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93章 羞与耻的最新解读
    谁说他们感情出现了危机?谁说他们要离婚?

    各种传言,都被这个深吻击得粉碎。

    记者们面面相觑,片刻后,有记者改变了话题:“容先生,请问阮女士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她是为什么割腕自杀你方便透露一下吗?”

    容瑾西神色肃然的回道:“谢谢大家的关心!我今天早上还去医院看过她,很巧的是,她的主治医生就是让我一夜之间神奇康复的肖医生,肖医生说她失血过多已经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脑死亡,现在躺在病床上靠营养液维系着最后的生命体征,虽然是植物人,可是我们都希望肖医生能够再创医学界的奇迹,让她早日苏醒,早日康复!”

    夏桑榆侧眸看着容瑾西,发现他面对记者的时候,越来越有掌控力了。

    应付完记者,两人坐电梯径直出了医院。

    还隔着好远,便看见欧亚纶斜靠在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前面。

    虽然他五官面目完全被蒙住,可是颀长的身姿依旧引得过往女性频频侧目。

    桑榆也是一眼就看见了他。

    正想要快步跑过去,手腕一紧,容瑾西冷声说道:“夏桑榆你给我收敛点儿!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我容瑾西的妻子!”

    她倔强的纠正:“我是夏桑桑,不是夏桑榆!”

    “我管你是夏桑桑还是夏桑榆,反正你是我的妻子,别贱兮兮的往另外一个男人身上扑!”

    容瑾西冷峻说完,将她更紧的拽到身边,低声又道:“别挑战我的底线!把我逼急了,我当着你花瓶哥哥的面再强你一次!”

    “容瑾西你混蛋!你还知不知道什么是羞耻?”

    “我知道!我们做暧被别人看见,这是羞!做人要知羞,所以我发誓,以后不会再犯那样愚蠢的错误了!”

    他神色凝重,眼神中确实有愧意。

    桑榆心里的怨气,稍稍消减了些。

    “那耻呢?什么是耻你知道吗?”

    “别人抢走我的妻子,这是耻!身为七尺男儿,我绝不能受这样的耻!”

    他坚定的神色混了些狠意,掷地有声的说道:“所以,我必须要好好守着你,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将你从我身边抢走。”

    桑榆愕然,没想都羞与耻,在他这里,竟会是这样的解读。

    他凝视着她,神色慢慢凝重起来。

    “桑榆,我母亲去世得早,除了你,我也没有和别的女人交往过,我不懂女人的心思,我不懂得怎样经营和呵护我们的婚姻,我对待感情简单粗暴,这些缺点我也是最近才意识到……”

    他这是在干什么?

    道歉?表白?

    桑榆看着他,抗拒抵触的心慢慢变得柔软起来。

    正要回话,欧亚纶走了过来:“桑桑!”

    桑榆回神看向欧亚纶:“欧先生。”

    欧先生?

    欧亚纶心头一沉,急忙解释说道:“桑桑,对不起啊!我刚才不够勇敢!可你也是知道的,我现在还是八喜旗下的艺人,我就算要面对记者,也必须由八喜方面安排好了再回答他们的提问……”

    不解释可能还好点儿!

    一解释,就被容瑾西抓住了漏洞:“是啊!欧先生是演艺大腕,如果被媒体拍到你纠缠有夫之妇,肯定会对你,对你身后的八喜影视都造成难以收拾的负面影响!所以啊桑榆,你在他心里,真的没有你以为的那么重要!”

    “不是这样的!桑桑你相信我,我是真心爱你的!”

    欧亚纶看向桑榆,一双桃花眼泛着醉人的流光。

    夏桑榆沉吟片刻,点头说:“嗯我理解亚纶哥哥!他是公众人物,爱惜自己的形象和名誉这没什么不对的!”

    说着,还亲昵的挽住了欧亚纶的胳膊。

    “桑桑,谢谢你的理解,你真好!”

    欧亚纶看清丽动人的夏桑榆,心念一转,捧起她的脸,低头就要往她的微张的唇瓣上吻了下去。

    夏桑榆却突然将头扭向一边:“别……”

    这个来得莫名其妙的吻,最终只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滑过。

    欧亚纶完全没想到她会躲开!

    不是口口声声说爱他,要和他在一起吗?

    为什么他吻她的时候,她想都不想就偏头躲开?

    挫败感,失落感,让欧亚纶的俊脸慢慢阴沉下来:“桑桑……”

    “对不起啊亚纶哥哥,我不该躲的!”

    她真诚的道歉。

    亚纶哥哥的吻,她可是盼了三年啊!

    可她刚才,居然鬼使神差的避开了。

    看着亚纶哥哥失望的样子,她心里也很难受。

    清澈明眸动了动,她一脸认真的说道:“亚纶哥哥,你再吻我一次吧,这次我不躲了!”

