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100章 床底下的风流鬼
    桑榆呵呵干笑:“那恭喜你呀,可以做个风流鬼了!”

    说完,啪一声挂断了电话。

    容瑾西抱着手肘斜依在旁边,蹙眉问道:“怎么回事儿?听你姐姐哭得厉害,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她不是我姐姐!”

    夏桑榆将洗好擦净的碗筷放入无菌橱柜,拿起手机正要往外面走,夏云姿的电话又打进来了。

    她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接听道:“夏云姿你还有完没完?”

    “桑桑,姐姐以前做错了,姐姐给你道歉!姐姐不该踩你的手链,也不该踩你……,呜呜,我向你道歉,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求你这次无论如何要帮帮我!”

    夏云姿痛哭哀嚎,全然没有了往日那种嚣张跋扈的调调。

    夏桑榆却根本不想管她与容淮南之间的破事儿。

    她沉着脸直接挂断电话,然后将手机关机。

    容瑾西从她身后拥上来,一双手不老实的揉上她的花蕾:“桑榆,我们睡觉吧!”

    “不行!”桑榆掰开他的手,面色不悦的说道:“容瑾西,你自己好好想想,这些天你接二连三的犯错,蠢事做了一件又一件,若我不想个办法惩罚惩罚你给你长点儿记性,下次说不定你还得再犯!”

    容瑾西一脸无辜:“你想怎么惩罚我?”

    “当然是让你禁欲啊!”

    桑榆一脸认真的说道:“你私自把爱爱视频拿出去给别人看,又冒充医生在诊室里面侵犯我,最后还将我带到赌场让我担惊受怕,这三件事情加在一起,我就罚你一个月不许碰我!”

    “一个月?”容瑾西快跪了:“桑榆,你也太残忍了吧?一个月我会憋坏的!”

    “实在憋不住可以去外面找别的女人啊!反正你容先生又有财又有貌,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

    她这一两天心里也憋屈得很。

    在回来的途中就已经想好了,回来之后,要在上,床之前好好刁难刁难容瑾西,让他也长长记性。

    容瑾西听了这话,脸色却迅速沉了下去。

    他直接将她一把抱起,大步走进卧室:“下次再叫我出去找别的女人,我就让你合不拢腿!”

    刺啦一声,直接将她身上的衣服撕成了两半。

    她失声低呼道:“容瑾西你干嘛啊?你慢点不行吗?衣服撕烂了不可惜啊?”

    “不可惜!撕烂了我再给你买新的!”

    他双颊潮红,情不能抑,低头便吻上了她的锁骨。

    然后,一路向下……

    桑榆羞窘不已,急忙用手捂住关键部位:“不行啊瑾西!我,我还没准备好!”

    “都老夫老妻了,还准备什么啊?”

    他将她的手拿开,炙热的唇吻上了她的饱满。

    丝丝电流从他的唇片导入她的身体,在她的体内引起一阵一阵酥麻的战栗。

    她抓紧身下的床单,颤声说:“瑾西……,你,你下次别再做那些蠢事了……”

    “嗯……”他含糊应道:“以后绝对不会了……,我知道错了……”

    我知道错了!

    这话从冷酷强势的容瑾西口中说出,简直比任何情话都要动人。

    桑榆很快放松下来,本就温软如玉的身体,在他的抚弄下更是化成了一汪一汪的春水。

    其实关于禁欲的惩罚方式,她也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真要禁欲一个月,不要说容瑾西,就连她也受不了。

    两人正是如鱼得水,大享夫妻之乐的时候,房门突然传来敲门声。

    咚,咚咚!

    两人都是神色一凛:“谁?”

    容瑾西最烦这种时候被人打断,当下脸色一黑,扯过床头灯就往外屋砸去:“滚!”

    砰一声,床头灯摔得粉碎,屋外的敲门声也停止了。

    容瑾西叹了口气,低声抱怨道:“家里的佣人越来越不懂事了……”

    “不会是佣人吧?你不是让徐管家将家里的佣人都带下去休息了吗?”

    “管他是谁呢!咱们继续!”

    容瑾西抬腿翻身,直接就压上了她的身体。

    一个雄壮滚烫,一个柔软湿润,两人刚刚完美的契合在一起,屋外的敲门声再次响起!

    容瑾西脸色难看得吓人,正要操起手边的东西再扔过去,桑榆伸手将他摁住了:“别扔了,我出去看看!”

    “还是我去吧!”

    他不想让别的男人有机会窥视她此时的妩媚。

    他只想将她藏在被窝里,一个人欣赏。

    他不舍的亲吻她的唇:“乖乖等我!”

    “嗯!”绵软的声音,实在是动人至极。

    他更是情动,正又要缠棉过去,屋外的咚咚声再次传来。

    咚咚,咚……

    成心不让他们好好办事儿一般。

    他低咒一声,起身披衣,往外屋走去。

    门外如果是哪个不长眼的佣人,他一定会用一记窝心脚给狠狠踹飞出去!

