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87章 桑榆已死,有事烧纸
    又想着欧亚纶是《帝宠》的男主角,等会儿还是抽空去欧亚纶跟前打个招呼吧!

    她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妆容,乔玉笙的手机又来了信息。

    陆胜:乔小姐,我们已经在一楼就坐了,你啥时候能到?

    桑榆边走边回:我在路上了,你们先点菜。

    陆胜:还是等你来了再点吧,这里的菜都是天价,就一杯白开水我们也喝不起!

    桑榆冷笑:怎么?还怕我请不起啊?你们今儿就敞开的点,使劲的吃,再多钱我也付得起!

    陆胜暗喜:那行吧!我们可就先点菜了?

    桑榆憋笑:点吧,你们千万别跟我客气!今晚不吃个五六位数的饭钱,我可就不给你们结尾款了!

    陆胜大喜:乔小姐你人真好!那兄弟们就不给你客气了!

    桑榆:千万别客气!什么贵你们就点什么!

    将乔玉笙的手机放进兜里,桑榆觉得心里的气顺了不少。

    剥了一颗榛子糖放进口中,身后突然有人唤她:“夏小姐?”

    她回头看向男人,疑惑道:“你是……陆助理?”

    “没错!我是欧亚纶先生的特助,陆昂!”

    陆昂穿着粉蓝色小西背套装,一副油头粉面的样子。

    桑榆见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便问道:“陆助理你有事儿吗?没事儿的话我就就先走了,我朋友还在等我!”

    “夏小姐还约了朋友?”

    陆昂不仅眼神怪,说话的语气也很奇怪。

    桑榆就纳闷儿起来:“对啊!我约了朋友吃饭,有什么不对吗?”

    “夏小姐约的朋友难道不是我家欧先生吗?”

    “欧先生?”桑榆连连摆手:“不不,我没有约欧先生,我约的是金宝宝!”

    “夏桑榆!”陆昂脸色沉了下去。

    夏桑榆觉得更奇怪了:“陆助理,我哪里得罪你了?”

    “你没有得罪我!可你辜负了我家欧先生!”

    “陆助理你快别开玩笑了,我和欧先生之间再过八百年也谈不上‘辜负’二字!”

    “夏桑榆,真没想到你是这样薄情寡义的女人!”

    陆昂的情绪激动起来。

    “欧先生为了赴你今天晚上的小江南之约,推掉了一个价值千万的合作!他还为你精心准备了礼物,满心想着能给你一个惊喜!可你呢?你躲起来不见他也就罢了,你干嘛还要让人将你和容先生在床,上的那些视频给他看?你这不是往他心口上扎刀子吗?”

    桑榆不敢置信:“陆助理,你说什么?我和容瑾西在床上的视频?”

    “没错!你们两个做暧的视频!”

    陆昂几乎是直接吼了起来。

    夏桑榆脑子里面嗡了一下。

    她和容瑾西的做暧视频?

    容瑾西不是说那是私人珍藏,绝不泄露吗?

    他在骗她!

    昨晚他费尽心思从医院溜回容氏公馆,就是为了拍摄那些隐秘视频,然后播放给欧亚纶看!

    她气得不行,尽力绷住最后一丝冷静:“陆助理你开玩笑吧?容瑾西现在在医院……”

    “他是在医院没错!可是他托一个叫西蒙的男人将视频送到了欧先生面前,他还让西蒙传话,说你是他容瑾西的女人,让我家欧先生别打你的主意!”

    陆昂越说越气,声音也尖利刻薄起来。

    “我家欧先生是什么人?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会在乎你一个马上就要丧夫的寡妇?”

    “既然他都不在乎,那你生这么大的气干什么?”

    夏桑榆冷冷反呛他一句,心里却愈发惶恐起来。

    爱爱视频?

    如果被第三个人看到,她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她双拳攥紧,沉脸问道:“他们在哪个房间?”

    “夏小姐,请跟我来!”

    陆昂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几分钟后,他带着她在一扇花卉折枝的精致木门前面停住。

    “夏小姐,事关你的隐私,欧先生早就将我给轰出来了,所以,我就不陪你进去了!”

    “嗯!我知道!”

    她推门走进去,屋内正在怒目对峙的两个男人都往门口看了过来。

    欧亚纶站起身:“桑桑!”

    涩涩的声音,隐约有些失望与无措。

    在他的对面,还有一个矜贵伟岸的男人,胸前别着英伦复古胸花,正是在入口处与夏桑榆对视的那个男人。

    桑榆径直走到那男人面前:“你是谁?”

    那男人优雅摊手:“你可以叫我西蒙!”

    声音粗沥低哑,透着漫不经心:“容瑾西先生委托我过来和欧先生谈点事情!”

    谈点事情?

    谈点事情就是不经她的许可,将她的隐私摊开,请欧亚纶观赏?

    容瑾西这是得的几号神经病?

    这种不知羞耻的蠢事也亏他做得出来!

    怒火在她心中横冲直撞,心口像是马上就要爆裂炸开:“西蒙先生,我要控告你侵犯我的隐私!”