    说着,当真闭上眼睛,扬起下颌,微张着唇瓣准备接受他的再次亲吻。

    她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亚纶哥哥会不会原谅她刚才不懂事的躲避。

    不过还好,亚纶哥哥很快就再次亲吻了她。

    只是……这个吻的感觉有些不对啊。

    怎么像是容瑾西?

    她惊愕的张开眼睛,看见的果然是容瑾西那张俊朗的脸庞。

    而亚纶哥哥正在旁边用一种复杂又心疼的眼神看着她。

    她心里一慌,急忙伸手将容瑾西猛力推开:“怎么是你啊?”

    “不是我还能是谁?难道你以为我容瑾西是那种眼睁睁看着妻子与人接吻还无动于衷的人?”

    他心里明明有些怒气,可是看着她被吮,吸得如同红樱桃的嘴唇,又有些意犹未尽的暧妹。

    辛亏他刚才将花瓶男一把推开了。

    不然的话,她的甘美可就被别的男人品尝到了。

    他搂紧她的腰肢,对一旁的欧亚纶道:“花瓶先生,今天有空吗?陪我去皇家赌城玩玩!”

    欧亚纶俊逸的面颊有些青白之色:“我对赌,博不感兴趣!”

    容瑾西唇色微挑:“不感兴趣吗?我怎么听说你压力大的时候,都喜欢在皇家赌城玩个昏天黑地?”

    “你怎么会知道?”

    “你是我的情敌!只有了解你,我才能打败你!”

    容瑾西傲然一笑,语带挑衅的说道:“你不是很想从我的身边抢走桑榆吗?不如我们今天就去赌一场,你若赢得了我,我就遂了你们的心愿,与桑榆离婚!”

    夏桑榆心里惊了一下,脱口道:“我不同意!”

    她知道容瑾西自小就在爷爷的严苛要求下努力学习,是个极为自律的好孩子。

    长大后他更是在爷爷的训导下,大学期间就开始进入商界,商场拼杀,崭露头角。

    对于赌博这样的事情,他哪里会懂?

    可是转念又一想,她在这里瞎担心什么?

    他输了不好么?

    他输了,她就可以顺利的与他离婚,然后光明正大的与亚纶哥哥在一起了啊!

    正想着,容瑾西拧眉问她:“你有什么不同意的?”

    她怔了怔,口不对心道:“我,我又不是物品,你们干嘛用我做赌注?”

    容瑾西唇角微挑:“我还以为你害怕我输!”

    “我巴不得你输呢!你输了我就能和亚纶哥哥在一起了!”

    她嘴硬的回答,心底却涌起了一片惶然。

    容瑾西唇角微勾,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欧亚纶在听说通过一场赌博就能得到桑榆的时候,眼瞳中有希冀的神色闪过。

    他入道之后,经常隐藏身份,潜入皇家赌城玩各种赌,博游戏。

    他自小聪颖,所以很少输过!

    与容瑾西赌,他有绝对的胜算!

    “也行!既然容先生有兴趣,那我就陪你玩一玩!”

    欧亚纶说着看向夏桑榆:“桑桑别害怕,很快,你就能恢复自由身了!”

    他自信满满,伸手把身后的车门拉开:“容先生,咱们现在就过去吧!我已经迫不及待要让桑桑脱离你的魔爪了!”

    容瑾西牵着夏桑榆上了车。

    夏桑榆心里左右摇摆,心情复杂至极。

    既希望容瑾西输,又希望容瑾西不要输。

    脑子里面像是有两个小人在不停争吵掐架一般,搞得她十分纠结烦恼。

    自她重生之后,因为有复仇的意念支撑着,所以她一直都表现得很强势,也从来没感觉到身体里面还残留有夏桑桑的魂识。

    或者说,夏桑桑的魂识已经融入了她的魂识,变成了她的副人格,却一直被主人格压着,所以并未显现出来。

    直到容瑾西用爱爱视频刺激到了她,她的主人格藏匿起来,夏桑桑的副人格就冒出来了。

    这事儿说起来真的挺邪乎的!

    可千真万确就在她的身上发生了!

    她随时都能够感觉到脑子里面有两个自己。

    当她在欧亚纶身边,一口一个亚纶哥哥亚纶哥哥的叫得甜腻的时候,另外一个自己就会在旁边鄙夷嫌弃的冷哼:欧亚纶有什么好的?除了有副好皮囊他还有什么啊?

    当她和容瑾西在一起,特别是做暧的时候,另外一个自己就会在旁边抓狂跺脚:停下,快停下,我爱的人是亚纶哥哥,我不准你和这个黑魔王做这样羞耻的事情!

    无论她呆在谁的身边,她都是各种神纠结!

    她靠在座椅上长长的叹了口气:“容先生,欧先生,求你们介绍一个精神科和心理科的医生给我吧,我觉得我好像是出问题了!”

    两个男人,居然都异口同声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精神科?心理科?

    他们没听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