    然而房门打开,站在面前的居然不是佣人,更是头发凌乱,身穿睡衣的夏云姿。

    他暗眸冷寒:“什么事?”

    夏云姿微微佝偻着身子,神色看上去非常痛苦。

    她伸长脖子往屋内看了两眼,心虚的问道:“桑桑呢?我找桑桑!”

    “桑桑没空!”

    容瑾西后退一步,直接就要将房门关上。

    夏云姿却将半个身体挤了进来:“容先生,求求你,你让我见见桑桑吧……”

    “我都说了,桑桑现在没空!”

    容瑾西俊脸愠怒,冷声说完,直接伸手要将夏云姿推出去。

    夏云姿却借机抓住了他的手腕,哭丧着脸道:“容先生,我快死了,求求你让我见见桑桑吧!”

    “快死了?我看你是快活死了吧!”

    容瑾西猛然将手抽回,一脸嫌恶的说道:“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

    夏桑榆在里面卧室听到了夏云姿的声音,便也披衣下床,走了过来:“怎么回事儿?”

    夏云姿一看见她,顿时就像是溺水之人见到了救命的稻草。

    她从容瑾西的胳膊下面矮身钻过,直接闯进了他们的卧室。

    她拉着夏桑榆的手,哀求道:“桑桑,看在咱妈将你捡回来又养了你二十一年的份儿上,你今天无论如何都得帮帮我!”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桑榆再拒绝就显得没人性了。

    桑榆叹了口气:“说吧,什么事儿?”

    夏云姿囧透了!

    她看看夏桑榆,又看看脸色阴沉的容瑾西,迟疑好半晌,才用蚊子哼哼的声音道:“容淮南是个大变,态,他……他把一颗乒乓球塞进我……”

    夏桑榆闻言,心里结结实实的咯噔了一下!

    经历过上次金宝宝乒乓球事件,她就已经猜得到容淮南有施,虐倾向。

    所以今天晚上夏云姿三番两次的向她求助,她心里多多少少也猜得到一些,定是容淮南在床上又玩了什么稀奇古怪的招式,闹出了什么难以收拾的幺蛾子。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又用了同样的手段对付夏云姿!

    夏云姿此时也顾不上羞臊了,拉着夏桑榆使劲摇晃哀求道:“桑桑,好妹妹,你会帮我的对不对?你帮我把这东西取出来,我保证以后像对待亲妹妹那样对待你……”

    夏桑榆一脸纠结,正要回话,容淮南气势汹汹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夏云姿,你给我滚出来!”

    夏云姿吓得浑身一抖,急忙往夏桑榆的身后躲去:“桑桑救我,我不要见容淮南!”

    “抱歉啊夏云姿,我帮不了你!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你们还是回你们屋解决去吧!”

    桑榆说完一回头,却发现夏云姿居然动作飞快的钻进了他们那张大床的下面。

    几乎同时,容淮南满面怒容走了进来:“夏云姿!夏云姿你给我出来!”

    他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夏云姿的身影,目光却被夏桑榆给吸引了。

    她绸缎般的秀发自然披散,清丽的小脸上神色茫然,澄澈明眸蕴着醉人的光晕。

    楚楚柔媚,动人心魄。

    只一眼,他便看得痴了过去,完全忘记了到西楼卧室的目的!

    容瑾西面色阴沉,走过来用一张薄毯将夏桑榆严严实实裹了起来,然后冷声说道:“容淮南,你的人在床底下,带上她,赶紧滚!”

    容淮南这才回过神,哦哦两声,弯腰从床底下将夏云姿连拖带拽的拉了出来。

    “贱女人,你不是说要好好服侍我吗?我都还没尽兴,你他娘的居然敢跑?”

    拖出来后,抓着夏云姿的头发,在她脸上啪啪就是两记耳光。

    容瑾西俊眉微蹙:“容淮南,带着你的人滚吧!要打要骂回你的南楼去!”

    桑榆也道:“对呀!你身为二哥,大半夜的闯进我们的房间,这传出去得多难听啊!”

    “是是!都怪这个贱女人,大半夜的还鬼喊鬼叫的到处乱跑!”

    容淮南越看夏云姿,越觉得她一张整容过度的假脸十分恶心。

    半点儿也比不上夏桑榆的灵动自然。

    本来还想再往夏桑榆的身上多看两眼,奈何有容瑾西这尊大神在旁边震着,他目光也不敢乱瞟,带着夏云姿就从他们的房间里面退了出去。

    容瑾西将房门关上,转身问:“夏云姿给你说什么了?我怎么觉得她今天晚上疯疯癫癫的?”

    桑榆将身上的薄毯取下来,叹息道:“都怪容淮南,在她身体里面放了一颗乒乓球,她是被折磨得不行了!”

    “乒乓球?”容瑾西的眸光一下子亮了起来:“我也要玩乒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