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88章 你不脏,是这个世界脏了
    刚才这位‘西蒙’先生将两个人的爱爱视频拿给他看的时候,他心里确实很难受,很不是滋味儿。

    他差点就以为那是因爱而生的嫉妒。

    夏桑榆与容瑾西是合法夫妻,他们之间发生这样的事情,本来很正常,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是这样的事情被录下来,然后由这个叫西蒙的男人送到面前让他观看,其中携带着的挑衅意味就再明显不过了!

    真没想到,容瑾西的占有欲这么强。

    听说他上次在夏桑榆的脸上刻字宣示主权,他还只当是坊间谣传的玩笑话,从来也没信过。

    但他容瑾西今天用爱爱视频来宣告他对夏桑榆的占有权,由此可见那刻字的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

    真没想到,叱咤商场无往不利的容瑾西,在面对爱情,面对女人的时候,会如此幼稚,如此笨拙!

    欧亚纶将两条迷人大长腿悠然交叠,等着看容瑾西一败涂地,头破血流!

    同时,也等着他的猎物像只欢快的归巢燕子,扑进他早就准备好的猎网里。

    容瑾西此时就像面临绝境又身负重伤的兽。

    她眼中的冷狠疏离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她真的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

    看向他的眼神当中,除了冷漠还有憎恶。

    这让容瑾西心疼欲裂,面对判若两人的夏桑榆,一时不知道应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他上前一步:“桑榆……”

    “别叫我桑榆!我是夏桑桑!夏桑桑!”

    夏桑榆后退着,与他保持着一个无论如何都触碰不到的距离。

    她没脸再做夏桑榆!

    夏桑榆已经被容瑾西的愚蠢给逼死了!

    她要做夏桑桑!

    单纯的,干净的夏桑桑。

    她的目光看向不远处俊逸优雅的欧亚纶,眼神中的坚冰与敌意瞬间消融瓦解:“亚纶哥哥!”

    声音轻快欢喜,全然没有面对容瑾西时候的雷霆怒火。

    她从欧亚纶的眼神中看到鼓励与喜爱的神色,心下更是高兴,撒腿就要往欧亚纶身边小跑过去。

    强大的冷气场袭来,容瑾西将她一把拽进怀里。

    他铁箍一样有力的手臂紧紧钳制着她抗拒动弹的身体。

    深邃墨瞳,布满了山雨欲来的阴鸷。

    “跟我回家!”

    “我不!我是夏桑桑!我爱的人是亚纶哥哥,不是你这个黑魔王!”

    她抗拒,挣扎,眼眸中全是疏冷与敌意。

    他心里像是被狠狠刺了一刀。

    长臂用力,勒着她的腰紧紧贴在胸前:“爱?你懂什么是爱?你对这个花瓶男了解多少?”

    “全部!我了解她的全部!”

    夏桑榆眼神炽热得几乎要腾出火焰,一字一句都饱含着浓得化不开的爱意:“我早知道亚纶哥哥今年二十五岁,射手座,AB血型,身高一米八四,体重六十六公斤……”

    “夏桑榆别骗我了,这些东西网上都有!”

    “网上都有是吗?那我告诉你一个网上没有的秘密,你是不是就可以放开我了?”

    夏桑榆只要一看见容瑾西,神色就骤然转冷。

    浑身充满敌意,像只炸毛的小刺猬。

    她精致的下颌微微扬起,带着浅薄的得意,开口说道:“我还知道亚纶哥哥的身世另有隐情,他是十八年前欧家的小少爷……”

    “桑桑!”欧亚纶厉声喝断了她!

    他只想在旁边看场好戏,然后等着夏桑桑飞奔着扑到他身边。

    不曾想,夏桑榆为了摆脱容瑾西,为了证明她自己有多爱他欧亚纶,居然一张口就将他一直费心隐藏着的身份给抖了出来。

    他再也淡定不了。

    站起身走到夏桑榆,神色凝重的劝哄道:“桑桑,不要乱说!我的父母是普普通通的知识分子,与传说中的晋城欧家毫无关系!”

    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

    夏桑榆也不笨,很快就明白过来。

    “哦哦,我知道了!我保证不乱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用细软白皙的小手捂着嘴巴,一双澄澈明眸望着他,

    他叹了口气,没心情继续看戏了。

    “桑桑,跟我走吧!”

    “嗯嗯!亚纶哥哥快带我离开这个超变态的大魔王!”

    她十分亲昵的挽住了欧亚纶的胳膊,小鸟依人的靠在他的身边。

    容瑾西心脏疼得像是要裂开。

    他双目猩红,狂暴怒吼道:“夏桑榆,你今天敢跟着这个男人离开,我明天就将你的曜儿扔河里去!”

    “曜儿?曜儿是夏桑榆的儿子,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神色冷清:“你想扔就扔吧,不用通知我!”

    跟着欧亚纶往门口走,经过地上那只摔烂了的摄像仪的时候,她脸色僵了僵:“亚纶哥哥!”

