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92章 为了他,守身如玉
    桑榆咬着唇瓣忍了忍,低声嗫嚅道:“冯,冯医生,听说有无疼人流……,不用脱裤子的!”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既然你都知道无疼人流,那你去外面药店买几颗息隐吃了就行了啊?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冯医生明显的生气起来,硬声又道:“夏小姐,请你别耽搁我的时间,如果你不配合的话,现在就请你出去,我要接待下一位病人了!”

    桑榆被冯医生不耐烦的一通训,心里的那点踌躇迟疑反而消了。

    她一咬牙,走进里面的无菌手术室,背过身就将裤子脱了下来。

    然后按照那床的设计,将两腿分开躺了下去:“冯医生麻烦你轻点儿……”

    她其实也想过自己去买药物把孩子流掉。

    可是网上有很多这种私自流产的可怕案例,流不干净对女性的身体损害极大。

    这具身体现在是一身两命,她不想有任何闪失。

    更何况,她还要用这具身体与亚纶哥哥共度余生,将来还要为亚纶哥哥生宝宝呢。

    所以,她这才选择了晋城最正规最权威的妇产医院。

    只求万无一失,就当她的子宫里面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然而她等了许久,那冯医生都没有进来。

    她支起身子:“冯医生?冯医生?”

    连叫了几声,身穿白大褂,带着大口罩和眼镜的冯医生终于走进来了。

    桑榆松了口气,重新又躺了回去:“冯医生,求求你轻点啊,我很怕疼的……”

    无影灯打下来,她有些头晕,干脆闭上了眼睛。

    冯医生的动作还算轻柔,一点儿也不疼。

    没有预想中的那种冰冷器械探入体内的痛楚。

    可是片刻后她猛然意识到这种感觉不对!

    她正在被人猥,亵羞辱!

    蓦然睁开眼睛,她失声喝道:“冯医生你住手……”

    旁边有一只白色搪瓷托盘,她奋力的伸手过去,想要抓起那托盘狠狠砸在冯医生的脑袋上。

    她刚刚抓住搪瓷托盘,冯医生的手收回去,直接将膨胀的浴望闯了进来。

    她惊呼一声,全身便因为突如其来的侵犯而紧紧绷起!

    手中的托盘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她,居然被强爆了?

    不等她失声惊呼,‘冯医生’先开口了。

    磁性的声音,熟悉得要命:“听说你要拿掉孩子,还要和我离婚,我特意过来,让你打消这个念头!”

    她脸上的血色瞬间消退:“容瑾西?”

    “不是我还能是谁?难道你真的希望是那个见鬼的冯医生?嗯?你的身体除了我,还有谁敢看?还有谁敢摸?还有谁敢占有?”

    他用最猛烈的撞击惩罚着她。

    “说!为什么要和我离婚?为什么要急着拿掉孩子?是为了那个花瓶男?他给你灌什么迷魂汤?嗯?就这么急着摆脱我?”

    “容瑾西你混蛋!你放开我!你没有权利这样对我!”

    “怎么没权利?你是我的妻子,这个世上,只有我容瑾西有权利这样对你!”

    他急促不匀的声音带着隐隐愤怒:“别人,休想!”

    夏桑榆气极!怒极!恨极!

    昨天才被容瑾西将爱爱视频送去给亚纶哥哥欣赏,今天又被他假冒医生强行占有,心里明明抗拒得要命,可是身体居然跟着有了反应。

    羞耻得想死!

    愧疚得想死!

    她侧过身,脑袋咚一声往旁边的铁床柱撞去。

    容瑾西面色一沉,心口处炸裂一般疼了起来。

    她宁愿撞床柱也不愿意和他再有这样的关系!

    就因为在花瓶男的身边呆了一个晚上,所以,她是要为他守身如玉了?

    她今天溜进医院就是想要拿掉这个孩子,然后她还会尽快与他离婚,斩断和他容瑾西的一切关系之后,她会与欧亚纶天长地久的厮守下去!

    想到这一层,容瑾西怒不可遏,抱着她,再次疯狂占有。

    你是我的!

    夏桑榆,你只能是我的!

    没有人能够将你从我身边带走,你自己也不能!

    夏桑榆气得胡乱抓挠踢蹬,却让他的动作越来越猛。

    “容瑾西你混蛋!你强爆我,我要去告你!”

    “想告我?婚内强,奸吗?可你明明也很爽啊!”

    “爽你个大头鬼!”

    她愤怒至极,张开手掌,就要往他那张俊脸上面蹂躏下去。

    手扬起的时候,突然发现他的额头上还有她昨天用酒瓶子敲出的一块淤青,而且淤青上面已经破口,看上去有些红肿发炎。

    她稍一愣怔,他又抱着她疯狂的运动起来。

    “夏桑榆你给我听着,你是我容瑾西的女人,永远都是!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

    “容瑾西你最好也给我听着,我这一辈子都……”

    她眼神中的冷意让他心口猛然揪疼了一下。

    好害怕她将要说出口的话!

