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85章 夫妻同房都得选个黄道吉日
    夏桑榆从小被夏挚老先生捧在掌心长大,‘家暴’这个词也只是听说,何曾亲眼见过?

    此时,已经完全吓傻,惊呆。

    夏如海猛踹之后还不解气,转身就去厨房里面抽了一把菜刀。

    “贱婆娘,今儿我非弄死你不可!”

    夏桑榆这才大梦初醒,快步上前挡在了黄玉柔的面前:“夏如海,你再敢动她一下,你就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

    情急之下气势悍然,她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夏如海震了一下。

    他扔掉手中菜刀,嘿嘿讪笑道:“桑桑,你别生气!我和你妈打打闹闹的这一辈子也就这么过来了,我们感情其实挺好的……”

    他的话,夏桑榆连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

    她将黄玉柔从地上扶起来。

    “妈,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不用,妈没事儿!”

    “怎么可能没事儿?你鼻子还有嘴巴都在流血!”

    桑榆担忧的说道:“妈我还是先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如果有内伤就糟糕了。”

    “真不用!桑桑你听我说!”

    黄玉柔神色凄苦又绝望,握着桑榆的手郑重叮嘱道:“桑桑,如果你还是我的女儿,如果你还愿意认我这个妈,你就一分钱都不要给夏如海……”

    “贱婆娘,你还没吃够拳头吗?”

    夏如海撸起袖子,作势就要抡过来。

    夏桑榆急忙挡在黄玉柔的前面,沉声喝道:“你给我住手!你再敢动她,我跟你没完!”

    气势悍然,像是护犊的母兽。

    这种由内而外迸发出来的凌厉气场,让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女人显得格外凛然不可侵犯。

    夏如海在这个家里,第一次生出了畏惧的心理。

    气焰也弱了下来。

    他往后面退了一步:“桑桑你别这样!我也就是脾气爆点儿,其实我根本没想把她怎么着!!”

    连菜刀都拿出来了,还叫没想把她怎么着?

    夏桑榆警告味儿十足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拿了外套给黄玉柔披上:“妈,走吧,先看医生……”

    夏如海将她拦住:“桑桑,我看你手边事情也挺多的!这样吧,你给我两百万,我保证这就滚蛋,让你们眼不见为净!”

    “两百万?”夏桑榆惊愕的叫了起来:“夏如海,你一个连正经工作都没有的人,怎么敢开口就要两百万?”

    “我最近手气不好,打牌欠下一百多万,你给我两百万,我还了赌债也就剩不了几个!”

    夏如海看着夏桑榆,就像看着待宰的肥羔羊。

    夏桑榆想起包里面的金卡。

    虽然很不想把钱给夏如海,可是她实在也想不出别的辙了。

    她正要从包里拿金卡,黄玉柔突然情绪失控,哇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桑桑,妈求你了!你一分钱都别给他!他在外面养了别的女人!除了要钱,他根本连这个家的家门都不会进。”

    养别的女人?

    夏桑榆看向夏如海:“你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还玩出轨?”

    “什么出轨不出轨的?你们别把话说得这么难听!”

    夏如海犟着脖子,强辩道:“我也是个正常男人,我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可是你妈成日里吃斋念佛,就连同房都得看个黄道吉日,你想想,哪个正常男人能受得了她这样?”

    说来说去,受委屈的人反倒是他夏如海了。

    夏桑榆对这个家庭并不熟悉。

    她既不知道黄玉柔对吃斋念佛的痴迷程度,已经到了夫妻同房都要看黄道吉日的地步。

    她也不知道夏如海除了嗜赌成性,居然还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他们不是她的亲人。

    但是她必须代替夏桑桑尽孝道,偿还他们的养育之恩。

    只不过她面对这样的父母,一时手足无措,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夏如海贪婪的目光从夏桑榆的脸上看向她那精致的拎包,不耐烦的催促道:“桑桑,你倒是快点儿啊!把钱给我,我立即就滚出你的视线!”

    黄玉柔则哭天抹泪:“不能给!一分钱都不能给!桑桑,如果你今儿给他拿钱了,我黄玉柔从今往后就没你这个闺女!”

    夏桑榆夹在中间,好为难。

    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一个身穿西装,体形微胖的陌生男人堂而皇之走了进来。

    “这里是夏如海夏先生的家吗?”

    夏如海连忙迎上去:“你谁呀?你怎么进来的啊?”

    男人从兜里掏出一张精致的烫金名片:“夏先生你好,我是奥星博彩的工作人员,我姓吴,这是我的名片!”

    夏如海拿着名片看了看,神色多了几分恭敬:“哟,是吴经理啊!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是这样的,你在我们博彩中心中了五百万大奖,请你携带相关证件,跟我去把大奖抱回家!”

