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86章 花痴是种病
    夏云姿抬手抓住夏桑榆的手腕,狠声狞笑起来。

    “怎么?恼羞成怒了?昨晚和容淮南在一起感觉怎么样?姐睡过的男人,感觉是不是格外刺激?”

    “夏云姿你再敢乱说,我撕烂你的嘴!”

    “呵呵,你既然有脸做,难道还害怕别人说吗?”

    夏云姿紧紧抓着她的手腕,涂着红艳蔻丹的手指甲直接嵌进了她的肉里:“我陪容淮南睡觉,他给的钱我买了一辆跑车!你陪他睡觉,他给了你多少钱?嗯?你这么贱,他给你的钱一定连我的一个轮子都买不起吧?”

    夏桑榆面色铁青。

    她右手被抓,便将左手抬起来,想要在夏云姿这张美丽又恶毒的脸蛋上狠狠烙上一个巴掌印。

    然而她的手才刚刚抬起,夏云姿就抓着她猛力一推。

    “滚蛋吧夏桑榆!还以为你有多清高有多了不起呢,没想到居然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捡我睡过的男人!”

    桑榆今日身世的问题,战斗力一直都不在线。

    此时被她猛力一推,直接就往后面仰跌下去。

    电光火石之间,有人从后面扶了她一把:“小心!”

    她惊魂未定的回头,惊讶道:“宝宝?你怎么在这里?”

    “我特意过来找你,却没想到一来就看见被你欺负!”

    金宝宝说着,倨傲挑衅的目光看向夏云姿。

    夏云姿站在财阀世家出身的金宝宝面前,顿时就觉得自己矮了半个头!

    又看见不远处站着一排统一着装的金家保镖,更是心虚得很。

    她勉强挤出一丝讨好的笑容:“金小姐你好,我是桑桑的姐姐……”

    金宝宝冷然一笑:“姐姐?行,我记住你了!”

    说完拉着夏桑榆的手:“走吧,我有话要给你说。”

    夏桑榆回头去看黄玉柔。

    黄玉柔自从夏如海跟着吴经理乐哈哈去领巨奖之后,整个人看上去就有些失魂落魄的,看见夏桑榆和夏云姿姐妹两个掐架厮打,她在旁边也没有什么反应。

    桑榆只得对夏云姿道:“夏云姿,妈受了点刺激,这几天你少在外面闲晃,多在家陪陪她!”

    夏云姿看在金宝宝的面子上,将心里挖苦讥讽的话全部咽了下去,僵硬笑道:“好!我会照顾好我妈的!”

    刻意咬重了‘我妈’二字。

    夏桑榆假装听不懂她话里的意味,跟着金宝宝上了车。

    车门一关上,桑榆就问:“你这两天去哪儿了?我打你电话你也不接,信息你也不回!”

    金宝宝叹了口气:“被我老爸抓回去了呗!”

    她从内置的壁柜里面取出一盒精致的糖果。

    拆掉包装,将里面的糖果一分为二。

    一份儿放进了夏桑榆的口袋,一份儿放进她自己的口袋。

    “进口榛子糖,我大哥从国外带回来的!”

    “我对糖果不感兴趣,我想知道那天晚上在良辰夜总会……”

    “你说那天晚上啊?那天晚上我刚刚把那帅哥压在身下,我爸的人就破门而入,直接将我给拎走了!”

    想起那天晚上,金宝宝意犹未尽。

    她用手肘碰了碰夏桑榆:“你能帮我找到那小帅哥不?我对他还挺有眼缘的!”

    “眼缘?眼缘是个什么东西?”

    “眼缘呢,你可以把他理解为颜值,不过在我眼里,也相当于尺寸!”

    金宝宝是个在风月场上浸润多年的女人,大尺度的言词,让夏桑榆暗暗咋舌。

    不过,金宝宝既然已经离婚,而厉哲文的女友也刚刚去世,如果能够将他们撮合在一起,倒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宝宝,那天晚上在良辰夜总会被你看上的那个牛郎叫厉哲文,他做牛郎是为了替患淋巴癌的女友筹集住院费……”

    桑榆吧啦吧啦,把厉哲文的悲情遭遇一一讲了出来。

    金宝宝听着听着眼泪就出来了。

    “桑榆,我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么真情的男人!”

    “是啊!我开始的时候也以为他只是为了物质生活才会出入那样的场所,挣女人钱,没想到他还是个挺重感情的人!”

    “和他比起来,容淮南简直是渣得不能再渣了!”

    金宝宝擦了眼角的泪水,神色异常坚决的说:“我决定了!我要把厉哲文收入裙下!我金宝宝这辈子最后的男人,就是他厉哲文了!”

    “你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若我金宝宝不能与这样的男人相伴一生,这一辈子就算是白活了!”

    金宝宝摸出手机:“来来来,快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好吧!希望你好好待他,像这样的好男人都快绝种了!”