    心头一乱,他急忙低头吻了下去。

    余下的话,被两人气息给冲散了。

    他狂肆强吻,像是要将她整个人吞吸入腹。

    就在她快要窒息的时候,他在她的身体里面打下滚烫的爱的烙印。

    心满意足的亲吻她的额头:“桑榆……”

    她浑身虚脱一般,乏力的瘫软在床上,轻轻喘息着,不想搭理他。

    他用手指梳理她柔软的秀发,抵在她耳边低喃道:“跟我回家好不好?咱们好好过日子,别闹了行不行?”

    她还是没有说话。

    手放在小腹,心里想的是这场情事这么剧烈,这个孩子怎么半点儿要流产的征兆都没有?

    今天流产的事情被容瑾西搅黄,以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有机会拿掉这个孩子。

    正想着,包里面的手机突然嗡鸣震动起来。

    刚才为了安心就诊,她将手机设置成了只振动不响铃,这时候拿出来一看,欧亚纶已经打了九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她就哭了起来:“亚纶哥哥,呜呜……”

    这么亲昵依赖的语气,让容瑾西刚刚舒缓下来的脸色再次布满阴霾。

    他整理衣服,眸色锐戾莫测。

    夏桑榆还在和欧亚纶讲电话:“孩子,孩子没拿掉……,亚纶哥哥你等着我,我马上就出来。”

    挂掉电话,她手忙脚乱的就要穿裤子。

    容瑾西却从里面接了半盆温水出来,蹲下去,透了干净的毛巾帮她擦洗身子。

    他神色专注,动作更是温柔。

    桑榆有一瞬间的心动。

    可是一想到他用爱爱视频糟蹋她在亚纶哥哥心目中的形象,一想到他刚才还不顾她的意愿强要了她,她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出来。

    从他手里夺过毛巾,自己擦了擦,穿上裤子鞋子就往外面大步走去。

    容瑾西脸色阴鸷,不紧不慢跟在她的身后。

    大厅里面,欧亚纶穿着长风衣,戴着鸭舌帽,大口罩和黑色大墨镜几乎遮住了整个面目。

    看见夏桑榆从长长的走廊尽头出来,他急忙小快步迎了上去。

    “桑桑你没事儿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还好!”

    桑榆红着眼眶,伸手就想要去挽欧亚纶的胳膊,却被容瑾西一把拽了回去。

    容瑾西将她紧紧按在怀里,极具威慑的目光盯着欧亚纶道:“欧先生,我们还没离婚,你现在插足,是很不道德的!”

    “容先生,桑桑昨天在小江南已经把话给你说得很清楚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没必要这样对桑桑纠缠不清吧?”

    欧亚纶说着,伸手就要去拉桑榆过来。

    容瑾西突然看向电梯方向,轻嗤一声笑道:“欧先生,记者来了!如果你觉得你插足别人的家庭光明正大,那就请和我们一起面对记者吧!”

    ‘记者’二字让欧亚纶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现在还不是面对记者的时候!

    他的计划才刚刚踏出一小步,如果被这些媒体记者一搅合,后面的计划就都得泡汤。

    他看向夏桑榆,语速极快的说道:“桑桑,我得先回避一下……”

    桑榆失望的跺脚:“带我走啊!我不想和这个黑魔王在一起!”

    “不行,我不能被拍到!”

    欧亚纶说着,转身就要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容瑾西急声说道:“地下停车库等我,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

    欧亚纶匆匆应了一个‘好’字,便快步跑开了。

    那么俊逸儒雅一个男人,就算是逃走的背影也是如此令人着迷。

    容瑾西将她的脸颊扳过来,深邃黑眸锁着她的视线,一字一句道:“看见没有夏桑榆?他把你丢下了!他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么在乎你!亏你还为了他撞床头!”

    他看向她额头上的那一小块淤青,心疼道:“你瞧你,多傻啊!”

    她心里,真的也有些失望。

    可是她并不想把这种失望表现出来。

    她别过脸,不想看他。

    记者们很快涌到了两人跟前:“容先生,容夫人,网上有传言说你们感情出现危机,正在办理离婚事宜,请问这是真的吗?”

    容瑾西从容一笑,淡声道:“你们看呢?我们这么恩爱,像是在闹分手的样子吗?”

    说完也不等记者再问,捧着夏桑榆的脸颊就吻了下去。

    她小手抵在他的胸膛,紧紧咬着齿关,抵挡他的狂肆进入。

    他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宝贝儿请配合,晚点我送你到你的心上人身边去。”

    “……”心下一乱,齿关被他顺利撬开。

    他长驱直入,演绎出一个深情款款的舌,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