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94章 容先生,请继续作死
    容瑾西伸手在她额头上摸了一把:“桑榆你没事儿吧?好好的看什么精神科医生?”

    摸了她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发烧啊,和我体温差不多嘛!”

    桑榆将他的手拍开,没好气的说:“白痴!你见过哪个精神方面有问题的人症状是发烧?”

    欧亚纶则在旁边一脸关切的说道:“桑桑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所以才会觉得今天精神状况不好?”

    桑榆又叹了口气:“算了算了,我给你们解释不清!”

    她的病,她以后找机会慢慢医。

    皇家赌城是晋城最大的赌场。

    这里是成,人世界的天堂。

    只有去过这里的人,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纸醉金迷,声色犬马。

    容瑾西进门之后,问侍者要了一份赌场地形导航,随手递给了身边的夏桑榆。

    “这里不仅地形复杂,而且除了全球各种赌博游戏,还包含有换,妻俱乐部,桃,色,交易等特色项目,你最好把这地图看清楚,但凡是以红色和黄色为标识的地方,你都绝对不许去!”

    “还有换,妻呀?这么变,态?”

    桑榆并未在意,看了两眼,将地图对折,顺手放进包里。

    欧亚纶是这里的至尊会员,很快就有专门的侍者上前,恭敬见礼后,引着他们往里面走。

    沿途随处可见身穿黑色吊带网袜的半倮女侍,端着各种酒水糕点穿梭在人群当中。

    客人一招手,半倮女侍立即抛一枚桃,色的飞吻,然后端着银质托盘走过去,用英文与客人调笑。

    这里的客人多半都是不正经的,取了酒水后,会抬手在女侍的身上胡乱摸掐一把。

    女侍惊叫,客人更高兴,一把美金塞进女侍的内,裤。

    内裤太小,兜不住那么大一把美金,便有几张掉在了地上。

    真有一种遍地黄金,弯腰拣钱的感觉。

    桑榆看得目不转睛,容瑾西却面色冷酷的在她身边提醒道:“夏桑榆,你再不看紧你的老公,你老公可就被别的女人勾走了啊!”

    欧亚纶听见他这话,先就冷嗤了一声,低嘲道:“幼稚!”

    桑榆这才发现,她在看那些半倮女侍的时候,赌场中那些豪放火辣的女客也都正用兴奋的目光打量着她的丈夫容瑾西。

    其实,他们三个一进入赌场,就已经引起了大家的主意。

    欧亚纶顾及太多,所以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脸上就多了一张银色的骑士面具不说,就连他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与他的风格迥然不同的带金色流苏的薄款大衣。

    绝色俊脸被完全遮住,就连那傲人的好身材也被大衣掩盖。

    根本没有人会猜到他就是当今最炙手可热的新晋影帝欧亚纶。

    而容瑾西则完全放得开。

    俊朗得令人移不开视线的五官,浑身上下那种与生俱来的骄傲矜贵,一瞬间就让他成为全场女人瞩目的焦点。

    而他俊脸上那种明明很好奇很兴奋,却偏偏要用冷酷来做伪装的有趣表情,更是惹得这些女人心痒难耐。

    容瑾西被这么多女人盯着看,早就浑身不自在了。

    他刚刚提醒夏桑榆看紧自己,便有一位年轻美艳的女子走了上前,笑着打招呼道:“哟,西蒙先生,好巧啊!”

    容瑾西愣了一下:“你是?”

    “不记得我了?我是金贝贝,昨天在小江南餐厅咱们才见过的!”

    “小江南餐厅?”

    在小江南餐厅他确实是以西蒙的身份出现过。

    可他以西蒙这个身份出现的时候,是请肖医生的妻子柳芙蓉帮忙化妆易容之后的另外一张脸啊。

    这个金贝贝怎么可能在与西蒙只有一面之缘的情况下,还能准确的知道西蒙就是容瑾西?

    容瑾西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金贝贝又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夏桑榆:“夏小姐也在啊!”

    夏桑榆不卑不亢的颔首:“金小姐你好!”

    金贝贝怔了一下。

    眼前这位夏桑桑,与昨夜在云之港看见的夏桑桑气质有些不一样啊!

    昨晚的夏桑桑怯柔弱势,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可以被她和欧亚纶捏在掌中随意玩弄操控的。

    可眼前这个夏桑桑,虽然样貌毫无变化,可是浑身上下似乎隐藏着一种令人不敢小觑的锋芒,到底谁玩弄谁,谁操控谁,还说不准呢!

    她想不明白,同一个人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

    三个人互相打量,互相揣摩的时候,欧亚纶轻咳一声,开口说道:“金小姐你好,我姓欧!”

