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96章 狂徒与痴女
    欧亚纶越是愤怒,容瑾西反而越是淡定:“花瓶先生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没说最后的赢家就一定是我啊!”

    容瑾西看着他,笑容略显残酷的继续说道:“最后一局是赌命呢!不知道花瓶先生有没有这个胆量?”

    欧亚纶看了一眼他手边乌黑的小左轮,磨牙冷笑道:“真没想到,容先生才是真正的赌命狂徒!”

    容瑾西不放过他,追问道:“敢吗?”

    欧亚纶眼底闪过退缩。

    其实他真的是……不敢!

    他能活下来不容易,犯不着为了一个赌局,将性命丢在这里!

    他的犹豫和迟疑落在众人眼中,又引起一番热烈的议论之声。

    “容先生口中的这位花瓶先生到底是谁啊?他莫不是不敢赌这第三局了吧?”

    “肯定是不敢了呗,没看见他的手都在发抖了吗?”

    “真没种!约好的三局居然不敢赌完!”

    “唉,这种人我见多了,换做是他赢了,他铁定会要容先生的手脚和性命,可一旦是他输了,就不敢继续下去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孬种吧?呸!这种人也敢来皇家赌城玩!”

    “就是就是,你看他藏头露尾,遮遮掩掩,一点儿也比不上容先生的光明磊落,大气坦荡。”

    一人一句,句句都戳欧亚纶的心窝子。

    他忍无可忍,双手握拳怒吼道:“都给我闭嘴!你们那只耳朵听到我说我不敢赌了?不就是命吗?我不信赌不过他!”

    借着怒气,重重一拳打在桌子上:“开牌!”

    容瑾西看着失态的欧亚纶,唇角微勾,心里十分的肆意畅快!

    他今儿就是要让身边的女人看清楚,欧亚纶真真正正就是一个花瓶男。

    他除了一副好皮囊,没有一样比得上他容瑾西的!

    当然,他容瑾西的样貌并不会比花瓶男差!

    他只是觉得身为男人,样貌不应该作为炫耀的资本,更不应该是用来博取女人欢心的手段!

    此时,欧亚纶气急败坏,叫着嚷着要开始下一局,他反而不急了。

    他伸手将左轮拿过来,娴熟的滴溜溜把玩着,似笑非笑的看着欧亚纶道:“花瓶先生,我知道你惜命!所以这最后一局,若我输了,我就让子弹贯穿我的太阳穴!若你输了,我也不会真的取你性命,你只需要签下一份未来十年无条件为我四方传媒所用的合同就成!你觉得如何?”

    欧亚纶稍一权衡,便点头答应了:“行!我就陪容先生玩这最后一局!”

    容瑾西含笑,微微抬手,正要示意荷官发牌,身边的夏桑榆突然颤声说:“等一下!”

    他凝眸看向身边的小妻子,声音柔得能掐出水:“怎么了桑榆?”

    夏桑榆今天来来回回都快被他吓死了。

    她脸色苍白,拉着容瑾西的手哀求道:“瑾西,你给我几分钟时间好不好?我有话要对你说!”

    他低声问:“现在?”

    “嗯!就现在!”

    “那好吧!”容瑾西看向对面的欧亚纶:“不介意等我几分钟吧?”

    “不介意!容先生请自便。”

    正好他也很紧张,可以放松一下心情,以便最后一局能够有更好的状态迎战容瑾西。

    容瑾西带着夏桑榆来到旁边的贵宾休息区。

    桑榆还没开口,眼圈先就红了:“瑾西……”

    容瑾西叹了口气,伸手便将她拥进了怀里,低沉的音线带着心疼的颤音:“对不起桑榆,让你担心了!”

    桑榆伏在他怀里,嗅着他好闻的体息,气息越发哽咽起来:“容瑾西,我是孕妇,你不能这样吓我……”

    他抱紧她,抵在她的耳边低声说:“我只是想要弄明白,在你的心里,我和那个花瓶男你到底更在意谁!”

    “那你现在弄清楚了?”

    “弄清楚了!我把你输掉的时候,我看得出你根本不想要离开我!而且你在花瓶男身边的时候,你也一直都在担心我!”

    他拥紧她,如同拥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那么,桑榆,你现在明白你自己的心了么?你还会在我和花瓶男之间摇摆吗?”

    “我……再也不会摇摆了!”

    她片刻的迟疑后,给出了坚定的回答:“从今往后,我要坚定的做夏桑榆,我要和你好好的携手走下去!”

    他眸色明亮如暗夜星子,欣喜道:“终于承认自己是夏桑榆不是夏桑桑了?”

    “夏桑桑?”桑榆想了想,认真的回答说道:“夏桑桑她或许还在我的身体里,不过我相信只要咱们两个好好在一起,她是不会再出来了!”

