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84章 养她还不如养条狗
    男人专注起来,真的很迷人!

    再加上他相貌俊朗深邃,认真起来的样子,真是挺让人心动的。

    只可惜他一天有十多个小时都不怎么正经。

    夏桑榆看着他的俊颜正发呆,他抬眼看向她:“愣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阮美玉的手机里面有线索了!”

    “这么快?我昨晚才将病毒植入,这一大早就有收获了?”

    “肖医生刚刚对媒体透露,说我病情恶化活不过二十四小时,她这就立马给一个账户汇去了五十万,同时也给这个号码打了电话……”

    容瑾西将有用的信息剔出来。

    顺藤摸瓜,这一次,一定要让阮美玉滚出容家。

    夏桑榆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很快就没了兴趣。

    “瑾西,我今天想回娘家看看,如果你这边没事儿的话,那我这就准备出门了!”

    “行!确实应该去看看夏挚老先生,他是唯一一个带着礼物前来探望我的人。”

    “我想回的是以前那个家,瑞景苑的那个家!”

    “瑞景苑?夏云姿的家?”

    容瑾西凝视着她,不解的说道:“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觉得你对夏云姿一家并没有什么感情!”

    她勉强牵了牵唇角:“谁说没有感情了?我今天不就想回去看看我妈吗?”

    他蹙眉想了想:“也好!回去吧,多给他们一些钱。”

    “我身上没钱了!”

    “金卡在抽屉里,自己拿去吧!”

    “哦,好!”

    夏桑榆也不客气,抽屉里面把金卡拉出来,放进包里就准备出门。

    走到门口的时候,容瑾西突然说:“你难得回一趟娘家,今天晚上就在娘家歇吧,明天一早带早饭过来看我就好。”

    他今晚要出去小江南与欧亚纶见面,不想让她知道。

    桑榆说:“好!那我今晚就不回来了!”

    她今晚也要去小江南见陆胜等人,正好没空侍候他。

    从专属病房退出来,她直接去了肖医生的办公室。

    肖医生正在教训两个小护士,看见她敲门,立即就将两个护士小姑娘给打发了。

    “容夫人,找我有事?”

    “肖医生,我想问问容瑾西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桑榆顺手将门关上,然后追问说道:“那天的车祸现场,我从交警处了解过,那么惨烈,现场还流了那么多血,他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

    肖医生笑了笑,接了一杯水递给她:“血是我为他准备的!血库里面多的是这种血包!”

    夏桑榆有些懵:“肖医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容瑾西早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场车祸?所以他的身上一直都带着血包?”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大约在容老爷子去世之后,就找我要了许多血包。”

    “如此说来,他早就料到爷爷被人害死之后,下一个就是他了!”

    夏桑榆低喃着自言自语,越来越觉得这个容瑾西腹黑高深,令人琢磨不透。

    肖鹏在她对面坐下,神色严肃的说道:“容夫人,你知道我赶到车祸现场,看到他是什么状况吗?”

    夏桑榆莫名有些紧张:“什么状况?”

    “他当时情况其实真的挺危险,卡在车座里,双手抱头,不停的颤抖,看上去十分可怜。”

    “……”她突然想起了他对于车祸的心理障碍。

    上次看到电视里面的车祸现场,他都吓得把自己关进衣柜里面,不敢见人。

    那这一次他亲身经历车祸,岂不是更是骇得魂飞魄散?

    她急忙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我们将车座切割开,把他从里面抬出来的时候,他整个人昏迷着还不停的抽搐,看上去情况十分不妙。”

    肖鹏回忆起当日场景,依旧觉得心有余悸:“在抢救室里面,我检查了他的全身上下,发现伤势并不严重,可是他一直咬紧牙关不愿意醒过来,双手攥得掰也掰不开,偶尔还从嗓子眼里面挤出一些零碎的话语。”

    “什么话语?”

    “桑榆,桑榆别走,别离开我!”

    肖鹏意味深长的看向她:“我是瑾西哥哥的朋友,也是瑾西的朋友!从前我只知道他的身边有一个温驰,他和你结婚,我也以为你们的婚姻关系如同外界的谣传那般,是毫无感情的契约婚姻,没想到他在生死关头,叫的居然是你的名字!”

    夏桑榆片刻的愣怔之后,心底涌起难以言说的情绪。

    “他真的……一直都在叫我的名字?”

    “当然,一直求你别走,别离开他!”

