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02章 前尘往事如云烟
    难道是乔玉笙来看他了?

    乔玉笙带着陆胜成功的报复了夏桑桑,所以是来给他报喜了?

    陆泽心里升起期待,脚步也加快了些。

    远远的,一抹纤秀倩影沿着高密铁丝网,往这边徐徐而来。

    夏日阳光给那抹倩影镀上了淡淡金芒,让她整个人透着一种令人不敢逼视的异彩。

    空灵,秀美,却又夺人心魄。

    陆泽停下了脚步,不能再往前面移动一步:“夏……桑桑?”

    就是这个看上去还有些稚嫩的年轻女子,轻而易举的毁掉了他苦心经营多年的前程和事业,也彻底的毁掉了他。

    他站在那里,看着那抹倩影丽姿越来越近,感觉到后脊有寒意一点一点扩散至全身。

    夏桑榆步履轻盈,眸带笑意道:“陆泽,陪我走走吧!我的律师帮我申请到了特权,我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清越如流泉的声音,听上去毫无恶意。

    可陆泽还是不敢放松警惕:“夏桑桑,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她含笑纠正:“我是夏桑榆!”

    “夏桑榆已经死了!”

    “不!我没有死!我在夏桑桑的身体里面重生了!”

    “嘁!这么荒诞的鬼话,你以为我会信?”

    “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夏桑榆,不是夏桑桑!”

    夏桑榆明眸中溢出慑人的寒芒,盯着陆泽,声音渐渐冷了下去:“你应该在等乔玉笙吧?我今天来看你,就是想要告诉你,你永远都等不到乔玉笙了,因为我把她送到渡边次郎的手里拍片去了!”

    “渡边次郎?”

    身为男人,陆泽自然知道渡边次郎拍出来的片子都是什么样的片子!

    乔玉笙落在渡边次郎的手里,能有好?

    他双拳紧紧攥起,恨声说道:“夏桑桑,太过分了!你这样会毁了她你知道吗?”

    “我就是要毁了她啊!”

    夏桑榆秀气的眉眼携带着凌人杀气,冷声又道:“还记得在产房里面,我临死之前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吗?我恨你们!就算变成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陆泽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你,你真是夏桑榆?”

    “没错!我就是被你们联手害死的夏桑榆!”

    桑榆看着陆泽,极冷的声音又道:“你当时说过,让我变成鬼再回来找你们……,呵呵,我现在回来找你们了,你们怎么好像都不开心呢?”

    陆泽脑子嗡然炸响,明明艳阳高照,他却觉得阴冷入骨。

    他惊恐万状的盯着夏桑榆:“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桑榆呵呵冷笑:“我说我自己是鬼,你是不是会好受一点儿?”

    说话间,她往陆泽的面前逼近了一步。

    陆泽大骇,转身就要想要跑开,奈何双腿发软,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陆泽,我记得你胆子很大的呀!”

    桑榆走过去,扼住陆泽的左手冷笑道:“你当初不就是用这双手抓起枕头把我捂死的吗?嗯?那时候怎么没见你害怕呢?”

    “对不起对不起!桑榆,是我对不起你……”

    陆泽看着她,如同看着索命的厉鬼。

    他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不停的求饶道歉。

    夏桑榆却看着他的左手失去了心神。

    他的左手尾指断了一截。

    那是在他们相识一年之后,遭遇意外被人截断的。

    那时候,夏桑榆还很年轻,是被夏挚老先生捧在掌心的至宝。

    而陆泽只不过是夏氏集团分公司招聘进来的一个本科生,在公司从事着最基层的工作。

    两个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尽管陆泽在奋力猛追夏桑榆,可是夏桑榆始终婉言相拒,不给陆泽进一步发展的机会。

    直到那年冬天,桑榆在参加了一个聚会回家的途中,被一伙歹人挟持,关在了一间荒僻的小黑屋里面。

    她是蜜罐子里面养大的娇娇女,哪里见过那么些狰狞的嘴脸和阴狠的手段?

    她害怕极了,整个过程都在发抖,都在泣哭。

    那是她人生当中的第一场恐惧。

    她觉得自己死定了!

    就在她快要承受不住这种恐惧的时候,突然听见外面传来异样的动静。

    她趴在门缝往外面看,居然发现陆泽单枪匹马来救她来了。

    毫不起眼的陆泽,在那一刻,变成了她的盖世英雄!

    他拍着心口,气势凌然的说道:“我是夏桑榆的男朋友,你们要绑就绑我,要杀就杀我,只要你们放了她,让我做什么都行!”

    几个歹徒笑得差点岔了气:“你?你是夏桑榆的男朋友?行啊,切一根手指头下来,我们就相信你!”