    他伸手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神色宠溺的说道:“这就对了嘛!你放心,但凡是惹你不高兴的事情,我都牢牢记在心里,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没关系,感情和婚姻本就是需要互相磨合的嘛,我相信我们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桑榆说着,踮起脚尖在容瑾西的嘴唇上浅尝辄止的亲吻了一下。

    容瑾西搂过她的腰,想要将这个吻加深,她却身体后仰,小手撑着他的胸膛道:“别……”

    “怎么了?”他眸色中暗潮涌动,一靠近她,就想要进入她,占有她,这是他没法控制的事情。

    桑榆目光飘忽躲闪,支吾道:“我……,我刚才太紧张,突然觉得好口渴,你帮我拿瓶饮料好不好?”

    她模样娇嗔,看上去十分诱人,让人无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

    容瑾西盯着她看了看,突然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真渴?”

    她认真的点头:“嗯!嗓子都快冒烟了!”

    他忖了忖:“桑榆,你不会在打什么坏主意吧?”

    她瞪大双眼,一副被冤枉死了的表情嗔道:“我只想喝口饮料而已,这能打什么坏主意?算了算了,我自己去拿?”

    说着,推开容瑾西,唇瓣微撅,像是赌气的样子,转身就要往冷藏柜的方向走。

    容瑾西又不忍了。

    将她抱起来放在旁边的沙发上:“乖乖坐着,我帮你拿!”

    冷藏柜里面的饮料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欧亚纶突然想不起桑榆平日里爱喝哪种口味儿的饮料。

    他站在冷藏柜前选了一会儿,回头问:“桑榆,你喜欢甜的还是酸……”

    刚刚回头,后颈上突然传来一阵酸麻的钝痛。

    他费力的看向身后,不敢置信道:“桑榆你……”

    桑榆见他还不晕倒,只得将手里用棉布裹起来的酒瓶子对着他的后颈再次用力敲了一下。

    这一次,他终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在他倒地之前,桑榆急忙伸手将他扶住。

    将他轻轻放在地上后,她给小宋打了电话。

    “小宋,马上来皇家赌城接容先生,他在一楼大厅左侧第二间贵宾休息室,快点儿啊!”

    挂断手机后,她在容瑾西浑身上下摸了摸。

    果然从他的怀里摸到一份早就准备好的签,约欧亚纶未来十年的文本合同。

    也是看到这份合同,她才明白,今天晚上的一切,其实都在容瑾西的掌控之中。

    他第一把梭牌认输,其实就是故意要将她输掉。

    他要逼着她看清楚,在他容瑾西和欧亚纶之间,她爱的人到底是谁!

    得多亏他这么一逼,她的副人格夏桑桑才会在对欧亚纶略有失望的情况下,被她夏桑榆的主人格给强行压制了下去。

    她发誓,以后,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她都要坚定的做夏桑榆,不让夏桑桑再有出来的机会。

    容瑾西虽然输掉了她,却从她身上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然后他又孤注一掷,用身体和性命要将她从欧亚的身边赢回来。

    他是在用身体和性命向她示爱和表白:桑榆,我的生命没有了你,和死了有什么分别?

    那一刻,他的一切愚蠢,幼稚,冲动,侵犯,都已经被她原谅!

    她原谅了他,所以才不忍心看他去赌最后这一局!

    夏桑榆整理了一下衣服和仪容,推门走了出去。

    欧亚纶通过这短暂的几分钟休息时间,已经找回了赌博的自信!

    梭哈这种游戏,除了看运气,赌的其实就是心态与气势!

    刚才容瑾西之所以能够连赢两把,就是因为从气势上一直在压制着他,导致他心理状态极不稳定,所以才会连输两把,失去了身边最为重要的两个女人。

    不过没关系!

    不还有最后一局吗?

    他有绝对的把握赢下这一局,他期待着容瑾西饮弹身亡的结局,也期待着夏桑桑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然而……

    从休息室方向走来的,怎么只有桑桑一人?

    他的目光看向夏桑榆身后,确定只有她一个人出来,神色便多了些嘲讽的味道:“桑桑,容瑾西呢?他怎么不敢出来了?是怕了吗?”

    夏桑榆从容笑道:“欧先生你也是知道的,容先生刚刚经历过一场非常严重的车祸,只差一点点就变成植物人了,虽然在肖医生的帮助下一夜之间康复了,可是刚才他已经连赌了三局,现在体力不支,晕过去了!”

    “什么?他晕过去了?”

    欧亚纶一下子站了起来:“那现在怎么办?这赌局还没结束呢!”

    夏桑榆笑意柔柔,眼神中却带着凌人锋芒:“我是容先生的妻子,这最后一局,我替他与你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