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97章 大赢家
    欧亚纶一双惑人的桃花眼现出惊疑的神色:“桑桑,你说什么?”

    夏桑榆伸手将赌桌上面的左轮拿起来,熟练的拉开保险栓检查了一下里面的子弹,无比镇定的说道:“欧先生刚才没听清吗?我说容先生体力不支晕过去,这最后一局,我来替他!”

    场中众位看客全体哗然!

    这是什么情况?

    容夫人要替容先生赌命?

    所有人的神经都被刺激得无比兴奋,围拢在赌桌旁边,等着看容夫人如何应对这最后一局。

    金贝贝也来了兴趣,走到夏桑榆身边,戏笑道:“行呀夏桑桑,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胆量!”

    夏桑榆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唇角,目光直直看向对面的欧亚纶:“欧先生,可以开始了吗?”

    她已经接连叫了他三声欧先生了。

    欧亚纶知道,只要她开口叫他欧先生,便不再是那个甜腻乖巧的桑桑了!

    他不知道桑桑为什么能够的切换成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

    他只知道,他一点儿也不喜欢面前这个目光冷冽,气势凌人的夏桑榆!

    欧亚纶心念电转,蹙眉问道:“桑桑,你知道最后这局赌的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

    桑榆将那份儿文本合同放在了桌子上,含笑说道:“若我赢了,烦请欧先生在这上面签上你的大名,若我输了,这枪膛里面的子弹会从我的脑袋穿过!”

    她在雕刻着貔貅兽头的宽大椅子上坐了下来:“欧先生如果没意见的话,就开始吧!”

    欧亚纶的拳头攥得咕咕作响:“桑桑你这是在逼我!”

    她笑:“我逼你什么了?”

    “你明明知道我舍不得你受到伤害,所以你故意代替容瑾西迎战这最后一局!你这就是在逼我!逼我输给你!”

    “我可没逼你!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如果我输了,我绝不耍赖,一尸两命你怎么说也是赚到了!”

    “一尸两命?”

    “对呀,我怀孕了!”

    刚才在医院流产没流成功,欧亚纶是知道的!

    桑榆往容瑾西的贵宾休息室看了一眼,催促道:“开牌吧!”

    “是!”荷官是个三十多岁的金发女人,答应一声就开始娴熟的洗牌,切牌。

    花式洗牌,行云流水,单是看着便给人一种极美,极震撼的感觉。

    正要发牌,欧亚纶突然急声道:“等一下!”

    “又怎么了?”

    “桑桑,我可以和你赌!如果你赢了,我就签下这份儿卖身合同!如果你输了,我只要你回到我的身边,永远做我的女人!如何?”

    “不!”桑榆断然拒绝:“赌局是你与容先生定好的!我只是代替他和你赌,没有权利代替他改变规则!”

    她神色凛然,说完看向旁边的荷官:“可以开始了!”

    荷官手持长长的金手棍,开始发牌。

    欧亚纶看着夏桑榆那张清冷的小脸,还没看牌,便知道今日这败局是注定的了!

    她宁愿一枪爆头,宁愿一尸两命,也不愿意和他在一起!

    这就是她此时的态度!

    那个爱慕他三年,为他痴为他狂,为他写了《帝宠》的桑桑已经不见了!

    桑桑被面前这个气势凌然的夏桑榆给藏起来,再也不会出现了!

    欧亚纶的桃花眼迅速结冰:“好!我就和你赌!”

    他拿到了一张底牌,梅花十。

    紧接着又拿到了三张明牌J,Q,K!

    幸运女神果然又开始眷顾他了!

    只要他最后一张拿到尖或者九,那就是大得不得了的顺子,他就赢定了!

    他激动得差点跳起来!

    不过他看了一眼夏桑榆的牌,眼神顿时沉了下去。

    夏桑榆面前的三张明牌居然与他一模一样,都是J,Q,K!

    欧亚纶看向站在夏桑榆身侧的金贝贝,用眼神无声的询问夏桑榆的底牌是什么。

    金贝贝十分配合,给他比出了一个十的手势。

    她的底牌居然也是十!

    也就是说,他和夏桑榆的牌,现在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

    至关重要的,就是最后这一张了!

    欧亚纶紧张得掌心沁出了冷汗。

    他颤抖着将最后一张牌掀起一角看了看,九!是一张红心九!

    九,十,J,Q,K!

    一副很大很大的顺子!

    他激动得呼吸都急促起来:“桑榆,你输了!”

    “是吗?我还没看牌呢!”

    桑榆看到他是一副大顺子,心里其实也有些发慌!

    死过一次的人,格外怕死!

    可她不想给容瑾西丢脸,所以绝不允许自己露出胆怯和慌乱的神色。

    她接过金手棍递过来的最后一张牌,看了看,唇角慢慢溢出笑意。

    “欧先生,输的人好像不是我吧?”

