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98章 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
    奥星博彩不就是夏如海中五百万的地方吗?

    上次夏如海在家里面发脾气暴打黄玉柔,还威胁夏桑榆拿出两百万帮他还赌债,后来家里莫名其妙就来了一个姓吴的经理人,说夏如海中了五百万大奖,把他给带走了……

    容瑾西让他去奥星博彩,难道是要她去见夏如海?

    一想到夏如海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她的心里就有些发憷。

    正想着,一位身材微胖,穿着黑色职业装的男人就堆着笑脸迎了上来:“容夫人你好,我姓吴,容先生让我来接你去奥星博彩!”

    桑榆愣了愣:“你,你不就是上次从我家里将夏如海接走的吴经理吗?我刚刚想到你,你居然就出现了!”

    “哈哈,容夫人好记性!”

    吴经理打着哈哈恭维了两句,便将身子侧了侧:“容夫人请吧,容先生还在等着你呢!”

    夏桑榆拧眉沉吟片刻,问道:“吴经理,我父亲夏如海根本没中五百万对不对?”

    吴经理如实回道:“对!五百万哪是那么容易中的!”

    “那天,其实是容瑾西先生让你去我家接走了我父亲?”

    “容夫人,求你别跟我在这打听套话了,我只是一个听命办事的……”

    “好,我不打听了!”

    既然夏如海没有中五百万,那么就是容瑾西担心夏如海家暴会伤到她,所以叫吴经理编造了一个五百万的大奖,将夏如海给诓走了。

    桑榆心中有些异样的温暖。

    容瑾西为她做的,远比她看见的和感受到的要多!

    她跟着吴经理往负一层的奥星博彩中心走去。

    在一楼与负一楼的转角处,意外的看见了欧亚纶。

    欧亚纶正对着坚硬的墙壁一下一下挥拳。

    拳头打在墙壁上,发出咚咚咚的沉闷声响。

    她心下一颤,本能的想要上前安抚两句,突然看见金贝贝踩着高跟鞋小快步从另外一个方向小跑过来。

    “亚纶!亚纶你别这样,赌场上有输有赢这很正常!”

    “这哪是什么有输有赢?我今天明明是从头到尾都在输!”

    欧亚纶嘶声怒吼,还没有从三局连败的颓丧当中走出来。

    他扬起右拳,咚一声砸在墙上,怒声咆哮道:“容瑾西这个混蛋,从头到尾都在玩儿我!”

    金贝贝急忙心疼的捧着他的手:“亚纶你受伤了!”

    她在他的伤口上方轻轻的呵气吹了吹:“亚纶,别难过,不就是一个夏桑桑吗?你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将她从容瑾西身边抢过来!”

    “还有什么机会?你今天难道还没看出来吗?夏桑桑的心里只有容瑾西,她就算坐在我的身边,也一直在为容瑾西紧张,在为容瑾西担忧!”

    欧亚纶一双桃花眼焚烧着熊熊怒火,奋力一拳再次击在冷硬无比的墙壁上。

    这一次他用了更大的力,手骨直接传来了咔嚓的声响。

    “早知道容瑾西会这么快就出手将夏桑桑抢回去,我昨天晚上就应该与她发生关系!”

    说到这里,他俊脸狰狞的看向身边的金贝贝:“都怪你!若不是你突然出现打乱我的计划,夏桑桑现在就已经是我的女人了!”

    “你怪我?你居然为了一个夏桑桑怪我?”

    金贝贝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欧亚纶,你有什么资格怪我?别忘了,若没有我金贝贝,你再奋斗一百年也不可能会有今天的身价与地位!”

    金贝贝十分强势的吼完,看了看他血肉模糊的双手,心里又有几分不忍。

    她放缓语气,尽量平和的说道:“亚纶,你现在撒气也没用,你还是再想想办法,看怎么能把夏桑桑再拉到你身边吧!”

    “只怕是再好的办法也用不上了!”

    欧亚纶颓然道:“难道你今天没有看出来吗?她爱的人是容瑾西,为了容瑾西,她不惜与我赌命,她甚至宁愿被一枪爆头也不愿意回到我的身边……”

    “亚纶你别丧气,总能再想到别的办法的!”

    “还能有什么办法?她最后当着众人揭露我的身份,我就已经感觉得到她对我再无一丝留恋了!”

    欧亚纶颓丧的叹了口气,哑声苦笑说道:“她暗恋了我三年,却抵不过她嫁给容瑾西一个月,你们女人的感情,是不是都这么善变啊?”

    金贝贝极为认真的想了想,郑重回道:“亚纶你不了解女人!女人是唯爱至上的感情动物!她暗恋你三年,还呕心沥血为你写了一部《帝宠》,你说这感情得多深啊!可是你回报给她的是什么呢?是遮掩,是迟疑,是敷衍,还有不专一,所以她调头扑进容瑾西的怀里,这其实一点儿也不奇怪!”

