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89章 穿上衣服再和我说话
    女子五官明艳,眼神中带着与生俱来的逼人贵气:“别拦着他,砸碎了的所有东西,都由我来赔!”

    “是是!”侍者看了看铭刻着金氏财阀特有浮雕暗纹的黑卡,恭敬道:“金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金小姐傲慢的挥了挥手:“你可以滚了!”

    “好好!金小姐请自便!”

    侍者消失后,金小姐来到伤痕累累的容瑾西身边:“西蒙先生?”

    容瑾西眸色猩红,眼神阴鸷,浑身都笼罩着一层可怕的戾气。

    刚才也有很多名媛千金看到他情绪失控悲痛欲绝,想要上前安慰,搭讪,以求能够与他认识。

    可她们的胆子都很小,无一例外,被他身上可怖狠戾的气场震慑得不敢上前一步。

    唯有这位金小姐,被他身上这种狂戾又近乎自虐的变,态气息吸引着,情不自禁的靠近过来。

    她伸手轻抚他额头上被酒瓶子砸出的伤口,柔声道:“西蒙先生,我是金贝贝,你愿意跟我走吗?”

    容瑾西望着她,布满血丝的眼瞳瞬时有惊喜乍现:“桑榆?桑榆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狠心!”

    张开双臂,直接就将金贝贝揽进了怀里。

    他紧紧抱着她,抵在她的耳边颤声说道:“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你不会这么狠心丢下我……,对不起桑榆,我错了,我以后不这样了,求求你,别离开我!”

    磁性的声音携裹着温热的男性气息,直往金贝贝耳朵里面浸。

    她心底漾起异样的战栗:“西蒙先生,别这样……,你勒得我快要喘不过气了……”

    他松开她一些,再开口,声音里面染了哽咽之音:“桑榆,谢谢你还能回来……,谢谢你没有抛弃我……”

    矜贵如天神的男子,此时已经成了爱情的乞丐。

    他捧着‘桑榆’的脸颊,低头就要往她的唇瓣上吻去。

    却就在只有一线之距的时候,他突然察觉到异样,所有动作都停了下来。

    面前的女子气息不对,身上的味道不对,手感也不对!

    这是一张完全陌生的年轻女子的脸!

    这不是他的桑榆!

    他吓得猛然一推:“你是谁?”

    金贝贝被他推得往后面仰跌下去,狼狈的回答说道:“西蒙先生,我是金贝贝……”

    “我管你是谁呢!我只要我的桑榆!”

    他站起身,四下看了看,喃喃道:“桑榆不在这里?”

    跌跌撞撞从房间里面出来,一层层找下去:“桑榆,桑榆你在哪里?”

    小宋带着肖医生终于赶到了。

    两人也不敢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叫他容先生暴露他的身份,只得手忙脚乱将他扶进车里,一路往医院赶去。

    刚刚上车,突然毫无征兆的下起了暴雨。

    狂风肆虐,急雨如磐,整个世界好像要陷入末日黑暗一般。

    容瑾西靠在车座上,浑身力气像是被抽干,恹恹的,连呼吸都显得微弱。

    肖医生有些不放心,打开随身携带的医药箱就要帮他检查脉搏与血压。

    容瑾西抬手挡开:“我没事儿!”

    说完又直起身对前面开车的小宋道:“小宋,先送我回容氏公馆,再送肖医生回医院!”

    小宋有些不放心的说道:“容先生,要不你还是跟着肖医生去医院吧?你额头上的伤……”

    他声音冷了几度:“我说!我要回容氏公馆!”

    “哦哦,好好,我这就送你回去!”

    小宋觉得后脑勺都快被容先生冷戾的目光刺出窟窿来了。

    答应着,车子在前面左转,直接往容氏公馆的方向驶去。

    容氏公馆正在经受着狂风暴雨的洗礼。

    花木被风雨蹂躏得直不起腰,有些直接就从中间折断,满园狼藉。

    容瑾西踏进公馆大门的时候还是西蒙先生的样貌,随着雨水的冲洗,俊朗深邃的五官渐渐恢复成了本来面目。

    廊檐下几个当值佣人看到他冒雨行来,全部都傻眼了。

    “是容先生吗?”

    “容先生不是病危了吗?这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不是容先生吧?容太今天晚上还让咱们尽快准备丧事,说容先生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天呐,容先生该不会是变成鬼回来了吧?”

    “对对,你们看他的脸色,好吓人啊!”

    “真的是鬼吗?我好害怕!”

    “闭嘴!背地里议论主人,让徐管家知道了,铁定罚你们!”