    说着,她将刚刚拿到的牌放在了桌上!

    “红心尖?这,这不可能啊!”

    欧亚纶呼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不可能拿到十JQKA啊!”

    “哦!欧先生果然厉害,连我的第一张底牌是十都知道。”

    桑榆看了身边的金贝贝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顺手将那张底牌十翻了过来:“我赢了!”

    她赢了也不骄不躁,只平静的将那份儿文本合同推到欧亚纶的面前:“欧先生,请签字吧!”

    欧亚纶神色颓然,隐约觉得今天这四局牌,每一局都有些问题。

    可是到底哪里有问题,他也说不清楚!

    他前前后后玩了数百场梭哈,运气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么背过!

    特别是最后这一局,如果对手不是夏桑榆的话,他真的会怀疑对方在出老千使诈,不然不可能拿到刚好大过他的十JQKA!

    他在迟疑,在沉吟,周围的看客又开始奚落和嘲讽了!

    “这位花瓶先生到底是谁?容先生和容夫人怎么不惜赌上性命也要签下他?”

    “我刚刚瞥见合同上写着四方传媒,难道这位花瓶先生是演艺界的人?”

    “演艺界的人?谁啊?”

    “该不会是欧亚纶吧?刚才听到容夫人叫他欧先生,而且坊间有传言,说他和容夫人之间……”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欧亚纶脸上的那张面具真是显得格外多余了。

    可他还是不敢摘下面具。

    接过夏桑榆递到手边的签字笔,刷刷签上欧亚纶三个字,转身就要从这地方离开!

    夏桑榆满意的看着他的手写体签名,含笑说:“欧亚纶先生,合作愉快!”

    他的背影顿了一下,明显的感觉到来自夏桑榆的恶意!

    她这是故意要将他的身份昭告天下呢!

    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真是半点儿面子也不给他留啊!

    欧亚纶恨恨然将面具摘下,大步往赌城的出口走去。

    众人一个个惊成了呆鹅!

    “还真是新晋影帝欧亚纶啊?”

    “欧亚纶不是八喜影视的艺人吗?这怎么又签给了四方传媒啊?”

    “嗨,这有什么稀奇的,艺人在各大影视公司中间跳来跳去的这不挺正常的吗?你看那霍曼娜,不就是从八喜跳槽去的四方吗?”

    “看四方传媒这架势,是要在未来十年大力发展影视业了?”

    “你管人家怎么发展呢?走吧,借着玩咱们的去!”

    围观的众人,很快就散了去。

    夏桑榆这才得空,看向旁边的荷官。

    荷官是个三十多岁的金发女人,与夏桑榆的目光遇上后友善一笑,转身便也准备离开。

    桑榆突然问:“你叫什么名字?”

    金发女人礼貌的回道:“露西。”

    桑榆盯着露西那双琥珀色的眼瞳:“露西小姐,你为什么要帮我?”

    露西神色微变:“容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虽然没玩过梭哈,可是我不笨!”

    若不是露西故意放水,她怎么可能拿到那么好的一副牌?

    可不管她如何追问,露西都坚决不承认曾经在牌上做过手脚。

    最后桑榆只得叹了口气,起身说:“好吧!我不问了!我留下来,也只是想亲口对你说一声谢谢而已!若不是你,我和我肚子里面的孩子今儿可就折在这里了!”

    露西冲她善意的颔首笑道:“容夫人不必客气!你有容先生如此百般呵护,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事儿的!”

    “容先生?”桑榆眸色一亮:“你早就认识容先生?”

    露西含笑点头:“早就认识!一直想报答容先生当年的救命之恩,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所以,你今天报恩了?”

    “……”露西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点头承认了:“嗯!容先生是个难得的好人!”

    夏桑榆心头所有的疑惑完全解开了!

    难怪容瑾西从未玩过梭哈却敢以身家性命挑战欧亚纶!

    原来他早就有了万无一失的胜算!

    露西就是他的幸运女神!

    今天这赌局,无论怎样,他都是赢家!

    不仅完完全全赢得夏桑榆的心,还顺顺利利的赢来欧亚纶的黄金十年!

    好深的谋略,好腹黑的手段!

    可笑的是,她居然还怕他会输给欧亚纶丢了性命,多此一举的敲晕了他……

    夏桑榆一边自嘲暗笑,一边往容瑾西休息的贵宾室走。

    贵宾室里面空无一人,容瑾西已经不见了!

    被小宋接走了吗?

    桑榆转身,却看见六棱茶几上,一瓶营养水下面压着一张龙凤凤舞的纸条:“桑榆,玩够了就到负一层的奥星博彩,我在那里等你!”

    奥星博彩?怎么这么熟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