去!”

    “嗯!好!确实有时间没去看他老人家了!正好我这里有一副王羲之的《兰亭序》,顺道给他带过去!”

    “王羲之的《兰亭序》?”

    “对呀,你也知道,我这人不懂书法,当初在国际拍卖会上看到这副字画,只听说是什么天下第一行书,便花高价将它拍下来了……”

    两人热烈的讨论着兰亭序,都是有意要将温驰晾在一边。

    他们甚至比平日里还要表现得亲昵恩爱一些。

    就是要让温驰看清楚,他们是真心相爱的,温驰你就趁早断了那不该有的念头吧。

    容瑾西取出那副由南香木雕刻而成的精致长盒,递给夏桑榆道:“给!送给你父亲的!”

    “这里面就是《兰亭序》?我爸得了这样的宝贝儿,今晚肯定会高兴得睡不着觉!”

    桑榆双手捧着盒子,正欲跟着容瑾西往外面走,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温驰的脸色白里透着青,青里泛着黑,十分的古怪异常。

    她稍一沉吟:“瑾西,我怎么觉得温驰的脸色……”

    话还没有说完,温驰喉咙里突然发出痛苦的闷哼,口中白沫涌出,整个人毫无征兆的往地上栽倒下去。

    容瑾西大惊,急忙伸手将他一把扶住:“温驰,温驰你怎么了?”

    温驰像是冷极了,身体一阵紧过一阵的颤抖。

    “瑾西哥哥,其实,其实我在来找你之前,就提前服下了剧毒的药物……”

    “你提前服毒了?”

    容瑾西终于动容,抱着温驰哽声说道:“温驰,你怎么这么傻?”

    “我才不傻呢!我早就看出你的心离我越来越远,我不想一个人孤独终老,所以,我选择在你没有完全遗忘我之前,死在你的怀里!”

    温驰俊美的脸上渐渐笼罩起一层死灰之色。

    他吃力的抬手,缓缓抚上容瑾西的俊朗面颊:“瑾西哥哥,我好冷,你还愿意抱抱我吗?”

    “温驰……”容瑾西将温驰抱在怀里,想起十多年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心下酸楚难忍,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温驰,对不起……”

    夏桑榆看着相拥而泣的两人,心里也是十分的不好受。

    “瑾西,你先振作一点,咱们还是先送温驰去医院吧?”

    “对对,去医院,去医院!”

    容瑾西将温驰打横抱起,几个箭步就走到了会客厅的门口。

    桑榆帮他拿起外套,急忙也要跟上去。

    气息奄奄的温驰突然说:“瑾西哥哥,我不想看见夏桑榆!”

    “让她跟着吧,在医院多个人也方便些……”

    “不!我不!在我死之前,我不想看见这个女人!”

    温驰说话的时候,嘴角又有白沫溢出,看上去虚弱极了。

    夏桑榆不想和一个中毒至深的人计较,停住脚步道:“好了温驰,我不去便是!”

    容瑾西深深看了她一眼,抱着温驰大步往外面走去。

    沿途遇见公司员工,大家都用一副好奇探究的神色看着容先生与容先生怀里的温驰。

    有胆子大的员工还用手机将两人偷偷拍了下来。

    “快看快看,温驰先生这表情好销魂啊!”

    “这就是标准的小受!你看他在容先生怀里,多享受,多陶醉……”

    “咱们容先生不会就这样被掰弯了吧?”

    “弯什么啊弯?容先生与温驰先生本来就有十多年感情好不好?说不定容先生背着容夫人,一直都和温驰先生保持着那种关系呢……”

    “嘘——!你别瞎说!容先生与容夫人感情很好的!”

    “容先生有可能是双性恋也说不定哦!既喜欢容夫人,也喜欢温驰先生……”

    几名员工正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议论得热闹,突然有人眼尖,看见容夫人从对面会客厅走了出来。

    几人立即做出一副很忙的样子,快速散开了。

    唯有拍下照片的那名女员工还浑然不觉。

    她低着头编,辑照片,兴奋的说道:“我这张照片如果卖给狗仔队的话,下半年的化妆品钱就不愁了!”

    正说着,突然觉得身周空气骤然一冷。

    抬眼一看,妈呀,容夫人什么时候站在面前了?

    夏桑榆脸色冷凝:“想把照片卖给狗仔队?”

    “不不!我是开玩笑乱说的!”女员工被她的目光压得抬不起头,慌乱的说道:“容夫人您别生气,我这就删掉,这就删掉!”

    动作倒是麻利,很快就当着夏桑榆的面,将刚刚拍下的照片删了个干净。

    桑榆冷然一笑,伸手捻着她的工牌看了两眼:“吴卉?”

    “容夫人……”叫吴卉的女员工几乎要哭出来了:“容夫人我错了,请你别……”

    话没说完,突然感觉到脖子上刀割一般剧痛。

    竟是容夫人抓着她的工牌,硬生生将吊工牌的绳子给猛然扯断了。

    吴卉捂着被绷出了血的后脖颈,颤声道:“容,容夫人……”

    夏桑榆将那工牌随手扔进一旁的垃圾桶,冷声说:“去财务室结帐吧,你被开除了!”

    “容夫人……”

    吴卉还要哀求,夏桑榆已经冷着脸径直走了。

    她一个人去旷世集团附近的餐厅,选了个靠窗的位置:“服务员,点菜!”

    “小姐想吃什么?”

    服务小姐的声音居然有一点儿耳熟。

    桑榆抬眼看去,是一个年龄与她相仿的姑娘,栗色的卷发衬得她皮肤白皙,五官也还算精致。

    不仅声音耳熟,这五官面目看上去也有几分眼熟。

    她想了半天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便干脆直接问道:“姑娘,咱俩以前见过吗?”

    卷发姑娘抿嘴一笑:“没见过!我长了一张大众脸,很多人第一次见我都会觉得我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