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95章 以鲜血和生命,秀一场旷世恩爱
    说完他松开手,放开了她。

    桑榆心里纠结得要命,左右为难的情况下,左手右手都举不起来。

    对面的欧亚纶柔声说:“过来吧桑桑!”

    金贝贝也冲她粲然微笑:“夏小姐,身为女人我奉劝你一句,当一个男人把你当做赌注押在桌子上的时候,他就已经不爱你了!过来吧,容先生不爱你了!”

    夏桑榆还是有些犹豫,屁股磨磨蹭蹭,无法从容瑾西的大腿上面离开。

    场中看客,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有人在低声议论:“容先生连底牌都不看就梭牌认输,是故意要将容夫人送给对面这个神秘男人?”

    另外一人接话说:“是呢,我刚才都看见了,容先生牌面是三,五,七,最后这张底牌是个小六,看上去虽然十分散乱,可如果他拿到的第一张底牌是四的话,他就是顺子呢!虽然不是同花顺,可是绝对能大过对家的牌啊……”

    “对对!我也觉得好可惜!按理说容先生不是那么没气魄的人,怎么都应该看一下底牌才论输赢嘛!”

    “是啊,没想到他直接就梭牌了!”

    “看来他是成心要将容夫人送给别人了!”

    “这容夫人也真是,容先生都不要她了,她怎么还赖在容先生身边?”

    “肯定是舍不得呗!容先生是旷世集团执行总裁,又是百富榜上排名最靠前的年轻富豪,晋城多少女人都为他犯着相思病呢!”

    “那是,容先生龙章凤姿,身份尊贵,容夫人肯定是舍不得……”

    这些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议论的声音越来约高。

    夏桑榆实在不好继续坐在容瑾西的身上了。

    她以手撑桌,慢慢站了起来:“容瑾西,我如你所愿!”

    欧亚纶见她站起身,连忙欣喜的迎了上来:“桑桑!你自由了!”

    “欧先生……”桑榆心里有点苦。

    “你怎么又叫我欧先生?”

    欧亚纶牵过她的手,柔声说:“走,我带你找个地方散散心!”

    容瑾西阴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等一下!赌局还没完呢!”

    欧亚纶以一种胜利者的姿势看向容瑾西:“怎么?想反悔还是想耍赖?这可不符合你容先生的身份!”

    “我既不反悔也不耍赖!”

    容瑾西冰寒瘆人的目光从夏桑榆那张苍白的小脸上淡淡扫过,阴沉道:“既是赌局,哪有赌一把就走人的道理?”

    欧亚纶的目光在面具后面一凛:“你还想赌?”

    “当然!赢一把就走,这难道是花瓶先生你的风格?!”

    “可是你还有什么可以和我赌的?”

    “我还有我自己!”

    若没了夏桑榆,他连自己也不想要了。

    欧亚纶听了这话,几乎要噗嗤笑出声儿来。

    容瑾西,你真是幼稚死了!

    你以为这赌场是你过家家玩闹戏耍的地方吗?

    输掉了妻子,现在还想要将他自己也押上赌桌!

    欧亚纶赢了夏桑桑,本不想恋战,可是眼角的余光无意中看见夏桑桑望向容瑾西的眼神当中,似有隐隐的留恋之色。

    他心里面没来由的有些发酸!

    也罢!也罢!

    容瑾西你不是要作死吗?

    那好,我就成全你!

    让你今日在这皇家赌城死个瞑目!

    也让桑桑对你彻底死心!

    欧亚纶想到这里,声音便带了几分讥嘲与狂妄:“容先生还想再赌,我没有不奉陪的道理!不过我对男人不感兴趣,将你赢了来,最多也只能放在身边做个随从!”

    “我赌我自己,可不是为了做你的随从!”

    容瑾西冷峻一笑,将一支微型左轮拍在了赌桌上,磁性的声音带着狠绝:“我们再赌三局!第一局手,第二局脚,第三局,命!”

    无数个惊叹号从欧亚纶脑海中炸出。

    他既不想赌手,也不想赌脚,更不赌命!

    他爱惜自己的身体和性命,就如同爱惜自己的容貌与声誉。

    看着容瑾西那狠绝的表情,他心里突然有些发憷:“容瑾西你疯了吗?咱们是文明人,不玩这些血里糊啦的东西!”

    “文明人?花瓶先生你怕了是吧?”

    容瑾西毫不留情的戳穿了他,同时又将左轮往赌桌中间又推进了几分,眸带威慑的说道:“要不这样吧,你赢了我,我把我的手脚命都给你!若你输了,就把你自己还有你身边的两个女人都给我!如何?”

    夏桑榆听不下去了,上前大声说道:“容瑾西你疯了吗?你根本不会玩什么梭哈,你这样和寻死有什么分别?”

    “我就寻死怎么了?”