    结果陆泽当真就抽了旁边一把利刃,咬牙切下了一截小手指。

    切下了手指,依旧没能换回夏桑榆。

    他们两个,都被关起来了。

    夏桑榆虽然还是很害怕,可是身边有陆泽陪着,心底里那种要命的恐惧消减了很多。

    两人在小黑屋捱了一天一夜,夏挚老先生带着警方的人终于找到他们,将他们救了出去。

    自那以后,夏桑榆对陆泽的态度大有改变。

    陆泽很快就从分公司调到总公司,职务也是一升再升。

    半年后,桑榆不顾父亲和亲友的反对,执意与陆泽确定了恋爱关系!

    一步错,步步错。

    所有的海誓山盟甜言蜜语,都是为了能够拿到夏氏集团的继承权,都是为了最后能够亲手用枕头将她捂死在产房里。

    夏桑榆此时看着陆泽那截断指,脑子里面前所未有的清明。

    “陆泽,当年那场绑架事件,是你亲手策划的,对吧?”

    “……,是!我承认,为了接近你,我让陆胜找人绑架了你,一切都是我策划的……”

    “行啊陆泽!若我夏桑榆不死这一次,还真的不会知道这么多年,一直都生活在你的算计当中!”

    桑榆小脸凝霜,蹲在陆泽的身边,冷笑说道:“陆泽,你和我相识五年结婚三年,你应该最清楚我夏桑榆的为人,我绝对不是心慈手软,有仇不报之人!”

    “你,你想怎样?”陆泽惊悸道:“你都已经将我关在监狱里面了,你还想要怎样?”

    “当然是要你去死啦!”

    她粲然微笑,露出几颗洁白如贝的皓齿,淡淡然下了断语:“陆泽,今天晚上,就是你的死期!”

    陆泽坐起身,强撑道:“夏桑榆,你太狂妄了吧?我不相信你的手能够伸得到监狱里面来!”

    “你不相信也没关系!咱们今天晚上,就拭目以待吧!”

    桑榆小脸上神色敛尽,站起身,大步往外面走去。

    陆泽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突然很慌,很乱。

    “喂!夏桑榆!”

    桑榆停住脚步,转身看向他:“怎么了?”

    陆泽站起身,囚服上面沾满了灰尘。

    他神色有些古怪的看向夏桑榆:“桑榆,既然你说你是桑榆,那你应该还是爱我的吧?不如你想想办法,救我从这囚牢里面出去,我保证以后一心一意的爱你……”

    夏桑榆又好气又好笑,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想再说,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陆泽看着她决绝离去的背影,怒声咆哮道:“夏桑榆你这个贱女人,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啊!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怕你,等我出去之后,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死你!”

    正骂得起劲,狱警过来一棍子敲在他的后背上:“4507,探视时间结束,回你的牢房去!”

    陆泽吃痛,闷哼一声不敢再闹腾。

    乖乖的跟着狱警回腥臭拥挤的牢房去了。

    夏桑榆从监狱出来,给父亲夏挚老先生打了一个电话:“爸,他没必要再活着了!”

    夏挚老先生的声音也带了狠意:“好!今天晚上,我就让人动手!”

    “嗯!爸你小心点儿,别让人怀疑到你身上!”

    “放心,爸根本不会出面,爸只需要打一个电话就好了!”

    夏挚沉重的叹了口气,又道:“能亲手为你和我的孙儿报仇,我就算死也能瞑目了!”

    “爸——!”桑榆气息微哽:“爸,咱们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别说什么死不死的!”

    “好好,爸爸不说,爸爸不说!哦对了,你和瑾西今天晚上来家里吃饭吧?我让王婶儿准备你们喜欢吃的菜!”

    “好啊,我这就去旷世集团,等瑾西下班我们就过来!”

    桑榆挂断电话后,律师也处理完后续手续,从监狱里面出来了。

    律师开车,桑榆坐在后排,正准备发信息问问瑾西忙不忙,黄玉柔的电话打进来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还应该是黄玉柔主动打给她的第一个电话。

    她不敢怠慢,急忙接听道:“妈!”

    “桑桑啊,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姐呢?就算她不是你的亲姐姐,好歹我们夏家也养了你二十多年吧?你现在发达了,你不帮衬她也就算了,你怎么能够这么欺负她?都是女人,你怎么忍心对她下这样的狠手?”

    黄玉柔劈头砸来的质问让桑榆完全摸不着头脑。

    “妈,怎么了?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会听不懂?桑桑,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黄玉柔气愤的声音又道:“我一直以为你挺善良挺懂事的,没想到你居然丧心病狂,将那么大一颗乒乓球塞进你姐姐的身体里!桑桑,你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叫人寒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