    金贝贝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声音。

    她将他从头看到脚,表情极不自然的扯了扯唇角:“欧先生你好,我叫金贝贝,你们叫我贝贝就好!”

    明明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两个人,居然要装作陌生人初次见面。

    这两个人,也太不把她夏桑榆这个知情人放在眼里了吧?

    和欧亚纶的遮遮掩掩藏头露尾相比,她还是更喜欢容瑾西的光明磊落,知羞知耻!

    桑榆想到这里,一抬眼,就正对上容瑾西那双暗黑炙热的眼神。

    她心下一乱,急忙避开了视线。

    欧亚纶在面具后面看见两人眉来眼去,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容先生,我们到楼上去吧,我在这皇家都城有特权,可以要一间环境极好的赌室!”

    “不用了!大厅里面人多,热闹,我们就在这大厅里面随便选个游戏玩一玩吧!”

    容瑾西说着,抬手便指向旁边一张赌桌:“我们就玩这个吧!”

    “梭哈?”

    欧亚纶的眼睛在面具后面亮了起来。

    梭哈是他最擅长,最拿手也是最喜欢玩的一种赌博游戏。

    容瑾西这个幼稚鬼,又在开始作死了!

    大厅里这么多人,他今天就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容瑾西是怎样输掉他自己的妻子的!

    欧亚纶从兜里掏出金卡递给金贝贝:“贝贝,可以帮我去兑换一下筹码吗?”

    “当然可以!”

    金贝贝接过金卡,转而又含笑问容瑾西:“西蒙先生,需要我帮你兑换筹码吗?”

    容瑾西淡然一笑,朗声说:“不用,我的赌注就是我身边的这个女人!”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堂堂旷世集团总裁,要把自己的妻子押上赌桌?

    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

    几乎在他说出这句话的瞬间,所有人都往他们的赌桌边围拢过来了。

    夏桑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容瑾西,你还是不是男人?赌女人这种事情你也敢这么……”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抬手一拽,拉进了怀里。

    他神色邪肆,深不可测的眸子像是要看进她的心里。

    “桑榆,你这么生气干什么?你不是很想和你的花瓶哥哥在一起吗?”

    他温暖的大手轻轻抚上她额头上那块淤青,怆然苦笑,在她耳边低语道:“我不希望你人在我身边,心却在他身上!我今天就是要赌一赌,赌赌看你的心里装的到底是我,还是他!”

    他不希望每次和她做暧的时候,她都要用撞床头这样的方式来抗拒。

    他不是赌徒,今天却愿意押上自己的一切,赌一场!

    戴着白手套的金发荷官熟练又专业的洗牌,切牌,眼花缭乱的技法令人啧啧称叹。

    金色的长手棍在容瑾西和欧亚纶的面前各自放了一张底牌。

    夏桑榆坐在容瑾西的怀里,看到那张底牌的一角是个小四。

    金贝贝坐在欧亚纶的身边,看到那张底牌是张黑桃尖。

    金手棍一张一张的递牌。

    容瑾西手气并不好,先后拿到了七,五,三。

    而欧亚纶如有神助,牌面上居然出现了三张尖。

    最后一张牌拿到手的时候,容瑾西没有看牌,却把怀里的桑榆抱紧了些:“桑榆,你很希望我输对不对?”

    桑榆没有说话,身体却在他的怀里不受控制的轻轻颤抖起来。

    她夏桑榆活了两世,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怕过。

    这赌局根本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容瑾西输定了!

    她马上就要从容瑾西的女人变成欧亚纶的女人了。

    这事儿几个小时之前她还挺期待的。

    可是现在,周围有这么多人看着,一旦她离开容瑾西,就连回头的余地都没有了!

    她心里突然就变得犹豫了!

    欧亚纶将面前一大堆筹码全部押了上去,同时他开牌了。

    果然是四条尖和一张十!

    全场哗然,好大的牌!

    容瑾西就这样把他自己的老婆输了?

    众人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看着容瑾西。

    容瑾西根本不看剩下的一前一后两张底牌,直接将牌梭了:“我输了!”

    夏桑榆失声惊呼:“瑾西……”

    她心里乱极了,明明手脚冰凉,秀挺的鼻尖上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他暗眸凝视着她:“怕了?”

    她的心早就紧紧揪成了一团,不明白他都已经输了,为什么眼底还有隐隐的笑意。

    难道他真的一点儿都不在乎她吗?

    容瑾西等不到她的回答,便俯身在她耳边,低语道:“桑榆别怕,告诉我你此时心里的感受,你希望留在我的身边,请举起你的左手,你希望去欧亚纶身边,便举起你的右手!”

    顿了顿,他醇厚磁性的声音又道:“如果选择留在我的身边,我希望下次做暧的时候,不准再撞床头,更不准想着别的男人!如果你选择去他的身边,那么,我这就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