    “五百万大奖?先生我没听错吧?”

    夏如海脑子里面觉得这吴经理来得蹊跷,说的话也是漏洞百出。

    可是他还是架不住五百万大奖的诱惑,继而又追问道:“我真的中奖了?真的能领到五百万大奖?”

    “当然!今天是领奖的最后期限,夏先生如果方便的话,这就跟我走一趟吧!”

    陌生男人一团和气,看上去也没什么恶意。

    夏如海高兴得忘乎所以,双手击掌,哈哈笑道:“老子时来运转了,两百万还没到手,五百万的馅饼儿先就砸了下来!”

    说完,转身看向夏桑榆和黄玉柔的眼光就冷得一丝温度都没有了:“老子马上就要有五百万的身家了!黄玉柔,你就等着我的离婚协议书吧!”

    说着又将冷冷的目光看向夏桑榆:“白眼狼!将你养到这么大,真是可惜我夏家的粮食了!算了算了,以后我没你这个女儿,你也没我这个父亲,你是你妈捡回来的,也是你妈养大的,以后她的后半生可就交给你了!”

    草草几句话,他与这个家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

    他外面有女人。

    而且那女人刚刚给他怀上孩子。

    受孕那天晚上,那女人梦见长角的蟒蛇入怀。

    后来他找算命的先生测算过,说怀的一定是个儿子,且这个儿子将来不仅飞黄腾达,还会十分孝顺。

    无论如何,比家里这两个赔钱货肯定要强上许多许多倍的。

    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整洁却简单的家,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姓吴的博彩公司经理也想要跟着下楼,夏桑榆叫住了他:“先生留步!”

    吴经理停住脚步:“容夫人有何吩咐?”

    夏桑榆被他脱口而出的‘容夫人’震了一下。

    她想了想,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要将他带去哪里?”

    吴经理的脸上有片刻惊讶闪过:“容夫人怀疑我的身份!”

    “我怀疑那五百万大奖!”

    夏桑榆从小就知道,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

    只会掉铁饼,能砸死人那种!

    巨额大奖,也只有夏如海这种把赌博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才会相信。

    她看着吴经理,眸色渐渐锐利起来:“先生可知道,上门行骗,是会吃官司的!”

    男人被她的目光压得有些抬不起头来。

    片刻后,他为难的说道:“容夫人,实不相瞒,我确实是博彩中心的工作人员,刚才给夏先生看的名片也是真的!半个小时前,我老板给我打电话,让我以中了巨奖为诱饵,将夏如海先生从家里带走!”

    吴经理说着,不经意看了一眼被打得狼狈不堪的黄玉柔,低声又道:“我只是个小小的部门经理,我今天做的这一切,都是在完成我老板交待的任务,其余的我真的不清楚!”

    说完,对夏桑榆礼貌的鞠躬,就打算离开。

    夏桑榆追问道:“你们不会伤害他吧?”

    吴经理哑然失笑:“容夫人言重了,我们是正规注册的博彩公司,只求财,不取命!”

    只要夏如海是安全的,她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辛亏这个吴经理及时出现,不然的话,她今天还真的摆平不了这乱局。

    桑榆带母亲去最近的医院检查了身体。

    都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及要害。

    吃点消炎药,休息几天应该就没事儿了。

    母女两个刚刚走出医院,一辆崭新的红色敞篷跑车吱一声在她们面前停了下来。

    夏云姿穿着性感的包臀短裙,戴着骚包大墨镜,一步一扭往她们走来。

    “哟!夏桑桑,容瑾西快要死了,你没靠山了,就想起回娘家了?”

    夏桑榆一看见夏云姿那搔首弄姿的样子,就想起她被容淮南摁在办公桌上狂懆的模样。

    心里止不住就泛起一阵阵的恶心。

    她将手里的药包递给黄玉柔:“妈,这药你拿着,我过两天再来看你!”

    黄玉柔苦着脸说:“桑桑,对不起,妈给你添麻烦了!”

    “妈,你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

    夏桑榆一对上她那双凄苦含泪的眼睛,心里就有些不忍。

    她张开双臂拥抱了黄玉柔:“妈你好好保重身体!”

    夏云姿在旁揶揄讥笑:“哟哟哟!跟我这上演母女情深啊?”

    她神色鄙夷的看向夏桑榆,带着新仇旧怨冷笑起来。

    “行啊夏桑榆,容瑾西还没断气呢,你昨晚就迫不及待爬容淮南的床,你们豪门中人兄弟同妻可真是让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大开眼界呢!”

    桑榆果断上前,抬手就往夏云姿的脸颊上抽去:“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