    肖鹏继续说:“抢救的那六七个小时里,我们几乎一直都在疏导他的情绪……”

    肖医生详细的讲述了车祸前前后后的事情。

    容瑾西对车祸早有防备,可惜他始终还是过不了心理那一关。

    在没有温驰也没有夏桑榆在身边的情况下,他昏迷了足足六七个小时,肖医生甚至对他用了电击疗法。

    他确实是醒过来了,看上去也像个正常人一样,没什么大碍。

    可是那黑暗可怖的六七个小时,他所经历的煎熬与折磨,绝对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夏桑榆从肖医生的办公室里面出来,心里对容瑾西的悲悯之心又加重了些。

    他外表看上去如狂狮如夜狼,腹黑残暴,却又敏感脆弱。

    令人又爱又恨。

    一个小时后,她来到了位于瑞景花园的家。

    正准备敲门,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一个五十来岁的黄瘦男人从里面气冲冲走了出来。

    夏桑榆刚刚在脑海里面找出这人的对应身份,这人先就在她的脑袋上狠狠敲了一爆栗。

    “赔钱货!你还知道回来!”

    “唉哟!你干嘛打人啊?”

    夏桑榆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捂着脑袋想翻脸呵斥不对,不翻脸又实在忍不下这口气!

    男人见她怒目瞪着,顿时火冒三丈,扬手就要往她脸上扇过来。

    “你个养不熟的白眼儿狼!一出嫁就忘记了我们娘家人,现在你男人快要死了,就知道回来了?”

    神色凶狠,口气恶劣,态度更是狠戾。

    蒲扇大的巴掌就要往夏桑榆的脸上抽过来。

    夏桑榆吓得尖叫:“妈——!”

    黄玉柔早就听见门口的动静,见状急忙扑过来将夏如海的手腕一把拽住:“孩儿他爹,打不得啊!”

    “滚开!都是你给惯的!”

    夏如海怒喝一声,用力一摔,直接将黄玉柔掀翻在地。

    黄玉柔稳不住身形,脑袋直直往后面磕去。

    咚一声,撞在了进门的换鞋台上。

    夏桑榆急忙过去:“妈,妈你没事儿吧?”

    “妈没事儿!”

    黄玉柔一开口,眼眶就红了:“桑桑啊,你还回来干什么?”

    夏桑榆歉疚的说道:“对不起啊妈,我应该早点回来看你的!”

    黄玉柔摇头,凄苦道:“不!妈的意思是,遇到心爱的男人,以后就尽量别回这个家了!”

    “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桑榆想起昨晚夏云姿说的那些话,关于伽来寺,关于那棵老桑树上面挂着的竹篮子,关于那竹篮子里面刚出生没几天的女婴……

    她心下惶然:“妈,我是你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不回家?”

    黄玉柔正要说话,一旁的夏如海在椅子上重重坐下,先开口了。

    “桑桑,我觉得你也是时候知道真相了!”

    “真相?什么真相?”

    “真相就是你根本不是我夏如海的亲生女儿!你一生下来就被人遗弃,如果不是我们,你早就被野猫叼走,吃得尸骨都不剩!”

    夏如海神色跋扈,继续又道:“我们供你吃供你穿,还供你念大学!你倒好,拍拍屁股嫁入豪门,根本就把我们的养育之恩忘得一干二净!夏桑桑你说,我们养着你有什么用?就算我养一条狗,到了冬天还可以杀了炖肉吃呢!”

    说完,往地上狠狠淬了一口:“赔钱货!”

    养她还不如养条狗!

    这就是他夏如海的定论!

    夏桑榆今天过来,本来也是想要求证身世一事的,没想到看见的居然就是这么凶狠寡情的父亲。

    她将哀哀垂泪的母亲从地上扶起来,然后沉声开口:“说吧,你需要多少钱!”

    ‘钱’这个字,让夏如海浑浊的眼睛瞬时精亮起来。

    “也不多!我在外面玩牌输了,你帮我把赌债还了,再给我一笔养老钱,便也算我夏如海没有白养你一场!”

    “直接说多少钱吧!”

    桑榆不想与这样面目可憎的亲人打交道,想起兜里的无上限金卡,她只想快刀斩乱麻。

    黄玉柔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摇头说道:“别!桑桑,别给他钱,他有了钱,可以几年不回这个家……”

    “你个贱婆娘,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夏如海起身,抬起一脚就将黄玉柔猛地踹翻在地。

    “贱婆娘!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老子让你给夏桑桑打电话借钱,你推三阻四不肯开口也就罢了,现如今人家桑桑好不容易良心发现要给我这尽孝心,你居然还敢从中作梗!”

    怒声乱骂的同时,抬起右脚,一脚一脚猛然踹在黄玉柔的身上。

    黄玉柔的身上本来就被他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这时候又被他猛踹几脚,顿时捂着脑袋,抽搐在地上连哼哼的力气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