    “嗯?怎么了?”

    “我被容瑾西玷污了,你还会要我吗?”

    “当然!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最纯洁的女孩儿!”

    “可是我脏了!”

    “你不脏!是这个世界脏了!”

    欧亚纶柔声说着,低头就要往她的额头上面吻去。

    容瑾西忍到现在,已经忍到了极限。

    眼见着欧亚纶就要亲吻他的小妻子,他眼中刮起狂风飓浪,上前将夏桑榆猛然拽回:“我的女人!谁都不准碰!”

    欧亚纶好看的唇勾起一抹不屑的弧度,幼稚!

    如此幼稚的容瑾西,根本没资格做他的情敌。

    他只需要看着容瑾西一步步作死下去就好了。

    容瑾西将夏桑榆紧紧圈在怀里,冲着欧亚纶凶戾吼道:“你若敢碰我的女人,我定会让你万劫不复,生不如死!”

    他的话刚刚说完,脸颊上就又被夏桑榆扇了一个耳光。

    她眼神淬冰,声音冷得让人绝望:“容瑾西你听不懂人话吗?我都说了要和你离婚,你别张口闭口你的女人你的女人!”

    “桑榆……”

    “别叫我桑榆!夏桑榆已经难产死了!我是夏桑桑,夏桑桑!”

    夏桑榆走到欧亚纶身边,拉着欧亚纶的手就往外面走。

    走到门口,她还回过头怒目瞪他:“容瑾西我警告你,若你再敢纠缠我,我就报警让警官先生把你抓起来!”

    容瑾西狂吼一声,单手就将那只原料玉石做成的茶几掀翻在地上。

    茶几重达百余斤,倒地发出砰一声巨响!

    夏桑榆已经走出了房门,听到这一声巨响,心中没来由的揪疼了一下。

    几个侍者听闻动静,急忙往容瑾西的房间跑过来。

    容瑾西像只负伤累累,满身脓血的野兽。

    他颓然又绝望的半跪在地上,唤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撕裂的心疼。

    “回来……,桑榆你回来……”

    桑榆,你回来告诉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我改还不行吗?

    你别走!别离开我!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连你也抛弃我,那我还剩什么?我还有什么?

    回来,你给我滚回来!

    夏桑榆越往前走,心房处的揪疼就越是强烈。

    欧亚纶关切道:“还是不放心他?要不还是回去看看吧!”

    她摇摇头:“不用!”

    跟着欧亚纶坐上那辆超豪华的旗舰版房车,乔玉笙的手机又来信息了。

    陆胜:乔小姐,我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你到底还有多久才能到啊?

    桑榆拧眉:临时有事,来不了了。

    陆胜秒回:啊?你来不了?那我们怎么办?我们消费了上万块!我们付不起这笔钱!

    桑榆冷笑:呵呵!

    陆胜总算反应过来了:乔玉笙,你他娘的耍我们吧?我警告你,今天你敢把哥几个晾这里,以后我们逮着机会非弄死你不可!

    桑榆继续冷笑:呵呵,就你们那怂样,能把我乔玉笙怎么着?

    没兴趣再与这帮瘪货纠缠,直接关机,将手机卡取出来,对折,扔进了垃圾桶。

    欧亚纶一直在旁边眸色温柔的看着她。

    见她终于不玩手机了,便柔声问:“桑桑,我带你去我住的云之港好不好?”

    “嗯!好!我都听亚纶哥哥的!”

    她一脸雀跃之色,全然没有注意到欧亚纶眼神中得逞的笑意。

    欧亚纶原本还以为要花许多心思与手段,才能够将夏桑桑从容瑾西的身边夺回来,没想到容瑾西居然是个感情白痴,一部爱爱视频就把桑桑推到他身边来了。

    低头看了看身边小鸟依人的夏桑榆,他俊脸上慢慢浮上笑意!

    老天爷都这么帮他,看来是时候进行下一步了。

    小江南这边,容瑾西已经接近癫狂状态。

    他心口一阵阵撕裂般的剧痛,觉得最重要的东西被血淋淋剜走了。

    他嚎啕,咆哮,狂怒,恶魔附体一般,砸坏了小江南许多东西。

    小江南的东西,出了名的昂贵。

    侍者听闻动静赶过来的时候,容瑾西已经将好好一间雅室砸成了坟场。

    侍者们吓得面如死灰,战战兢兢道:“西蒙先生,别,别砸了……,这些东西可贵了!”

    “滚!”一只宫窑瓷盏对着他的面门径直飞过来。

    侍者吓得脖子一缩,急忙避过。

    转念突然又想到这只宫窑瓷盏的价值,急忙又伸手想去捞。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瓷器的碎响让侍者几乎要哭出来了:“西蒙先生,您有钱也别这样糟践东西啊,您……”

    一张黑卡突然封住了侍者的嘴巴。

    侍者嗅到了财富的味道。

    一转头,正对上一张青春美貌的女子面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