    “侵犯隐私?这罪名太大了吧?”

    西蒙神色淡然,根本没把她的威胁放在眼里。

    桑榆的目光看向茶几上面的摄像仪,正是容瑾西的那一只。

    她清丽的小脸慢慢结冰。

    走过去将摄像仪打开,她与容瑾西出现在容淮南的大床,上。

    从容瑾西轻抚她脸颊开始,到最后她头发上挂着某物,与容瑾西撕闹成一团结束。

    整个过程持续了四十多分钟。

    没有打马赛克。

    声音也没有经过处理。

    她坚持着,从头看到尾,一个镜头都没有错过。

    第一次觉得性,爱是这么丑陋恶心的一件事情!

    她怎么可以像条母,狗一样在他身下无意识的扭动,哼吟?

    她怎么可以贱成这样?

    所有的面子,尊严,信念,被这段视频击得粉碎。

    她羞得只想死!

    贝齿紧紧咬着柔嫩的下唇,殷红的血像是暗夜最妖冶的蔷,薇,一点一点在她唇上盛开。

    她身边的西蒙见她面色难看至极,踌躇着正要说话,却见她将摄像仪狠狠摔在地上,反手就是一个耳光往他脸上抽过来。

    他心下慌乱,失声道:“桑榆……”

    “闭嘴!”撕裂的咆哮声,不足以宣泄她此时的忿恨。

    她狞视着西蒙,眼圈一层层猩红。

    “你是容瑾西的人对吗?很好!你回去就告诉容瑾西,就说我夏桑榆和他离婚了!从现在起,从此时起,我夏桑榆与他容瑾西再无半毛钱关系!”

    “桑榆……小姐,你别冲动,你听我解释!”

    西蒙的慌乱,远远超出了一个帮人办事的随从该有的反应。

    夏桑榆此时气急攻心,却根本没功夫细想这些。

    “滚!滚回去告诉容瑾西!就说夏桑榆已经死了,他若想见她,就让他去夏桑榆墓碑前面烧纸,夏桑榆化成鬼也不会放过他的!”

    刚刚吼完,身边的西蒙突然欺身过来,搂着她的腰,一低头就吻了下来。

    她脑子里面duang一声巨响!

    心里滔天的怒火燃烧得正旺,突然又被一个陌生男人这样强吻,桑榆心中一万只草原羊驼狂奔而过!

    正准备将这个叫西蒙的男人推开,突然又觉得这亲吻莫名的熟悉。

    像极了容瑾西狂肆霸道的掠夺风格!

    甚至,她舌下压着的那颗榛子糖也被他的舌尖勾了过去。

    直接从她的口中,吮进了他的嘴里。

    夏桑榆瞪大双眼,容瑾西,西蒙?

    她整个人仿若醍醐灌顶一般,想明白了所有事情!

    她将面前这位‘西蒙’先生猛然推开,抬手便又是一个耳光落在了他的俊脸上。

    “容瑾西,你怎么不去死?”

    ‘西蒙’先生愉快的嚼着口中糖果:“不想让你成为寡妇,所以不想死那么早!”

    桑榆气得七窍生烟,操起旁边一只长颈酒瓶,对着‘西蒙’先生的脑袋就猛然敲了下去。

    “容瑾西!我恨你!我恨不得你现在就去死!”

    酒瓶在容瑾西的脑袋上开了花。

    酒汁混合着鲜血,怵目惊心。

    他表情僵住,眸色痛楚空茫:“桑榆你说什么?你说你恨我?”

    “没错!我恨你!我恨死你了!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你!”

    夏桑榆情绪完全失控。

    她眼中迸射出的恨意让容瑾西觉得,他要失去她了!

    他上前一步,小心的唤道:“桑榆,你听我说……”

    “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她歇斯底里,狂嘶怒吼的同时,抓起另外一只酒瓶子,迅速往自己脑袋上敲去!

    她不想活了!

    容瑾西假扮西蒙,将他们之间的隐秘视频给欧亚纶看,这简直比杀了她还要令她难受!

    生无可恋,她今天就要和容瑾西同归于尽!

    酒瓶子距离脑袋只有一线之距的时候,手腕突然被容瑾西抓住。

    “桑榆别生气了,咱们回家好不好?”

    “别叫我桑榆!我是桑桑!夏桑桑!”

    她气怒之下,脑子里面乱成了一团。

    所表现出来的言行举止,与从前判若两人。

    “容瑾西你给我听着!夏桑榆早就已经死了,化成灰了,埋在地下了!如果你爱的人是夏桑榆,那么请去她的墓碑前面哭诉你的深情!”

    她盯着容瑾西,冰冷至极,疏离至极:“而我,是夏桑桑!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的夏桑桑!”

    吼完,她猛然将容瑾西推开。

    手中的酒瓶子在抓扯之时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房间里面,弥漫着硝烟与怒火。

    欧亚纶反倒一身闲适,像个事不关己的局外人。

    他在旁边的雕花圈椅上坐下,单手支着下巴,笑得极富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