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01章 从头到尾,他都在玩弄我
    “容瑾西,我警告你,如果你敢那样对我,我保证让你后悔一辈子!”

    桑榆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操起抱枕砸进他的怀里:“你敢跟着容淮南学他的那个渣样,我铁定就不要你了!”

    “我好好的,干嘛要跟他学啊?”

    容瑾西抱住她砸过来的抱枕,也顺势将她抱在了怀里:“我爱你还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用那样的方式来对你?”

    说完,直接来了个公主抱,将她重新放在了床上。

    他俯身压下来,修长大手无所顾忌的探入她的睡衣。

    她急忙抓住他胡乱游弋的大手:“瑾西,先等一等,我现在没这方面的兴趣!”

    “没兴趣?”容瑾西俊眉微蹙,沉吟片刻,憋着坏笑道:“要不我给你出个趣味题吧?你若答错了呢,今天晚上的一切姿势你都听我的!”

    “若我答对了呢?”

    “你答对了,今晚我都听你的!”

    “我要在上面!”

    “……,你答不对的!”

    容瑾西骨子里有点大男子主,义,在床上的时候,从来不肯交付主动权。

    他无法想象,她在上面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在桑榆期待的眼神下,他轻咳一声,居然开始背诗:“锄禾日当午,汗滴和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想问我这首诗的作者是谁?创作年份?容瑾西我告诉你,你难不倒我……”

    “你高兴得太早了吧?”

    容瑾西伸手在她秀挺的鼻梁上面轻轻一刮,含笑说:“听好了,我的问题是,在这首诗里面,锄禾一共曰了几个人?”

    “什么?”桑榆差点没被噎住:“容瑾西,你这问题也太污了吧??”

    “本来就是情,趣题嘛!”

    容瑾西唇角染着邪肆,追问说道:“快点回答我,锄禾一共曰了几人?”

    “好无聊!好幼稚啊!我可不可以拒绝回答?”

    “可以,不过你得替我……”

    容瑾西趴在她的耳边,说出了那两个难以启齿的字。

    桑榆羞得脸色爆红,急声说道:“你休想!”

    “那你快回答啊!”

    “三个!当午,汗滴,还有下土!”

    桑榆回答完,在心里给这首诗的作者道歉了八百回。

    可是容瑾西嘿嘿一笑,居然翻身骑在她的身上,直接就闯了进来:“答错了!一共曰了五人!除了当午,汗滴和下土之外,还有盘中餐和粒粒两人,因为诗中说盘中餐和粒粒也都很辛苦嘛……”

    桑榆满头黑线:“好好一首启蒙古诗,居然被你污解成了这个样子!容瑾西,你可真对得起你的语文老师!”

    “我不管,反正今天晚上你都得听我的!”

    容瑾西兴味盎然,一面奋力占有着她,一面强调道:“我今晚要挑战新姿势!”

    桑榆被他填满,已经是眼神迷离浑身酥软,没功夫与他搭话了。

    春情荡漾,一室旖旎。

    次日,夏桑榆醒过来的时候,容瑾西已经出门上班去了。

    前段时间因为一场车祸和植物人的传言,让旷世集团内外都有些动荡,他必须得抓紧时间,尽快内外肃清,稳定人心!

    桑榆昨晚被他折腾得厉害,今天浑身酸软,趴在床上半天不想动弹。

    想到他昨夜的狂放威武,她的脸颊一阵阵发热,身体也好似还沉浸在余韵里,酥酥麻麻,异样的舒服。

    赖了会儿床,洗漱后准备下楼去找吃的。

    房门刚刚一拉开,夏云姿就往她的身上扑了过来。

    她吓了一跳:“夏云姿你干嘛呀?你依在我门上干什么?”

    “桑桑,姐给你跪下了!”

    夏云姿双眼浮肿,嘴唇也干裂蜕皮,看上去憔悴得不行。

    她在夏桑榆的面前跪下,沙哑着声音道:“桑桑,帮姐把这鬼东西取出来,你让姐姐为你做牛做马都行!”

    桑榆有些吃惊:“还没取出来?我以为容淮南昨天晚上把你带回去,就已经帮你取出来了!”

    “没有!容淮南他就是个混蛋!从头到尾他都在玩弄我!”

    夏云姿一提起容淮南,就气得咬牙切齿:“他被容瑾西踢下总裁之位后,就非要把送我的支票要回去……,呜呜,支票上的钱我都用来买跑车了,还怎么还给他啊?他就生气了,逼着我把车卖了不说,还把我带回家变着法的折磨我,凌虐我,羞辱我……”

    桑榆惊讶道:“你那辆红色跑车卖掉了?”

    “卖掉了!容淮南说我这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那么好的跑车!”

    她原本还以为傍上容淮南就能一飞冲天。

    没想到这才两三天的功夫,她总裁夫人的梦想就破灭了!

