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90章 膨胀的少女心
    阮美玉的身体狠狠抖了一下。

    “瑾西,你不能这样逼我!我是你父亲明媒正娶的妻子!”

    “闭嘴!”愤怒的一脚,直接将阮美玉踹翻在地。

    容瑾西额头上青筋乱跳,厉声喝道“你还有脸提我的父亲?你杀害他的结发妻子和亲生儿子在先,杀死他亲生父亲在后,今天又与别的男人通,奸被我撞见!你做下这种种恶行,你居然还敢说你是他的妻子?”

    怒不可遏,又是一脚踹在阮美玉的身上。

    “天亮之前,要么你割腕自尽,带着容氏主母的名份从这个世上消失!要么我将你这些罪证送到警局,将你所做的恶事和丑事昭告天下!到那时,你会在监狱里面生不如死的度过后半生,而你的儿子,将会像狗一样被我从容家赶出去!”

    “瑾西……”阮美玉绝望的匍匐在地上。

    她伸手抓住了容瑾西的鞋尖,仰头祈望道:“瑾西,你这是在逼我去死啊!”

    “没错!我就是在逼你去死!”

    容瑾西冷冽的目光像是凝着一个世纪的寒冰:“麻烦割腕的时候去浴缸里,进水排水全部打开,我不希望你肮脏的血弄污我容家的地盘!”

    阮美玉眼神中最后一丝希望熄灭了。

    她抓着容瑾西的鞋尖,颓然笑了笑:“瑾西,我可不可以求你最后一件事情?”

    “你放心,只要容淮南不做大奸大恶之事,我会给他在容家留一个立足之地!”

    容瑾西说完,长腿一迈,直接从阮美玉的身上跨了过去。

    屋外,电闪雷鸣,风急雨骤。

    今夜,注定不会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云之港,斥资亿万打造而出的高档别墅区,全球有名的富人区之一。

    桑榆早就听说这里面的一块草皮都比晋城普通百姓的一套两居室还贵。

    只可惜今夜狂风暴雨,不适合欣赏这富人别墅区的风景。

    奢华的旗舰版房车径直停在专用车库,装饰得金碧辉煌的电梯将桑榆和欧亚纶带到了22层。

    桑榆一路上都在忍着各种惊叹。

    却还是在房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没忍住,失声低呼道:“哇,好漂亮!”

    屋内用戴安娜玫瑰层层堆叠,摆放出一个漂亮的立体心形。

    淡紫色丝带在精致的礼盒上面结成漂亮的蝴蝶结,香薰蜡烛将整个房间点缀得浪漫梦幻。

    少女心一下子就爆棚了!

    她欢喜的跑过去:“亚纶哥哥,这就是你说的惊喜吗?”

    “对!这就是我给你的惊喜!”

    欧亚纶走过去,张开双臂从后面环上她的纤腰。

    “我知道你这段时间为了容瑾西车祸的事情非常烦躁,所以就准备了这些玫瑰和礼物,想要让你开心些……”

    他环上了她的腰,从后面贴了上去。

    她纤弱温软的身体却瞬间变得有些僵硬,轻颤一下之后,更是慌乱的从他怀里逃走了。

    她愧疚的看了欧亚纶一眼,捏着衣摆低声说:“对不起啊亚纶哥哥,我虽然和容瑾西掰了,可是我暂时还不能……”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太心急了!”

    欧亚纶温柔一笑,掩饰了尴尬:“桑桑你别紧张,我只是想让你开心……”

    夏桑榆看着地上堆砌出心形的玫瑰花,又看了看散落在各处的香薰蜡烛,突然就想起了在容氏公馆的时候,爷爷为了让她和容瑾西早日怀上孩子,也曾经用玫瑰花瓣铺满整个房间,包括床上。

    而房间的各个角落,更是点着流传了几百年的秘戏图香薰灯。

    爷爷是希望她和容瑾西能白头偕老的!

    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丝愧疚和担心。

    把容瑾西一个人丢在小江南,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这么大的雨,他有没有安全回家?

    脑子里面,属于夏桑榆的魂识消匿了这么久,又慢慢浮现出来,并且占据了上风。

    正想要不要找个借口从欧亚纶身边溜回去看看,属于夏桑桑的魂识又冒了出来:“不准回去!那个容瑾西就是个黑魔王!暴虐狂!他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我爱的人是亚纶哥哥,我要一辈子和亚纶哥哥在一起!”

    夏桑榆想起容瑾西将爱爱视频交给欧亚纶看,顿时便也觉得他不可原谅。

    “对!不回去!永远都不回去!”

    欧亚纶从里屋将蛋糕捧出来,见她还站在那里发愣,便笑着说:“桑桑快过来,帮我把蜡烛插上!”

    “蛋糕?亚纶哥哥,今天是你生日啊?”桑榆想了想,又觉得不对:“网上说你的生日是阴历的十月二十三啊,这怎么……”

    “网上的消息哪有什么真实的?我告诉你吧,今天才是我二十五岁生日!”

    “哦!原来亚纶哥哥的生日在夏天啊!”

