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我和你,都辜负了爱情 > 章节目录 第82章 私人珍藏,绝不泄露
    她不适的扭动了一下身子,无意识的抬手往他脸上抓了一把,梦吁道:“滚开,我要睡觉!”

    指甲在他英俊的脸上落下一道蜿蜒抓痕,很快,就慢慢溢出了血丝。

    容瑾西沉醉其中,全然没感觉到脸上的划伤。

    他高估了自己的自控能力。

    到后来,他已如脱缰野马,在她的身上尽情驰骋。

    夏桑榆被他折腾得中途醒了过来。

    发现双腿正搭在他的肩膀上,而他俊脸潮红,正在奋力做着运动。

    她吓得一下子酒醒了!

    容瑾西?他不应该在医院的专属病房里面吗?

    这怎么会在她身上?

    她心念急转,想也来不及想,直接双腿一屈,一双三十六码的脚掌猛然蹬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正在关键时刻,被她用力一踹,整个人往后面仰跌下去。

    几乎同时,他失控了!

    壮观的景象,让夏桑榆有一种活见鬼的即视感!

    有没有搞错,这样也行?

    她在发懵,脑子里面快要乱成浆糊了。

    容瑾西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突然醒过来也就罢了,居然还那么用力的踹他,还害得他在抽离的瞬间就……

    他真是尴尬癌都要犯了!

    坐起身,看到她的头发丝儿上挂着的某物,他的尴尬癌更是没救了。

    他俊脸微抽,取出早就准备好的专用湿巾递给她:“擦擦,头发上……”

    她没有接湿巾,却用手摸了一下。

    滑腻的手感,让她红润的面颊瞬时变成了铁青:“容瑾西,我要杀了你!”

    她扑过来就要掐死他。

    他都快囧透了!

    一面慌乱躲避,一面趁空解释:“桑榆你别生气,我也不是故意的,谁让你刚才那么突然的踹我一脚?”

    “你还有理了?你和两个小护士胡来一通也就算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溜回家对我行这种禽,兽之事!”

    她张牙舞爪,发誓要将他活活掐死。

    奈何她人小腿软,酒劲也还没过,扑打了半天,连他一片衣角都没捞到。

    “容瑾西,你太欺负人了!”

    “彼此彼此!你不是也用花瓶男和厉哲文来气我吗?哦对了,还有这个容淮南,今儿如果不是我赶回来,你只怕已经被容淮南给吃得连毛都不剩一根了!”

    容瑾西穿上衣服,又是矜贵俊朗的贵公子模样了。

    他清冷自持,全然没了刚才在床,上的邪肆与疯狂。

    他去旁边搁架上取下早就准备好的微型拍摄仪,关掉,放进了兜里。

    夏桑榆脑袋嗡了一声:“容瑾西,你那是什么?你把刚才那些动作都拍下来了?”

    “对!拍下来了!”容瑾西一脸坦然:“私人珍藏!一般情况下,绝不泄露!”

    “一般情况?那如果出现了非常情况呢?”

    心里怎么这么不踏实啊?

    夏桑榆看向容瑾西:“容瑾西,你到底憋着什么坏?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将这里面的内容泄露出去,我就告诉全世界,说你容瑾西是个大变,态,偷,窥狂,易装癖,我还要告诉全世界,说你短平快,三分钟不到就……”

    话没说完,嘴唇被他霸道的吻上了。

    刚才她昏睡着,他没有吻过瘾。

    这时候将她半箍在怀里,感受着她的战栗,她的抗拒,他刚刚消歇下去的念头,又勃发起来。

    她伸手推开他:“容瑾西,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他眼神邪肆的望着她,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我特意从医院赶过来给你解释关于那两个小护士的误会……”

    她瞪着他,知道事情远没有他说的这么简单。

    如果只是为了解释误会,那就不应该带着摄像仪在身上。

    这个容瑾西,连受伤都是假的!

    他的话,她根本就不敢信。

    容瑾西将一只银色的小优盘递给她:“桑榆,找机会把这个插,进阮美玉的手机接口,五秒到十秒,这上面的指示灯变成绿色,你就将它拔出来!”

    夏桑榆伸手接过:“这是什么?”

    “最新型的窃听病毒!”

    “你想窃听阮美玉?”

    “没错!我这次受伤,还有爷爷上次被杀,全部都是阮美玉一人在幕后操纵!我还差最后一点儿证据,就能够将阮美玉从容氏连根剔除了!”

    容瑾西性感的唇角冷冷勾起:“她一个外人,盘踞在容氏十多年,噬骨吞血,我铲除她,也算是清理门户了!”

    他阴冷邪魅,危险强势,却更有一种激荡人心的魅力。

    夏桑榆不想参与豪门争斗。

    可是她想帮帮容瑾西。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他群狼环视的状况下孤军作战,她心里就很不忍。

    捏着指甲盖大小的小优盘看了看,疑惑的问道:“你说的这个窃听病毒真的有这么厉害?”

