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99章 宰鸡小能手
    容淮南看见他,也是怒目圆瞪,磨着后牙槽恨声道:“怎么?容大总裁,这是要对我下手了?”

    “放心!若你敢作奸犯科,我是不会客气的!”

    容瑾西冷峻说完,抬手一推,松开了手:“徐管家,这里没你们什么事儿了,下去歇着吧!”

    “是!”徐管家恭敬的答应着,带着老陈秀雅芬姐等人从大厅无声的退了出去。

    容淮南冷笑一声,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说吧,打算怎么处置我?是栽赃嫁祸将我送进监狱,还是制造一场事故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容瑾西神色极为淡然:“容淮南,你想得太多了!你是你,阮美玉是阮美玉!我不会把她的罪过惩罚在你的身上!”

    “我母亲有什么错?她为了我,为了这个家,这么多年辛辛苦苦,不计回报的付出,可她得到什么?你们容家对她的回报就是逼得她割腕自尽!”

    容淮南越说越气恼,操起旁边一只水晶缸就要往地上扔。

    容瑾西淡声道:“扔吧!从今往后,只要你再敢乱扔这个家里面的任何一样东西,我就打电话给肖医生,让他拔掉你母亲的管子,放弃对她的治疗!”

    “你……”容淮南气得面色铁青:“行!容瑾西你够狠!”

    “我这算什么狠啊?我这不都是跟着你母亲学的吗?我出车祸躺在医院的时候,她不也给人家肖医生十万块,让肖医生放弃治疗的吗?”

    他们两兄弟在这边打嘴仗的时候,夏桑榆已经往厨房这边走了过去。

    说实话,她今天还真的是饿坏了。

    早上忙着要去医院流产,就只在云之港吃了一块小蛋糕。

    然后被容瑾西拉着去了皇家赌城。

    虽然那里面有自助的西式点心,可她整个过程紧张得水都喝不下一口,哪里还会有心情去吃那里面的东西?

    若不是吃了两颗榛子糖,只怕她现在就已经低血糖晕过去了。

    现在好不容易回到家,她没心情听那两兄弟掰扯,她只想去做一顿热乎乎的饭菜,慰劳一下饿了一整天的肠胃。

    然而一走到厨房门口,她就惊呆了!

    只见几十平的厨房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五六只死鸡。

    有的还没死断气,两只爪子时不时的抽搐痉挛,喉咙里发出咕咕的惨叫。

    有的被直接剁掉了脑袋,惨不忍睹的身首异处。

    还有的被烫了毛,还有的被开了膛……

    总之,出现在夏桑榆面前的不是整洁有序的厨房,而是一片血淋淋的,鸡的屠宰场!

    “搞什么嘛?秀雅和芬姐今天在这里进行过杀鸡比赛?”

    桑榆吓得根本不敢进去。

    在厨房门口看了一眼,就准备退出去。

    厨房的角落里,却突然站起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冲着她就喊道:“桑桑,桑桑你快进来帮帮我……”

    一面喊,一面往她面前快步跑来。

    桑榆吓得差点被惊呼出声:“夏云姿?你,你在搞什么啊?”

    夏云姿浑身鸡血不说,头发上还沾着好几片鸡毛,那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桑桑,桑桑你一定得帮帮我!容淮南也不知道抽的什么疯,居然要我亲自为他做一份儿鸡肉咖喱饭,还不准别的佣人帮我,还必须要我从原材料加工到最后的工序全部都要我自己动手……”

    “哦,我听明白了!那你继续忙,我不打扰你了!”

    她取了两片全麦面包,拿了两盒老酸奶就准备走人。

    夏云姿急忙在身后带着哭腔哀求道:“桑桑你别走,你帮帮我啊!”

    桑榆看向她:“要我怎么帮你?”

    “帮我做鸡肉咖喱饭啊!桑桑你也是知道的,我在家连烧开水都不会,我哪儿会做什么鸡肉咖喱饭啊!”

    夏云姿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她望着桑榆,苦苦乞求道:“桑桑,好妹妹,你就帮帮我吧!你不是说你在大学的时候参加过烹饪社团吗?鸡肉咖喱饭你肯定会做对不对?”

    桑榆清秀的小脸上,笑容渐渐带出了一丝恶意:“没错,我是会做!可我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咱们是姐妹啊!”

    “不!我不是你的亲妹妹!你说过,我是伽来寺桑树上捡来的孩子,和你没关系!”

    “桑桑,你怎么这么记仇啊?”

    “对呀,我没别的优点,就是爱记仇!”

    夏桑榆眼瞳中浮上寒冰,直直盯着夏云姿道:“你对我做过的事情,我每一件每一桩可都记得呢!你出卖我,你踩我的手链你还踩我,你在瑞景苑附近的医院门口辱骂我还推打我……,这些,我都记得呢!”

    “桑桑……”

    “别求我了,没用的!”