    欧亚纶冷笑:“我根本没功夫陪她玩这么细腻的感情游戏!我要的,只是她这个人而已!”

    他神色狠厉,似乎已经想到了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了!

    捡起地上淡金色流苏薄款外衣,大步往出口走去。

    “亚纶你等等我啊!”

    金贝贝也快步跟了上去。

    夏桑榆见两人走远,这才从暗处走了出来。

    看着欧亚纶的背影,她脸上的神色一寸寸冷了下去,心下暗道,夏桑桑啊夏桑桑,这就是你苦恋三年的男人,这么渣,你大概也没想到吧?

    吴经理小心的提醒说道:“容夫人,我们还是走吧,容先生肯定都已经等急了!”

    “好!前面带路吧!”

    桑榆收回心神,跟着吴经理往奥星博彩走去。

    奥星博彩是最近两年才从澳门引进的一种新型数字游戏。

    因其门槛低,几十块几百块都能玩两把,所以很快就受到皇家赌城中一些低端玩家的狂热追捧,成为参与者最为众多的赌博游戏之一。

    桑榆跟着吴经理一进入办公室,就看见容瑾西慵懒的斜躺在宽大舒适的老板椅上,修长的手指捻着一根又粗又胖的深褐色雪茄,漫不经心的把玩着。

    他对面站着一位神色恭谨的中年男人,正满脸殷勤道:“这是最上等的巴西雪茄,今儿一早才空运过来的,容先生可以先试试,如果喜欢的话……”

    容瑾西眼风一扫,突然看见了进来的夏桑榆。

    他将雪茄抛给那中年男人,然后快步上前,伸手就将夏桑榆拥进怀里:“桑榆,你可算回来了,担心死我了!”

    桑榆眼眶有些发热,却绷着脸道:“你有什么可担心的?你不早就知道我会赢吗?”

    “我担心你改变主意,故意梭牌认输,然后跟着欧亚纶走了!”

    他醇厚的声音透着些似有若无的惶恐与无助。

    桑榆瞬时心软:“放心吧!以后,我都不会离开你了!”

    他唇角咧出开心满足的笑意,捧着她的脸腻声道:“那亲个!”

    “别!这么多人看着呢!”

    夏桑榆推开他,有些尴尬的整理了一下衣裳,正色问:“瑾西,你让我到这里,是为了夏如海吧?”

    “对!反正顺道,就让你和他见一面,你也免得担心!”

    容瑾西说着,对那捧着雪茄的中年男人道:“黄总,去把夏如海给我叫过来吧!”

    桑榆忙道:“不用了!我不想见他!”

    “不想见?”

    “嗯!不想见,只要知道他还好好活着就行了!”

    桑榆说着,看向容瑾西道:“回家吧!我累了!”

    “好!不见就不见!”容瑾西将她一把抱起,宠溺道:“你累了,我就抱你回去!”

    两人回到容氏公馆,已经是晚饭时间。

    饭厅里面乌烟瘴气,鸡飞狗跳。

    容淮南穿着深蓝色家居服,正坐在餐桌前骂骂咧咧:“一群势利眼!前两天是怎么巴结我的?啊?现在看容瑾西回来了,又不把我容淮南放在眼里了是不是?”

    骂完也不觉得解恨,抓起面前的盘子往地上扔去。

    砰一声,摔得粉碎。

    一屋子佣人低头站在旁边,战战兢兢,没有人敢应声搭话。

    “你们一个个的都给我记着!他日若我容淮南再次得势,第一件事情就是将你们这群势利眼给赶出去!”

    容淮南蹬翻身边一张椅子,怒声又道:“他娘的!老子好歹也是容家的子孙吧?你们这一帮容家的奴才,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我?说呀,你们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我?”

    怒火越来越盛,抄起旁边一只宫窑青花瓶就又要往地上摔。

    徐管家连忙上前,急声说道:“使不得啊,这是容老爷子生前最喜欢的一套宫窑瓷器……”

    话没说话,哐当一声,宫窑青花瓶在徐管家的脚边变成了一堆废渣!

    瓷片飞溅起来,有一小块从徐管家的脸上划过,留下了一道带血的口子。

    徐管家不觉得脸痛,只觉得心疼:“淮南先生,你打碎了容老爷子的遗物……”

    “打碎了又怎样?老东西都已经死了,这些东西留着还有什么用?”

    容淮南叫嚣着,举起另外一只宫窑瓷器又要摔下去,手腕突然一紧,被一双铁箍般的大手给扼住了。

    他回头,片刻的惊愕后,眼神中泛起汹涌的恨意:“容瑾西?”

    容瑾西神色阴鸷,从他手中取下瓷器交给徐管家放好,然后冷声说:“容淮南,有什么火你冲我来!你对一帮下人凶什么凶?”

    他剥夺了容淮南屁股都还没坐热的总裁之位,还逼得容淮南的母亲阮美玉割腕自杀,变成了永远也醒不过来的植物人。

    这笔账,是该好好算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