    容瑾西俊脸愠怒,红着眼眶吼道:“没有了你,我和死了有什么分别?”

    夏桑榆愣住了!

    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

    她在他的心里,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她看着容瑾西深邃如瀚海的眸子,这一刻,几乎原谅了他所有的愚蠢,粗暴,幼稚,侵犯!

    周围的人也都愣住了!

    过了好大一会儿,看热闹的人这才反应过来,哦,搞了半天,容先生今儿来这里不是来赌博的,他这是在用身家性命秀恩爱呢!

    可是,稍微有点儿眼力的人都看得出,他刚才拿牌看牌的手法都十分生疏,根本不像是会玩梭哈的人!

    而他对面这位戴面具的神秘先生的手法却近乎炉火纯青,一看便知是经常浸润赌场之人。

    容先生这是要以鲜血和生命给大家演绎现实版的以卵击石啊!

    新的赌局很快又开始了!

    这一次,容瑾西先拿到了一张底牌K,牌面上再次拿到了那三张小牌,三,五,七。

    依旧是很小,很散,很乱的牌。

    可是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对面那位戴银面具的神秘先生,牌面上明明比容先生大,可是他居然梭了!

    欧亚纶脸色有些难看,扔掉手中一张K,苦笑道:“这一局你赢了!”

    容瑾西长长的松了口气,做出一副快要被吓死的表情,拍着心口说:“还好还好,我的胳膊算是保住了!”

    话锋一转,突然抬眼看向对面的夏桑榆:“我赢了,你还不快点滚回来?”

    “哦哦!”桑榆早就想回到他身边了。

    然而刚刚站起身,欧亚纶便将她的手腕一把抓住了:“桑桑,你不能过去!”

    桑榆秀眉微拧:“可是你输了啊!”

    “我输了也不用你过去!”

    欧亚纶语气强硬,紧紧拉着桑榆不肯松手。

    桑榆挣不开,只得将求救的目光看向对面的容瑾西。

    容瑾西笑了笑:“花瓶先生,你这是要耍赖?或者,你愿意对着你的手臂来一枪?”

    欧亚纶俊逸的脸上凝起了一层寒霜。

    他伸手将金贝贝推了出去:“容先生不是想从我身边赢一个女人吗?喏,金小姐归你了!”

    金贝贝刚才还对桑榆说,一个男人若将你押上赌桌,便是不爱你了!

    没想到转眼之间,就轮到她被身边的男人给输掉了!

    她的情况与桑榆简直是无比神似!

    她跟了欧亚纶好几年,两人之间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可是自小江南见到容瑾西之后,她对容瑾西也生出了一些期待和向往。

    所以,刚才听见她被当成赌注押在桌面上的时候,她心里还是有些憧憬的!

    不过她知道欧亚纶玩梭哈厉害,几乎从来没输过。

    所以,她刚才一直都在担心容瑾西,想着他万一输了,对着胳膊来一枪,她是不是正好可以借由这个机会去照顾他,接近他。

    却万万不曾想,第一局竟会是欧亚纶输了。

    输了也好,正好可以多个机会和容瑾西接触接触。

    金贝贝站起身,走到容瑾西身边嫣然一笑:“容先生,恭喜你,我是你的了!”

    容瑾西连眼角的余光都没看她一眼,只硬声对荷官道:“继续,发牌!”

    第二局,容瑾西的手气开始好转,牌虽然依旧很小,很乱,却都是清一色的同花,顺利的将夏桑榆赢了回来。

    刚才还左拥右抱的欧亚纶顿时变成了孤家寡人。

    而且看夏桑榆和金贝贝的表情,她们在容瑾西的身边似乎比在他的身边还要更加开心一些,她们脸上的笑容也要更加动人一些。

    他隐约有一种将要输掉一切的感觉!

    活动了一下手指关节,他怒目瞪着容瑾西道:“好运气不会一直眷顾你的!”

    “花瓶先生,干嘛抢我台词?这话明明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

    容瑾西自从将夏桑榆赢回来之后,整个人就恢复了那种自信张扬的霸气,轻松的应对着欧亚纶的愤怒。

    他修长的手指娴熟的把玩着乌黑左轮,墨瞳一瞬不瞬的盯着欧亚纶道:“知道你为什么会输给我这个第一次玩梭哈的生手吗?”

    他知道等不到欧亚纶的回答,便自顾自说道:“因为我失去了夏桑榆便相当于失去了一切,所以我百无禁忌,敢用身体和性命做赌注!而你,你顾忌太多了!你既想保全你的手脚,更想保住你的性命,你还想要保住身边的两个女人!呵呵,赌桌之上,但凡是想得太多的人,最后都会被幸运之神抛弃!”

    一番话,让欧亚纶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他双手撑在赌桌上,怒目瞪着容瑾西,恨声吼道:“容瑾西你别得意得太早,还有最后一局,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