    桑榆眉梢微挑,冷声又道:“做你的鸡肉咖喱饭去吧!别想着我会帮你!”

    说完,优雅转身,大步离开。

    夏云姿连恨她的力气都没有了,望着满地鸡的尸体,嘴唇瘪了两瘪,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外面的大厅里面,两个男人居然没有打起来!

    容瑾西正极有耐心的从一盘进口车厘子里面把那些个头大,颜色又格外饱满的选出来,放在手边一只琉璃盏内。

    见她过来,连忙招手说:“桑榆过来,把这些车厘子吃了!”

    “容瑾西,为什么要把这些都选出来的?”

    “因为根据我的经验,这些是最新鲜最甜的啊……”

    他神色宠溺,捻起一只就喂进她的嘴巴里:“尝尝,是不是很甜?”

    夏桑榆张口含住。

    “嗯!确实很甜!其实这种车厘子都挺好吃的,所以你也别选了,这选剩下的谁吃啊?”

    “我和容淮南吃啊!你现在怀着容家的孩子,自然要吃最好的东西!”

    “……”桑榆的脸色不易察觉的变了变。

    怀孕是不假!

    可这个孩子,与容家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容家的孩子?

    根本无从谈起嘛!

    她假装吃车厘子,垂下目光不敢接话。

    容瑾西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继续帮她挑选最好的车厘子。

    容淮南见她的红唇被车厘子的汁水浸润得格外诱人,莫名就觉得口干舌燥,继而饥肠辘辘。

    他伸长脖子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不耐烦的吼道:“夏云姿,都三个多小时了,我的咖喱饭呢?”

    夏云姿带着哭腔的声音应道:“快了……,马上就好了……”

    “夏云姿你可真是废物!让你做个咖喱饭你都做这半天,你说你除了叫,床卖骚,你还能干什么呀?”

    容淮南的叫骂实在粗鲁难听。

    蹬开椅子,站起身就往厨房里面走去。

    夏桑榆暗暗拧眉,看样子,夏云姿今天晚上是躲不过一场大劫难了。

    容瑾西却根本不关心什么夏云姿,趁着她稍稍走神的功夫,一伸手就将她捞进了怀里:“桑榆,我好饿!”

    “吃面包吧!”

    “可我想吃你……”他张口含住她小巧的耳珠:“今晚一定要好好将你吃个遍!”

    “容瑾西你是色中饿鬼吗?你能不能正经点儿?”

    “在你面前,我要那么正经干什么?”

    两人正腻乎,厨房里面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紧接着,夏云姿被容淮南从厨房里面拎了出来。

    容淮南满面怒容:“夏云姿,你可真能耐啊,这都三个多小时了,你连只鸡你都搞不定你说说你还能做什么?啊?”

    “淮南先生,你别生气,你再给我点时间……”

    “还给你时间?还给你时间我就得饿死了!”

    容淮南直接将她往外面推:“滚吧滚吧,门在这里呢,快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淮南先生,你别赶我走……”

    夏云姿哭了起来:“我昨天刚刚发朋友圈,所有人都知道我现在是你的女人,你这么快就赶我走,别人会笑话我的!”

    夏云姿说着说着,居然就跪了下去。

    “淮南先生,让我留下来吧,我承认我笨,我不会做饭……,只要你让我留下来,我一定用心学,今天做不出来我明天肯定就能做出来了……”

    她抱着容淮南的大腿,就是不肯松开。

    一面哭,还一面把脸往容淮南的大腿上面蹭。

    蹭着蹭着,容淮南的怒火就消了些:“行了行了,上楼去洗洗吧,看你这一身脏的!”

    “是是,我这就上楼去洗澡!”

    只要不被赶出去,让她干什么都行!

    夏云姿从地上爬起来,抹了眼泪,直接就上楼去了。

    夏桑榆暗暗瘪嘴,这个夏云姿可真行啊,为了容淮南这样的男人,居然说哭就哭,说下跪就下跪。

    不用想,也知道夏云姿今天晚上会在床上使出浑身解数讨好容淮南……

    唉,算了,这些都和她没关系!

    她和容瑾西回到西楼,做了些热乎的饭菜,刚刚吃下肚,手机就响了。

    桑榆正在洗碗,便对容瑾西道:“瑾西,帮我接一下电话!”

    容瑾西看了一眼来电备注,皱眉道:“夏云姿?”

    夏云姿这时候不应该在容淮南的床上吗?

    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桑榆狐疑的接过手机:“喂。”

    夏云姿拖着哭腔的声音传来:“桑桑,桑桑你救救我,呜呜,你一定得救救我……”

    “夏云姿你没病吧?你快好好侍候你的金主吧,别给我打电话了!”

    “别——!别挂电话!”

    夏云姿在电话里面嚎啕起来:“呜呜,容淮南这个混蛋,他快把我玩死了!桑桑,桑桑你快点来帮帮我,不然的话,我肯定会死在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