    “当然,只要将病毒植入,阮美玉的手机就再也没有隐私可言,她如果将手机连接电脑,那么电脑里面的信息我也可以自由察看!”

    “太厉害,太强大了!”

    夏桑榆由衷的称赞了几句。

    走到浑身散发着冷酷禁欲气息的容瑾西面前,她又问道:“容瑾西,我可以帮你,不过你得给我一个解释!”

    容瑾西墨眸凝视着她:“什么解释?”

    “为什么要装病?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不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自己慢慢想!我容瑾西的女人,不会连这点儿都想不明白!”

    容瑾西说着,转身就往后窗走。

    夏桑榆跟上去,低低抱怨道:“好吧,我知道你装作快要死了的样子是为了麻痹阮美玉,可是你至少也应该暗地里给我透个底啊,害得人家好担心的……”

    他回转身看向他,深邃的眼瞳似凝着熠熠华彩:“夏桑榆,你爱上我了!”

    “爱上你?这怎么可能?”

    夏桑榆瞪他一眼:“容瑾西,你自恋的老毛病该不会又犯了吧?”

    他挑唇一笑,眼神愈加柔情款款:“别嘴硬了,你慢慢会承认的!”

    说着,他转过身走到窗边。

    容淮南还被黑色袋子套着脑袋,昏死在地。

    容瑾西对着他又是一顿胖揍:“我的女人你也敢碰!找死!找死!”

    夏桑榆见他那么用力,不由得担心的提醒道:“容瑾西你够了!万一把他打死了,你也脱不了干系!”

    容瑾西又狠狠踹了他一脚,这才重重的喘了口气:“桑榆,你也别在这房间呆着了,赶紧回西楼吧!”

    半夜三更的,弟妹在兄长的房间里,这话若传出去,众口铄金,想洗都洗不清。

    夏桑榆见他身手矫捷的跳窗离去,这才蹲下来,将容淮南脑袋上的黑袋子取下来。

    容淮南被揍得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她将手伸到他的鼻端,感觉到有呼吸的微弱气流,这才放下心来。

    不管怎么虐,别弄出人命就好。

    把房门打开,正准备瞧瞧溜回西楼,身后突然传来阮美玉冷厉低喝:“站住!”

    她尴尬的转身:“妈!”

    声音干干,像是从嗓子眼儿挤出来的。

    阮美玉穿着华服,戴着珠宝,为了帮宝贝儿子容淮南物色到合适的结婚对象,她一整晚都泡在一个上流社会的晚宴上。

    一回家,却听说淮南将一个不入流的女星带回了家。

    她顿时火冒三丈,蹬蹬蹬上楼,就想要看看是哪个狐狸精敢趁她不注意勾搭她儿子。

    没想到,从淮南房间里面出来的女人,居然是夏!桑!榆!

    她邪气更盛:“夏桑榆,你可真是识时务啊!知道容瑾西好不了了,这么快就开始钻我儿子的被窝了?”

    夏桑榆秀眉紧蹙:“妈,别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呵呵,都被我抓现行了,还敢说不是我想的那样?”

    “算了,我犯不着和你解释!你爱怎么想,随便你吧!”

    夏桑榆说着,侧身就要从阮美玉的身边走过。

    阮美玉将她的手腕一把抓住,冷笑说道:“以前老爷子那么宠爱你,我还以为你的品行有多高洁呢,原来,你也不过是龌龊肮脏之辈!”

    夏桑榆猛然挣开她的手:“我是怎样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断言!”

    转身就要下楼。

    脑子里面突然想起容瑾西刚才交给她的那个银色小优盘。

    脚步便不由自主停了下来。

    阮美玉倨傲的斜睨着她:“怎么?反悔了?承认你是故意接近我家淮南?”

    夏桑榆表情僵硬的笑了笑:“妈你吃饭没有?要不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吧?”

    阮美玉眼神中的鄙夷和嫌恶更重:“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你也配和我容氏主母吃饭?”

    自从将容瑾西搞进医院后,她整个人已经膨胀得不行了。

    夏桑榆反而平和了些:“是!我出身寒门,也没有背景,能跨进容家的家门,已是祖上积德!既然你不想听容瑾西的事情,那就当我没说吧,我也困了,回去休息了!”

    礼貌的对阮美玉颔首示意,转身就往楼下走。

    阮美玉心念一转,忙道:“你等等!”

    夏桑榆唇角沁出冷笑,转过身,冷笑变成了温和无害的微笑:“还有事儿吗?”

    “我今天晚上喝得有点多,你不介意陪我喝碗醒酒汤吧?”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

    两人来到饭厅。

    阮美玉一坐下便问:“容瑾西的情况怎么样了?我白天去医院的时候,发现你并未在他身边守着!”