    直接从云端跌落谷底,不仅一分钱好处没捞到,反而还被容淮南给搞了这么个东西在身体里,这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她跪在夏桑榆的脚前,不住声的苦苦哀求道:“桑桑,好妹妹,你一定要救救我,这东西如果不取出来的话,我会死的……”

    夏桑榆后退一步:“抱歉,我帮不了你!”

    避开夏云姿,她侧身就往屋外走。

    夏云姿苦求无果,急得在身后大声嚷道:“夏桑桑,你个没良心的!我妈当初就不应该将你捡回来,好吃好喝将你养到这么大,你居然一点儿情面都不给!我都给你跪下了,你居然连这么一点儿小忙都不帮!”

    夏桑榆对夏云姿的叫骂无动于衷。

    她来到一楼,女佣秀雅迎上来恭敬道:“容夫人早上好,灶上煨着鸡汤,我给你盛一碗?”

    “等一下!”

    桑榆叫住秀雅,抿唇想了想,说道:“秀雅,鸡汤我自己盛,你上去问问云姿小姐,如果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就尽量帮帮她!”

    “啊?云姿小姐啊?”

    秀雅一脸不情愿的神色道:“云姿小姐上次那么欺负你,还差点将你从楼梯上推下来,你怎么还让给我去帮她啊?”

    “好歹她也是我名义上的姐姐,秀雅你就算帮我个忙,去看看她有没有什么难处吧!”

    “那好吧!我听夫人你的!”

    “嗯!去吧!别说是我让你去的!”

    打发走了秀雅,桑榆紧拧的眉头这才稍稍舒展了些。

    如果夏云姿愿意的话,秀雅也可以帮她把乒乓球取出来。

    她能帮的,也只有这些了。

    要让她亲自帮她把乒乓球取出来?抱歉她做不到!

    桑榆盛了鸡汤,在餐桌前小口小口的喝着。

    十多分钟后,秀雅神色紧张的往她这边走了过来。

    不等秀雅开口,夏桑榆先就说道:“秀雅你先别说话,等我把鸡汤喝完再说!”

    她有些嫌恶心!

    秀雅十分听话,当下果然闭口不言,懂事的站在旁边,等着她将热乎的鸡汤一口一口喝下肚。

    “夫人我再帮你盛点儿?”

    “不用了!现在你说吧!你帮她把那东西取出来了?”

    “东西?什么东西?”

    秀雅一脸茫然,将紧紧攥着的掌心摊开,惶恐道:“云姿小姐把脖子上的项链摘下来送给了我,她求我睁只眼闭只眼放她离开容氏公馆,她说她想回家了!”

    那项链虽然很细,却是足金的!

    夏云姿的家境并不富裕,这项链对于她来说,已经算得上是相当珍贵了。

    桑榆捻着那项链看了看,猜到夏云姿是想回家,请母亲黄玉柔帮忙将那东西取出来!

    因为在外面,她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桑榆笑了笑,将链子放回秀雅的手中:“这东西既然是她给你的,你就好好收着,然后找个机会,放了她吧!”

    “不行啊!”

    秀雅像是被烫到一般,猛然缩回手去。

    桑榆拧眉:“为什么不行?”

    “我们身为下人,不能随便拿这公馆里面的一针一线,这事儿若让徐管家知道了,肯定会立马开除我!”

    “这链子不是我们容氏公馆的,是云姿小姐送给你的,你就安心收着吧,不会被开除的!”

    桑榆说着,就又要将项链放回秀雅的手中。

    秀雅双手背在身后,摇头说道:“还是不行呀!淮南先生今天临走的时候叮嘱过,说谁都不可以放走云姿小姐!”

    “没事儿,偷偷放了她吧!就算容淮南怪罪下来,还有我替你撑着呢!”

    夏桑榆费了好一番唇舌,终于说动了秀雅,找机会让夏云姿偷偷离开容氏公馆。

    桑榆把家里的事情安排了一下,打电话约上夏氏集团的律师,陪她一道前往晋城第三监狱。

    陆泽已经在这里服刑十来天。

    说实话,他到现在都还没有习惯监狱里面的生活。

    压抑,阴森,枯燥,腥臭,脏乱……

    他每天晚上都会从噩梦中惊醒!

    不是因为他心理承受能力有多差,而是因为同屋的男犯总是会趁着他睡觉胡乱摸他。

    每次惊醒后,他都整宿整宿的失眠!

    他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发誓,若能活着离开这囚牢,他的余生便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用最残忍的方法弄死夏桑榆!

    监狱里面的日子枯燥乏味,只有想想夏桑榆落在他手中的惨状,他才能有力气坚持着活下去。

    这时候正是狱犯们放风的时间,一个狱警走过来,远远对陆泽道:“4507,有人要见你!”

    陆泽身上的颓然之气一扫而空:“有人要见我?”

    “是!别磨蹭,快点!”

    “好好,我这就来!”

    他在晋城无亲无故,谁会惦念在狱中的他,巴巴的来这里见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