    两人在车上聊了一些女孩子家家的私密话题。

    金宝宝听说桑榆今天晚上要去小江南虐渣,顿时兴奋得跟打了鸡血似的,不停帮着她出谋画策。

    桑榆的心里却早就有了自己的主意。

    不管她与乔玉笙陆泽之间的仇恨有多深,陆胜四人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傀儡,他们罪不至死,也罪不至残。

    她只想给他们一个教训,仅此而已。

    金宝宝那些极端的手段,她都用不上。

    小江南餐厅在晋城相当有名。

    装潢不止奢华,还很有格调。

    据说店内哪怕一个不起眼的小摆件,都是出自名师之手。

    菜品更是把舌尖上的美味做到极致。

    有美食杂志曾经把这里捧为美食天堂,吹嘘说这里的白开水都是人间美味!

    这样的用餐之地,自然深得各路名流巨贾的青睐。

    夏桑榆和金宝宝往餐厅里面走的时候,几个打扮时尚的年轻女孩儿从她们身边跑过,兴奋的叽叽喳喳道:“欧少真的在这里用餐吗?他前两天不是在外地忙代言活动吗?”

    “他刚才微博晒了一张照片,那杯子是小江南特有的水墨杯!我保证不会认错的!”

    “天呐天呐,好激动啊,我呆会儿要与他偶遇!”

    “我要与他合影!”

    “你们都别和我抢,我要做他女朋友!”

    几个女孩儿,笑笑闹闹从她们身边经过。

    夏桑榆恬淡秀眉微微拧起:“欧亚纶也在这里?”

    “应该是吧!他无论出现在哪里,都会引起这些小女孩儿的膜拜与尖叫!”

    金宝宝含笑看向她:“咱们要不也过去凑个热闹?我记得他也是你偶像,还说你还暗恋了他三年?”

    “别信那些谣言!我不喜欢这种太过招摇美艳的男人!”

    桑榆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没来由的悸动了一下。

    她不喜欢,可夏桑桑喜欢得不得了啊!

    金宝宝见她一提到欧亚纶就走神,当下也是心知肚明。

    “反正容瑾西也活不成了,桑榆,我觉得你可以试着考虑一下欧亚纶,那天在容氏公馆我就看出来了,他看你的眼神格外炽热,他还送给你那么漂亮的婚纱,以我过来人的眼光看,欧亚纶是喜欢你的!”

    夏桑榆却兴趣缺缺:“算了吧!我还是觉得容瑾西更适合我一些!宝宝你是不知道,容瑾西这人吧,看着很强势,一副无坚不摧的样子,可实际上他挺让人心疼的……”

    除了心疼,还挺让人不忍,不舍。

    这是一种十分复杂的感情。

    夏桑榆前世今生都从来没有经历过。

    他们说话的时候,一位峻拔伟岸的男人从她们身边经过。

    听了夏桑榆的话似乎怔了怔,他深邃的目光往她看了过来。

    夏桑榆也看了他一眼。

    男人戴着英伦复古皇室胸花,那种傲慢和高贵仿佛流淌在他的血液里,无论何时何地,他都是天生的王者。

    相当夺目的一个男人。

    可她以前从未见过,也并不认识。

    她漠然移开视线,继续往里面走。

    男人眸色熠熠似蕴着笑意。

    能听到她背地里对他的评价,感觉还不错。

    桑榆并没有看到男人神色当中的一样,跟着金宝宝上到三楼,要了一间雅室。

    刚刚坐下不久,陆胜的信息就发到了乔玉笙的手机上:乔小姐,我们到了,你在哪里?

    桑榆冒充乔玉笙,熟练回道:你们先进去找位置坐下,我很快就到。

    陆胜迟疑了差不多一分钟,发过来的信息,字里行间都透着迟疑和自卑:这地方这么高档,我们几个太寒酸,恐怕进不去啊。

    桑榆唇角染着坏笑:没事儿,你们是我的客人,不会有人为难你们的!进去之后可以先点菜,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不用给我客气!

    陆胜回:那好,我们先进去。

    夏桑榆笑了笑,放下手机,对金宝宝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金宝宝正欣赏最先进的电子食谱,闻言冲她挥手:“去吧去吧,我先点菜!”

    洗手间里面,夏桑榆又听到了几个女人在兴奋的议论。

    “天呐,欧亚纶好帅啊!他刚才看了我一眼,我觉得我整个人生都高,潮了!”

    “欧男神是很帅,可是坐在他对面的男人也丝毫不逊色,矜贵得宛如天神呢!”

    “是呢是呢!两个都好帅!”

    “咱们快点过去吧,再晚一点,他们那一层的就餐位只怕就都被晋城的名媛千金给占满了!”

    “等等我,我也要看男神!”

    一群女人,全都得了花痴病。

    夏桑榆微微皱眉,今天是怎么了?

    怎么走哪儿都听到欧亚纶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