    桑榆帮他插蜡烛,想想又拧着秀眉道:“怎么办?我没给你准备生日礼物!”

    “你能陪我过生日,就是我最好的生日礼物啊!”

    欧亚纶俊逸的五官被烛光一映照,更显得眉目如画,温润如玉。

    夏桑榆几乎要看痴了过去。

    欧亚纶抬眼看她:“怎么了?”

    “哦,没怎么。”

    脸颊却异样的滚烫起来,心脏也噗通噗通跳得厉害。

    帮着把最后一根蜡烛插上,她期待的说道:“好了亚纶哥哥,快许你的生日愿望吧!”

    欧亚纶眸色深情的凝视着她:“桑桑,我的生日愿望全部送给你!”

    “送给我?我们意思?”她不懂诶。

    “对!全部送给你,你许愿吧,不管你许下什么样的愿望,都会实现的!”

    “你的生日,我许愿?”桑榆含羞带怯的轻笑起来:“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

    欧亚纶抓过她的双手,将她细软的小手包裹在温暖宽大的掌心,神色凝重认真的说道:“桑桑,来,说出你的愿望吧!”

    桑榆明眸动了动:“那我真的许愿咯?”

    “嗯!幸运之神已经在洗耳恭听了!”

    “我的第一个愿望呢,是希望能够永永远远和亚纶哥哥在一起!”

    “这也是我的愿望!桑桑,说你的第二个愿望吧!”

    “第二个愿望……,我想回到B大,完成学业!”

    “这个愿望我能帮你实现!桑桑,你还有第三个愿望吗?”

    “第三个……”

    桑榆低头看了看依旧还很平坦的小腹:“第三个愿望就是想尽快斩断与容瑾西的一切联系,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我也想尽快拿掉!”

    欧亚纶震了一下,俊脸上有莫测的阴霾隐现。

    “你有了容瑾西的孩子?”

    “不是容瑾西的,这个孩子他其实是……”

    桑榆张口就将要将这个孩子的来历说出口。

    可是转念一想,她与容瑾西发生关系已经让她在亚纶哥哥面前有了深深的负罪感,如果再告诉亚纶哥哥,说她在容瑾西之前还被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强爆过,那亚纶哥哥肯定不会要她了!

    因为,她实在是太脏了!

    叹了口气,桑榆在旁边的圈圈椅上坐了下来,赌气的说道:“反正我明天就要去把这个孩子拿掉!”

    欧亚纶在她对面坐下:“桑桑,要不咱们把这个孩子留下来吧?”

    她怔怔的望着他:“为什么?”

    “因为拿掉孩子是一件挺残忍的事情!”

    “可这是个孽种!”

    “桑桑,别说气话!只要是你的子宫孕育出来的孩子,在我眼里都是宝贝!”

    “亚纶哥哥,你真会安慰人!”

    “我是认真的!我会让我的律师团尽快以你的身份和容瑾西办理离婚事宜,要不了两三天,你就会和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

    “亚纶哥哥,谢谢你!可是我还是要将这个孽种拿掉!”

    她的手下意识放在小腹,颓然说道:“我身体本来就已经不干净了,我不能再揣着一个孽种和你在一起!”

    “桑桑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欧亚纶握紧桑榆的小手,神色真挚的说道:“这个孩子咱们留着吧,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这是我欧亚纶的孩子!我发誓,我会用余生好好照顾你和咱们的孩子!”

    幸福来得太突然。

    桑榆还没开口,眼泪先就感动得哗哗而下:“亚纶哥哥……,亚纶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你的余生,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

    “傻瓜,哭什么啊!”

    他语气宠溺,温柔的帮她擦着眼泪:“需要我发誓吗?”

    “不!不要发誓!我相信你!”

    她轻轻偎进他的怀里,清秀如百合花瓣的脸颊洋溢着幸福的柔光,明明算不上绝色的一张小脸,此时竟是美丽得惊心动魄。

    他抵挡不住她的诱惑,慢慢低头吻了下去。

    眼看着就要品尝到她唇间甘露,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子冷冷的声音:“欧亚纶,你在干什么?”

    欧亚纶浑身一颤,急忙抽身站了起来:“贝,贝贝?”

    桑榆也从美好的幻想中清醒过来,站起身,看向站在门口美艳得不可方物的金贝贝。

    金贝贝啪嗒一声,将钥匙带着怒气扔在了旁边的大理石台面上,随性的脱掉高跟鞋,赤脚往夏桑榆面前走过来。

    夏桑榆被她审视与探究的目光压得抬不起头,求救的看向旁边的亚纶哥哥。

    欧亚纶俊脸上写满了尴尬:“贝贝别这样,她是夏桑桑!”

    “夏桑桑?”金贝贝紧绷的脸上明明有很明显的敌意,却在听见夏桑桑的名字之后,松懈下来:“容瑾西的老婆?”

    夏桑榆此时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没经历过大场合的普通女人。

    面对金贝贝的质疑,她本能的低声嗫嚅道:“我马上就要和容瑾西离婚了……”

    声音很弱,很细。

    金贝贝根本没听。

    她转身看向欧亚纶,挑眉问:“得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