    一名男佣喝住众人,进屋取了一柄大黑伞就想要上前帮容先生撑伞挡雨。

    这时候恰好一道狰狞的闪电从云层后面炸出,直接将昏暗低沉的夜空撕成两半。

    男佣突然被容先生身上宛如地狱恶魔的气场吓到,怔在廊檐口,双腿灌铅,再也迈不动一步。

    一众佣人呆若木鸡,眼睁睁看着容先生冒雨前行,谁也不敢上前多问一个字。

    容瑾西每一步都带出了杀伐之气,直接往北跨院走去。

    北跨院是容家主母阮美玉的住所。

    一个当值的佣人看见他闯进来,急忙就想要上前阻拦。

    还没开口,先就被容瑾西一记窝心脚踹了过来。

    佣人倒地,落在泥泞的地上,发出啪的一声。

    房间里面,阮美玉正与一个强壮的光头男人上演颠鸾倒凤。

    两人正欲仙欲死,房门咚一声被踹开。

    容瑾西宛如噬血的暗夜魔鬼,突然出现在阮美玉的面前。

    阮美玉吓得失声惊叫:“鬼啊!”

    光头男慌乱中翻身下床,虚张声势的叫嚣道:“容瑾西,你身为晚辈,居然擅闯……”

    一支微型左轮突然对准了他的脑袋!

    容瑾西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光头男一看见乌黑的枪口,顿时两腿发软,抱紧衣服遮住关键部位,几乎是连滚带爬翻窗跳了出去。

    阮美玉浑身抖得如同筛糠:“瑾西,瑾西你别误会,我和他之间我们没关系……”

    都捉奸在床了,她还想狡辩!

    大概连她自己也觉得这话可信度不高,抽泣着改口道:“瑾西,你别怪我,我为了你们容家的声誉我守寡十多年了,我找个男人有什么错?”

    “穿上衣服再说话!”

    容瑾西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杀气!

    桑榆走了,他一无所有。

    狂躁激怒之下,他想要毁掉整个世界。

    阮美玉很快穿好衣服,表情僵硬的从内屋走了出来。

    穿上衣服后,她那种当家主母的气势好像找回了几分。

    “瑾西啊,看见你没事我真的太高兴了!早上肖医生还对媒体透露说你病危活不过二十四小时呢……”

    “阮美玉,收起你虚伪的嘴脸,别在我面前演了!”

    容瑾西将一只红色优盘扔在桌子上,气势肃然道:“这里面有些东西,我希望你能抓紧时间看一下!”

    阮美玉拿起优盘,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是什么?”

    “是你这么多年的罪证!最远的可以追溯到十多年前我母亲和我哥哥的那场车祸,最近的是我前段时间出的这场车祸,两场车祸中间,你还杀死了我的爷爷!”

    他猩目噬血,恨声又道:“阮美玉,你够狠!”

    阮美玉面色如土,颤抖道:“你,你怎么会知道?”

    “只要你做了,我就都会知道!”

    母亲与哥哥的那场车祸,他原本并未怀疑到是阮美玉在暗中做了手脚。

    是爷爷的猝然去世,让他对阮美玉有了防备。

    后来他又出了车祸,才暗地里让人彻查阮美玉的底细。

    没想到这一查,居然就查出多年前母亲和哥哥双双身亡的那场车祸,暗地里居然也是阮美玉在搞鬼。

    阮美玉那时候已经为容家生下了容淮南这个私生子。

    为了名份,为了容家主母的地位,她让人在容瑾西母子三人乘坐的车子上做了手脚。

    一切都很顺利,只是容瑾西这条漏网之鱼活了下来。

    她虽然如愿嫁入容家,坐上了当家主母的位置,可容老爷子一直从中作梗不让她碰容氏实权。

    她的儿子容淮南更是被流放在四方传媒,仰人鼻息,处处受制!

    借用温驰的手除掉容老爷子后,她又迫不及待对容瑾西下了手。

    只要铲除这两个眼中钉,容氏整个产业还不是他们母子的天下?

    却没想到病重垂危的容瑾西突然满身杀气的站在面前,撞破她隐藏的奸情不说,居然还将她所有的罪证都抖了出来。

    阮美玉内心挣扎片刻,突然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她惶恐道:“瑾西,瑾西你放过我吧,我承认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我错了!我天一亮就带着淮南离开容家好不好?求求你不要将这些东西送到警方手里!”

    “现在知道错,可惜已经晚了!”

    容瑾西阴鸷冷笑:“天亮之前,你还有选择余地!”

    阮美玉颤声说:“只要你能放过我们母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很简单,你可以把所有罪责都推到你儿子容淮南的身上……”

    “不不!这一切都和淮南无关,是我一个人干的!”

    “那好,你还有一个选择!”

    容瑾西手一扬,一张薄如纸片又锋利无比的刀片从他的手中滑落:“用这个割开你的腕动脉,我要你鲜血流尽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